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1.第一百一十一章 山河社稷屏
        黑猫从许慕怀里轻巧的跳出来,站在楼梯的木质扶手上,金黄色的眼睛不停打量着四周。

         “山和设计图?”许慕黑亮的眸子里堆着满满的疑问,山和是什么东西?它的设计图?

         看到小财迷的眼神,冯沅就知道他想偏了,他勾勾唇角,抓起许慕的右手放在自己的掌心,右手拎起其中的一根手指头促狭的晃悠,“难为你当初为了拿那本《封神演义》差点把手指头戳断,内容却是一点也没记住。”

         手上传来的温度让许慕怔了怔,唤起遥远的记忆。他家书架最上面有本精装版的《封神演义》,封面跟词典似的,特别硬。他五六岁的时候顽皮异常,爬到书架上想拿那本书,却重心不稳拽倒了书架,书架被墙壁卡住了,不少书却砸在许慕身上。其中一本差点把他手指砸断,疼得他抱着冯沅的大腿上气不接下气的哭了足足两个小时。

         许慕脸色微涨,这种丢脸的黑历史,请拖进桌面垃圾箱永久性删除好么!

         “二郎神是怎么收服的袁洪,还记得么?”冯沅不依不饶的拎着那根手指,挑眉看着许慕。

         快递小哥的睫毛上下翻动了两下,“袁洪乃梅山七怪之首,白猿成精,神通广大,据说也是孙悟空的原型。杨戬当初到梅山与袁洪斗法,败走后遇到女娲娘娘,女娲娘娘赐给杨戬一件法宝,才降服了袁洪。”

         “那件法宝叫什么?”冯沅继续亲昵的把玩着自家宠物的手指,似笑非笑的往房间里扫了一眼,循循善诱。

         被吃豆腐的人没有半点察觉,仍旧揪着眉心冥思苦想,几秒之后,快递小哥眼睛蓦的一亮,“山河社稷图?”

         女娲娘娘赐给二郎神的这幅山河社稷图,据说画中另有一个大千世界,思山即山,思水即水,有四象变化,无穷之妙。杨戬再上梅山,便将山河社稷图挂在树上,展开的图画中,山川树木栩栩如生,恍如真境。袁洪被引入画中,吃了山间仙桃,困不得出,最后才被杨戬用缚妖索擒获。

         许慕额心微跳,惊诧的望向大包间里紫檀木框的屏风,冯沅提起山河社稷图,难道是指眼前的这幅婴戏图画屏也跟山河社稷图一样,能把人引入其中?

         婴戏图是古人常见的绘画题材,名为“婴”,实际上是指稚龄孩童,画面上百多个孩童活泼打闹,热闹吉祥,象征着百子千孙,多子多福,生活美满。这种题材最早出现在唐代的瓷器上,唐宋时期大行其道,晚清期间也颇为盛行。相较起来,楼下矮柜上的藩人进贡图都比这个画面生僻的多。

         因为太过常见,又是绘在半透明的白绢上的,背后藏不了人,许慕当时便只粗粗扫了一眼,根本没有仔细去看。

         现在得了冯沅提醒,再去看那幅画,果然发现了不少端倪。

         那扇屏风体积不小,单是画面的部分便有两三平米,但因为画面上的人数太多,大多孩童在画面上占据的尺寸不过只有茶杯盖高低。

         为了看得更清楚些,许慕又拽着冯沅往前走了两步。

         通常的婴戏图,内容多是孩童蹴鞠,捉迷藏,放风筝什么的,活泼稚趣,憨态可掬。眼前这扇屏风,画的却截然不同。

         画面正中的十几个紫红衣衫的孩童,正两三成群,揉身纠缠在一起打架,神态狠厉狰狞,哪有半点稚趣的样子?有些孩童的着墨较浅,有些却颜色鲜明的多。

         许慕手心不由得冒出冷汗,心烦意乱,如果这扇屏风真的能将人吞入画中,画面上的这些孩子,到底是画的还是……真的?

