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8章 关山藏宝图三
        宋知命闻言,好看的眉头不禁微微皱起。

         王大少偏着脑袋打量那根枪杆,故意道,“说不定是人家有钱,直接买现成的啊。”

         许慕&吴冰:……………………

         别闹好吗!

         冯沅做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点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王大少瞪起眼睛,“喂喂喂,你居然会直接赞同我的观点,吃错药了吗?”

         许慕看着那根断杆,灵光一闪,“会不会这里其实不是留下藏宝图的那群人造的,而是他们发现的?”

         这样的话,千里迢迢把财宝运到别处藏起来的行为就合理得多了。

         宋知命跟冯沅对视一眼,扬扬那张藏宝图,按照上面标记的路线,他们只要再通过两处,就能到达藏宝的山洞,“不管怎么样,目前为止,这张藏宝图上标记的机关和路线都没有问题,我们不妨走下去看看,只是要更加小心些。”

         冯沅扔下那截断枪,拍拍手上的灰尘,“没错。”

         等那个雇佣兵处理完伤口,众人再次上路。

         几百米后,他们遇到了岔路,八个外表看起来一模一样的石门排列在众人面前。石门上原本应该挂门环的位置各嵌着一个八卦石盘,一个雇佣兵用手拨了拨,石盘便轻巧的转了大半圈。

         宋知命对着聊尘道,“右边第二个石门,乾天坤地。”

         许慕拿手电筒扫了一圈,这八道门明显是按照八门遁甲的格局来的,右二就是那道生门。

         聊尘走过去,对着八卦石盘拨动了两下,石门发出咯啦啦的的声响,慢慢朝右边退去。

         门内的墙壁上挂着一溜莲花状的油灯,石门打开的刹那,那些油灯便一盏接一盏的亮了起来,吓得站在聊尘身侧的几个雇佣兵纷纷端起枪,戒备的瞄向里面。

         石门里面是长条形的通道,通道里空空荡荡的,大约三百来米长,一眼可以望到尽头。地上的地砖分为青白两色,棋盘格似的间隔拼接,在油灯橘黄色的光芒下显得静谧诡谲。

         许慕在一片如临大敌般的上膛声中疑惑的望向冯沅,他没有感觉到里面有什么活物气息。

         冯沅挑挑眉梢,轻飘飘的道,“应该只是个点灯的小机关,靠石门开启触发。”

         众雇佣兵:……………………

         宋知命伸手将约翰举着枪的手臂推开,“告诉所有人,逢单行踩白砖,双行踩青砖。”

         约翰讪讪的放下枪,将宋知命的话传达了一遍。

         聊尘趁着这个空档又朝里面扔了张阴气符,见符纸安静的落在地上,才默默点点头。

         见识了之前的机关的威力,这次众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总算没再发生意外。

         推开对面的石门,一座断崖横在他们眼前。

         眼前陡峭的石壁犹如被人用巨刃当头劈下,硬生生的断裂为两截,隔空相对。崖底黑漆漆的,用手电筒根本扫不到底。

         断崖上横着条七八十米长的吊桥,木板已经腐朽,在崖底吹来的风中晃晃悠悠,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撕扯着众人的神经。

         走在最前面的雇佣兵踹了几块碎石下去,屏息半天,都没听到落地的动静。

         约翰打量着摇摆的吊桥,转头跟宋知命建议,“宋,我让人试试吊桥,实在不行架条滑索可以吧?”

