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鬼票子
        一场“虚惊”过后,我可不敢再开那么快了。大约二十分钟之后,那辆“天堂有路”才重新出现。车子停在路边,一个三、四十岁的乡下男人,正在车外跺着脚,搓着手,一脸的焦躁。

         灵姐很气愤:“这事儿要是让你姐夫遇见,非得大嘴巴扇他不可,哪有这么当爹的,太做孽了!”她嘴上是这么说,但还是于心不忍,打开车窗喊道,“你家孩子是不是丢了,在我这儿呢!”

         男人听见了,急忙迎过来。

         我将车子停好,也跟着灵姐下了车。一下车我才看清楚,在面包车的侧面,写着完整的广告标语,在“天堂有路”的下面,还有几个小字是“专业殡葬服务”,再下面是一串电话号码。

         这人原来是做殡葬业的,太晦气了!

         殡葬男说:“哎呦,真是遇到好人了,娃娃丢了,可是要遭报应的!”

         灵姐责问:“你这做大人的,可长点儿心吧,哪有这么带孩子的?”

         那人接过孩子,脸色发暗:“是是是,姑娘说得对,我也正后怕着呢!”

         我想起刚才的红裙女人,也忍不住责问:“为了追你,我差点儿出车祸,你知道吗?”

         殡葬男抱着孩子,连连点头:“对不起了,二位都是我的恩人,让你们受累了!”

         说着,殡葬男将孩子放回车内,拿出一个信封,双手捧着,恭恭敬敬地塞给了灵姐。

         “你这是干什么?”灵姐问。

         “乡下人有土规矩,遇到这种事……必须得表示表示!”殡葬男说。

         灵姐看了看我,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把信封收下了。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没想到,灵姐竟会收下感谢费!

         “这就对了,一定好好收着!”殡葬男点着头,一抱拳,“二位恩人,必须得多谢你们一次,也祝你们一路顺风啊!”说完转身上车,临走前,还不忘跟我们鸣笛示意,在后视镜里点着头。

         望着殡葬车远去的影子,灵姐娇声一叹,仿佛了却一桩心事似的,然后看着我一笑,把信封塞进我手里。

         “喏,给你吧!”

         “给我?”

         好家伙,我一摸,信封还挺厚的,里面少说也有一千大洋!我真是没想到,灵姐会把感谢费转送给我。

         “灵姐,这……不合适吧?”我推托道。

         “有什么不合适的,钱归你,功德归我。我积功德,是为了生孩子,你攒钱是为了娶媳妇儿,这叫一举两得,你说是不是?”灵姐一边上车,一边说道。

         我一听,还真是这个理儿,不知道又是哪位大师,让灵姐积功德的,能不能让她怀上孩子不说,反倒是先实惠了我。我连忙跟上车,说了声“谢谢”。灵姐一笑,让我不用在意。

         灵姐要去的工地有些偏僻,出了雾区,下了高速,但是还有大段的小路。车内空间封闭,香水味儿越积越浓。到中午时,已经给我熏得有些发晕了。灵姐不是那种俗气的女人,平常可从来没喷过这么多香水,今天是怎么了?

         我见她总是吸鼻子,就小心的问:“灵姐,你这鼻子……是不是太好使啊?”

         “是啊,做完手术刚一个多星期,肿是消了,但还有点儿堵。医生还不让用力,这给老姐憋的!”

         我一笑:“难怪呢,要不然……也不会喷这么多香水吧!”

         灵姐一愣,然后敲着脑袋说:“你瞧我这猪脑子,我说怎么总觉得不香呢,我倒了有小半瓶儿,幸好有你提醒,要不然你姐夫又该笑话我了。快快,开窗户给姐吹吹!”

         我连忙打开车窗,终于能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了。

         风吹进来时,吹得灵姐的头发随风乱飘,打在我的胳膊上,丝丝的,痒痒的。我不禁往右一瞥,突然发现她粉红色的裙角,也被吹了起来,虽然用手压着,但还是露出了迷人的风光……

         我急忙正色,不敢再看了。她老公可是个包工头,半夜卸了我,我都没脾气。

         这一路并不顺利,原本四、五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傍晚时才到。

         灵姐为了给老公一个惊喜,没有事先通知,她说:“我整容都没告诉他,看他能惊成什么样?”

         工地宿舍是几排彩钢房,门口有一个人,刚好我认识。那人叫老王,是开挖掘机的。我之前送灵姐来过几次,都住在他的宿舍。

         老王看见到灵姐的车,跟见到鬼似的,把烟卷一扔,一抹头就跑回了去。灵姐见状很生气:“这个老王,就他事儿多,这不破坏我的惊喜呢吗!”