         冯沅翻过左手,将手指插/进许慕的指缝间,紧紧握住,姿态亲密无间。他的掌心干燥温热,将快递小哥冰凉的手心焐得暖暖的。

         许慕心底蓦的踏实许多,稳稳心思,又重新去看画面上的内容。

         再往右看,两只黑虎样的猛兽绕在棵大树下打转,凶狠的引颈望着树上,一个绿衣的小孩满脸惶恐的抱住树干,似乎不敢下来。

         右下角,有二三十个孩童把两个小孩团团围在当中。中间两个孩子背对着画面,由身高来看,一大一小,大的那个穿着灰蓝色的衣衫,光头,背着个黄色的小包袱,小的那个后颈编着条巴掌长的细辫,一身红衫,被大的护在身后。奇怪的是,中间这两个孩子的身影,同样比旁边那圈孩子颜色鲜明许多。

         “哥!”许慕指着人群中间背对着他们的那两个身影,急切的道,“高点的那个是不是沈良?”

         黑猫闻声,噌的从许慕腿边窜了过去,直扑到屏风近前。认出沈良的背影,它焦急的伸出爪子,临到近前又瑟缩的收了回来。

         如果沈良和王家的孩子真的被困在里面,万一弄坏了屏风,他们出不来怎么办?

         束手无策的黑猫焦急的甩着尾巴,绕着屏风转了一圈。

         “果然有问题。”冯沅顺着许慕的手指看了下,露出“原来在这里”的表情。

         许慕抬眼看着冯沅,“你不是早就发现了?”

         冯沅一脸坦诚的摇摇头,“我看到这么多小孩就脑袋疼,根本不想细看。”

         许慕:………………

         偷懒能找个像样点的借口么?

         楼梯传来响动,正好王仑端着泡好的花茶走上楼。

         “你看看,这个像不像你儿子。”冯沅指指那个红衫的孩童,对着王仑道。

         端着茶盘的王仑顶着满脑袋问号走过去,两秒之后,神色大变,手中的茶盘全都摔在地上,“我……我儿子和沈大师,为什么在这幅画里?”

         他不仅认出了自己的儿子,也认出了旁边护在他儿子前面的沈良。

         楼下的两人本就待的忐忑不安,一听见动静,赶紧都奔向楼上,待通过指点看到屏风上的背影,两人俱都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大师,求你救救我的孩子!”王仑的老婆眼眶通红,咬了咬牙,双膝一弯就要跪在冯沅和许慕面前。

         冯沅眼疾手快的拽住她,对着王仑道,“要是想救人,你就先把他们两个都带下去,不要打扰我们想办法。”

         王家人本不想走,被冯沅疾声厉色的扫了两眼,只得一步三回头的下了楼。

         “现在怎么办?”等到王家人都下了楼,关紧房门,许慕和黑猫便齐刷刷的望向冯沅。确定人就在里面,但是他们进不去,里面的人似乎也出不来。

         冯沅拍了拍屏风的紫檀木框架,薄唇微勾,“你本体既是这扇屏风,应该很怕火吧?”

         许慕:………………

         冯沅哥这是在威胁一扇屏风么?

         屏风一动不动,一副就是个死物的样子。

         “不行,烧了它的话,沈良和那个孩子可能就出不来了。”屏风没有反应,黑猫倒是担忧的表示反对。

         冯沅泰然自若的挑挑眉毛,“还有种可能是,困住他们的妖怪死了,他们自然就出来了,而且,通常来说,这种可能更大。”

         “可是……”黑猫刚想继续说话,领悟到冯沅意思的许慕便拍了拍他的脑袋,振振有词的道,“你当他这个三界治安管理局尚海分局的**oss是白当的?”

         快递小哥说这话的时候,一直暗暗瞄着屏风的方向,听到三界治安管理局的时候,屏风的绢布面似乎抽动了下。

         “别说阴差,阎君也要给他几分面子。就算我们赌错了,沈良他们两个真出了意外,冯沅哥也可以透过功劳在三界治安管理局申领两颗还阳丹让他们回来。你想想,现在的妖怪连威胁人类一句都要被处罚,我们如果剿灭掉这么个杀过上百婴童的妖怪得有多大功劳,两颗还阳丹算什么。”许慕再接再厉的道。

         八步两只金色的眼睛眨了眨,许慕愣在那张猫脸上看出种目瞪口呆的表情。

         “哥,动手吧。”许慕抱起黑猫,抬眼看着冯沅,一脸“我全力支持你”的神色。

         冯沅点点头,三指捏决,没等他掌心冒出火焰,那扇屏风便往后蹦了两步,仓皇的大叫了声,【等等!】

         与此同时,屏风上的婴戏图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等等!”两个繁体的大字。

         冯沅许慕黑猫:………………

         上钩了!

