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三章 昆仑天柱
        沿途它们又将不少珍奇的仙草异木收入囊中,还取了两口甘井里的水,却也不得不应付一拨拨妖怪接连不断的攻击。妖怪们似乎非常习惯于趁着夜色偷袭,并且乐此不疲。

         这让许慕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喘息的余地。

         昆仑山就像一座巨大的野生妖怪乐园,在这里,没有半点规矩可言,胜者为王,就是唯一的生存法则。

         路程刚刚过半,观光团里便有七个人受伤,伤势最严重的是武器店老板,因为在一次偷袭中挺身给书画店老板做肉盾,他胸口到左臂都多出五道深可及骨的抓痕。幸好它的身体素质十分强悍,涂抹过勾尔医生的药粉又被许慕喷了透明的止血剂之后,便基本行动无碍。

         为了尽可能的避免再有人受伤,众人聚集起来,分成内外两圈队伍,一起朝天柱方向推进。

         整个队伍里,以许慕、吴冰、郑则三人的修为最低,他们自然被摆在内圈当中,除他们之外,夫诸、赵延、许连魁、黑猫也两两分列在内圈的前后位置。

         外圈的冯沅负责开路,离魈负责断后,左右两侧站着书画店老板、武器店老板、宋知命、沈良以及睚眦。

         至于朱辰,则依旧偷懒的窝在许慕怀里。

         许慕召出许清带领鬼卒斥候出去探路,又把背包里的飞叶符拿出来,给内圈的成员每人分了一沓,让他们贴在身上屏蔽自身的气息,以降低对那些妖怪的吸引力。本质上来说,越弱的气息,越容易引来攻击。

         那些飞叶符遮蔽气息很管用,消耗的速度却也十分迅速。毕竟只是三级的符咒,每张只能坚持十分钟而已。

         不过,快递小哥的行为倒是启发了冯沅,他用水幕为内圈的众人做了层屏障之后,来攻击的妖怪明显少多了。

         有鬼卒探路,再加上水幕屏蔽气息,他们的路途终于顺畅起来。

         当然,这种夜半三更的时刻,许多大妖都在睡觉,也是观光团没有人葬身妖腹的一大原因。

         众人摸黑跋涉许久,眼看天柱在望,却被一条纵逾数百里,横跨数千里的环状巨壑挡住去路。

         巨壑内火光冲天,热浪直扑到数百米之上,不时有火星噼啪跃出。

         许慕站在距离沟边十几米的地方,便已经觉得热气灼人,眉毛都要被烤焦了。

         再朝底下看,沟壑四壁直如刀削,底下的炎浆蒸腾翻滚,看起来就像地府的炎池地狱,险恶异常。

         巨壑方圆数百米都没有积雪,反而堆满红色的碎石,显然是沟底喷溅出来的。

         然而,天柱所在的山峰,整个被它环绕起来,想要登天柱,势必要过这道险恶之地。

         许清带着鬼卒们还没到沟边,便惨叫一声退了回来,黑雾般的身体上布满了焦黄的烫痕,凄惨无比,它颤抖着朝许慕禀道,【主人,里面的火焰,正是我等阴邪之体的克星。】

         “是我大意,不该让你们过去。别说了,快先回去养伤。”快递小哥忙不迭的把它们收回了鬼钱,又皱着眉心对其余人解释,“鬼卒说,里面的火似乎天生就克阴邪之物。”

         吴冰站出来道,“不如让我先去试试?”它是火狐,大部分火焰都无法伤它。

         冯沅跟宋知命对视一眼,叮嘱道,“忍不住就退回来,不要勉强。”

         吴冰点点头,就地化作原形,正要上前,却被许慕拽住,不放心的往它尾巴上拍了两道金汤符,又塞给它两张做备用。

         小狐狸:………………

         你到底是担心我还是担心那两条尾巴?

         红色的两尾狐狸窜到巨壑边,一跃而下,冯沅跟宋知命站在最前边,随时准备出手接应。众人屏息静待,大约五六分钟后,吴冰飞快的窜了出来。

         看到它身上没有什么大的烫伤痕迹,快递小哥微微松了口气。

         “应该是天火池,而且,里面似乎还藏着火兽,我感觉得到它的气息。”吴冰对着他们展示自己毛色有些发焦的爪子,懊恼的道。逃跑什么的,真的很丢脸。但那股气息明显在它之上,不跑便是死路一条。

         许慕赶紧从旁边挖了几把积雪给它敷爪子降温。听到是天火,朱辰好奇的要从快递小哥怀里蹦跶出去见识一下,被他硬按了回去,“你想做水煮蛋吗?”

