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冥币被毁
        李铁见我突然拔腿跑了,就在后面大骂:“你他妈往给我站住,哪儿跑?”随后就紧追而来。

         我当然不是想逃跑,而是去老王宿舍,去找那些半截鬼票子。殡葬男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好好收着那些冥币,可是我千不该万不该,偏偏一时手快,不仅撕掉了鬼票子,还把它们扔进了垃圾桶!

         红裙姑娘,反常的灵姐,还有殡葬男的怪话,这三者在我脑中搅成一团,让我心乱如麻。我这时才意识到事情不妙,可是这样后知后觉,我真怕已经晚了……

         我一边跑一边祈祷着,只希望那些半截鬼票子还在原地,撕了不要紧,要是再弄丢了,那我的闯下的祸,恐怕就更大了!

         我跌跌撞撞,冲进老王的宿舍。宿舍里的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了。我直接就冲向垃圾桶的位置。可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只见垃圾桶已经不知去向,不在原来的位置了。

         我的心当时就“咯噔”了一下。

         “垃圾桶,垃圾桶呢?”我顿时没了主意,在垃圾桶的位置转着磨磨,急得直跺脚。

         李铁已经追过来,他见我不是跑掉,便堵在门口,问道:“你怎么了,在找什么?”

         鬼票子,我在找鬼票子啊!这话都到嘴边了,却又被我硬生生憋了回去。因为我突然意识到,这件事儿,真的能随便跟别人说吗?

         恐怕不行吧!

         事出反常,我本能的开始警惕,并且不断提醒着自己,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没有一个人是知根知底的,就连唯一有些熟悉一些的灵姐,也突然变得让人摸不清底细。

         “我问你话呢,你在找什么?”李铁见我不回答,又问了一句。

         我连连摇头,决定还是不说为妙,于是就说:“没事,我只是,丢了一件东西……”

         李铁侧头看我,满脸的怀疑,用他胖大的身躯,把门口堵死了。

         我哑巴吃黄连,心里都快急死了,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在脑袋里想了一大圈儿,最后还是回到了殡葬男的身上。看来没有其他出路了,解铃还须系铃人,还得打电话给殡葬男,问问他那些鬼票子,到底有什么古怪?如果没有保管好的话,又会发生什么?

         想着,我就悄悄去摸手机,虽然现在当着李铁的面不能通话,但是等我一个人的时候,一定要打电话给殡葬男好好问问。打一遍他不接,就打两遍,打两遍还不接,就打三遍,大不了我呼死他。

         我心里想的倒是挺好,可是现实,却让我再次傻眼。

         我伸手一模,发现裤兜里空荡荡的,我的手机不知在什么时候,竟然也不翼而飞了!

         “手机,我的手机呢!”

         李铁见状摇头:“你跟抽风了似的,就为了找手机?”

         我一愣:“啊……对,我的手机,不见了!”

         我顺水推舟,用丢手机的事,把鬼票子一节搪塞了过去。可是,手机丢了,也不是一件小事啊。尤其是当几件事连在一起时,我怎么能够不胡思乱想?

         霎那间,我的脑中已经闪过无数个诡异的场景,对于找回手机,基本也不抱什么希望了。

         正在这时,奉命去清理血迹的老王回来了。他在门边,露出半边身子,探头问道:“老板,你们怎么在这儿?行车记录仪查完了?”李铁说差不多了,又问那边的血迹,清理得怎么样了。老王表示已经处理妥当。

         我一心都在鬼票子上,就直接打断他们:“老王,这里的垃圾桶呢?”

         老王从门边露出另外半边身子,把右手一举:“在这儿呢,怎么了?”