         许慕跟冯沅对视了一眼,把黑猫放下,努力对着屏风摆出副冷酷的表情,“有什么好等的?”

         【我没杀过人,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屏风悲愤的道,白绢上的字稍微慢了一步,也逐渐冒了出来。

         “你是说被你引诱进画里的那些孩子都还活着?”许慕心里暗喜,冯沅也默默递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继续加油。

         【也不是……】屏风顿了一下,像是犹豫着该如何回答。这次白绢上没有出现文字。

         “到底是什么意思?别吞吞吐吐的。”因为担心沈良的安全,许慕的口气也冷厉起来。

         黑猫更是直接挥爪,五道暗红色的火焰气势汹汹的在屏风前面不足五公分的地方掠过。灼热的气浪让离得至少有两三米远的快递小哥都被烤的脸颊生疼。

         这是许慕第一次看到黑猫出手,看起来,它似乎擅于控火?

         比起许慕,屏风更是吓得跳了两步,直接贴在了墙壁上,普通的火焰它或许还能抵挡一二,妖火却实实在在的可以要了它的命,【现在这几个都是活的,我都可以放出来,但以前那些被带走的孩子我真的没办法!】

         它一慌乱,白绢上便一个字都现不出来了。

         “那就先把你说的这几个放出来。”救人心切的许慕着急的道。

         【可是,你们得答应我,要是我放了他们,你们不会杀了我。】屏风不放心的说。它靠着那些丹药的功效,马上就要突破10级到达黄级了,决不能死在这个时候。

         这件事许慕无法做主,只得飞快的把屏风的话给冯沅转述了一遍。

         冯沅三指竖立向上,摆出天证所诺的姿态,“把现在还活着的人放出来,再交代清楚你事情的缘由,刚才说的那些孩子到底被谁带走,我会酌情减轻你的处罚。如果你真的没杀过人,我自然不会随便毁掉你的三息和七根。”

         【好吧。】屏风话音刚落,房间中央便冒出了七八个小孩。除了沈良和王家的孩子,还有许慕刚才看到的,趴在树上的那个绿衣小孩。

         许慕怔了怔,难道画面上那些看起来着墨较深颜色鲜明的,就是还活着的孩子?

         黑猫窜到沈良肩膀上,怒气冲冲的抬爪踩了踩沈良的脸蛋,你这个不让妖怪省心的家伙!

         沈良把张牙舞爪的黑猫抱进怀里,一本正经的对着冯沅和许慕点点头,长出口气,“谢谢你们,俺终于出来了。”

         王家的小孩一点没有死里逃生的自觉,还拽着沈良的衣角兀自兴冲冲的说,“哥哥,再带我去玩一次吧。”

         屋里一共多出八个小孩,除了沈良和王家的孩子,有四个或好奇或惊慌的看着四周,还有两个孩子已经直接坐在地上哭闹起来,他们一哭,原本那四个没哭的小包子也瘪了嘴巴,比赛似的放声大哭,魔音穿耳,整个房间乱成一团。

         “哥,你有什么办法没?”快递小哥不知所措的看着冯沅,要怎么搞定这些小家伙?

         冯沅揉揉额头,暴躁的道,“全贴上定身符!”

         许慕:………………

         这个办法简直烂透了好嘛!

         能轻松搞定一众妖魔鬼怪的boss大人,对着这群小家伙也是束手无策,他忍无可忍的打开房门,皱着眉头朝楼下喊道,“你们谁能上来帮下忙?”

         就在冯沅和许慕即将崩溃的时候,王仑夫妇英雄般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看到房间里多出来的小家伙们,夫妻俩愣了愣,他们在楼下听见哭声,还以为是闹鬼。

         待看到朝自己跑过来的自家儿子时,两人立刻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王家的儿媳更是抱住孩子,喜极而泣。

         “这些孩子都是一起救出来的,快把他们先带出去。”冯沅挥挥手道。王仑会意,跟他老婆连哄带抱的将六个孩子带下了楼。沈良则和冯沅他们一起留在了二楼。

         “好了,现在来说说,你到底为什么要抓这些孩子?”冯沅甩上门,再度揉了揉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