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蛇群
        此时,生活营地内不止有我们,除了有亲友可以投奔的工人,还有一些实在无处可逃的,或者胆大不信邪的留了下来。听见有人敲门时,我们都以为是外面来了工人。

         李铁听见声音就是一怔,急忙停止磕头,支起一条腿来,作势想要起身。他毕竟在这一亩三分地上称王称霸,屈服于李道士的这一幕,肯定不愿意被手下的工人们看到。那样的话,他的自尊又何在,颜面又何存呢?

         可是,当王香秀把门一开,出现在门口的,竟然是老王的那具干尸。

         我的天哪,要知道这时天已经黑下来了,夜幕沉重,干尸这样直立着出场,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王香秀一看是他爸,当时就惊叫一声,吓得连忙后退,一下绊到自己的脚,咕咚一下摔倒在地,又把自己摔得“哏”的一声。不过没有人去扶她,因为众人全都愣住了、看傻了。

         老王都已经死去多时了,尸体都莫名干枯了,怎么还能“走”到这里?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李道士,他的声音也惊得有些变调,说道:“坏了,来了!”

         这个家伙毕竟见多识广,当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同时看向他,心说来的是什么,你倒是说清楚啊。可是,李道士却死死的盯着老王,一抬胳膊,从袖子里掏出了那把短木剑。

         看他的架势,这是要战斗了啊。

         我们就重新把目光投向门口。这一次,我们终于看清了古怪,知道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东西了。

         只见在老王干尸的背后,突然发出一阵“嘶嘶”的响动,随后猛然间,从干尸背后,露出上百只蛇来。原来就是这些蛇,将老王的尸体“推”过来的。那些蛇通体黝黑,吐着血红的信子,密密麻麻的,让人看得浑身酥麻,头皮发痒。

         忽的一下,上百只蛇头同时一动,立刻就将老王的尸体推进门内。眼看着就要碰到王香秀了。

         进屋了!

         怎么办?

         大家那见过这个场面啊,一个个的都吓得没有了方寸,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快跑,跳窗户!”李道士挥舞着短木剑,上前将王香秀扶了起来。李铁急忙接过,将王香秀拉在手中。

         李铁的办公室共有一前一后两扇窗户,后面的那扇窗户打开就是后院的空地,所以安装着防盗窗,前面的这扇窗户,打开是走廊,所以只是划着锁,没有安装防盗窗。想要从窗户逃出去,就只能选择前面的这扇窗户了。

         李道士挥舞着短木剑,刷的一下,对着老王的干尸就劈了过去,当时就听见咔嚓的一声,干尸从左肩头到右腰眼,断为两截,断茬处整齐划一,就像是被切割机切出来的一样。

         真是想不到,那柄短木剑看上去不起眼,在李道士手里,竟然能发挥出这样的威力。远超寻常的认知。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干尸被斩断之后,藏在背后的蛇群没有了依靠,霎那间树倒猢狲散,上百只黑蛇扭曲着身子,四散开来,朝着屋内的这几个人就爬了过去。

         李道士到底是什么出身,我是没有工夫多想了。在这种情况下,还是逃命要紧。

         我一看李铁的手紧紧的握着王香秀,另一只胳膊也护在王香秀的胸前,一副生怕王香秀受伤的样子。而灵姐就站在他身旁两米处,他却一点上前保护的意思都没有。我一看就气不打出来,心说李铁你个王八蛋,在这么紧急的情况下,你竟然选择了小三!

         我一时气愤,忍不住骂了一声,然后跳着脚,穿过蛇群,来到灵姐身边,一把拉起灵姐,就往窗户边跑去。

         可是,当我们来到窗边时,李铁和王香秀已经抢先一步了。

         李铁将窗户打开,胳膊一用力就将王香秀举上窗台,刚要将王香秀推出去,就见王香秀一声大叫:“啊……不要不要……外面全是蛇……不要推我……好多……”

         “你说什么?”李铁这才探头出去查看情况。

         这一看不要见,只见李铁立刻就把王香秀接了回来,然后哐的一声,又将窗户关上了。他一脸死灰,回头跟我们说道:“不行……走廊里的蛇更多!”

         什么?我和灵姐对视一眼,搞不清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李道士在地上转着圈,跟蛇群周旋着,已经有几十条蛇被他斩为两截,但是蛇这东西,就算是断了也还能动一动,再带上血,更加吓人了。

         他见我们还不跳窗户逃跑,就着急的喊道:“你们倒是快跑啊,还犹豫什么呢?黑蛇这么多,我一个人抵挡不了一会儿的!”