         宋知命瞥了旁边的王大少一眼,“务必保证安全。”

         约翰点点头,对着旁边的雇佣兵挥挥手,两人腰间挂着锁扣,一左一右踏上摇摆的吊桥。

         冷风扑面而来,王乐天被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崖下那道黑漆漆的深涧感觉就像怪物大张着的嘴巴,等着将他们吞而食之。王大少不由得深吸口气,握紧了拳头。

         宋知命轻叹口气,将一包巧克力豆默默塞进他的手里。

         王乐天拎起那包巧克力豆,不可置信的望了宋知命笔挺的西装一眼,“别告诉我你这套手工西装的兜里装的都是甜食。”

         这跟总裁大人的画风严重不符啊。

         “当然不可能。”旁边的小狐狸朝天翻了个白眼,哀怨的拽开自己的背包,“当甜食仓库的那个人是我。”

         吴冰的登山包里,装了满满一下子巧克力、乳酪条之类的东西。因为他家哥哥大人说,甜食能够缓解某人的紧张情绪。

         王乐天:………………

         许慕同情的摸了摸做苦力的小狐狸的脑袋,怪不得你的包看起来沉甸甸的,原来全是这玩意啊!

         宋知命泰然自若的又拎出两条果仁巧克力,一条递给吴冰,一条递到许慕面前,“小慕要不要吃点?”

         快递小哥正要拒绝,冯沅却毫不客气的接过来,三两下扯开包装,“吃点补充下热量。”

         迅速消灭半块巧克力的吴冰瞪眼看着他,蠢货,还不快帮我多消灭点!

         许慕:………………

         王乐天绷紧的肩膀在他们分食巧克力的过程中逐渐放松下来。

         鉴于吊桥的摆动幅度太大,约翰最终还是让人在桥侧架了两条滑索道。那些雇佣兵做起这些来非常专业迅速,不到一个小时,所有人便都已经顺利到达对面。

         “按照藏宝图的标示,这扇门后面就是放财宝的地方。”宋知命扫了眼面前的石门,将藏宝图举到冯沅面前。

         “但愿那些财宝没有被别人拿走。”王大少揉揉胳膊,他跋山涉水的走了这么多路,可不是来参观山洞地质状况的。

         “那就开门看看我们此行的收获吧!”冯沅点点头,同时朝前跨了半步,将自己的身体隐隐挡在快递小哥前面。

         “工作狂,别忘了里面的东西有一半是小慕的!”王大少提醒宋知命。

         宋知命无奈的点点头,他差这点钱么?

         吴冰朝着许慕挑挑眉梢,跟他悄悄咬耳朵,“这是不是就是你们人类常说的胳膊肘往外拐?”

         许慕:………………

         石门轰隆隆打开的那一刻,门外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那是间八角型的石室,随着石门的开启,其中四面墙上的油灯逐一亮起,有了上次的经验,雇佣兵们这次的表现镇定多了。

         石室的墙壁和地面上凸雕着各式各样的莲花,近百个黄铜包角的木箱整齐的码列在当中,左边的那堆朱漆箱子稍微小些,宽度只有四十公分左右,右边的黑漆箱子就明显大了许多,装下一个三十二寸的液晶电视都没问题。每个箱子的如意云头的铜锁片上,都挂着七八公分长的旧式铜锁。

         约翰的喉结颤动了下,望向宋知命,见对方点头,没等聊尘再扔他的符纸,便扬起下巴示意光头和维克上去砸锁。

         光头冲进屋里,扬起枪托狠狠的朝最边上那个箱子砸下去,锁片应声而落,他谨慎的用枪/尖挑开箱盖,露出满满一箱的船型金锭。

         金色光芒划过,众人不禁都瞪大了眼睛。

         这功夫,另外一边的维克也砸开了一个黑色的木箱,箱子里面装的,则是看起来比金锭朴素许多实则身价百倍的古玩字画。许慕蓦的想起书店老板要的那副百极夜宴图,不禁望向宋知命。

         宋知命像是知道许慕在想什么似的,“放心,里面要是有那幅画,肯定给他留着。”

         光头再砸开一箱,仍旧是金锭。

         可以想见,这近百个箱子里的东西搬出来,肯定是金山银海。

         许慕深吸口气,双眼闪闪发光,哈哈,发财了,这下发财了!就算不拿一半,分一箱也行啊!