         我没说话,透过李铁肩头,直接把垃圾桶抢过来。看时,垃圾桶已经空了,而且里面水汪汪的,明显是刚刚洗过。

         “里面的东西呢,你扔哪儿了?”我忙问。

         老王说:“我清理血迹,要用到垃圾桶。清理完血迹之后,就连同手纸、抹布什么的,把垃圾都扔进后院化粪池了。”

         “化粪池,干嘛扔进化粪池啊?”我听了都快气死了,要是扔到外面,我还有机会去翻找,可是化粪池里怎么找?

         “我的东西啊!”我叹道,已经近乎绝望。

         老王说:“那些沾血的东西,我哪敢随便乱扔,被别人看见了怎么办?扔进化粪池,谁也查不到,我还特意搅和了一下呢,都给埋在底下了!小焦啊,你这是怎么了?”

         李铁说:“他丢了手机。”

         老王听了连连摇头,说没在垃圾桶里看到手机,又问我手机怎么可能在垃圾桶里?我没法儿解释,而且已经心如死灰,跟他们还有什么可说的?这个老王,真是把我坑惨了!

         李铁那个混蛋,还夸老王做得好,说把带血的东西扔进化粪池,是最稳妥不过的方法了。说着,他想去血迹现场检查一下,怕我再乱跑,就让老王看住了我。

         我一声叹息,摇着头,任由老王拽着,跟他们去往血迹现场。老王另一只手打着手电,照着路。我们三人来到前院时,忽然一阵小风吹来,提鼻子一闻,风中还夹杂着浓浓的血腥味儿。

         老王说:“老板你看,都清理得----”

         老王话没说完,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我和李铁看了,也大吃一惊。

         看时,只见车头上,依旧有一大摊血液,正从中间往四周缓缓蔓延。血迹的边缘,正渐渐恢复到原来的模样,浓稠的血液,滴滴答答的,正往地面上流淌着。

         老王顿时张口结舌:“这……我刚才……老板,我明明都擦干净了,怎么会……”

         李铁眉头紧皱,从老王手里抢过手电筒,照着那摊血迹,围着车子,仔细的观察着。

         可以看得出来,地面上还有刚才清理时留下的水印。而此时的血液,都覆盖在水印上。很明显,车上的血迹是重新出现的,并不是刚才老王清理得不用心。

         李铁明显也看出来了,所以根本没有责怪老王。老王倒是惴惴不安,把他刚才是如何清洗的,结结巴巴的解释了一遍,生怕老板怪罪。

         李铁晃了晃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他妈的,闹的到底是什么鬼?”

         老王已经慌了,说话声音都变了:“老板,你这话说得对,我看一定是闹鬼了……咱们还是去请人吧!”

         “请人?又请那个杂毛老道?”李铁瞪了老王一眼,好像很不满意。

         一听“老道”二字,我就想起老王在火锅店说过的话,他说过,有一个老道给李铁看过病,还说过灵姐是如何侵害李铁的。不知道两个老道,是不是同一个人。

         老王急得手都在哆嗦:“老板,我知道你看不上李道士,可是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不找个专业的人来看,怎么能行呢?”

         李铁不听劝,突然眼神一变,把手电光照在我脸上,咬着牙说:“臭小子,你休想再跑,就算你跑到天边,我也能把你抓回来。今天这事儿都是你惹的,我老婆要是真出什么差错,我保证,让你死的很惨!”

         我脑中疑惑重重,心里却已经一片焦土,心说我知道你够厉害,但是红裙姑娘是我撞的不假,纸扎娃娃确实你老婆捡回来的。更何况,她还有很多可疑的地方,与其盯着我,还不如多担心一下你老婆呢。

         我就说:“你还是多关心一下灵姐吧!”

         “臭小子,你还敢跟我顶嘴?”说着,李铁就要上前动手。

         李铁是个中型胖子,又是从小混大的,我哪挨得住他的拳头啊,就急忙抬胳膊阻挡。

         可是我刚把头护住,就听见“吱呀”一声响,侧面走廊的门突然开了,一个披头散发的红色身影,慢悠悠的就飘了过来。

         “鬼啊……”老王当时就是一声惊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