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再访白家
        我急忙将灵姐扶住,可是她已经失去了意识。看她的脸时,面色苍白,实在是太虚弱了。

         王香秀从地上爬起来,哭闹着过来撕我的胳膊:“你凭什么打我?”我又是一阵怒火,抬起一脚,将她蹬了出去。这个女人虽然和灵姐一样穿着病号服,但她已经不是一个病人了,大夫早就说过她可以出院了。这让我的那一巴掌还有这一脚,心理压力小了好多。

         李铁坐在那边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做下那么大的事业,眼色肯定比我还快,我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他能看不懂?只见他脸色难看,眉间写满了为难,伸手揉着那张大脸,低下头,沉默不语。

         王香秀这次不再起来了,直接趴在地上,拍着地大哭。

         李道士见了,急忙上去劝阻,将王香秀扶起来,送回了病房。我也将灵姐带回病房,又叫来了医生。

         灵姐躺下后十多分钟,幽幽转醒,攥住我的手说:“带上我……带上我,我也要去!”

         “去……去哪儿?”我明知故问道,真希望灵姐没有听到我们说的那些话。

         “白家!”

         我点点头,原来灵姐真的全都听到了,便说:“好,我一定带你一起去!”

         灵姐一闭眼,泪水从眼角流下。

         我松开灵姐,来到外面,李道士还没回来,李铁在灵姐房门外面等着,踌躇着不敢进去。

         我就对他说:“你怕什么呢,你的好事又没露馅儿,灵姐只是在心疼孩子,你这个当爹的,还不进去安慰一下?”

         李铁突然抬头瞪着我,恶狠狠的说道:“臭小子,你给我等着,这事儿,没完!”

         我没理他,在门口的长椅上坐下。随后,就听见屋内灵姐的哭声,还有李铁那听上去不是十分纯粹的安慰。

         李道士对付王香秀,依旧手到擒来,也不知道是怎么说的,半个小时后,他已经给王香秀办理了出院手续,跟我说要先把王香秀送回家,然后才能跟我去找白家。

         我一听,正好,灵姐那边也需要恢复的时间,没有了王香秀,大家都省心,我就说:“好,我们在医院等着你。”

         下午一点多,李道士料理好了王香秀,重返医院。

         这时灵姐也精神了几分,瞒着医生,偷偷的离开医院,跟我们上了车,跟我们一起直奔栗坡镇。

         距离上次访问白家,已经过去了十天,白家又经营着生意,不可能总在乡下老家呆着,我们便直接奔镇上的“天堂有路殡葬服务站”。

         来到红旗路27号时,果然“天堂有路殡葬服务站”开着门。我们四个人下了车,灵姐一看门口的那辆车面包车,就对我说:“竟然……真的是这辆车……”我点点头,这辆车不仅是一切的开端,还压死了殡葬男白有业。

         往里面看时,一个女人坐在柜台里,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正是白小梅的妈妈白大嫂。白有厚也在,已经注意到了我们,怔怔的望了两秒,然后就过来打开了玻璃门。

         我悄悄问灵姐:“你看那个女的,想不想你梦中的白衣女人?”

         灵姐说过,她的梦中曾经出现过一个白衣女人,豁开了她的肚子。后来,我梦中也出现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疑似就是白小梅的妈妈。昨天,李道士说出“买命”一说的时候,我立刻就将事情联系到了一起,豁开肚子……那不就是流产吗?我将灵姐当时的那个梦,看成了流产的预兆。所以,在灵姐见到白大嫂的第一时间,我就让灵姐来辨认一下。

         灵姐从门开始,就盯着白大嫂观看,一直走到门口,进入门内时还在观察着白大嫂的脸,最后终于悄悄跟我说了一个字:“像!”

         “有多像?”我低声问道。

         灵姐用手势比了了个“七”,那意思,只有七成的相像程度。

         七成?

         这和我预想的有很大的差距,我以为怎么也得有九成的把握呢,七成,看来这事儿还得慎重一下。

         白有厚见我们,很是警惕,问道:“你们怎么又来了?”

         李铁说:“哼,你给我说实话,你们是不是……”

         李铁的口气,就是来找账的,恨不得立刻就想让白有厚承认了“买命”的事情。可是李道士却急忙拦住了李铁,李铁一怔,看了李道士一眼,急忙住口。

         李道士在屋内环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白大嫂怀中的孩子身上,语气平和的说:“这个孩子,就是令爱转世重生?”