         冯沅看着小财迷喜上眉梢的模样,促狭的勾起唇角,“可惜呀,居然没有铜钱。”

         快递小哥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

         冯沅揉揉他的脑袋,“逗你玩的,这是你和宋知命的东西,不用上交。”

         许慕:…………………………

         吓死我了!

         约翰让六个人负责警戒,其余的人负责开箱和清点工作。王乐天钻进人群,蹲在一个黑漆箱边在几块玉璧里挑挑捡捡,打算找块顺眼的送给他家父亲大人。小白猫窜过去,又咬又拽的从里面拖出一面黑漆漆的铜镜,献宝似的叼到许慕面前。

         许慕接下那面镜面只有巴掌大小的镜子,镜子里面隐隐透出股灵气。

         快递小哥心念电闪,看向夫诸,“照妖镜?”

         夫诸得意的点点头,踩着路边的寸头的大腿和肩膀,一溜烟儿似的窜回到冯沅的背包上。

         “照妖镜?有妖怪也躲不过老子的子弹。”寸头不屑的瞥了许慕的镜子一眼,镜面里映出只红色的巨型狐狸,甩着两条尾巴恶狠狠的朝他嗞了嗞牙齿。

         !!!

         寸头额上惊出一头冷汗,瞪大眼睛,迅速转身端枪指向铜镜对面就要扣扳机。

         他枪口方向的吴冰正慢悠悠的打开背包拿出条巧克力。

         “周,你疯了。”约翰眼疾手快的推开他的枪口。

         “狐狸!很大的一只狐狸!”寸头疾喘着放下枪,手臂在微微发抖。

         “你晕头了吧,他是宋的弟弟!”约翰严肃的道。

         难道是那小子在耍我?寸头猛的转头,想再想看看许慕手上的镜子确认,许慕却早已经把镜子收起来了。

         “还不快去帮忙!”约翰怕他继续惹事,把他朝石室中间推了一把。寸头不甘心的又看了许慕一眼,只得走到旁边去帮忙砸箱子。

         正在这时,一个雇佣兵砸锁头的时候失了准头,狠狠一枪托砸在地上石莲图案的莲蓬上。石室的小半边地板猛的一翻,王乐天、维克、刚走过去的寸头,旁边的几个雇佣兵连带着几箱珠宝,全都跌了下去。

         半秒之间,地板恢复如初,只是上面空空如也。

         旁边正在砸箱和点数的雇佣兵全都愣住了。

         门口的宋知命脸色一黑,和冯沅同时拨开人群冲过去。

         “人呢?”宋知命看着站在最边上的那个雇佣兵,他的声音并不大,脸色却阴沉得让人窒息。

         “不,不知道。”那人紧张的摇了摇头。

         “好像是地板翻过去了。”另一个雇佣兵不确定的道。

         许慕、吴冰和约翰也挤了进来。

         地板?

         冯沅蹲下身,伸手逐一敲着附近的几块雕花石砖,果然有两块发出沉闷的空响。

         “下面是空的。”冯沅抬头看看宋知命。宋知命深吸口气,按住自己心脏的位置,他和王乐天有命契相连,应该,暂时不会有事。

         “安炸药炸开它!”约翰指着地板对附近的两个雇佣兵挥挥手。

         “不必了,你们都让开点。”冯沅站起身,将背包扔在石室的角落。炸药的量要是掌握不好,很容易炸塌整个石室。

         那些雇佣兵都站在原地没动,约翰确认性的望向宋知命。

         “照他说的做!”宋知命的手背上鼓起青筋。

         约翰这才对着自己的人一挥手,那些人不甘心的退到最外围。

         冯沅走到发出空响的那两块石砖边上,轻描淡写的拍了一掌,石砖上立刻被砸穿一个窟窿。

         旁边那群雇佣兵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我勒个去!他是怎么做到的!!!