         我一听,就忍不住扒开李铁和王香秀二人,心说这对狗男女真是耽误事,你们不逃命,也不能耽误我和灵姐逃命啊。我一把将他们分开,然后拉着灵姐,冲到窗户跟前。

         我一开窗户,顿时有一条蛇跳了上来。

         我吓得一怔,探头看时,只见走廊里已经黑压压的一片,早就被蛇群占领了。此时跳出去,蛇群一定能没过膝盖,实在是太多了。如果说办公室内部只有一百只黑蛇的话,那么走廊里的黑蛇,一定不下万只。原来推老王过来的那些蛇只是一小部分,蛇群的大部队都藏在后面呢!

         我急忙将窗户关上,难怪王香秀不肯跳窗户呢,妈的,这可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倒是办公室内,更安全一些。

         这时,李铁已经将外面的情况,跟李道士说过了。

         李道士前后看了看,说:“后窗户,砸开!”

         李铁闻言,终于不再傻愣愣的了,举起椅子,猛的冲过去,对准了后窗户就是一砸。只听“砰”的一声,随后一阵玻璃碎掉的声音。可是,外面的防盗窗,却依旧安然无恙。

         砸碎了玻璃之后,李铁才想起来检查外面是否有蛇群。还好,看李铁放心的样子,后院应该还比较干净。

         李铁便回过头来继续砸防盗窗,他挥圆了椅子,接二连三的砸下去。我想上前帮忙,都没法靠近,只能在这边躲避着黑蛇,守护着灵姐。

         灵姐手里也拿着一根棍子,打着附近的黑蛇。她自顾还不暇呢,见到一条黑蛇已经爬上了旁边的柜子,一纵身跳了下来,眼见着就要落到王香秀身上了,她便出手将蛇打飞,救了王香秀一次。

         我看到这一幕,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可怜的灵姐啊,我该怎么跟她开口?

         “哐,哐,哐……”

         李铁身大力不亏,这回终于派上用场了,再加上临建房本来比较脆弱,外面锚固的螺丝钉渐渐松了,砸了五十多下之后,防盗窗的上部,终于张开了一条缝隙。

         李铁一抬腿跨上去,用体重将防盗窗压开,终于能容人顺利通过了。

         “快!”

         李铁伸出手,先将王香秀接了出去,随后自己也跳了下去。两个人手挽手,急匆匆的就往外跑,一点儿管我们的意思都没有。

         我看了又是一声暗骂,太不是人了,哪有这样的?然后赶紧将灵姐送出去,随后也跳到外面。

         “李大师,赶紧出来!”我朝屋内喊道。

         “你们先走,我断后!”李道士忽然变了一副模样,头也不回的继续跟蛇群缠斗。我真是没想到,他那猥琐的外表下,竟然还能爆发出这样的英雄气概。看来,以前真是小看他了。

         李道士艺高人胆大,我和灵姐不能再陪着他了,于是也追着李铁的身影,往后门逃去。

         天色很黑,我们只能借着屋内透出来的灯光看着脚下的路,还得提防着路上会不会突然出现蛇群。

         忽然间,屋子内透出的灯光一阵闪烁,在旁边的屋子里爆出了一阵火花,随后所有的灯光都灭掉了。我侧头一看,只见那间屋子里已经布满了黑蛇,原来是蛇群咬破了电线,全部短路了。

         眨眼间,眼前变得一片漆黑,我和灵姐只能放慢脚步。当我们来到后门时,只见李铁和王香秀,已经站在外面的那条大路上了。两个人的手,还紧紧的握在一起。

         李铁回头望着,问我:“李大师呢,怎么还不出来?”

         我说:“他说留下断后。”

         李铁面带担忧:“希望他不要出事,以后还得靠他帮忙呢!”

         李铁是个实用主义者,在见识到李道士的能力后,开始对李道士念念不忘。他磕下的那几个头,就是最好的证明。他是屈服于李道士了,不过他一定不会只是简单的屈服,而是会借助李道士的力量,让他自己的羽翼,更加丰满。

         他关心李道士的安危,却没有一句话是来安慰灵姐的。我看着身旁的灵姐,只见她吓得花容失色,胳膊上带着不少血迹,不知道是不是蛇咬伤的。

         我刚想问她,灵姐却忽然松开我的手,走到李铁跟前,伸手去擦李铁的脸:“亲爱的,你受伤了!”

         我一看,李铁的脸好像被玻璃划伤了,正流着血。

         “是吗?”他一侧头,在肩膀上擦了一下,匆匆说了句“没事”,然后就将灵姐冷落在一旁,将目光投向了他的这片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