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1.第一百零一章 求之不得
        许慕做梦也没想到,来的居然是个女人。

         乌发如云,身材窈窕,一双长腿又白又直,夜色里颇有点林中精魅的味道。

         三更半夜的,一个人跑到深山老林里来,这女人要不是妖怪的话,胆子大得简直能上天了。

         想想自己数次遇妖后现在连窗口都不敢随意靠近的怂样,许慕突然就觉得有些羞愧。

         “无知者无畏。”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冯沅揉了揉他的脑袋,“你今天做得很好,千万不要随便逞英雄。”

         许慕默默翻了个白眼,前面那句也就算了,后面那句为什么很像别随便惹祸的意思?

         她步速很快,几分钟后便穿行到路口,看到不远处的山神庙,女人脚步微滞,随后又快跑起来,而屋脊上的山鬼连同赤豹,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你在的,对不对?我知道你在。” 女人一直跑到庙前才站定,边喊边环顾四周,不知道是因为情绪激动还是剧烈运动的缘故,她的胸膛急剧起伏着。

         糟糕,该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躲在树后的快递小哥立刻屏息静气,生怕被她察觉。

         看着许慕缩手缩脚小心翼翼的模样,冯沅轻笑了下,捏捏他的下巴,“不用这么紧张,我刚才已经施过障眼法,在她眼里,这边只有棵大树,也听不见你的话。”

         许慕:………………

         哥,这么重要的事情应该早讲啊!

         “你出来!你既然肯在大庭广众下去取剑,为什么现在又不肯现身了?”见四野寂静无声,女人愈发的有些歇斯底里,“光是这几天,我就来找过你不下十次。”

         这女的认识山鬼?

         许慕诧异的看着冯沅。

         “如果我猜的不错,她应该就是林敏。”冯沅悠然自得的抱着双臂。

         林敏?

         那个有点难伺候的女一号?

         “她怎么会认识山鬼?”

         “她或许就是村民口中冲撞过山神的那几个孩子之一。”

         他们两人正在猜测女人的身份,她却猛的一跺脚,转身冲进山鬼庙。没多大一会儿,她便拎着把剑冲了出来。

         夜色下,那把剑的剑鞘看起来像是黑色,剑穗上却坠着一长串颜色各异光泽温润的珠子,最底下那颗,似乎还是透明的,随着她的动作偶尔折射出一丝流光。

         女人站在山鬼庙前,目色坚定的将那把剑拔出来横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你再不出来,我就用这把剑在自己身上划一剑!”

         许慕:………………

         靠,还带用自残威胁人的!这女人看起来颇像是情根深种的模样,山鬼该不会跟她有过一段人妖恋吧?

         夜色里万物安静如眠,唯有夜风拂过树梢,发出沙沙的响动,半个人影都没有。

         静立半晌,女人秀丽的脸上出现一丝不甘心的神色,片刻后,她一咬牙,架剑的右手用力朝自己白嫩的脖颈划去,冰冷的剑身正倒映出她狰狞的唇角。

         【痴儿。】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叹息。

         衣袂翻飞,银发自女人身畔划过,鹏鸟般的掠向山神庙的屋脊,他右手上,赫然徒手握着那柄长剑。

         “你果然在。”手中只剩剑鞘的女人仰头痴痴的望着屋脊那个风华绝代的身影。

         巨大的兽影在她脚下一闪而过,抢过剑鞘后便轻巧的跃向屋顶,正是先前与山鬼形影不离的那头赤豹。

         立在屋脊上的山鬼面色仍旧是冷冷清清,半垂着眸子看向那个女人,“我本就夜夜在此。”

         他接过赤豹嘴里叼着的剑鞘,还剑入鞘,剑柄的那串彩珠在夜色里恍如流星,划过条漂亮的弧度。

         “呵~,你夜夜在此,”女人脸色霎时白了几分,声音也带上丝凄苦,“这十几年,你夜夜在此,却不愿露面与我相见。”

         山鬼眉心微蹙,似是有些为难,“当年两次救你时的见面都是意外,你何苦浪费自己的时间。”

         女人用力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而后猛的扬起头,“十五年来,你说我是何苦?我不过就是想求一个机会。”

         “我以为不再相见便能了去你的念想,没想到……”屋脊上的山鬼眉目冷淡,“我的任务是守护此山,其它的一切,皆不得入眼。”

         “不得入眼?”女人目色微动,不甘心的抬手指向山鬼手中的那把长剑,“那你倒是说说看,这把剑为什么能入你的眼。”

         山鬼抓住剑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这本就是我的供剑。”

         “你说谎,当初我表哥拿了供案上的明珠,你根本就去没有要回来。”女人紧紧盯着他,“可是,昨天你却为这把剑现身了。”

         山鬼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叹口气,“这把剑于我为何,跟你并没有关系。今夜丑时便是我在此山任满之期,你以后也不必再来此处寻我。”

         “任满之期?”女人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不错,你我人妖殊途,今后再不会相见。”

         “人妖殊途,”女人的身体晃了晃,唇角绽出凄厉的苦笑,“原来,真是我痴心妄想。”仔细想想,山鬼前面那句话,分明是隐约承认了,自己心里有人。她敢确定,一定是那把剑真正的主人!

