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纸人血印
        我一侧头,看着垃圾桶里的冥币,琢磨了一下,心说这个殡葬男还真会吓唬人:“你……你少跟我来这套,我可不信啊。我的车上,哪有什么女鬼?”

         殡葬男在电话里“呵呵”一笑:“这个,有没有鬼,你我都是肉眼凡胎,谁也看不到,但是当时的预兆不会撒谎……不过还是算了,这种事儿,你信则有,不信拉倒,佛祖还不度无缘之人呢,我一个干白事儿的,算什么东西?我自己还没活明白呢……”

         他越说越离谱,我就提醒他:“老家伙,你可得摸着良心说话,你要是不想掏钱,就别装相儿。我们当时也没跟你要,是不是?本来是好事一件,你说现在弄成什么了?”

         我火气未消,越说越激动。

         殡葬男说:“年轻人,你不用跟我一个干白事儿的厉害。火葬场天天烧人,哪一个是你弄死的?这么跟你说吧,我那是按土规矩办事,反正错儿没出在我这儿,该做的我也都做了。我最后奉劝你一句,千万别动那些鬼票子,好好保管着,要不然,哼哼,指不定出什么事儿呢!”

         说完这番话,殡葬男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草,这算什么呀?”我对着电话骂了一声,再往回拨时,对方已经不接我的电话了。“行,真有你的,看咱俩谁狠。”我心说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等这边一松下来,老子就上门找你战个痛快!

         我打这通电话,本来是为了找公道,可是没想到,又惹了一身骚。他还说什么,我车上有女鬼?这老家伙太不地道了,拿这种话来恶心一个开车的。

         我叹着气,一瞥眼,又看到那个垃圾桶,那些半截冥币看上去很是不舒服!

         “我最后奉劝你一句,千万别动那些鬼票子,好好保管着,要不然,哼哼,指不定出什么事呢……”

         殡葬男的这句话,不断在我脑中回响。我一阵心烦,拿过一旁的盖子,把垃圾桶盖住了,眼不见,心不烦!

         我重新回床上躺着,紧闭眼睛,毕竟开了一天车,精神也高度紧张,不知不觉的,我就进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

         朦胧当中,我仿佛又回到了车上。

         车外雾气茫茫,辨不清方向;车内孩子哭,灵姐闹;我更是满心烦躁,一脚油门踩到底;红裙女人的身影突然闪过,车子随之一阵颠簸;我踩下刹车,一出车门,就瘫坐在地上……

         突然间,一双手从背后伸过来,似乎是想要扶我起来。

         我回头一看,吓了一跳,身后就是那个红裙女人!只见她黑发披散,落在我脖子里,痒酥酥的;她戴着口罩,口罩上还有血;一双眼睛倒是水汪汪的,看那眼神,竟像是在看着我笑……

         我一阵毛骨悚然,“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小焦,你这是咋地了?”

         我感觉被人推了一下,一惊醒来,才意识到是在做梦。睁眼看时,床前站着一个人,正是老王。他回来了。

         我缓了一下神儿,渐渐感觉有些不妙,梦到那个红裙女人,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儿吧……

         老王又问我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事一言难尽,只能跟老王说:“别提了,倒霉透顶!”老王没再追问,抱起水杯,大口大口的喝着。我一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比我强也不到哪儿去。

         我想起那对母女,就指着后院的方向:“王叔,刚才那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老王摇摇头,没有直接回答:“走吧,王叔请你吃饭。”我推说不用了,在食堂吃两口就行了。可是老王坚持要出去。我知道,这不是简单的吃饭,而是有重要的事跟我说。

         我跟老王出了宿舍,天色已经黑了,来到院子当中,灵姐的车子还停在原地。侧耳听时,灵姐银铃般的笑声隐约传来,他们夫妻二人的情话,虽然听不清楚,但是就凭这妩媚的笑声,就足以让这帮民工汉子们,心旌摇曳了。

         老王开着车,带我来到一家火锅店。

         饭桌上,酒过三巡,我就把先前的猜测问了出来,我低声说:“王叔,后院那个女的,该不是……李铁的小三吧?”

         “诶,话也别说得这么难听。”老王的脸色有点儿难看,“但是,没错!要不然,他老婆突然来了,我跑回去报信儿干啥?我急着带她们从后门出去干啥?我给你那二百块钱,又是干啥?”

         我给老王满上,举杯对他说:“得,王叔,我全明白了,这事儿你放心。灵姐那边儿,我绝对不会多嘴多舌。”

         老王说:“哎,还是年轻人通透,一点就明白!”

