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5章 掌柜笔记之一
        夜幕微垂,华灯初上。

         车水马龙的闹市区临街商店,正是一拨人潮褪去一波人潮还未到来的冷清时候。

         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蹲在路边某间工艺品店的门口,两手扒着橱窗玻璃,专注的看着展示架上的音乐盒。这种需要手动上弦的木头音乐盒音是二十几年前流行的款式,现在基本已经绝迹。

         “喂,小鬼。”双手插袋的鸣川不耐的踢了踢小男孩的鞋后跟。

         【哥哥,你看的见我?】小男孩面露惊喜,两眼放出闪亮的光彩。

         “呃。”鸣川本想警告他天还没有黑,不要出来吓人,结果被小鬼的热情吓了一跳,下面的话生生噎住了。

         【太好了,哥哥。】小男孩开心的转身抱住鸣川的大腿。

         始料不及的鸣川赶紧回头向周野求救,“喂,快来摆平这个小鬼!”

         “他又没抱着我。”五六米之外的红发青年平静扫视着身边的橱窗,事不关己的道。

         他面前是间金店,水晶般清澈的玻璃窗内,各式各样的纯金摆件尽情释放着贵重金属特有的光芒。

         “这种小鬼我下不去手,你来吧!”鸣川焦躁抓着后脑勺的头发,一副头痛的样子。

         周野推推眼镜,镜片闪过一道寒光,“难道,我看起来像是喜欢欺负小鬼的坏人?”

         带着腿部挂件的鸣川:………………

         “比起它,你不觉得赶紧决定买什么更重要么?”周野转回头,继续挑剔审视面前的那柄金如意。小道士的万里阁马上就要开业了,眼下挑什么东西做开业贺礼才是他们最应该头痛的。

         【哥哥,我迷路了,你能送我去鬼门关么?】小男孩紧抱着鸣川的大腿不放。

         鸣川:……………………

         人类真是麻烦,连变成鬼都特别的麻烦!

         斜竹晚翠照庭,红灯如霞遮檐。

         清平巷六十五号,原本的院门已经被改建成两开间的铺面,朱漆的门柱,缠枝花纹案的窗棂,灰黑色的琉璃瓦,模样焕然一新。

         “左边低点低点,哎,不对,右边再低点。”带着棒球帽的秦勉站在门口,仰头端详着大门正上方蓝底金字的匾额,不停的抬手指挥。

         他一脸挑剔的盯着头顶,好看的眉心皱着,左右眼跳帧似的来回眯起,生怕匾额有一点点的歪斜。

         “差不多就行了吧?”都半个钟头了,还有两个木头门联没挂呢!赵延盘腿坐在大门的滴水檐瓦正上方,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根银杆长/枪,满脸无奈的按照秦勉的指挥不停微调着牌匾的位置。

         蓝底金字的匾额上面,端端正正的写着【万里阁】三个大字。

         “这可是店招,是咱们万里阁的脸面,必须做到完美!”知不知道什么叫精益求精?秦勉瞪眼看着屋顶,一脸恨其不争的模样。老子为了一个完美的镜头可以拍上两天,你现在才哪儿到哪儿?

         赵延:………………

         咱们万里阁?你什么时候入股万里阁的,小道士知道么?

         一身灰蓝色道袍的沈良在万里阁门口周围兜转,小脸上满是认真,拇指不停在十二根指节上点来点去,念念有词,审慎的看着周围的建筑和铺面,他负责帮忙查看万里阁的风水,聚出最大的财气。

         过了一会儿,他的目光落在万里阁左手边那家店门口的大型根雕上,有些担心的道,“朱雀位主财,这东西正压在朱雀脚上,不想办法解决的话,肯定会档万里阁的财路。”

         他脚边溜达的黑猫一跃而上,轻巧站在他的肩膀上,抖了抖胡须,“不然让它们挪挪?”

         沈良犹豫的道,“俺担心他们不同意。”

         “不同意我就下个流离咒,让它一个月内破产,流离失所!”黑猫不屑的甩甩尾巴,他现在功力已经恢复九成,只等找到合适的躯壳就能转换回人形,下个咒简直小菜一碟。

         沈良屈指敲敲它的脑门,正色道,“八步,别忘了,你现在已经归入正道了,不能乱用邪咒。”

         “就是,我们应该讲道理,跟它好好谈谈,”小阎王奶声奶气的声音插了进来,沈良转头一看,穿得像个红包似的小包子正迈着方步从巷头走过来,他身后不远,是形影不离的黑白无常。

         “看看,连小阎王都知道。”沈良用语调表达了对八步这个“七百岁”大人的失望。

         得到认同的小包子努力拽正腰间的玉带,骄傲的扬起头,“就是,等它不同意的话再去下咒嘛!”

