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第二层梦境
        “白有厚死了?”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完店主的这句话,我就像挨了当头一棒,头脑有些转不过来,急忙追问道:“怎么会……昨天上午,我们还见过面呢,他……什么时候死的?”

         店主说:“就是昨天夜里死的,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才被发现。”

         这个时候,李道士也下了车,正推开店门进来。他一听到这话,便立刻定住了,也怔怔的问道:“这位老板,你刚才……说什么?”

         店主说:“白有厚,死了!”

         “怎么死的?”这也太突然了,事前一点儿预兆都没有。李道士也大感吃惊。

         店主摇头说:“怎么死的,说实话我不知道。今天早上,我去开店门的时候,就听隔壁白大嫂一声尖叫,我刚开始的时候,还没在意,你们知道那个人疯疯癫癫的,时不时的就弄出一些奇怪的声音。但是,没过一会儿,白大嫂就冲了出来,连衣服都还没穿好。我知道她精神状态不太好,就随口问了一句。白大嫂看着我,也说不出什么完整的话来,一眨眼的工夫就哭了,然后一下瘫在地上。我一看,这肯定是出事了啊,就过去把白大嫂扶起来,带她回到店里,毕竟她连衣服都没穿好,在外面实在不合适。我上了二楼,到了他们的卧室,一看到白有厚的样子……我也被吓了一大跳。”

         “他怎么了?”我忙问。

         店主说:“他那时已经死了,死在了床上。而且,浑身干枯,像是烘干了一样,一点儿的血或者水份都没有了,彻底变成了一具干尸……”

         听到这里,我心里又是一阵空洞洞的。

         干尸,又是干尸!

         看李道士时,也满眼的惊愕,良久没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想通了这其中的关键。

         “所以说,白家人,又会老家办丧事去了,是吗?”我问道。

         店主无奈苦笑,说:“回老家?他们的老家,哪里还有亲人了?白大嫂精神状态刚刚恢复一点儿,丈夫这么一死,又反复了,现在连人都认不清,你让她怎么办丧事?”

         我指着空荡荡的隔壁,问道:“那白大嫂人呢?”

         店主说:“送医院了,连白有厚的尸体,带白大嫂那个精神病,全都在镇上中心医院。中心医院虽然治不了白大嫂的病,也未必能查出白有厚的死因,但是,你知道的……派出所也去了人,说白了,就是找个地方关着人,人家犯病了又没犯法,总不能关到拘留室里,你说是不?”

         “是……”我随口应答着,心里早已经翻腾不定,这他妈闹的,到底是什么鬼?

         店主继续牢骚道:“中午的时候,派出所就说要把店封了,说什么防止破坏现场,结果他妈的,到现在也没见人过来贴过封条,那帮家伙,估计也都蒙了,他们那见过这种事!”

         李道士终于缓过神来了,示意我可以走了。我们辞别店主,来到外面,李道士望着二楼的窗户,仿佛在打算着什么。

         我见状忍不住问:“李大师,你不会是想……进去吧?”

         李道士点点头:“正有此意。”

         我一看,卷帘门上干干净净的,的确没有贴着什么封条之类的东西,不过就算有封条,一张纸而已也拦不住人,更何况是李道士这种人了。

         只见李道士来到门前,抬头看着门上的广告牌,纵身一跃,一把就抓住了横梁三角铁,然后一用力,身子一弯,就翻了上去。他打开窗户,一抬腿就进入了室内。

         我早看得张大了嘴,心说这种人要是想犯罪,能把这座小镇闹翻了天。

         我心里咚咚的跳,忍不住往四下里看了看。还好,夜深人静,并没有人注意到。我急忙退回车中,将车子打着了火,做好了随时撤退的准备。

         几分钟后,李道士钻窗户出来,将窗户恢复原状。

         他一回到车中,我就急忙问道:“发现什么了吗?”

         李道士鼻孔出气,叹道:“张老先生,白有业,老王,胎儿,还有白有厚,十几天的时间里,已经死去了五条生命,而且全都是以干尸的形态死亡的,你也见识了这么多,脑子里,就没有什么想法?”

