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前车掉孩子
        前不久,央视播了一条新闻,说的是“前车竟然掉下孩子,吓坏后了车司机”,我看后阵阵感慨。其实这样的事儿我也遇到过,只不过我没有新闻主人公那么幸运,因为我把孩子还回去之后,又遭遇了一系列的诡异。而那些诡异的经历,也注定了我的“义举”,是无法见诸报端的。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我在做代驾司机,有个主顾叫“灵姐”。那天半夜,灵姐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明天想去工地见老公,让我送她一趟。灵姐的老公是个建筑承包商,手里不差钱儿,灵姐出手也阔绰。我以为又是一趟肥差呢,就兴奋地应了下来。

         第二天,我早早便到了灵姐家楼下,一直等到十点多,才听见楼道里传来“哒哒”的高跟鞋声,紧接着是浓浓的香水味儿。灵姐是个女神级的人物,她那道靓丽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了楼门口。

         我一看,好家伙,半个月不见,这女人好像又漂亮了几分!

         看时,只见灵姐那对小巧的脚上,套着一双米色高跟鞋;两条美腿,裹着肉色丝袜;腰间是一条粉红色短裙,裙摆很高,膝上这一段尤其风光无限。再往上是裙带轻飘,丰胸细腰;脖颈白皙,两道锁骨窝儿,一条金项链;深棕色的卷发,洒落双肩;五官也相当精致,只是略施粉黛,就足以光彩照人。

         “等好久了吧?”灵姐一笑,把车钥匙递给我。

         顾客就是上帝,就算再等两个小时,我也没啥脾气啊,更何况是灵姐这样的女人了。我把车开过来,灵姐一上车,我就发现她有些不对劲儿,尤其是她的脸上!

         “灵姐,几天不见,你咋……变样儿了?”

         “姐整容了,隆了鼻子!”灵姐抿嘴一笑,指着她尖俏的鼻子说道。

         我一看,可不是嘛,就摇头说:“灵姐,你还用整容?”

         灵姐笑道:“你倒是会说话!不过不整不行啊,前些日子姐看了大师,大师说我面相有问题,什么山根如何,五岳又如何,又什么穹啊隆呀的……反正那意思就是说,姐的鼻子太塌了。塌就隆呗,正好我对自己的鼻子也不太满意呢!”

         对此我不好发表意见,只能说更加漂亮了。我知道灵姐一直有个心病,别看她看上去也就二十一二岁,但实际年龄已经三十出头了,结婚多年,却一直怀不上孩子。

         最近几年,她为了求子,开始求神问鬼。什么算命看相,拜佛访道,该信的不该信的,她都来者不拒。她的耳根子还特别软,听风就是雨,一来二去的,没少给那帮骗子送钱。

         我开着车,很快出了城区,上了高速。没一会儿,外面就起了雾。这一带沿海,海雾来的时候,铺天盖地,谁也没脾气,可不是一般小雾霾能比的。我不得不打开雾灯,又降低了车速。

         我前面是一辆面包车,也降低了速度,车身上贴着白色广告纸,车后面还写着几个字,远时有雾,我看不太清,凑近了才认出来,写的竟然是:

         “天堂有路”!

         好家伙,我心说,还是你家的车体标语有个性,这个“天堂有路”,是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那里来的吗?有了这四个字,当真是没人敢撞你了。

         我正胡乱想着,忽然就见“天堂有路”车的后门,突然开了一条缝隙,然后缝隙像嘴巴一样张开,“咕噜”一下,从里面掉出一个孩子来。

         我的天,前车竟然掉下一个孩子!?

         “有小孩儿!”灵姐一声大叫,连连摆手,让我停车。

         我也早踩下了刹车。那孩子就倒在车头下方,差一点儿就被我撞上。眨眼间,那孩子一骨碌站了起来,颤巍巍的往前走去,还边追边哭,相当的无助!

         灵姐没有多想,打开车门,就冲进大雾当中,一把将孩子抱起来,回来就怒气冲冲的,指着前面就说:“给姐追!可气死我了,天下还有这种事吗?为人父母的,哪有这么养孩子的,太不负责任了!”

