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空坟
        我渐渐发现李道士这个人似乎有些分裂,因为他在李铁面前的时候,总是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连走路都恨不得端着,可是在我面前的时候,却要放肆得多,常常是一副混不在意的样子,还是不是表现出一些负面的东西。我看他接连露出的这几手功夫,又是翻墙、偷听,又是偷铁锹的,心说这个老家伙,绝对有当小偷的潜质。

         “帮我拿着。”李道士忽然把两把铁锹都扔给我,让我替他扛着。我一声叹息,现在的情况是,我必须得跟着他,所以就算是再不情愿,也只能把两把铁锹,都扛在肩上。

         我跟着李道士,沿着进山的小路,往村子的后山走去。天虽然黑,但是我们的眼睛已经适应了月光,再加上这座山又矮又秃,所以上山的时候,并没有吃多少苦头。

         李道士边走边看,大约在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他终于停下了脚步:“好了,应该就是这里了。”

         我一看,大约一百米之外的山坡上,正是一座坟包,坟前虽然没有立碑,但是上面的花圈还在呢,一看就是一座新坟。我看了看李道士,心说还真让他给找到了。

         但是,真的要挖吗?

         忽然间,山间挂起一阵夜风,吹得草木刷刷的响,坟头上花圈的纸花也被吹得哗啦啦的,我往四下里看了看,一阵不由自主的激灵。

         李道士已经朝坟头走过去,我也急忙跟了上去。

         到坟前时,我就说:“这……也没立碑,你能确定,这就是张先生的坟吗?”

         “当然能。我是谁啊,这种事情,能看错吗!”李道士口气相当的自信,我心说这牛让你吹的,我真希望李铁能在身边,因为那样,李道士能谦卑十倍。

         “把铁锹给我。”李道士一伸手,跟我要铁锹。

         我一看,这是要来真格的了,便把一把铁锹递给他。

         李道士接过铁锹,先把坟头上的花圈拆下来,然后对准了坟头,就是一铲子,当时坟尖就不见了。我看他挥铲子这架势,还别说,真不像是第一次干这种事。

         “看什么呢,动手啊!”李道士一边挥舞着铁锹,一边对我说道。

         “我也要挖啊?”我是真的不愿意上手。妈的,我心说我一个开车的,整天弄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安心上路?

         李道士停下,拄着铁锹说:“当然要挖了,要不然,我拿两把铁锹干什么?让你跟李铁他们那两个废物似的,在车里呆着好不好啊?”

         我去,李道士竟然当着我的面,叫李铁和灵姐为“废物”!

         这绝对不是无缘无故的。我再次意识到,跟着李道士,并且观察他,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于是便长叹一声,将铁锹插在了坟的边缘。

         “哧”的一声,铁锹入土。

         我真不知道这一锹下去,将来会给我带来什么祸事。我一咬牙一狠心,心说挖就挖吧,事情都逼到这儿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一边挖着,一边心里突突的,时不时的还往身后看看,生怕后面会来什么东西。

         坟头很快被铲平了,地面渐渐被我们挖出一个坑。半个小时之后,我一锹下去,就听“咚”的一声,然后我就立刻停住了。

         李道士一听,说:“是棺材,加把劲,马上就出来了。”

         我急忙把铁锹收回来,心说还加把劲呢,万一棺材里面钻出什么东西来,你让我怎么应对?想着,我便不再去挖,端着铁锹,就做好了迎敌的准备。

         李道士看着我害怕的样子,一阵摇头:“还是短练啊,以后我得多带带你了。”

         “你可拉倒吧,谁要你带?”我心说这件事完后,你我各奔东西。我跑车赚钱是为了娶媳妇,跟你一个神神叨叨的道士混什么。

         剩下的土已经不多了,李道士很快就将棺材盖清理出来。

         看时,这大棺材还挺豪华的,比白有业的那个好了一个档次。我心说,白有厚也真是的,自己家本身就是做殡葬的,为什么不给他哥哥一个好棺材呢?

         这哥俩,难道真有什么感情纠葛?

         李道士将铁锹塞进棺材盖的缝隙当中,然后飞起一脚,就将铁锹踹进去半尺,然后往下一压,就听“嘎巴嘎巴”的几声,铆在棺材盖上的钉子都被起开了。

         我立刻往后退了两步,举着铁锹,加强的警惕。

         李道士看着我,摇头一笑,然后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力气,只见他一挥铁锹,当时就听“呜呜”声响,厚重的棺材盖,已经被他掀出去四五米。

         好家伙,真看不出来,这老家伙劲头儿这么大!

