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想要什么口味的零食
        许慕送完快递赶回清平巷六十四号,冯沅正站在周野的桌边接电话,用眼神示意他带着夫诸和赵延去后面的会议室稍待片刻。

         侧厢改成的会议室里有九把椅子,已经全部坐满。

         原本定下的队伍有十一位成员,除去他们三个和还在外面打电话的冯沅,屋里加上不占座位的黑猫也应该只有七位。此时此刻,里面却半个空位都没有,很明显,人多了。

         许连魁和睚眦靠着椅背正在闭目小憩,宋知命、书画店老板听见脚步声都冲着他和煦一笑,微微点了点头。沈良把小身板往左边挪了挪,拍拍旁边空出来的位置,邀请许慕跟自己一起坐。黑猫趴在他放在桌面的黄布小包袱上,依旧盘成个句号的模样。

         一颗柚子大小浑身布满火焰纹的蛋正活泼的在桌面上滚来滚去,许慕一进门,便炮弹般的一跃而起,“砸”进他怀里。

         许慕抱着它一脸错愕,朱辰怎么也在?

         【勾尔让我帮他去昆仑采仙草。】巨蛋得意的扭了扭身子,让他看到自己身上斜跨着的小布包。

         许慕:………………

         吴冰直接站起来,嫌弃的道,“这椅子太硬了,还是你坐吧。”

         作为半个“主人”,快递小哥哪好意思让吴冰让座,赶紧表示,自己站站就好。两人在那把椅子背后僵持着,最后谁也没坐。

         至于另外那几位不速之客,第一个便是坐在书画店老板左边的兵器店老板,也就是当初没钱付快递费用柳叶匕抵债的那个家伙。

         感受到许慕的目光,那家伙一副“我是保镖,书画店老板去哪儿我去哪儿”的理所当然的模样。同时,示威性的撸起衣袖,露出满胳膊的腱子肉,深冬的天气,他愣是只穿了件白色的麻布单衣。

         身体这么强壮的肉盾带着肯定也不吃亏。

         许慕抿抿嘴唇,又看向旁边的两位。

         那是已经恢复常人身形的郑则和离魈。郑则略带歉意的朝他笑了笑,“在下听说昆仑生有文玉树和玕琪树,所以想去寻几块美玉。”

         离魈老神在在的端着茶杯,抬高下巴摆出副“老子才不想去,但是老子只能勉为其难的陪着”的纡尊降贵脸。

         就这样,昆仑“观光团”不知不觉的扩展为十五位的编制。

         大概两分钟后,挂断电话的冯沅便赶到后院。施展破空术之前,他又郑重其事的对面前那些义工说了一句,“据说,昆仑地境十分险恶,此去很可能会有人葬身妖腹,我劝各位还是要考虑清楚。”

         众人纷纷点头,他们自然早就考虑过。朱辰则跃跃欲试的在许慕怀里蹦跶了两下,既能跟小道士出去玩(大雾),又能帮勾尔的忙,它就算变成水煮蛋也不回去!

         离魈不耐烦的捏了捏手指,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别啰嗦了,谁到时候抱怨,谁就是匹鼠孙子。”

         众人:………………

         坐在自家店里悠闲喝着下午茶的匹鼠两兄弟齐齐打了个喷嚏,惊慌失措的互望,大事不好,是不是又有大妖惦记它们的包子了?

         踏过裂缝,展现在他们眼前的居然是片冰雪世界。

         周围的树木都缀满白色的冰凌,晶莹剔透,仿若玉树银花。触目所及,皆是银装素裹,冰树琼花,天地间纤尘不染的模样,如同仙境似的。

         冰雪之中,一座高大的雕花石门拔地而起,巍峨耸立在天地之间。

         石门旁边有口直径超过十米的巨井,井口白玉为栏,里面冒出幽幽红光。

         两个虎身九头人面的家伙正不紧不慢的在巨井和石门间交叉方向的踱步。那威风凛凛的模样,哪里像是看门的,分明就是在巡视地盘的万妖之王!

         众人看到那两只开明兽便不由自主的顿住脚步,这道石门,就是昆仑山的山门?

         朱辰冷得往许慕怀里钻了钻,这地方怎么这么冷?