         山鬼垂下眸子,“更深露重,你还是快些下山吧。”

         “啧啧,真是郎心如铁。”树后的快递小哥感叹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唯有一声叹息。

         站在他身边的冯沅没有接话,却一把将五指抓进了树干。郎心如铁,前世那两位,何尝不是有七八分纠缠在这几个字上。

         许慕被耳边的动静吓了一跳,发现冯沅的动作,赶紧握着他的手腕把那只手从树干里解救出来。

         快递小哥抱着那只修长漂亮的手上下左右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受伤,才横眉看向冯沅,“别人的事情,你着什么急,不疼啊?”

         黑白分明的眸子满满当当都是冯沅的影子,糟糕,难道是刚才看的太专注,又吃醋了?

         冯沅揉了揉许慕的脑袋,一把将人抱进自己怀里。这是不带丝毫情/欲色彩的拥抱,温柔而坚定,只是想确认,他们确实活在今生今世,此时此刻。

         许慕愣了两秒,赶紧抬手搂住自家男神的背和腰,努力又往上贴了贴,直到两人间紧密得没有丝毫空隙,站这么久,冯沅哥是不是冷了?

         等到冯沅放开他,山鬼庙前早已经没有了那个女人的影子。倒是山鬼还痴立在屋脊之上,垂眸望着手里那柄长剑,似乎在透过它望着什么人。夜风拂过剑穗上挂的那串珠子,闪过几丝珠光。

         “你再等等,明天我就去找你。”山鬼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拂过剑身,向来冷淡的眉目里也生出几分柔和之色。

         【傻瓜,我原身已陨,你去哪里寻我。】空中传来另一声叹息。

         许慕:………………

         什么情况,难道除了他和冯沅,这里还有第二拨围观群众?

         快递小哥用胳膊肘撞了撞冯沅,“那个,山鬼要去找的人好像就在附近。”

         冯沅挑挑眉毛,方才他便发现了,“剑穗的珠子上,有微弱的妖气。”

         这都能感觉到?

         许慕扬起眼角看了看他,“哥,你该不会第一天就发现藏在麒麟珠里的夫诸了吧?”

         “准确的说,是在你那天上车之后。”冯沅认真的点了点头。

         许慕:………………

         果然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冯沅解了障眼法,拽着许慕往前走,“走吧,人家已经帮你解决了秽的难题,看在红包的份上,现在是你回报的时候了。”

         快递小哥眨眨眼睛,“你是说,做翻译?”

         “没错。”

         “你们没有走?”看到他们,山鬼倒是现出两分诧异之色,他脚边的赤豹则瞪着双眼,虎视眈眈的望着许慕和冯沅,似乎在防备他们对主人不利。

         “呃,我姓许,因为祖传血脉的缘故,能听到不少妖言鬼语。”许慕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山鬼点点头,他好像确实听人提起过这么一家道士,“这么说,你是那个许家的道士?”

         【什么,你听得到?】和山鬼平静的声音相比,另一个声音明显激动得多,【没想到,真没想到。】

         “没错。你想说什么,我都可以帮你转达。”快递小哥先后答复了他们。

         山鬼皱眉望向四周,神色间似是不信,“你是说他在附近?”

         另外那个声音却飞快的道,【我叫乔坤,是上一代的夜游巡,这把剑曾是我的佩剑,剑穗上的珠子,是我们数次见面时,我分别寻来带给他的礼物。此事除我和他之外,再无别人知晓,你告诉他,他便会信了。】

         “他说他叫乔坤,”许慕把自己听到的内容转述出来,一听这个名字,屋脊上那人便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待听到剑穗上那串珠子的来历,他立刻跃下屋脊,站在许慕面前,语气急迫的道,“快,你快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百多年前,我奉命去西南方向巡游,却在一座小城里发现接连十几起失魂的怪事。我顺着线索追查,没想到却中了陷阱。我本以为,他们抓住我只是怕行迹败露一杀了之,可是,他们居然是要拿我的七根去炼丹!我的修为虽不是奇高,但也已经有黄级,可那个邪道居然能轻松劈开我的三息和七根,】乔坤的声音痛苦的抽搐了下。

         正在努力进行同步翻译的快递小哥也感同身受般的皱紧了眉头,太残忍了吧?

         冯沅也眉头深锁,敢用夜游神炼丹,这种胆大包天的行径,听起来似乎是虚止那群邪道?

         山鬼则手指用力攥紧剑穗上的珠子,向来清冷的神色染上了几分狠戾。

         【后来,有个道士闯了进去,我仅存的三息便被他放了出来。那个道士也姓许,现在靠得近了,我发现你身上的气息跟他颇有几分相似。】

         正在努力进行同步翻译的许慕惊讶的道,“姓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