         又是几杯酒下肚,我心说既然话都说开了,就刨根儿问底吧:“王叔,你说我灵姐人长得貌若天仙,配李铁不是正好?我看车上那女的,也就一般人儿啊,李铁看上她啥了?”

         老王一瞪眼:“一般人儿咋地了,一般人儿能给他生孩子。那小娘们儿再好看,也是个花瓶子,播进去的种子都烂了,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我听了只能点头。没有孩子,的确是灵姐的一大痛处。要不然,她也不用到处去求神问鬼了。

         老王又喝了一口酒:“其实啊,也不光是没孩子的事儿。你可能不知道,那小娘们儿邪性着呢,把李铁的身子都快吸干了!”

         我一愣,突然想起了殡葬男的说法,隐约觉得不对,便试探着:“不至于吧,我听说,她是为了求子啊?”

         老王说:“你知道也是一知半解。那小娘们儿,不仅仅是为了求子,更是为了迷住李铁啊!最近,李铁身子越来越差,去医院也查不出什么毛病,还是我找了老道给看,才说是家里不宁、后院有火啊!”

         我喝了一杯酒,心里挺不是滋味。李铁我接触不多,不太了解,可是灵姐心地善良,顶多算有点儿公主病吧,但是毕竟人家有做公主的资本啊,真就像老王说的那样吗?灵姐算是对我不薄,我只恨自己不是什么大师,要不然,一定帮灵姐摆平这些麻烦事儿。

         话都说开了,老王也放心了。我也知道,这一顿饭,那二百块钱,其实都是李铁给的,为的就是封住我的嘴,我也给了他承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清官还难断家务事呢,我人微言轻,最好还是少跟着添乱。

         我们回去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们刚一下车,就听见一声尖叫----

         “啊……啊……”

         我们都愣住了,支棱着耳朵听着。这明显是灵姐的叫声,我刚开始时还心说,这两口子能不能低调点儿,亲热的时候,也不能叫这么大声啊。

         可是下一秒钟,我就发现自己想错了,因为紧接着就听灵姐撕心裂肺的喊道:“救命啊,死人了,快救命啊……”

         竟然是呼救声!

         “坏了,李铁!”老王以为是李铁出事了,急忙就冲了进去。我也跟在后面,心说不会这么寸吧,刚说完李铁身体有问题,这就死翘翘了?

         我们冲到李铁宿舍门前,老王“咣咣”砸门:“老板,老板,你还好吧?”

         “咯吱”一声,门开了。

         我和老王一看,都愣住了,因为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李铁!

         “老……老板,你没事儿啊!”老王说。

         “我能有什么事儿,是她!”李铁把门打开,指着灵姐说道。

         我一看,只见灵姐穿着睡衣,披头散发,在墙角蜷缩着,正瑟瑟发抖。

         “灵姐,你怎么了?”我一想到她求子之苦,又遭到老公的背叛,便忍不住上前询问。

         灵姐抬头,眼神迷离,精神散乱,好一会儿才认出是我。

         “小焦……我的好弟弟,人是你撞的对不对?姐没做错什么,对不对?我梦到你说的那个红衣女人了,她为什么会来找我……”灵姐疯了一般,哆哆嗦嗦的,抓着我的胳膊。

         我一听就慌了,灵姐也梦到了红衣女人?我之前也梦到了,这恐怕,不是什么巧合……

         我正想着,李铁一把抓住我的脖领子:“她刚才说什么?你撞人了?”

         我急忙说:“不……不是,是……”

         “到底是不是,我老婆原本睡得好好的,怎么惊醒后,就突然变这样了?”李铁瞪着眼睛质问。

         事发突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一时慌乱就说:“查,查行车记录仪……看录像!”

         “好!”李铁押着我,老王拿着手电,在前面照着路,我们一行三人,来到灵姐的车前。

         手电光一打,看到灵姐的车时,我们三个全都惊呆了。只见车子的前脸上,有一道明晃晃的血印,就像死人在上面趴过一样。血液滴答滴答的,正往地上淌着。

         “这是什么?”李铁瞪着眼睛问我。

         我慌了,但是我心里明镜似的,因为血印的位置,正是撞到红衣女人的位置,之前担忧的事情,终于找上门儿来了!

         李铁让老王抓着我,然后进车取下行车记录仪,出来后让老王把车洗了。老王就立刻去打水,冲洗血迹。

         回屋后,灵姐还缩在墙角,楚楚可怜。

         李铁打开电脑,点开行车视频,看到捡孩子那一段时,突然惊得瞪大了眼睛:“她,她捡那个纸人干什么?”

         “什么,纸人?”我急忙过去查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