         冯沅伸手探进窟窿,石板底下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硬生生的被徒手掀开了!他将那块石板丢在旁边,轰隆,整个石室似乎都被石板落地的重量震得晃动了一下。

         离石板不远的光头悄悄推了推那块石板,愣是没推动,脸色唰的变了。

         约翰震惊的看着那块足有十公分厚的石板,老天,这人到底是谁?

         这时的冯沅已经掀开第二块石板,许慕抻头朝下看了看,底下竟然是斜向下的通道,黑乎乎的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

         宋知命脱了西装外套就要下去,却被冯沅拦住了,“你留在这里,我跟小慕下去,两个小时后如果还没有消息,你立刻再想别的办法。”

         宋知命皱着眉心,犹豫片刻后终于恢复冷静点了点头。他只有十级,如果地级的冯沅都解决不了,的确只能另求他法。

         “宋!”约翰跨前一步正要说什么,却被宋知命抬手制止了,“有他们两个下去就够了。”

         开什么玩笑,他跟那个小朋友下去?就他们两个就去救人?力气再大也抵不过子弹啊!

         周围的雇佣兵面面相觑,都觉得十分荒唐。

         冯沅见宋知命听懂了自己的暗示,便朝许慕招招手,“我们下去看看。”

         许慕赶紧扒开那堆雇佣兵,紧抓着冯沅的手臂一起进入通/道。白色的小猫在最后一刻高高跃起,跳到许慕的背包上。

         那段通道就像水上乐园的封闭滑梯似的,带着他们飞快的一路向下。几分钟后,带着腥味的气流从许慕脸畔划过,他皱皱鼻子,心头涌起股不太好的预感,“哥,是不是有血腥味?”

         冯沅眉间微折,“是人血。”

         底下已经能听见隐隐的枪声,许慕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噗通!

         两人掉进了一个深潭样的地方。

         冯沅单手捏决,两人脚下的水波便层层拱起,将他们托出了水面。

         四周的寒气让许慕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是一处极其宽广的地下宫殿,足有上面那个石室的数十倍大小,四壁绘着金色底的壁画,宽大的朱漆红柱上用金粉描绘着勾连的云气纹,原本悬灯的位置挂着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将整片宫殿照亮。

         空气中的血腥味十分浓重,左前方传来连绵不绝的枪声。

         许慕跟冯沅对视一眼,两人跃出水池,朝传来枪声的地方跑去。

         地上鲜血淋漓,不断有大片的血迹和人体的残肢,看衣着就知道是那些雇佣兵。许慕的心不禁紧揪起来,有枪弹在手的雇佣兵都死得这么惨,王乐天这种普通人岂不更是凶多吉少?

         不远处,两个浑身是血的雇佣兵正端枪对着个怪物疯狂扫射,那怪物乍看有点鳄鱼,犬牙交错,浑身布满青黑色凸起状的硬甲,只是它的身形比普通鳄鱼大了三四倍,尾巴分成四根,蝎子般的长着倒钩。子弹打在它身上,半点用处都没有。

         许慕定睛再看,那两个雇佣兵居然是寸头和维克,维克身后背着的,正是昏倒的王乐天。

         就在这时,寸头的子弹已经打光了。

         “靠!”寸头吐了口带血的吐沫,从靴子里抽出匕首,对着旁边的维克道,“你背他走!老子跟它拼了!”

         说完,他便将匕首叼在嘴里,摸出腰间的最后两颗手榴弹握在手里迎着怪物冲上去。

         维克迟疑一秒钟,抹了把额头的血迹,便迅速背着王乐天往前跑。这人是他们的第一保护目标,就算他们全都死光,也必须坚持到最后一刻。

         怪物对着寸头张开血盆大口,寸头拽开两颗手榴弹,对着那张嘴甩过去。

         啪!怪物伸出猩红色的舌头,灵活的将手榴弹打出去,随后卷住寸头送往嘴里。

         寸头望着头顶的越来越近的利齿,感觉死神近在咫尺。

         突然,四周像是被人轻轻按了暂停键,怪物的牙齿居然僵在半空不动了!

