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征服
        老王的女儿借题发挥,回手就打了灵姐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响声很大,我和李铁全都愣住了。灵姐捂着脸,满眼的委屈。她本来是上去安慰的,却遭受了这假公济私的一巴掌。

         我看了看李铁,只见他低着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个王八蛋,娶了两个老婆,应该早就预想到会有今天。我真恨不得,也抬手一巴掌,朝他扇过去。

         老王的女儿好像打顺了手,扬起巴掌,又要打第二下。我一看,心说这还了得,你死了父亲,悲伤归悲伤,可是你不能借着这个机会,报你的私仇啊。

         李铁在一旁也不拦着,只能我出手了。我一把挡下老王女儿的巴掌,老王女儿见自己失手,便拉住我的胳膊,不依不饶,还上来咬我。我一时冲动,便抬起一脚,就踹在了女人的身上,她一下就趴倒在地上。

         这一脚刚踹出去,我就有些后悔。说实话,这个女人的确该打,但是出手的不应该是我,更不应该当着老王的尸体出手。但是,既然已经出手了,就是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了。我瞪了李铁一眼,然后将灵姐扶起来,让她躲在一边,不要再靠近这个疯女人了。

         老王的女儿重新坐起来,嘶叫着冲我爬过来。

         我心说刚才打她是冲动,现在可不能再出手了,于是就挡在灵姐身前,和灵姐一起往旁边躲开。惹不起,咱躲得起。

         这一次,李铁终于不再像死人似的一动不动了,俯下身子将女人拦腰抱起,说道:“你闹够了没有?”

         女人被李铁夹在腋下,疯狂的蹬踢着,大喊大叫,完全像是个疯子。

         我这才得空儿,回头问灵姐:“你怎么样,没事吧?”

         灵姐捂着脸,看着床上老王的那句干尸,摇摇头:“没……没事!”

         我扶着灵姐走出宿舍,然后将门关上,看前面时,李铁夹着老王的女儿,大声骂道:“妈了个壁的,那个小司机是不是拿着老子的钱跑了,怎么还没把李道士接来?”

         李铁带着他的小三重回办公室,将女人重重的往地上一扔。女人本来在哭,摔得“哏”的一声,哭声停了几秒,缓过来之后,才继续大闹。老王女儿这么一闹,全生活营地的人都知道,老王已经死了。

         我到这时才看出来,李铁和老王女儿,在此之前似乎达成过某种共识。所以在整个过程当中,老王女儿只是借题发挥,找机会打一下灵姐,解解恨,却始终没有把他们做下的好事说出来。她所有的哭闹,都是关于老王的。

         我和灵姐跟在后面,灵姐还想要进去帮忙,我急忙一把拦住了,这个可怜的女人,到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这事儿我得告诉她,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李铁焦头烂额,在办公室里应对着老王女儿。我和灵姐,就隔着窗户,在门外看着。

         大约十分钟之后,小司机的车,终于回来了。

         我和灵姐急忙迎出去,只见李道士风尘仆仆,从车上下来时,听见里面的哭声,就问:“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把老王死去的事,跟他简单讲述了一遍。李道士听完之后,想要直接去找李铁,可是刚迈出两步,却忽然停住,回过头来,让我带他先去看看老王的尸体。

         我和灵姐引路,带着他回到老王的宿舍。

         李道士一看到老王的尸体,就是一阵摇头,叹道:“坏了,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大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李道士看着我,忽然异常的严肃,说道:“你还记得,我给你的那封信吗?”

         “当然记得。”我等了这么久,李道士终于提起那封信了。

         李道士说:“牢牢记住上面的话吧,如今东窗事发,往后,恐怕都没有安稳的日子了……”

         说完这话,李道士面带忧色,怔怔的走出宿舍,看上去好像突然变得有气无力了,慢悠悠的往李铁的办公室走去。

         我看着李道士的背影,更加觉得奇怪了。这个奇怪的家伙,到底藏着一个怎样的秘密?难道信上那些话,都是真的?从今往后,再也没有安稳的日子了,又是什么意思?

         灵姐在一旁问道:“小焦,他说的信,是什么东西?”

         我一愣神,回想着那封信上的内容----

         “此信事关机密,请务必于左右无人时,才展开观看,切记切记!你梦中所见女子,并非鬼类,乃我族中要人,关乎重大,成败兴衰,全系你一念之间!无奈时机不到,天机难透,你只需与我遥相呼应,便可保大事得成。此事你知我知,不足为外人道也,切记,切记!”

