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买命
        “黑……黑色的?”李铁眼神混乱,已经乱了方寸。这件事的确来的太突然了,大喜大悲之间,恐怕谁也没法坦然接受。李铁的心肠,已经算是比较硬的了。

         李道士见状,急忙上前劝阻,让李铁将大夫松开,然后将大夫打发走,说等家属冷静一下,再去找他。医生满脸委屈,也看出来没法讲理了,便一溜烟儿跑了回去。李道士打量着李铁,那双眼睛,好像要把李铁看穿了似的。

         他先让李铁坐下,然后问道:“李老板,你实话跟我说,关于你老婆的事情,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隐瞒着我的?”

         李铁抬起头来,看着李道士茫然若失,然后把眼一闭,满脸的懊悔之情,他终于把所有东西都放下了,点头说道:“是,没错……有两件事,我一直都没跟你说……”

         说着,李铁掏出手机,颤抖着双手,将他导出来的视频找给李道士看。原来李铁和我一样,都随身带着这些诡异的视频,只不过我的手里,还多了一段火锅店里的监控录像。

         李道士接过手机,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段行车录像。我则在一旁看着,注意着李道士的反应。

         事到如今,李铁对李道士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了,我对他却还是有些心存疑虑。按照李铁现在的架势,马上就会将他知道那部分实事和盘托出。说实话,我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不过李铁和灵姐遭遇了这突然的变故,我实在没有理由上前阻拦。

         又或许,我们早该把李道士拉进来了。

         撞到红影子的事情,李道士早就知道了,因为那就是他口中的“拦路鬼”,尽管他后来在密信中跟我,那不是“并非鬼类”,但是谁知道呢,真相到底如何,他藏得也挺深的。行车记录仪记录下来的这段视频,是第一现场的第一手画面,李道士还是第一次看。除了红影子这一段,在撞到红影子之前,我和灵姐还捡到了一只纸扎娃娃,在撞到红影子之后,我们又将纸扎娃娃还给了白有业,这都是李道士以前不知道的。

         李道士看完之后,终于了解了事发当天完整的经过。他满脸忧色,立刻就抬头问我:“那信封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对于这段视频上的内容,我已经没有必要隐瞒了,便实话实说道:“是冥币。”

         李道士问道:“总数是多少?那些冥币,现在又在哪儿?”

         我无奈的说道:“具体数目,我并不知道,而且已经全部被我撕掉了……再后来,又被老王扔进了化粪池……已经是拿不出来了!”

         李道士闻言,哀声一叹:“唉,我就知道会这样,你们这些人啊,有一个算一个,包括老王在内,真是会给我耽误事……我真是应该早就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李铁一怔,问道:“李大师,听你这意思,你是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对吗?”

         李道士断言道:“买命,这是有人在买命!”

         “买命?买谁的命?”李铁问道。我也满心好奇,想不到李道士给出的解释,竟然是“买命”。

         李道士说:“当然是买腹中胎儿的命。”

         李铁说:“所以,那孩子才会……才会成为死胎?”

         李道士说:“没错。我真是想不到,在这么偏僻的一个地方,竟然还有人,通晓这么恶毒的法术。”

         李铁又问:“那……那孩子的命,是被谁买去了呢?”

         李道士说:“应该就是纸扎娃娃的主人!”

         李铁说:“是白有业?”

         “嗯?”李道士突然感到诧异,问道:“怎么,你竟然知道视频中这个男人的名字?”

         李铁说:“当然知道,我们还去过他家里呢!”

         李道士惊道:“什么时候去的?”

         李铁想了想,计算着日子说道:“应该是,事后的第三天,也就是……十天之前。”

         李道士很是意外:“事后三天,十天之前?你们瞒得可真够深的……不过,你们是怎么找到的?”

         李铁一指我,说道:“是他,他找到了那只红裙女鬼的学校,然后又获得了女鬼父母的信息,我们是按照信息去找人的。可是,我们却怎么都没想到,红裙女鬼的父母,竟然就是视频中那个男人的弟弟。”

         “什么,弟弟?”李道士说:“等一下,这是什么关系?你仔细给我讲一讲!”

