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冥币上的血字
        李铁双眼肿胀,脸上也没有什么精神,好像是熬了夜的样子。

         我忽然想到,昨天白袍妇女离开的时候,是带着李铁一起走的,这其中,不会有什么弯弯绕吧?就忍不住问道:“你昨晚……不会做过恶梦吧?”

         李铁看着我,否认说:“没有啊,我做什么噩梦?”

         “一直都没有做过?”我借此机会,终于把这个问题当面问了出来。

         “当然没有过。我要是能做那种梦,还需要你干什么?”李铁说道。

         他这话说得也有道理,我实在看不出来他是不是在撒谎。还是那句话,这家伙要是想瞒着我,我也发觉不了。

         今天已经是第九天了,一切貌似已经恢复平静。这些天,我没少操心,可是到现在为止还是一头雾水。能有现在的结果,或许真得感谢李道士。因为除了把这归功为李道士的法事起作用了,我实在找不出其他的理由。

         在中午的时候,我见到了灵姐。灵姐的状态恢复了不少,又开始梳妆打扮了,往日的风采已经恢复了六七分。这让我很欣慰,要知道前些日子,她的状态是有多吓人!

         灵姐见到我时还笑了笑,我们对彼此受的苦都感同身受,所以互相道了一句“辛苦”。灵姐说,明天可能就要回去了,让我准备一下。

         我回到宿舍,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心说,明天总算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世事就是这么无常,长大之后,我以为不会再有而是经历儿时的那种苦难。可是这一次,又是我生命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说实话,我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至今都没搞清楚。同样,如何度过这一劫的,我心里也没有一本清晰的账簿。

         红裙姑娘已经在我梦中消失了好几天了,我无法判断,她的消失是因为什么,是已经被度化,还是逃亡了不敢再回来,亦或是像她爸爸所说的,她早已经转世重生,出现在我梦中的,从来就不是白小梅。

         白袍妇女在我的梦境中盘桓的多日,昨天带着“李铁”终于挥手离开,我无从判断,她的出现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她为什么长着一张白小梅妈妈的脸,为什么要追杀白小梅,还有,她走就走吧,为什么还要带着李铁。

         我的噩梦是结束了,可是沈老师那边呢?不知道她是否也解脱了。一想到白小梅爸爸的话,我无法判断沈老师是善还是恶。我有她的电话号码,可是一点儿也不想打过去。或许是怕听到否定的回答吧,她曾把一切托付给我,我却不知道该如何破解迷局。又或许,是像昨晚厌恶入睡一样,开始对这种日子产生了心理上的排斥。

         我掏出手机,找到在火锅店翻录的那段视频。我没有点开来看,而是呼出了删除选项。

         您确定要删除该文件吗?

         是。

         否。

         我的手指在两个选项当中徘徊着,犹豫了几秒钟后,我胸中的那股劲忽然一松,暗道了一声“不行”,隐约间觉得,现在貌似还不到时候。不过,我是不会再打开来看了,就让它在手机静静的躺着吧。

         提到火锅店,就绕不开那个红色钱包。此刻,红色钱包就揣在我的口袋里,我一直贴身带着。

         我将红色钱包拿出来,看着它,眉头始终舒展不开。

         学生证,钥匙,空白底片,半截冥币,还有在这之前的纸扎娃娃,一封冥币,更有白有业的突然死亡……一桩桩一件件,霎那间,全部都重新用上心头。

         我越是回想,越是觉得事情不会这么轻易结束。因为太多的疑点都还没有解开,太多的现象,都还无法解释。

         我将红色钱包打开,里边还剩下四百块钱。一,二,三,四,我一张张的数着,忽然间一阵后悔。

         钱包当中原本是有五百块钱的,当初为了能看到监控录像,我给了火锅店老板娘一百块钱。我感到后悔万分的是,那一百块钱,怎么就为什么从红色钱包里拿了呢?

         白有业给我的那封冥币让我弄丢了,白小梅留下的钱,又让我花了一张。

         “这……”

         忽然间,一股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一个不小心,我好像又埋下了一个后患。

         我将红色钱包彻底打开,挨个检查着,学生证,钥匙,空白底片,还有我前几天洗出来的那张过度曝光的照片,最后,是最深层的那些半截冥币。

         我将那十八张半截冥币全部拿了出来,上面依旧带着血迹,一股股莫名的神秘感,从冥币上不断的散发出来。我注意到,半截冥币上的血迹除了喷溅的小血点,还有一些印开的血迹。除了这些,在一些半截冥币上,还有或直或弯的血色线条。

         嗯?这是什么?