         不明白!我还是想不明白信上的内容。

         不过,随着时间的发展,我发现我面临的情况,就像是当初高速路上的海雾,一片迷茫,看不透,摸不着,朦朦胧胧当中,还时不时的隐藏着危机。

         不足为外人道也,切记,切记!

         我摇摇头,几句话搪塞了过去,没有正面回答灵姐的问题。

         我们追到前面时,发现哭闹声已经停了,李道士把老王的女儿叫到了院子当中,两个人在那边说着话。他们的声音很低,听得不是太清,李铁隔着窗户,皱着眉,静静的看着。

         我便过去问李铁:“什么情况?”

         李铁说:“老王生前和李道士很熟,香秀也很信任李道士。有李道士在,估计我是能逃过这一劫了!”

         “原来她叫王香秀!”我关心的点,却在李铁的小三身上。

         李铁哀声一叹:“是啊,王香秀……”

         灵姐不知道我们两个说的是什么意思,在一旁说:“这个王香秀,也是个可怜的人啊!”

         灵姐这话,听得我又是一阵心疼。我看了看李铁,他既没敢接灵姐的话,也没敢去看灵姐,眼神当中似乎还有几分愧疚。这个反应,算他还有点良心。

         李道士在那边说着,王香秀一边听着,一边点头,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五分钟。五分钟之后,王香秀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擦拭着泪水,和李道士一同回来,一行人都回到了办公室。王香秀一进屋就安静的坐下,真的不再闹了。看不出来,这个李道士还有这本事。

         王香秀这一关过了,李铁还是没法松气,问道:“李大师,工地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李道士说:“还没完,午后的这段时间比较紧张,本来还需要夜里的一段时间的。不过,我一听小司机转述的话,就决定先来这边,毕竟大黑蟒已死,与死物相比,还是活人更重要啊!”

         李铁说:“大师,你说,我怎么会遇到这么一劫呢?”

         李道士一阵摇头:“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要靠近黑龙庙,不要靠近黑龙庙,可是,你可有一次信过?”

         李铁说:“听大师这话的意思,你是早就知道,我会有此一劫了?”

         李道士说:“那当然,你回想一下,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动黑龙庙?”

         “是有过很多次……”李铁双手揉脸,一阵阵的懊悔,说不出话来。

         “只是可惜,我只是知道会有此一劫,却一直没有推算出,会在何时发生。”李道士叹道:“我本来是个云游道士,居无定所,四海为家,半年前来到这里,无意间发现黑龙庙有异样,又注意到这里的工程项目,便知道终有一天,会发生恶事。老话说,神鬼怕恶人,你这个人有些混不吝,我一直苦于无法跟你接洽。后来,听说老王能跟你说上话,便想通过老王劝你,可是你一意孤行,始终都把我的劝诫,当成耳边风,还以为我是盯上了你的钱财……”

         说着,李道士从怀中掏出几叠钱来,尽数放在办公桌上。

         李铁一看,当时就傻眼了:“大师,这些都是……”

         “没错,都是你‘赏’给我的,呵呵,你可知道,因为这些阿堵物,我受到了多少委屈和误解啊?”

         李铁懊悔不已,眼睛盯着那些钱,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好像想通了什么,突然间从椅子上站起,对着李道士,咕咚一下就跪倒在地。

         “李大师,你救救我,给我指一条明路吧!”

         一桩桩的怪事接踵而至,李铁的心理防线,终于在这一刻崩溃了。

         李道士没有立刻去扶起李铁,把单手往身后一背,说道:“现在要想挽回局面,说实话,是有些晚了……不过,毕竟黑龙庙还在,那条大黑蟒,未必就是黑龙真身,或许,只是被派来警告你的。你要引以为戒,不可再造罪孽!”

         李铁说:“大师放心,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李道士说:“看得出来,你是诚心改过!这样,重修黑龙庙,多加供奉,是你首先要做的,你是否能做到?”

         李铁连连点头:“能,我明天就去求上边,让他们更改设计图纸,绕过黑龙庙!”

         李铁在一跪之后,好像再也没有心理障碍了,顺势又给李道士磕了几个头,脑袋撞在地上,咚咚作响,完全变成了一副被征服的奴才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