         快递小哥用外套把它整个罩进去,又麻利的给自己和朱辰贴了两个暖宝宝。昆仑山四面,自成四季,这里既然冰天雪地的,一副寒冬模样,估计他们面前的,应该就是昆仑山的北门。

         ============以下为防盗,请跳跃至老地方===========

         【抓住你了!】小鸟兴奋的用爪勾捏住快递小哥头顶的两绺呆毛,叽叽喳喳的道。换在两个礼拜前,小鸟这一下,不说抓穿快递小哥的头骨,至少也是皮开肉绽。现在,却只能给它捋捋呆毛了。

         许慕:………………

         口气可真大!

         快递小哥撇撇嘴角,静悄悄的从口袋里摸出两张道符,左手捏符朝脑袋顶上的黄色小鸟拍去。

         【雕虫小技!】黄羽小鸟嗤笑一声,机警的提爪避开,刚振翅而起,许慕右手的那张定身符便正正当当的甩在它的翅膀上。小爷用得最溜的就是定身符,好歹画过几万张了。

         小鸟:………………

         太tm奸诈了!

         砰!

         贴着道符的小鸟砸在许慕和冯沅面前的桌子上,木雕似的,半点都动弹不得。

         冯沅三指捏决,一团淡蓝色的水球飞向桌面,水球撞到桌面前,便行云流水般的化作拱顶百灵笼的样子,转眼将那只黄羽小鸟困在其中。

         这座水做的鸟笼剔透如水晶,衬着小鸟的黄色翅羽,光影流动漂亮非凡。除了没有笼门,几乎堪称完美。

         来食坊的大多不是为了吃东西便是为了聊天。他们这边的动静不大,在座的并没有几个真正的人类,也就没有谁注意他们这边发生的小插曲。

         “正好加个菜!”许慕对着笼底的小鸟弯弯嘴唇,打量几眼之后,又略带嫌弃的道,“长得这么瘦,扒了毛估计没两口肉,还是烤着吃吧。”

         待会先烤了你!黄羽小鸟愤怒的瞪起绿豆大的黑眼珠,死死盯着他。

         “它虽然没什么肉,但身上灵气挺足的。不过烤着吃容易致癌,还是红烧吧。”冯沅一本正经的接话。这只鸟看起来颇有些鹓鶵的样子,恐怕就是传说中跟在化澜身边的那只。难道化澜在虚止?

         【放我出去!】恢复行动能力的小鸟炸了毛,扑腾着翅膀在鸟笼里横冲直撞。可惜,那些水栅栏虽然看起来稀疏,但它扑向哪里,哪里便立刻变成水墙,半点缝隙都不留。

         许慕挖了勺手工酸奶送进自己嘴里,看看把自己折腾得像落汤鸡似的黄色小鸟,“别闹了,你还是好好考虑下想怎么下锅吧。”

         小鸟:………………

         冯沅忍着笑意把割下来的烤羊肉送到许慕的盘子里。

         明白自己无法突破这层水笼之后,小鸟便不折腾了,它梳理着自己的羽毛,悻悻的道,【化澜约你们今晚十二点去兰坊见面。】

         “不去。”冯沅干脆利落的拒绝,顺手把筷子伸向桌上那盘烤鱼。

         小鸟呆了呆,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为什么不去?】

         “为什么要去?”冯沅慢条斯理的将鱼刺吐到骨碟里,“化澜恐怕早就在那边设好陷阱了吧?”

         “去不去都一样。”食坊外有人朗声说道。

         原本人声鼎沸的食坊“唰”的静下来,食客们神色疑惑的左右看看,一窝蜂般的退到食坊外面。

         霎时间,整座食坊便只剩下许慕和冯沅他们这一桌和满屋的杯盘狼藉。

         “你们难道不知道,整座虚止城都在我化家的掌控之下么?”一个身量颇高的男人踱步走进食坊,他长得高鼻深目,肤色雪白,与化渊有五六分相似,尤其是他的眼珠,银灰色的光泽比化渊浓重得多。他身后,陆续有十几个人跟着鱼贯而入,分列在两旁。

         许慕注意到,听到化家这两个字,围在食坊外面准备看热闹的人立刻又往外退了几步。化家在虚止城里,显然积威颇深。

         冯沅抬眼望向来人,“阁下便是化澜?”