         朱辰:………………

         嘤嘤嘤,它最恨水煮蛋了!

         居然是天火!听到这个消息,众人不禁都有些沉默。

         他们这里面,等级最高的就是冯沅和离魈。但冯沅的灵气属水,天火本就是他的克星。离魈虽属火,却是魔火,也归在阴邪一类。

         剩下的人里面,除去吴冰和未破壳的朱辰,其余恐怕都很怕天火。

         冯沅暗自叹了口气,可惜整座昆仑山之内都有法阵,无法使用破空术,不然直接登天柱都可以。

         “七叶苦莲开花的时间很短,只有朝阳升起的那半个时辰,我们必须得在那之前登上天柱。”黑猫苦着脸提醒他们,其实它才是这里最怕火的。

         众人:………………

         “我有个办法,或许可以试试。”许连魁从背包里摸出一把空白的符纸,“据说天火相当于玄级左右,我们若是能画成几张玄级的避火符,再快速穿越过去,不要惊扰那些火兽,或许就可以了。”

         许连魁朝沈良和许慕招了招手,“我气海受损,恐怕很难再画出玄级的道符,你们不妨也一起试试。”

         他们这里有十五个人,至少需要十三张玄级避火符。

         “实在不行,黄级的也可以。”冯沅朝着许连魁点点头,玄级能保万无一失,黄级的话,顶多是难受点,应该也撑得过去。让他们立刻画出玄级的道符来,未免太难了。

         避火符许慕和沈良都没画过,只能现场学。许连魁指沾朱砂,笔走龙蛇,转眼便画成一张十级的避火符。他本身残余的灵气已经只有三四级的水准,能画出十级的道符,已属万分难得。

         为了方便许慕和沈良学习,他转眼又画出一张,这次居然是黄级!

         果真是天才道士!许慕羡慕的望着自家老祖宗,拿过那张十级的道符开始揣摩。

         他尝试着画了一张,却只有三级的水准。那边沈良也已经完笔,黄级。

         快递小哥面红耳赤的把自己那张三级的道符塞在下面,又开始画第二张,这次好了一点,四级。

         三级,四级,三级,四级。

         沈良那边已经稳定的完成三张黄级和一张玄级,许连魁也又画出了一张黄级符,偏偏他这边,简直像是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许慕羞愧的瞪着那堆符纸,觉得自己没用极了。

         【你用朱砂没用,还是试试别的吧。】趴在他脚边围观的夫诸甩着尾巴道。

         “别的?”许慕瞪眼看着他。

         【上次在山洞里打阴兵的时候,你是用血画出黄级道符的。】

         血?

         快递小哥愣了楞,猛的想起当初的情景。他赶紧从背包侧兜翻出柳叶匕,在自己的食指上割了一道口子。

         化血为墨,蕴气入纸。

         许慕的指尖行云流水般的在符纸上飞划,爆起片片金光。天地间突然风云变色,灵气兜转,排山倒海般的流向许慕周围。

         夫诸激动的蹦起来,果然有用!

         除了还在全神贯注的画符的沈良,其余人全都朝这边望过来,他们怕惊扰许慕,不敢出声,却都在默默猜想,如此明显的灵气,这张符,肯定不同凡响!

         许慕抬手离开符纸的刹那,一道金光冲天而起,隐隐化作九尾凤凰的模样,消失在天际。

         地级!

         居然是张地级的避火符!

         靠,太牛了!观光团的小伙伴们齐齐叹道。

         许连魁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我许家的子孙!

