<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注定悲哀
        李道士身后,无数只小黑蛇在吐着信子,嘶嘶的,让人好不害怕。

         我吓得连连后退,这一幕,竟是如此的眼熟。当初,老王的尸体,正是被这种小黑蛇推着,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当初,正是这种小黑蛇包围了办公室,让我们逃无可逃;当初,正是为了烧死这种小黑蛇,生活营地才陷入一片火海……

         “蛇门……蛇……小黑蛇……大黑蟒……原来,这一切,都是你一手策划的!”我终于想通了发生的一切,再看李道士时,不由感到一阵阵的后怕。

         李道士把手放下,身后的无数黑蛇也随之消失。然后,他看着黑龙庙的泥塑,说道:“你说的没错,我辛辛苦苦布下这个局,就是为了借助李铁的力量,来修缮这座庙宇……”

         “你这么厉害……为什么非要修这座破庙?”我真的想不通。我觉得以他的手段,完全可以直接去找那个所谓的“叛徒弟弟”算账,凭什么他们兄弟两个神仙打架,我们这些凡人跟着遭殃?

         李道士一阵摇头,说道:“你不懂,这叫道场!没有道场的加持,个人的力量再大,也发挥不出本源的力量。我那个叛徒弟弟霸占了穷经寺,将穷经寺变成了他的道场,我追杀到这里的时候,他已经站稳了脚跟。而且,还发展了一众的爪牙,如今,甚至连他的爪牙,都开始发展爪牙了……”

         “道场……”我心说原来还有这么一说,这个鬼族的什么蛇门,还真挺邪门的。

         李道士说:“你不是一直都在好奇,朱婶子为什么要和她的外甥上床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正所谓万恶淫为首,那种方式,就是发展爪牙,最有效的手段!朱婶子是凌峰的爪牙,朱强和孙兴,又都是朱婶子的爪牙。”

         一听这话,我顿时想起了那天偷看到的情景,神婆朱婶子和他的外甥孙兴,是那样的淫,乱,朱婶子还曾抱着孙兴的脑袋,疯狂的吸允着血液。李道士又说,连朱强也是朱婶子的爪牙,那么他们母子,岂不是也曾经同床共枕?万恶淫为首,果然足够邪恶,这原来是发展爪牙的一种方式……

         我忽然想到,灵姐不是也被凌峰和尚……

         “天哪,那灵姐她,难道也成了凌峰的爪牙?”我惊道,心说千万不要这样啊。

         “海灵……海灵怎么了?”李铁在一旁干着急,也怕他的妻子出什么别的事情。

         李道士一摆手,说:“不,我觉得还没有。你们也在视频中看到了,我那个叛徒弟弟,只是玷污了海灵,并没有吸她的天灵血,所以我可以肯定,海灵,还是原来的那个海灵。如果今后,她还上穷经寺,那,我可就说不准了!”

         李铁忙问:“那……她肚子里的孩子呢?”

         李道士说:“我那个叛徒弟弟生性好淫,叛出蛇门,一大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海灵腹内的死胎,的确是他造下的孽!”

         “混蛋,我非杀了他不可!”李铁一拍地面,恨恨的说道。

         李道士一听,笑道:“嗯,看来,我有共同的敌人了,怎么样,愿不愿意跟我联手?”

         李铁想了想,忽然又往里屋看了一眼,在门口处,王香秀母女红着眼睛,还在盯着他的伤口,看她们的样子,好像已经没有了人类的意识,变成了怪物,李铁抬头看着李道士,问道:“我关心的,不止有海灵。海灵的账,自然要找凌峰和尚算,可是她们母女俩个,你到底把他们怎么了?你今天,必须得给我一个交代……”

         “噢……”李道士往那边看了一眼,说:“对了,你一直都还不知道。”

         李铁脸色越来越难看,事情突然变成这样,无时无刻不在考验这他的神经。

         李道士说:“我来到这里没多久,也就是刚发现这座非常像我本家庙宇的黑龙庙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老头儿。那个老头儿姓王,当然就是你手下的那个老王了。他听说我这边挺灵验的,就跑过来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他的女儿尽快扶正,摆脱小三的骂名。哈哈,我一听,他的姑爷,竟然是你这样既有钱又有建设能力的人,我当然就说行了,建设道场正需要这样的人呢!这,也是我打你主意的开端。”

         李铁听了一阵愤恨,埋怨道:“这个老王,我早就知道,他会坏事……”可是,事到如今,再说这话又有什么用呢?

         李道士说:“当然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答应帮忙,也是有条件的。从那之后,老王就让他的女儿,拜我为师了。你们看吧,这对母女,多么乖巧听话啊!”

         我这才想明白,为什么王香秀每次出场,都是那么的不讲理,都是那么的坏我们的事,而且只要李道士出面劝阻,每次都能把她劝得服服帖帖的。原来,这也是都在李道士的安排之下的。在王香秀做下的事情中,有一桩是我怎么都无法原谅的,就是在医院里,她将灵姐扶出来偷听我们的谈话那件事……

         “拜你为师?”李铁怒道:“她们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我的女儿为什么那样吸血,简直就像是……像是一只动物一样,你,就是这样对待她们的吗?你不是师父吗?”