         这些血色线条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急忙放下红色钱包,用两只手一张张的查看着这些半截冥币。当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那些血色线条上时,忽然间,我的心里就是一震。因为我发现,我好像错过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在这些半截冥币当中,竟然隐藏着某种重大的秘密!

         我赶紧将冥币一张张的放在床上,开始按照撕开的断茬,将冥币对成完整的一张。很快,九张完整的冥币,就被我还原了。

         我一看,这些半截冥币散开时,看上去不明显的线条,在对成完整一张的时候,就全部连在了一起。而且,这九张冥币上的线条,似乎还可以进行拼接!

         我像拼七巧板一样,将九张冥币拼成三乘三的矩阵。当所有的血色线条拼接在一起的时候,这些冥币,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冥币。我看了之后,脑袋顿时一阵发炸,头发都跟着竖起来了。

         果不其然,那些血色线条,就是用鲜血写成的字迹!

         只见那些线条汇成了六个血字,六个血字分成两排,上下排列着,写的竟然是“终于找到你了”。

         终于找到你了?

         找到谁了?

         我吗?

         这突如其来的六个字,把我吓得不敢再坐在床边,一下站了起来。看着床上的九张冥币,心里一阵突突。原来半截冥币上的血迹,不仅仅是血迹,还隐藏着这六个字。

         可是,这六个字是什么意思?

         我抓着头发,发现事情越来越诡异了。我脚下的那根钢丝绳,好像瞬间又细了一圈,下面岩浆滚滚,我在钢丝上一阵摇晃……

         我不敢再多想,急忙将冥币打乱,让它们重新变成无序的状态。明天就能离开这里了,现在是我最不希望看到事情出现新变化的时候,可是偏偏就在这时,冥币上隐藏的血字,被我发现了。我长叹一声,将冥币重新塞回红色钱包。随后揣进口袋,努力强迫自己,不再去想。

         煎熬啊,这一天,我过得又是那么忐忑不安。

         到晚上时,吃过晚饭之后,老王给我带来一大包土特产,他听说我明天就要走了,让我带回去吃。我一声感慨,这次实在太不平静,连累老王也跟着一起受苦了。再看着这一大包土特产,还真是对不住他。

         关灯之后,我躺在床上,久久难以入睡。一来,我是怕睡过去的时候,会再次出现梦境,白天时突然被发现的血字,让我已经落地的心又悬了起来;二来,我好像也睡不着,脑袋里控制不住的在想着这些乱糟糟的事情,越想越是失眠。

         我听着老王的呼噜声,一直到快要天亮的时候,才晕晕乎乎的睡了一会儿,大概只有一个小时吧。幸运的是,这一个小时的睡眠,并没有做任何的梦。这也给了我一个借口,可以说服自己,事情已经过去,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上午十点多,我已经在灵姐的车中等着了。

         没一会儿,李铁挽着灵姐出来,这两个人又恢复了甜蜜,一如那天我们刚来的时候。但是隐约间,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就像在麻辣烫里发现过一根头发,虽然拽出去了,还是没法下嘴。

         灵姐一番梳妆打扮,又穿上了那件粉红色的裙装,浑身上下干净利落,看状态已经恢复了九成。她坐进车中,脸上带笑,隔着车窗跟丈夫挥手告别。可是,当我把车子一开出大门,灵姐就是一声叹息。

         我侧眼一看,发现灵姐刚刚强装出来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紧缩的眉头。她手抚额头,闭着眼睛,沉默不语。我看得出来,她是一句话也不想多说,想要安慰几句,却都忍住了。

         我心说,这对夫妻啊,灵姐现在是这样,估计李铁那边也是暗松了一口气。他出轨的事情没有被发现,这次又被他躲过去了。

         我的车刚开出去二百多米,就见老王的车从工地方向回来了。老王一早就去上工了,这个时候还没到中午,怎么就回来了呢?

         一眨眼间,老王的车已经和我相距不足五十米。我一看,开车的并不是老王,老王坐在副驾驶位置,一脸的惊慌之色,两只手抱着脑袋,浑身发抖,比得了中风的病人抖得还厉害。

         “老王这是怎么了?”我忍不住对灵姐说道。

         灵姐睁开眼睛,也往前面看过去。

         这时,两车已经相距十米。老王突然间一声大叫,抓住开车那人的肩膀一阵猛摇,嘴里还发出一声大喊。那人把持不住方向盘,车子立刻打晃,径直朝我撞来。

         事出突然,我一个躲闪不及,“哐”的一声,两辆车就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