         冯沅淡淡的勾起唇角,小家伙画符的天赋真是令人惊喜。

         大约是太过耗费灵气,许慕最终只画出一张地级的避火符,他和沈良、许连魁一起,凑出了五张玄级,七张黄级。

         考虑到时间问题,众人决定立即冲过巨壑。

         除了朱辰和吴冰,每人身上都贴了张避火符。冯沅和离魈他们,都主动选择了较低的黄级符,那张地级符,则贴在了整只队伍最怕火的黑猫身上。

         冯沅踏在吴冰身上,化气为石,为众人开路,离魈跟郑则断后,许慕仍旧和许连魁一起坐在睚眦身上。

         睚眦在冯沅留下的灵气石上腾挪跳跃,跑到巨壑正中间时,三只通身火红,状如麒麟的火兽自炎浆里踏火而出。

         其中一个,目标便是睚眦和许慕他们。

         睚眦不欲与它纠缠,一尾巴甩开火兽,便朝对岸狂奔。那只火兽不依不饶,看准他落脚的灵气石,张口吐出火苗,将灵气石炸得粉碎。睚眦一个趔趄,侧身摔出。它连忙用尾巴卷住另一块灵气石,将身体甩向前方。

         许连魁正想摸符,措手不及,差点从睚眦背上摔下去。

         许慕赶紧伸手抓住他,许连魁是抓住了,窝在他怀里的朱辰却不安分的跳了出去!他再伸手去捞朱辰,却抓了个空。

         “朱辰!”看到跌下去的巨蛋,许连魁也吃了一惊,探手甩出一枚道符,直接被热浪灼成了飞灰。

         通身火焰纹的巨蛋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度,直直坠入巨壑底下的炎浆。

         冯沅和离魈分在巨壑两侧,等他们解决另外两只火兽再想施援手,却已经来不及了。

         攻击睚眦的那只火兽被愤怒的众人戳成了蜂窝煤。

         许慕捏着朱辰留下的小布包,久久站在巨壑边望着底下,盼望能有奇迹出现,然而,炎浆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然,我再努力画两道地级符,下去找找它?”快递小哥眼巴巴的看着冯沅。

         “时间来不及了,你们赶紧去天柱,我跟睚眦留在这里想办法。”许连魁一把将许慕推到冯沅身边,“放心,它毕竟属火,既然是它自己跳下去的,肯定不会有事。”

         “朱辰真的会没事么?”被冯沅拎着上路的快递小哥依旧在担心。他真想不通朱辰为什么跳下去,掉在炎浆里岂不是会直接变成水煮蛋么?

         “你家老祖宗说没事,那就肯定没事。”冯沅揉了揉自家宠物的脑袋,那小混蛋都知道事先把装东西的布包留下,生怕炎浆把东西烧坏,肯定是谋划好的。

         手机上的时间跳动到凌晨四点,他们才终于到达山顶。

         满脚泥泞气喘吁吁的快递小哥站在山顶的那一刻,就像踩上了自己甩出去的定身符,立刻呆住,他身边的冯沅等人,也齐齐屏住了呼吸。

         ===========以下为防盗,请直接跳过==========================================

         许慕挂下电话,胖老板正将脉枕翻过来查看露出来的底胎,还用指甲压了两下,一双小眼睛半眯着,神情专注。

         现代人喜欢将陶瓷连在一起说,大部分人也觉得它们是一类东西,但在古玩行当里,陶和瓷却是泾渭分明的两个品类,类似情形的,还有碑和帖。

         简单来说,陶和瓷最大的区别在于烧造时的温度,以1200c为分水岭,这个温度以下烧出的器物都属于陶器的范畴,1200c以上,烧出的东西才叫瓷器。其次,以原料来说,陶器使用一般的黏土即可,瓷器则需要高岭土。同样的,由于烧造温度和原料的差异的不同,陶器的坚硬程度和透明度都不如瓷器,釉料方面也有着明显的区别。

         唐三彩便属于低温铅釉陶器。

         胖老板又盯着露胎处生出的几处针尖大小的暗红色土锈看了会儿,才挂着恭敬的笑容把东西递还给许慕,“大人,是真东西没错,虽然有两处米粒大小的磕痕露了胎,但整体品相还算不错,按照现在的行情,价格估计十五到十八万左右。”

         十五到十八万,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许慕的预期,他连忙跟胖老板道谢,从背包里拿出条毛巾想把瓷枕包回去。没办法,家里没什么适合装瓷器的盒子,刚才又急着出来,他怕磕碰到,便跑去阳台拽了条刚洗好的毛巾包裹。

         胖老板眉头颤了颤,殷勤的在柜台下面取出个浪涌晴江纹的锦缎盒递给他,“还是装在这个里面比较稳妥。”