         李道士不屑的一笑,说道:“这种败类,你想让我怎么待她?教她四书五经?不,她父亲把她托付给我,可不是为了让她通情达理,成为一个道德圣人;你想让我教她道术,呵呵,不好意思,我鬼族大蛇门的东西,可不是谁都能学的。”他突然指着我说:“倒是这个小子,是鬼族后裔,如果想学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不过,依我看,他们一九九零年出生的这一波鬼族后裔非常的诡异,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收入门下的。老王想让他女儿得到的,不过是你的财产,是你李铁正房正妻的名分!”

         李铁怒道:“你……你胡说,我们是有感情的!”

         “我的天哪,感情,是奸情吧!”李道士一阵皱眉,“李铁,你也别觉得自己有多高尚,更别觉得自己有多委屈。你作恶多端,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至于我胡说还是没胡说,你心里最清楚;这个王香秀是什么东西,你也应该比我清楚。”

         李铁瞪着李道士,怒道:“是你,是你害了她们!”

         李道士说:“害?不,她们死定了,你和海灵,不是就能和和睦睦的在一起了?”

         “你……”李铁哑口无言。

         李道士看着王香秀母女,不屑的说:“李铁啊,我这么跟你说吧,立身正直的人,不会主动向邪恶的东西靠拢,而这种自身不硬却非要打铁的,就只能给我做几天爪牙了。”

         李铁一听,更生气了,说:“爪牙?难道你也把她们给……”

         李道士连连摆手:“不要那么想我,不是‘她们’,只是王香秀自己而已,孩子那么小,我可下不去手。孩子是王香秀自己感染的,于我可毫无关系!”

         “王八蛋……我要杀了你……”李铁咬着牙,一阵怒骂。

         李道士听了,脸色越来越难看,一打响指,小女孩儿再次冲出来,对准了李铁的大腿,又咬出了第二个伤口。然后又是一番疯狂的吸允。

         李铁又疼又苦,看着没有了人样的亲骨肉,当时就流下了两行苦涩的泪水。他结婚和灵姐在一起十几年将近二十年,一直都为了求子而困扰,在有了王香秀这个小三之后,孩子是有了,可是他一定想不到,他种下的孽根,竟然开出了这样凶恶的果实。

         “收!”李道士一声令下,小女孩再次回到屋内,舔着小舌头,恋恋不舍,表现出来的,完全只剩下了兽性。

         “哈哈,怎么样?亲生女儿对你还是挺好的,不是吗?”李道士越来月变态了。

         李铁死的心都有了,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剩下流泪痛哭的份了。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机器的轰鸣声,那声音越来越近。

         李铁一听,当时就带着泪笑道:“哈哈哈……是我家的推土机……来吧,推掉,把一切东西,全都给我推平……碾碎……”

         我往外一看,心说怎么回事,李铁还留着后手呢?可是,这并不是李铁事先安排好的,推土机的确是刚才的那辆推土机,不过驾驶室中的人已经变了。这次,开车的是一个秃头。没错,就是凌峰大和尚!

         李道士听见声音,也有些慌了,往外面看时,一眼就看见了他的叛徒弟弟凌峰大和尚。当时眉毛一皱,身形一闪就不见了。看屋内时,王香秀和小女孩儿也已经逃了出去。

         推土机急速靠近,轰隆一声,撞到了破庙,我急忙拉起李铁,破窗而出。

         在我们落地的那一霎那,推土机已经将破庙夷为平地。只剩下漫天的烟尘,和横斜的古旧房梁。黑龙庙,终于塌了。

         凌峰大和尚打开驾驶室的门,笑呵呵的落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说道:“妈的,想过几天清静的日子都不行,可恶的蛇门,隔三差五的就来老子这里聒噪,一帮老顽固……”

         正说着,忽然间两道虚影冲到凌峰和尚面前,一高一矮,高的是王香秀,一把抓住了凌峰的脑袋;矮的是小女孩儿,一把保住了凌峰和尚的大腿。这对母女同时发力,对准了凌峰和尚,就是用力一咬。

         可是,还不等她们咬到凌峰和尚,凌峰和尚“哼”的一声,浑身上下,已经布满了小蛇,小蛇不计其数,全都是血红血红的,在阳光的照耀下,红得耀眼。

         小蛇的动作极其迅速,嗖嗖嗖,眨眼之间,已经有无数条小蛇钻进王香秀母女的腹中,两个人的肚子,眼见着就大了起来。凌峰和尚邪笑着退开,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最后,王香秀母女的肚子被撑开,里面又爆出无数条血红的小蛇来……

         “香秀……女儿……”李铁一声惨叫,咕咚一下就栽倒在地,整个人好像都傻掉了。

         我刚想去扶他,可是一低头,就看见呼的一下,我们的脚下黑乎乎的一片,正有无数条黑色的小蛇绕过我们,奔向凌峰和尚,将凌峰和尚和那团红色小蛇,团团包围起来。

         我往身后看时,李道士站在不远处,双手鼓动着,控制着蛇群,眼中只有他的叛徒弟弟,凌峰和尚。

         再看这边时,凌峰和尚又是一阵怪笑,晃着光秃秃的脑袋,从身后又爆出无数红色小蛇。

         “这次来抓我的,竟然是你,我的好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