         李铁理了理思绪,将他掌握的那部分内容,仔仔细细的,重新给李道士说了一遍。不过李铁掌握的情况,并没有我全面,比如火锅店里的事情,比如我的梦境里的场景等等。不过,我并没有给他补充。因为这些细节,都是和我有关的,我心里尚存疑虑,暂时还不想让李道士知道。

         李道士听完之后,一声长叹,断言道:“你们,可能已经落进一个精心设置的局里了,而且这个局,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

         李铁已经慌了,急忙问:“那我们该怎么办,还有救吗?”

         李道士没有直接回答,更没有进一步的解释,而是说道:“带我去白家,我要去看个究竟!”

         “好!”

         李铁一口答应,可是他马上就想到,他现在根本脱不开身,灵姐刚刚流产,他必须得在医院守着。于是便把目光投向了我,说道:“可能要麻烦你一趟了,你能不能,带李大师去白家?”

         我当然义不容辞了,更何况,我比任何人都想弄明白事情的原委,有李道士同行,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于是便没有犹豫,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好,我马上就带李大师过去!”

         我和李道士刚要离开,可是还没等站起来,忽然就听见一个虚弱的声音,说道:“你们……你们在说什么……”

         这个声音太耳熟了,我们急忙循声望去,只见说话的人已经从墙角露出了身形,这个人不是别人,正如我们所担忧的那样,就是灵姐本人!

         只见灵姐脸色惨白,断断续续的说道:“孩子……我的孩子……你们刚才说的……都是些什么……”

         坏了!

         我们三个大男人相互看着,都意识到事情不妙了。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灵姐就已经藏在墙角后边,把一切都偷听到了。她已经知道孩子没有了,该怎么办?

         我,李铁,李道士,我们三个人相互看着,一时间都没有了主意。一方面,我们是不知道的怎么回答灵姐,另一方面,却又在疑惑着,灵姐刚下手术台,我之前看的时候她还没醒过来呢,怎么就这一会儿的工夫,她不仅醒了过来,而且还能走到这边,来偷听我们说话呢?

         太奇怪了。

         我们正疑惑着,忽然发现灵姐的胳膊正由一个人搀着,而那个人,也穿着病号服。灵姐往前挪了一步,搀着灵姐的人终于从墙后走了出来,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我们一看,当时就是一惊,因为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将灵姐带过来的人,竟然是王香秀!

         天哪,怎么会是她?!

         在看到王香秀的那一霎那,我心头就是一暗,早把这个女人骂了九滚十八翻,没想到这个略显土气的女人,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机,竟然腹黑到了这种程度。

         简直令人发指!

         当这一幕出现的时候,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会在顷刻间想通这其中的关节:很显然,王香秀是故意让灵姐来偷听我们说话的;她为什么要让灵姐来听我们的谈话呢,自然是因为她已经提前知道了灵姐怀孕的消息,而且也知道已经流产了;她为了让灵姐知道这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不惜把虚弱的灵姐从病床上拖下来,硬生生的带到这里……

         我们三个大男人面面相觑,怎么也想不到,灵姐竟然是通过这样的方式,知道了自己的孩子已死的消息!

         这个女人,是在灵姐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啊!

         更可悲的是,灵姐到现在,还不知道王香秀的真是身份。

         我看了看李道士,他和老王很亲近,而且看他几次劝说王香秀的样子,对李铁和王香秀之间的事情,一定了如指掌。我注意到他那张脏兮兮的脸上,也露出的严峻的表情。

         “呦,你们怎么在这儿啊?我是要带姐姐去上厕所的,没想到……”王香秀巧舌如簧,开始用冠冕堂皇的理由,为自己恶毒的行动找借口。

         我听到一半就再也听不下去了,当时心中怒火上冲,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冲过去就是一巴掌,“啪”的一下,打在了王香秀的脸上。

         这一下,我是真的没省着劲儿,打得我自己的手都疼了。在巴掌落下去的同时,我在心里跟老王说了声对不起。我作为一个男人打了女人,我的歉意,却只是针对老王一个人的。我这一巴掌的错,只是因为老王尸骨未寒,我不该在这个时候,替他教训女儿。

         王香秀“啊”的一声摔倒在地,当时就哭了。

         灵姐身子虚弱,又没了王香秀扶着,终于坚持不住,眼睛一翻,身子一晃就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