         白有厚急忙拦在宝贝儿子身前,说道:“是又怎样?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找个道士来,是什么意思?”

         李道士忙说:“不要误会,我不是恶人,只是对转世重生这种事情感到好奇,这才拜托他们,带我来看一下!”

         李道士满口胡言,说得还一本正经。我看他骗人的工夫,比李铁还要厉害。

         白有厚愣了一下,说:“这……有什么好看的?如果没有其他事情,你们就请离开吧!”没说几句话,白有厚就给我们下了逐客令。

         李道士忽然说:“先别急着赶我们走,你这个儿子……不会笑,是不是?”

         不会笑?我和李铁相互看了一眼,这件事可不是我们告诉李道士的,他是怎么知道的?灵姐也向我看来,好像在询问是怎么回事,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一岁大的孩子,每天最大的运动就是哭和笑,如果一个孩子只会哭,在该笑的时候也用哭来表现,那也实在太诡异了。这好像正应了那句话,孩子是来讨债的,尤其是白有厚还声称,这个孩子是他自杀冤死的女儿转世重生的!

         白有厚闻言一怔:“你,你怎么知道的?”

         李道士说:“只哭不笑,看来,你女儿的转世重生,做得并不成功啊!”

         白有厚说:“你……竟然懂得……”

         李道士说:“不仅懂得,我还能让你的儿子笑出来。”

         “当真?”

         李道士说:“我从不说谎。”其实这就是最大的谎话。

         白有厚一阵犹豫,说道:“你怎么证明?”

         李道士说:“给我一个时辰,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就可以证明给你看,但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把你的儿子治好了,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说。”

         “告诉我那天在高速路上发生的事情,我要听详细的。”

         “高速路,”白有厚立刻就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灵姐,然后说:“好,我答应你!”

         我没想到,白有厚竟然也知道当天的事情。我看了看灵姐,谜底终于看要解开了,我们陷入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谜局?

         白有厚立刻就把门关上,不再营业了,然后将儿子和李道士带到后边。他们夫妻两个在一旁守着。我,李铁和灵姐没被允许到后面观看,只能留在前面等着。

         一个小时后,我忍不住问李铁:“你相信李道士吗?”

         李铁说:“当然,不相信他,我又该去相信谁?”

         这是我预想当中的答案,在李铁看来,李道士不仅治好了灵姐,当帮他处置大黑蟒的事情,对他来说,李道士的作用一天比一天重要,越来越离不开了。

         可是,我心里总觉得不对劲,好像谁都不能相信似的。

         两个小时后,后面突然传来一声啼哭。是孩子的哭声!

         我们面面相觑,心说不是让孩子笑出来吗,怎么哭了?难道李道士失败了?

         我们正要冲到后面看个究竟,就在这个时候,里面的哭声突然变了,变成了“嘎嘎”的笑声,笑得乐不可支,就像是在被挠痒痒。

         很快,白有厚夫妇和李道士就从后面出来。看白有厚夫妇的脸时,洋溢着满意的笑容,目光始终都离不开他们的宝贝儿子。李道士满面春光,看着我们得意的一笑,那意思一切都已经搞定了。

         我们三个一头雾水,搞不清这其中的奥妙。

         白有厚立马拉过一把椅子,让李道士坐下,然后让他老婆给我们倒水,他感激的说:“李大师,真是太感谢你了!”

         白大嫂抱着儿子,另一只手给我们安排倒水,看得出来,她是个能干的女人。她的状态也比上次好多了,精神有问题的患者往往就是这样,状态起起伏伏,现在儿子也能笑了,估计对她来说,又是一剂良药。

         李道士坐在椅子中,慢慢的一点头,说:“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不过,我想说的是,移魂转世这样的法术,不至于留下这样的隐患。你是不是也太学艺不精了,怎么能做得这么毛糙呢?”

         白有厚摇头说:“不,李大师,这不是我做的。”

         “那是谁做的,你那个死去的哥哥?”李道士问道。

         白有厚再次否认,说:“也不是,是我家的一个世交。这个人在南洞镇做阴阳先生,早年间,和我父亲很亲近,我父亲死后,我们兄弟俩和他的联系就疏远了,直到前两年我女儿出事,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才重新找到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