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旧事藏隐患
        母亲和赵二爷的这段对话,我记忆极其深刻,因为当时听不懂,我暗暗记忆了好多次。都说童年的记忆能持续一辈子,我看的确是这样。总有一天,我会弄清这段对话的意思。

         我从头到尾,再一次重新回顾着整个对话内容。

         我妈对赵二爷说:“火头风紧,石头晃当,水香冲,柴火湿,粮台压边儿!”

         赵二爷说:“太阳月亮捻了,干巴古份儿扎八六儿,上空子摆丢子摆不了金子,守得一炷香。”

         我妈又说:“万一日月搬了,带花石头捣边儿……”

         赵二爷说:“点子花,小心扎手,石头太小,可占不起光啊!”

         我妈一笑,就没再说话了。

         当时,我和小敏在一旁站着,都听蒙圈了,心说这俩人说的都是些啥啊,因为觉得有趣,我和小敏傻啦吧唧的,都笑了起来。

         我妈临走的时候,赵二爷搬出半块长城砖来。村子靠着长城,长城砖到处都是,并不稀奇。可是赵二爷伸手一掀,却把那半块长城砖给打开了。

         我眼前一亮,原来这半块长城砖,已经被制成了石盒子,还挺精致的,里边是空的,装着好多东西呢。

         赵二爷从石盒子里,拿出一个皮囊来,灰巴拉几的,看上去很旧,也不知道里边装的是啥,顺手就塞给了我妈。

         我妈将灰色皮囊收好,然后看了我一眼,一转身,就走了。

         我当时拉着小敏的小手,笑呵呵的,看着我妈离开,根本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因为我以为,不出十天半个月的,我妈就把我爸找回来了,没必要哭哭唧唧的。

         可是,我想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我天天数着日子,十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一眨眼就是半年,不管是我爸还是我妈,他们谁的影子,我也没看到!

         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去问赵二爷。

         我说:“二爷啊,我妈咋还不回来?”

         赵二爷“吧嗒吧嗒”的抽着大烟袋,一天到晚的黑着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我问这话,他脸色突然更难看了,白了我一眼,然后就用烟袋嘴子,戳我屁股。

         “滚犊子,在我家吃不饱饭是咋的?你都多大了,还天天找妈,想吃奶啊?”

         赵二爷脾气倔,虽然都是好话,说出来却特别呛人。可我也不是好糊弄的,没听到想要的答案,混劲儿立马就上来了。

         “吃个鸡霸!”我嘴上骂着,一把撸过那杆大烟袋,然后一扬手,就给扔到旁边的枣树上去了。

         当时烟末子四散,随风乱飞。好像有一个火炭儿,飞进赵二爷脖领子里了,烫得他一阵呲牙。

         赵二爷当时就怒了,指着我骂道:“小王八犊子,你给我站住!”

         “我就不站住,就不站住……你能把我怎么地吧?牛逼来追我啊!”我已经一溜烟儿,已经跑出去十多米,在那边扭着屁股,得意洋洋的气着他。

         当时的我,用现在的话说,就相当于“留守儿童”。我应该算是最早的一批留守儿童了吧。

         然而,仅仅又过了一个多月,我的身份,就突然从“留守儿童”,变成了“孤儿”!

         那天,有人从乡里捎回来一个邮政包裹。赵二爷一看那个包裹,身子就是一怔,然后立刻急匆匆的,抱着包裹,回到了屋里。

         我和小敏一看,都以为是好吃的,也急忙跟在他后头。

         我们追到屋里看时,只见赵二爷一打开包裹,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赵二爷说不出话来。

         我和小敏舔着嘴巴,好奇地爬过去,心说啥好吃的,能给他吓成这样?

         我上前扒着一看,里面可不是什么好吃的,而是几件衣服。而且都是旧衣服,还有一股难闻的怪味儿。

         “啥破玩意儿啊?”

         我一伸手,就把一件衣服拎了起来,然后一甩,嫌弃地扔在了炕上。

         赵二爷见了,立刻瞪眼:“混账东西,你……你给我捡回来!”

         说着,赵二爷已经扬起了巴掌,好像要打我,可是却哆嗦着,那扇粗糙的大巴掌,怎么也不落下来。

         我一看,他嘴唇都气哆嗦了,眼睛也气红了,就知道有些不妙,乖乖的去捡那件衣服。

         可是,就在我一回身的时候,却忽然间发现,这件衣服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呢?我越看,越觉得像是我妈的,她临走的时候,好像穿的就是这件衣服……

         我没有去捡那件衣服,而是回过头来,又把第二件衣服抽了出来。嗖的一下,赵二爷想拦,一伸手却拦空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把第二件衣服展开了。

         看着铺开的两件衣服,我终于能确定了,没错,这就是我妈穿的那套衣服!