         李道士站在边上,蹲下身子往棺材里看着,看了好几秒钟,也没说话。

         我见他歪着脑袋,皱着眉头,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便问:“怎……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吗?”

         李道士站起身来,揉了揉眼睛,然后对我说:“你身上有能照亮的东西吗?”

         我一琢磨:“手机,行吗?”

         “行,借我,棺材里面有些看不清。”

         我这才知道,原来是他看不清,大概是因为月光照不进棺材内部吧,便将手机上的闪光灯打开,递给李道士。

         李道士接过手机,往棺材里面照去,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就在他眉头一皱的时候,忽然就到听一阵音乐铃声响起,同时还有一阵“嗡嗡嗡”的震动声。

         我的手机,竟然在李道士的手里响了起来。

         这夜深人静的,突然的一下,给我吓了一跳,但好在我离得远,对手机铃声也熟悉,只是心头一颤,便立刻稳定了下来。可是李道士就惨了,只见他吓得“妈呀”一声,手一抖,当时就把手机给扔了。然后脚下一空,差一点儿就摔倒。

         李道士,竟然害怕了!

         我忍不住一阵发笑,指着狼狈的李道士说道:“哈哈哈,真有意思,原来你也害怕啊!”我看他一直都装得跟大尾巴狼似的,还以为他不知道怕字怎么写呢。一个手机铃声,竟然都能把他吓成这样!

         李道士早已经稳住,又端起了架子,说道:“小点声,叫什么叫!”

         现在的确不是笑的时候,因为我的手机已经掉进棺材里了。棺材里面是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呢,不过,既然是李道士给扔进去的,那他就得负责给拿出来。

         “你得把我手机拿出来!”我说道。

         李道士瞪了我一眼,说:“你看好了,我可不是害怕!”说着,李道士一条,嗖的一下,就跳进了棺材当中。

         我立刻大吃一惊,这个老家伙,他这是在干什么,疯了吗?

         只见李道士一弯腰,很轻松的就将我的手机捡了起来,然后跳出来,把手机扔给我。

         我看着手机在空中滑过一道弧线,但是最后还是没敢伸手去接。掉进过棺材里的东西,我才不用手拿呢。

         手机掉在地上,好在地面的土壤松软,并没有摔坏。刚掉在地上没几秒钟,就见手机又响了起来。

         我一看,是有人在给我打电话。

         是灵姐的电话号码!

         这个必须得接啊,万一她有什么重要的事呢?

         我先在裤子上擦了擦手,然后很艰难的把手机捡起来,接通的电话。可是,电话那头说话的并不是灵姐,而是李铁。

         李铁说:“喂,你们怎么样了,怎么才接电话?”

         我一阵火大:“你有话赶紧说,我们这……正忙着呢!”

         李铁说:“是这样,我刚才接到派出所一个朋友的电话,说我们必须得立刻回去,配合他们调查,所以你们……”

         “你等等。”我抬头把这话给李道士转述了一边,毕竟现在一切都得听他的。

         李道士说:“让他们两口子先走吧。”

         我对电话那头说:“李大师让你和灵姐先走,不用管我们了。”

         李铁说了几句担心的话,然后都被李道士回绝了,最后只能带着灵姐先回去。

         我挂断电话,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把手机装进了自己的兜里。这事闹的,真是越来越恶心了。我往山下看时,在通往村外的路上,看到了一辆车远去的灯光,李铁和灵姐真的走了。

         我这才得空问道:“你发现什么了,为什么不能一起回去?”

         李道士一摆手,示意让我过去:“你来看看,就知道了。”

         我慢慢靠近,来到棺材边一看,当时就大吃一惊,只见棺材内只有一层黄色的缎子,并没有尸体。

         “怎么是空的?”

         “没错,张先生并没有下葬。”李道士说。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李道士说:“这还不简单,无非就是三种可能,第一,张先生真正的坟冢,并不再这里;第二,张先生根本就没死;或者第三,张先生死了,但是又活过来了。”

         “啊?”

         我一听这三种可能,立刻心里一凉。这三种可能,无论哪一个是真的,都够我们头大的。这个张先生,到底是何方神圣?我万万没想到,从白家分出来的张先生这条岔路,竟然越走越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