         我开车进院,就看到一个胖胖的,但是一看就很精干的男人,正迎出来,看着车内的灵姐,满脸含笑。这个人就是灵姐的老公,名叫李铁,在这边承包了工程,手下有几十号民工。

         灵姐不等车停稳,就娇嗔着出去,扑到李铁怀中:“真是的,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都怪老王多事儿!”

         李铁啧啧摇头,赞叹道:“哎呦?我可得好好看看,这还是我原来的老婆吗,怎么变得这么漂亮了?”

         灵姐一甩头发,娇声说:“好看吧?人家整容了呢,听说能给你招儿子呢!”

         “招儿子?哈哈,行,好看就行……”李铁搂着灵姐的小腰,转身进屋。

         他们夫妻小别胜新婚,我总不能傻看着,就照例去后院找老王。

         可是,当我穿过三排板房来到后院时,却发现老王拉着一个女人。那女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手里还拽着一个小女孩儿。三个人急匆匆上了一辆车。

         “老王,你干啥去?”我喊道。

         老王吓了一跳,见到是我,急忙下车,两步蹿过来,慌张张塞给我二百块钱:“小焦兄弟,这事儿你得保密,就当啥也没看见啊,千万千万!”

         “啊?”我拿着钱,一时搞不清状况。

         看车里时,那女人低头掩面,孩子在一旁问:“妈妈,爸爸为啥让我们逃跑呢,那个女的很可怕吗?”女人很紧张,捂住了女孩儿的嘴:“别乱说话,那个女人,是个吃人肉吸人血,不吐人骨头的东西,咱们惹不起……”

         老王一阵慌张,启车时还窜了一下,急匆匆的从后门开了出去。

         我望着车子扬起的尘土,一阵皱眉,心说那对母女是谁,为什么要躲着灵姐,女孩儿口中的“爸爸”又是谁……隐约间,我察觉到这里边肯定有事儿。李铁和灵姐的关系,恐怕没有看上去那么和谐!

         我连忙摇摇头,告诫自己别再瞎想了,雇主家的事,还是别掺和为妙。我把钱塞进裤兜,就转身去了老王的宿舍。

         宿舍没有其他人,我躺在以前住过的空床上,心说这一次虽然一波三折,但还是不失为一趟肥差。殡葬男给了大约一千块,老王又给了二百块,而且这都是额外的。过两天送灵姐回城,她给的才是大头儿呢!

         想着,我就把殡葬男给的信封拿了出来,想要具体数一数,里面到底装了多少钱。可是,当我打信封时,却是一阵头皮发麻。因为信封里面装的根本不是钱,而是一沓鬼票子!

         这些鬼票子面额超大,加起来何止一千块啊,一千万应该都不止!

         妈的,逗老子呢?

         我气得翻身下床,暗骂那个殡葬男,我们帮你捡回了孩子,你也说了,按规矩得“表示表示”,可是你就是用鬼票子表示的?

         我气得火往上撞,就把几张鬼票子一撕两半,扔进了垃圾桶。

         我在地上来回走着,心说不行,这口气不能就这么咽了,这亏吃得太窝火了。可是时过境迁,我除了哑巴吃黄连,又能怎么办呢?

         咦?

         我忽然灵机一动,拿出手机,在地图软件里试着搜索了一下,“天堂有路”,还别说,真的找到了一家“天堂有路殡葬服务站”,距离这里还不远,就在相邻的镇上。

         我一看店铺的电话号码,貌似和殡葬男车上的差不多。看来八成就是这家了,我立刻就拨了过去。

         很快电话接通,那头是个女的:“喂,天堂有路殡葬服务站,有什么可以为你服务的吗?”

         “服个鸡霸务,你们老板呢?”我没心情跟她客气,直接就开骂。

         女的顿了顿,语气也变了:“你谁啊?有事跟我说就行,找什么老板?”

         女的还挺硬气,我就说:“你们家今天在高速路上,是不是丢了一个孩子,然后有人帮你们捡回来了?”

         “啊,还有这事儿?”女离话筒远了,好像在问一旁的人。电话中一阵窸窣,一个男人接过电话:“喂,你谁啊,什么事?”

         我一听,正是那个殡葬男的声音,我心说可算找到你了,一拍胸膛说:“是老子,高速上帮你捡孩子的那个人!”

         “哦……是你小子啊!”

         男人说话冷冷的,语气中已经没有了叫“恩人”时的味道。我一听,火更大了,心说这太阳还没下山呢,你就变脸了,这世道还真是,人一走茶就凉啊!

         “呵,”我一阵无奈,“老哥你挺会玩啊,说是给感谢费,结果就拿几张鬼票子来糊弄我?”

         殡葬男听了一阵沉默,两秒种后才说:“小兄弟,你可能是误会了吧……那些鬼票子可不是给你的,是给车上那个女鬼的!”

         “啊?”我头皮一阵发麻,“你……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