         可是,这衣服上,为什么有血?

         我一看,那扎眼的血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的,上衣,裤子,模模糊糊的,从上到下,好大的一片!

         小敏在一旁看着,也吓到了:“胖哥,好像是血……”她只注意到了血,却没认出来,那竟是我妈的衣服。

         我又想去包裹里,找其他的衣物。可是这一次,赵二爷终于把我拦到了。

         他把我的胳膊钳住,将我移到一边,凝重的说:“孩子……你爸妈……都死了……”

         我听了就是一愣,望了望一旁的血衣,不敢相信,骂道:“老逼头子,你放屁,你爸妈才死了呢!”

         赵二爷一叹气,说:“我爸妈的确死了,你骂也没用,他们的骨头都烂没了,要是他们还活着,让他们……换你爸妈两条命都行啊……孩子,二爷求求你,不要闹了,好不好?二爷这儿也乱着呢!”

         听了这话,一旁的小敏“哇”的一声,先哭了出来。

         可我还是不肯相信,不愿意听他的话,疯狂的挣扎着,想要解脱出去。但是赵二爷的手劲儿大,任凭我怎么挣扎,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儿。

         我看到包裹当中,剩下的那一叠衣服,也染着血迹,好像是男人穿的。不用问,如果赵二爷说的是真的,那么那一叠衣服,一定就是我爸的了……

         我还没见到他的真人呢,就先见到了他的血衣?!

         小敏见我跟他爷爷这么闹,一时无助,哭得更加厉害了。

         她一哭,我的眼窝也湿了,但我还是不服:“啊……你放开我……”

         我一声大喊,可惜我没有爆出小宇宙的能力,在赵二爷的手里,就像一条死狗,只能任他摆布。

         当晚,赵二爷找来几个人,商量着,要给我爸妈立个坟,说:“哪怕是埋衣服呢,也得有个坟头儿啊……”

         我在一旁,耷拉着脑袋,就那么听着。

         小敏却忽然过来,拉我来到屋外,神秘兮兮的说:“胖哥,我好像知道一个,能让你爸妈复活的办法……”

         “你……你说啥?”我听了就是一惊。小敏见我声音太大,就急忙捂住我的嘴巴:“别让我爷爷听见了!”我往屋里看了一眼,然后也压低了声音,重新问小敏:“你刚才说什么……让我爸妈复活?”

         小敏点头说:“没错!”

         我心说还有这好事,就迫不及待的,让小敏讲给我听。

         小敏望了望屋里,见那边大人们还在商量着,才悄声对我说:“胖哥,你听没听过咱村儿有个‘复生人’的故事?”

         我摇摇头:“复生人?没听过,还有这事儿?”

         小敏说:“我也是偷偷听到的。那天晚上,我奶奶以为我睡着了,就跟我爷爷聊起这事儿。他们说,在十多年前的时候,咱村有一个人死了,然后没过三年,那个人又活过来了!而且,是从坟里钻出来的哦!”

         “这……能是真的吗?”小敏说得很神秘,可是我听着,却觉得不靠谱。

         小敏认真的说:“当然是真的,我奶奶能说瞎话吗!”

         “那你爷爷呢,他也信?”我问道。

         小敏的奶奶没文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还没我这个二年级的小学生认字多呢,她的话可没个准儿。我觉得,如果赵二爷也相信,那才有可能是真的。

         “这个……”小敏听了一愣,好像被我问倒了,只是给我说起了当时的情形。

         她说:“反正当时,我奶奶求我爷爷,让我爷爷去问问那个复生人,如果他真能把死人复活,花多少钱都行,就算是砸锅卖铁,哪怕是拿她的命换呢,也要把我爸复活!”

         说来可怜,小敏的爸爸,也早就死了。我对她爸没有什么印象,小敏也不记得。几年前,小敏的妈妈一走就没回来,也没有任何音信。

         小时候懵懂,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对于小敏这个跟屁虫儿,有时候还会感觉到麻烦。我妈见了,就教育我,说小敏如何如何命苦,让我好好跟她玩。

         我也听我妈的话,从那之后,在跟小伙伴儿们玩的时候,我最占尖儿,然后第二等的好处,就都让给小敏。可是一转眼间,我就成了比小敏还苦的孩子。

         说起来,我和小敏,倒是同病相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