         几日不见,快递小哥总觉得胖老板对自己的态度又微妙的抬高了不少,简直一副遇到贵客的样子。可数来数去,自己也只在这里卖过一个破掉的民窑枕和一套白瓷小人。

         “多少钱?”许慕肉疼的看着那个盒子,提纹紧实工整,面上还闪着水波样的光泽,这个盒子一看就不是便宜货。但为了保护脉枕起见,肯定还是买个盒子的好。

         “不不不,不过就是个盒子,我这里多的是,怎好收您的钱。”胖老板赶紧摇头,千层饼似的下巴抖了抖,又搓着双手道,“您以后想卖这件东西的话,务必请先拿到小店来。我有个熟客,惦记唐三彩的实用器好久了,一直没收到可心的货。”

         “好。”许慕痛快的答应了,总不能让人家白帮忙。

         胖老板堆着笑一直将他送到门口,“您慢走,帮我给大人带个好。”

         大人?

         许慕出门后心里一直疑惑,给哪个大人带好?不会是冯沅吧,可是他怎么知道自己跟冯沅在一起的。

         他正想着,对面走来个西装笔挺的家伙,正满脸不耐烦的单手撕扯着脖子上的蓝条纹领带,一头桀骜不驯的银发在夜色里分外扎眼。

         看到许慕,他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又来送货?”

         “已经准备回去了。”许慕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想到面前这家伙是冯沅的同事,他心里就有点微妙的紧张。

         “我说,如果我有些东西想要送到别处去,你可以帮忙么?”鸣川抬抬右手的白色手提袋,里面的东西把方形的纸袋撑得有点变形,只能看到点绿色,但看不清是什么。

         “你想寄件?”许慕眉心微皱,睫毛扑动了两下,”寄到哪里?华国国内的地方,只要不是特别偏僻的,我们应该都能送到,不过具体的费用什么的我还是得问问,收货的事情之前不归我管。”

         “人界之外呢?”鸣川眼梢微扬,带着丝焦急之色试探的问。

         许慕:………………

         喂喂喂,别太过分啊,哪家快递公司能把包裹送到人界之外!

         快递小哥扁扁嘴唇,特别真诚的开口,“我们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快递公司……”

         “你不是道士么?真没有办法?我可以出很多钱,只要去一趟妖界的汗河就行。”鸣川不死心的追问,他也是没办法,周野请假,外面的事情他忙得团团转,根本分不开身。

         很多钱!!!

         许慕的脑海里自动将这三个字加成高亮状态。

         “十块妖币怎么样?”见快递小哥犹豫,鸣川再接再励的道。

         妖币跟华国币的兑换比例差不多是1:100,十块妖币,那就是一千块华国币!自己送一个人界包裹才一块钱!

         这笔生意简直是感天动地的划算!

         快递小哥的眼睛“噌”的亮了起来,转过头伸手捏捏背包上的麒麟珠,昨晚忘了让冯沅帮忙解开魂契,夫诸暂时还跟在他身边,“你知道那个汗河在哪儿么?”

         【一百罐雪碧。】知道要被派去跑腿的夫诸狮子大开口,不给雪碧就不干活!本座就是这么的有骨气!

         “没问题!”门口的超市一听雪碧一块九毛五,一百瓶就是一百九十五块,有冯沅在兑换妖币不用掏手续费,净赚八百零五块!快递小哥心里的算盘打得噼啪响,答应的十分痛快。

         【今晚本座就要。】

         “知道知道。”许慕应付完夫诸,便转头对鸣川道,“这个货我可以安排人送。但是要先付款。”

         “成交。”鸣川中指和拇指指甲相掐,做了个空弹的动作,许慕右手大拇指的指甲上便亮了亮,出现510的字样。

         这么方便!快递小哥讶异的盯着指甲,直到那串数字消失。五百是上次的奖金,多出来的十块显然就是鸣川刚刚付的快递费。

         鸣川从兜里摸出一张淡绿色的卡片递给许慕,又举起手提袋认真的叮嘱,“地址和收货人就是卡片上写的那个,明天下午五点前,把这个东西送到他手里就可以。”

         “是什么东西?”许慕接过沉得压手的袋子,好奇的朝里面瞄了一眼。

         手提袋里居然是颗圆滚滚碧茵茵的大白菜!

         许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