         那人点点头,鹰隼般的目光落在许慕身上,“贵客远道而来,我自然要代表化家好好欢迎一下。”

         站在他身后的一个男人走过来,彬彬有礼的朝冯沅鞠了个躬,伸手拿走那个水做的鸟笼。

         冯沅没有阻止他,淡定的看着化澜,“怎么,你知道我们会来?”

         “化渊那个废物,也就只能给你们带带路了。”化澜唇边溢出一丝冷笑,接过鸟笼,安抚性的将手指伸进鸟笼,摸摸黄羽小鸟的脑袋,“不过,你们还是比我预估的时间慢了些。”

         许慕郁闷的撇撇嘴,这是他们一进城就被发现了?

         “你有把握抓我们两个回去?”冯沅挑挑眉峰。

         “不,”化澜摇摇手指,“我是来请你们去内城做客的。反正你们也想去看看,不是么?”

         没等冯沅说话,化澜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补了一句,“当然,我那边另外还有一位客人,许先生应该会非常想见见。”

         他身后的另一个男人会意,掏出自己的手机快步走过来,将它放在快递小哥面前的桌子上。

         手机屏幕上居然是张何强的照片!

         他双手后缚被绑在一把椅子上,额头上隐隐还能看见道红痕。大厅的地板上,赫然是朵九个花瓣的花朵!

         许慕脸色一变,握紧双拳腾的站起身来,“你抓了我舅舅?”

         “放心,那位客人现在很好。”化澜又让男人拿手机给许慕实时连线,看了几秒视频。看到被关在房间里的何强正生龙活虎的拿脚踹东西发泄,许慕才略微安心了些。还能发脾气,说明没什么大事。可是,他到底被关在哪里?内城?还是地下城?

         化澜随后对着冯沅举起手中的水笼,“两位如果决定跟我走的话,就麻烦先把它放出来。”

         现在抓住化澜的话,能否用他换回何强?冯沅眼中闪过一抹戾色,两指捏决,水笼砰的散开,顺着化澜的手掌滴滴答答的淌了一地。

         化澜看不出丝毫怒气,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我只是化家这代的十六个子孙之一,在家主心中,绝对没有你们重要。两位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冯沅明白了他的暗示,无奈的点点头,看来要换个方式去内城看看了。

         黄色小鸟展翅而起,在空中绕了半圈,落在化澜的肩膀上瞪着冯沅和许慕。大约它也知道自己不是冯沅的对手,吃过亏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虚止的内城全部是密密麻麻的炼丹房,由于丹炉不熄,所以大部分炼丹房都是灯火通明的状态。

         进内城之后,化澜便挥退了身后那些人,自己带着冯沅和许慕,左拐右绕的走在炼丹房中间的石子路上。

         许慕心思微动,这些丹房,难道是按照奇宫八卦之类的阵法排列的?

         冯沅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对着他轻轻颔首,此地恐怕有诸多机关,行差踏错便会掉进陷阱。不过,这种陷阱,只能防范生者,对鬼或者三息这种飘荡的魂体,恐怕是无效的。

         许慕故意落在最后,召出许唐许宋它们五个,让他们在内城悄悄查找何强的踪迹,又安排许清去找许连魁他们,告知他们现在的状况。几条黑影四散开来,静悄悄的融进夜色。

         化澜带着他们绕到西南角的一座炼丹房,推开房门,对他们做了个请的姿势。

         走进炼丹房的内室,八角状的屋内摆着座一人多高的铜炉,蒸腾的火光将四壁映得通红。巨大的地砖上排列着九瓣花的图案。

         许慕瞪眼看着化澜,你想干嘛?

         “两位可知道八门遁甲?”化澜态度悠然的绕着丹炉走了一圈,他肩膀上那只黄羽小鸟落在屋角的黄花梨衣架上,无聊的转头梳理着自己的尾羽。

         八门遁甲?八门遁甲又称奇门遁甲,八门与八卦的方位一一对应。许慕脑子里飞快的掠过开、休、生、伤、杜、景、惊这八门的名字。开休生为三吉门,所以,一般奇门遁甲阵法的生路也都开在这三门。

         化澜在艮位上站定,轻轻跺脚,他脚下那块地砖便悄无声息的移开,露出一条斜向下的楼梯。

         “艮八生门,看来这是地下城的入口。”冯沅淡淡的看了化澜一眼,“你确定要带我们进地去?

         化澜事不关己样的耸耸肩膀,“这是家主大人的决定。”

         “艮八生门,看来这是地下城的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