         这个老家伙,又没有直接回答我,反而又来反问于我。我真是恨死了他这个坏习惯了,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行吗,兜什么圈子?他要是有话直说,我也不至于到现在都信不过他,就像是嗓子眼里扎了一根鱼刺似的,很是不舒服。

         我也决定绕着圈子跟他解释,就说:“你给我找来五辆车,卡车、客车、小汽车、摩托车,各种各样的都行,我都能给你开走,可是你要问我它们为什么能走,开动的原理是什么,或者让我亲手造一台,那么很抱歉,开车我内行,造车我就是外行了。现在这些事也是这样,我一个大外行,要是能参透这其中的奥秘,还要你们这些道士干什么?你说是不是?”

         李道士听懂了我的话,摇头一笑:“呵,行,你说得有道理,但是,我不跟你解释也是有原因的,因为用不了多久,你也会成为一个内行,而且是大内行!”

         这话倒是和他密信中的话不谋而合。不过我真的开始厌恶这种打哑谜似的的对话了,最后哀声一叹,真是不愿意再跟他斗嘴了,便不再跟他纠结这个问题,问道:“行了,接下来去哪儿?”

         李道士说:“找个旅馆,好好睡一觉。”

         我一愣:“不去医院看看?”

         李道士说:“活人死了,你问不出什么来;疯子犯病了,你更问不出什么来;唯一正常的是那个小孩子,可惜他还不会说话。去医院,有什么用?”

         “你是怕派出所的吧?”我跟了李道士这么长时间,觉得李道士身上的邪气越来越重了,所以才有此一问。

         李道士却说:“你不是埋怨说,昨天没睡好吗,今天让你好好睡一觉,怎么还不愿意了?”

         我心说,行,反正现在你胳膊粗,怎么着都是你有理,既然你划出道来了,我就照着做吧,能舒舒服服的睡一觉,我还乐得自在呢。

         我们在镇上的一家旅馆住下。房间内的气氛不是很好,我发现我和李道士聊天,超不过十句话就会闹得一肚子气,我真该让他算算,我们的八字,是不是天生相克?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们很快各自睡下。

         不知不觉间,我竟然再一次进入梦境。又是生活营地的场景。这奇怪的梦境,到现在还在跟随着我!

         我早已经熟悉了这个场景,里里外外,还是和原来一模一样,白袍妇女上一次就回来了,现在仍然在门口守着,天色依旧昏暗,我躲在空荡荡的走廊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好。

         我靠着墙,坐到地上,忽然间后面裤兜里的一件东西,硌得我一阵不舒服。

         我将那件东西掏出来,正是那个红色钱包。

         距离上一次我打开这个红色钱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那一次我在带血冥币上,发现了一个新的秘密,十八张半截冥币,竟然可以拼出六个血字,“终于找到你了”,让我不寒而栗。当时因为要急着离开,便放下了这茬儿。

         我看着红色钱包,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重新将这茬儿捡起来。

         走廊里总是给人一种不安全的感觉,我站起身来,回到了宿舍。

         在现实的世界当中,老王在这个宿舍里死去,所以我开门的时候,不由得有一股异样的感觉。不过我又一想,在现实世界当中,这片生活营地都已经被付之一炬,不复存在了,还在意那些东西有什么用?于是,便放心大胆的,一屁股坐回了自己的床上。

         我将红色钱包打开,将那十八张带血冥币拿出来,然后一张张的放在床上,一一拼好。

         冥币一张张的拼合起来,我却发现上面的字迹,竟然发生了变化。上次是“终于找到你了”,可是这一次,却变成了“梦中梦来见我”。

         梦中梦来见我?

         什么意思?

         我心念电转,很快就想明白了,这或许就是红裙姑娘给我的留言!她,是让我去梦中梦见她。可是“梦中梦”是什么,难道是让我在梦里,再睡一觉?

         我前后琢磨了一下,白袍妇女追杀红裙姑娘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多日,自打那天之后,红裙姑娘就再也没出现过。对于红裙姑娘的消失,我之前有过两种推断,一个是逃跑了,不敢回来;另一个是已经被李道士超度转生。

         现如今,梦境重新回来,还在继续困扰着我,这就说明李道士所谓的“超度”,并没有什么效果,或者给他留点面子,那至少也应该是效果反弹了。这就使我的推断,更偏向于第一种可能,红裙姑娘逃跑了。

         可是,她逃去了哪里?

         看着带血冥币上的字迹,我发现我貌似已经找到了答案:她,应该是逃进了我的第二层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