         寸头诧异的环顾四周,只见自己之前嘲笑的那位小朋友出现在旁边,对着他大喊,“快跑!”

         寸头张了张嘴巴,半天没有发出声音,幻觉吧,这是幻觉吧?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可能会救自己?

         许慕叹口气,边跑边挥手甩出张五雷符,雷光轰然而下,劈焦了怪物的舌头。

         寸头:…………………………

         卧靠!

         许慕拽着寸头的手臂道,“快跑!”

         寸头挣脱身上那截舌头,机械的跟着许慕跑起来。

         他们离开怪物嘴巴的时候,冯沅的身影高高跃起在怪物头顶,并指如刀。

         整个大殿响起呼啦啦的风声,整池的水浪疯狂飞向空中,汇聚在那人指尖,形成一把寒光闪闪的巨刃。

         维克护着王乐天,气喘吁吁的站在柱子边,惊愕的看着远处的立在怪物头顶的冯沅,不,怎么可能!

         寸头也感觉到身后不同寻常的气息,回头看到冯沅的时候,他惊得下巴都快掉了,这人难道是超能力者?

         时间仿佛凝结在天地之间,冯沅挥手斩下,蓝色水刃带着毁天灭地般的气势朝怪物身形劈下去,一刀将它劈为两半。

         “轰隆”!鲜血喷泉似的涌向空中,怪物的身体倒向两边。

         维克跟寸头被那一刀的气势震慑得僵立在原地,久久不能动弹。那简直是神与人之间的差距,根本不可跨越。

         别说维克跟寸头,就是许慕也第一次见到冯沅如此拉风的大招,若不是时机不合适,他真想为自家男神鼓掌喝彩。

         冯沅足尖在怪兽尸体上一点,利落的落到地上,他淡淡的扫了维克和寸头一眼,“作为救你们一命的交换,请不要透露刚才你们看到的事情。”

         旁边的小白猫也凶狠的对着他们龇了龇牙。

         “这大殿到底是做什么的?”确定王乐天只是昏迷没有大碍后,许慕好奇的打量着四周,这座大殿虽然金碧辉煌,其实却十分空荡。

         冯沅扫了那怪物的尸体和四周画着壁画几眼,“西晋有个巨富叫做石崇,传说他建了一座金谷园,我猜的没错的话,这壁画上画的,应该就是金谷园内的情形。”

         传说他富可敌国,死前曾将自己的大部分财产都转移走了,难道是真的?所以那怪兽是守财宝的?

         “金谷园?”许慕冷得抱着胳膊,瞪眼看着靠得最近的那幅壁画,这才发现,那些画不是金色打底,而是奢侈的直接绘制在金箔上的,上面的楼台亭阁的高低错落,愈发显得华贵非凡。

         快递小哥不禁深吸了口气,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座最漂亮的亭子。

         突然,他脸色微微一变,朝着冯沅招手,“哥,你快过来,这底下好像有东西。”

         冯沅大步走过来,按照许慕说的地方伸手摸了摸,探手撕开金箔,墙上嵌着一朵小小的石雕莲花。

         冯沅握着那朵莲花轻轻一拧,墙壁猛然发出声响,四道暗门轰然而开,整个大殿立刻充斥着珠光宝气,华光璀璨,绚烂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四道墙壁后面的石室里堆满了金银珠宝,翡翠玉树、珍珠玛瑙、犀角象牙、金钗玉佩各色珍玩数不胜数,令人目不暇接。

         这是石崇留下的宝藏?

         许慕像被雷劈了似的,傻愣在当场,足足十几秒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冲进离自己最近那处石室。

         快递小哥的目光在周围珍宝中流连忘返,得意的举起一柄如意对着冯沅道,“哥,这回我可以包养你了!”

         冯沅走过去,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他身上,淡淡的勾起嘴角,从旁边那堆东西里摸出一枚金币,“这里的东西都要上交,你只能留一样。”

         许慕:………………

         咱好歹能换一样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