         沈良:………………

         铺面仿旧的门槛足有一尺高,一只白色的小猫却灵活的在铺面内外窜来窜去,欢快的给外面的人送饮料,忙得不亦乐乎。

         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它的运动轨迹极其有规律,送到别人手上的不是可乐就是花茶,至于雪碧,都被它偷偷藏在门口的花篮底下了。

         铺面里面,许慕正拿着抹布一遍遍的擦拭柜台,顺便检查屋里的东西是否摆放到位。郑则想要帮忙,离魈拽住他,将炎尾踹去帮忙。

         郑则便只得帮许慕去摆放空白单据和账本。

         万里阁主要做的仍旧是快递生意,只不过这个快递的范围大了些,业务范围均涵盖人、妖、冥、魔四界,唯有仙界暂时尚未打通渠道。

         妖界那条线,基本归夫诸负责,冥界那条线,由万鬼钱里的鬼卒包办,魔界那边,是郑则专门帮许慕安排的人手。

         空气纸张般的被人割开,冯沅由裂缝中跨进铺面,将一扇檀木架的单扇屏风放在铺面一角。

         “已经够干净的了,坐下歇会儿。”见许慕还在忙,冯沅随手拿起罐冰镇可乐贴在自家宠物汗湿的额头上。

         许慕舒服的眯了眯眼睛,接过那罐可乐又往自己脸颊上贴了贴。他好奇的看着那扇画着花开富贵图案的屏风,“这屏风有点眼熟,该不会是山河社稷屏吧?”

         冯沅点点头,“就是它,现在它要戴罪立功,帮治安管理局服务,那边暂时没地方,就先摆你这,店里的包裹放不下的话,可以先塞它这边。”

         山河社稷屏:………………

         口胡,我难道不是来当个高贵冷艳的古董摆件的么?

         它当仓库保管员倒是再好不过,快递小哥满意的拍拍屏风雕着缠枝花卉的架子,“好好做这份兼职,我可以按件付你灵气当酬劳!”

         灵气!山河社稷屏开心的颤了颤,【让包裹来的更猛烈些!】

         黑白无常带着小阎王跨进店里,白无常挑起眼梢四下打量了一圈,嘴角噙着痞笑,“小道士,不错嘛,像模像样的。”

         “那当然,”许慕麻利的从柜台底下摸出七八张打折卡,递给白无常,“这是八折卡,你可以送给朋友用。”

         “八折,那我呢?”白无常不满的问。

         “你跟小阎王刷脸就行了,六折,不用浪费成本再做卡。”许慕把手里的可乐打开,递给小阎王。

         白无常:………………

         铺子后院,许连魁占着待客用的长几和红木沙发,正分别用铜钱、龟甲、戟草、等不同的方法一遍又一遍的推演开业的吉时。

         “还没算好?”睚眦困惑的望着又从背包里拿出小香炉的许连魁。

         “这可是小慕的大事,我们得谨慎点。”许连魁郑重的抽出三根土黄色长香,那三根香不但长得出奇,而且香体是扁圆柱状的,中间带着灰黑色的花纹。

         从昨晚到现在,已经换了七八种方法了,还要怎么谨慎?睚眦看着香上的花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你要是困就去旁边睡会儿,别打扰我。”许连魁不耐烦的推了睚眦,同样是一夜未睡,他却双眼亮得像灯泡似的,看不出半分倦容。

         “不,我还是陪着你吧!”睚眦执拗的挤在许连魁旁边,半步都别想让他离开。

         长香燃起,青白色的烟雾袅袅而上,半垂着眼帘的睚眦终于没撑住,缓缓闭上了眼睛,一头往沙发的硬木扶手上栽去。

         许连魁眼疾手快的拽住他,看看还在长燃的香火,只得让睚眦暂时枕在自己的大腿上。

         困得睁不开眼睛的睚眦用英俊的脸颊蹭蹭许连魁的大腿,心满意足的发出了两个音节。精通妖言鬼语各类声音的许家老祖宗侧耳细听,却愣是没听懂。

         等许连魁回神,发现自己已经错过半个指节的香火,他只得再抽出三根长香,准备重新来过。

         “笨蛋,就会添乱!”许连魁垂眸看着睡得正香的某人,语气万分嫌弃,嘴角却轻轻翘起道愉悦的弧度。

         “ok!我来拍个照,帮小慕宣传下!”终于满意的秦勉举起手机对着匾额拍了一张,刚想发,又确认似的望向赵延,“我说,小慕这个万里阁,是华国范围内,不远万里都能送到的意思么?”

         赵延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不光是华国,上天入地九万里,都能送到。”

         “哈啊?”秦勉诧异的扬了扬眉毛,而后大笑,“没想到你还是个做广告的料,好吧,就用这句!”

         半分钟后,当红小生秦勉的微博上多了一条硬广告,【朋友的快递店,上天入地九万里,使命必达,请大家多多支持哦。】

         配图是那块乔了一个小时位置的匾额照片。

         沈良那边刚说服隔壁把根雕移动到别处,一个穿着黄色道袍的少年便站定在万里阁门口。

         “请问,哪位是这间店的店主?”少年彬彬有礼的朝门口正在刷微博的秦勉施了个礼。

         跟着沈良脚边的黑猫惊愕的瞪圆了眼睛,不会这么灵吧,才搬开那块挡着财路的东西就有生意上门了?

         许慕闻声赶紧迎出门,冲着少年灿然微笑,“我就是。”

         少年看起来跟许慕年纪相仿,梳着道士髻,一脸正气凛然的模样,“你可知道,这间店妖气冲天?”

         许慕:…………………………

         众妖魔鬼怪:…………………………

         少年,你这是想上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