         灵姐求子都快求疯了,见到别人有孩子还不好好养,肯定生气啊。我也大跌眼镜,开车好几年,也算是个老司机了,看见前车掉孩子,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我踩下油门儿,也顾不上什么大雾了,紧追前面的“天堂有路”车。反正路上车少,应该出不了什么事儿。一边追着,我还一边按着喇叭。

         “滴滴滴……滴滴滴……”

         可是不管我怎么按喇叭,那个“天堂有路”就像聋了似的,始终没有反应,反而越开越快,真是让人着急。

         孩子在灵姐怀里“哇哇”大哭,震得我耳朵嗡嗡的。灵姐一直盼孩子不假,可是她一个贵夫人,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哪会哄孩子?“哦哦……宝宝乖,宝宝不哭啊,阿姨带你去追妈妈……”只急得她双颊泛红,额头冒汗。

         我除了紧追,也帮不上别的,于是盯紧了“天堂有路”车,闷着头就是追。

         我眼见着雾气越来越浓,“天堂有路”车的影子,却越来越模糊,耳畔孩子在不停的“哇哇”乱叫,灵姐的声音,也充满了焦躁……霎那间,在车内狭窄的空间里,也闹得我阵阵心焦。我暗骂那辆“天堂有路”车,你是着急送死,还是着急投胎呢,心里的烦躁一时找不到出口,就猛踩了一脚油门儿。

         “噌”的一声,车子闷叫着,蹿出去老远。

         可是这一蹿不要紧,随即就听见“彭”的一声巨响,同时有一道红色的影子,从车前一闪而过,车子也随之一阵颠簸……

         我当时就吓蒙了,这明显是撞到什么东西了啊,于是赶紧一个急刹车。

         “嘎”的一声,车子戛然而止。

         在车子停住的那一瞬间,空气仿佛也凝结了,就连那孩子,也被惊得暂时停止了哭声。

         我怔怔发呆,刚才那道红色的影子是什么?怎么像是,像是一个红裙女人呢?

         我心里火烧火燎的,一个声音不断在脑中回响着:“我撞到人了,我撞人了……”

         “什么东西?”灵姐也吓了一跳,怔怔的望着我。

         “好像……是人!”我颤抖着说道。

         我和灵姐四目相对,顷刻间默默无语。

         就在几分钟之前,整个世界还是好好的:灵姐新整的容,穿得漂漂亮亮的,去工地见老公,他们夫妻团聚;我维系老主顾,跑一趟肥差,路上还捡了个孩子,还顺带着学了雷锋,做了好事儿。可是谁成想,本该完美的一趟旅程,一眨眼的功夫,竟遭遇这样的变故!

         “呜哇……我要妈妈……”孩子重新一声啼哭,撕破了车内的死寂。

         我渐渐缓过神来,使劲咽了一口唾沫,该面对的还得面对啊。我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颤抖着双腿出来,可是脚一沾地,就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我忐忑不安,知道这下要完了。可奇怪的是,当我往车下看时,却诧异的发现,车轮底下竟然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嗯?

         我趴下重新扫视,心说怎么会什么也没有?人呢,我分明撞到人了,那个红裙女人呢?

         灵姐在车内一边哄孩子,一边问我怎么回事。

         我扶着车子,慢慢站了起来,往四下看时,发现车子周边也是空无一物,除了白茫茫的海雾,哪有什么红裙女人?

         灵姐见我没回答,又问了一声:“你倒是说话啊,人怎么样了?”

         我四顾茫然,只觉得雾气冰凉,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刚才明明有一声巨响的,我也的确看到了一个红色身影,怎么会什么也没撞到?

         太不可思议了。

         “灵姐,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红色的影子?”我一头雾水,便低头问车里。

         “红影子?我低头哄孩子呢,就听到一声响----你到底撞了什么,可不要吓唬姐!”

         我茫然的说:“可是,这……什么也没有啊!”

         灵姐一声诧异,抱着孩子也下了车。她围着车子绕了一圈,最后也蒙了:“小焦,会不会是……我的车出什么毛病了,是车子里面响的?”

         我知道不是,站在车前看着,尤其紧盯刚才“撞”到红裙女人的那个位置。在那个位置上,一点儿撞击的痕迹也没有,就连雾气凝成的露珠,都是完好无损的。难道是孩子搅得我太紧张,出现幻觉了?

         想想也是,高速公路是封闭的,在正常情况下,也不应该有行人出现……

         灵姐还是以为车子出了毛病,抬高跟鞋踢了几脚,然后坐上车子说:“小焦啊,这回你再试试,看看还响不响?”

         我有些哭笑不得,车子又不是手电筒,要是真有毛病,也不是踢两脚就能好的。我迟疑着上车,重新将车子启动。灵姐侧耳听着,几秒钟之后说:“你看,不响了吧!回头得去4S店检查检查了。”说完又去鼓弄孩子。

         孩子还是没完没了的哭,依旧搅得我心烦意乱。

         我皱着眉,小心的开着车,刚才那红裙女人的身影,是那样的真切,怎么会一眨眼就不见了呢?我心里突突的,脑中也有一根神经时刻绷着,总觉得这事儿,好像还没结束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