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五章 公共财产
        快递小哥眨眨眼睛,觉得肯定是楼高(???)风大,自己没听清楚,“你能再说一遍么?”

         【当然,】窗户外那张牛脸吞了吞口水,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我要一打健身教练,胸围dcup以上的那种。】

         许慕:………………

         原来地府也有蛇精病!

         “再见。”许慕礼貌的朝他点点头,干脆利落的关了窗子。

         快递小哥努力维持着一脸淡定的模样,心里的弹幕却火力全开。

         槽多无口!

         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想买卖人口?

         难道要我烧活人给你?

         一个都没有,还想要一打?

         dcup又是什么鬼?

         【哎,哎,你别走啊!】牛头提起手里的钢叉捶打着窗户,着急的道,【钱不够的话我可以加。】

         “啪啦!”阳台的玻璃窗承受不住钢叉的撞击,碎了个拳头大小的洞,无数道裂痕噼噼啪啪的沿着玻璃面飞快的扩散开来。

         糟了,牛头尴尬的举着钢叉僵在原地,它也没用多大力气啊,怎么就碎了?

         许慕:………………

         靠,又要去找玻璃店换玻璃了。

         上上次是赵延的刀气抽碎的,上次是夫诸的角撞碎的,现在好不容易夫诸和赵延消停了,居然冒出个钢叉!

         快递小哥揉了揉额头,距离上次修好还不到一个月!

         玻璃店的大叔每次换玻璃都提醒他这个“玻璃杀手”,不要用尖锐的东西撞击钢化玻璃的边缘四点,天地良心,他不去撞,但架不住还有群妖魔鬼怪捣乱啊。

         这下不是搞砸了,是真把那个人类的家给砸了!站在对面楼顶的马面叹了口气,赶紧飞过来帮忙。

         【不好意思,我会让阿傍翻倍赔偿你的。】马面按着牛头的脖颈,一起给许慕低头道歉。他说话的间隙,还能听见那扇玻璃窗持续爆裂的细微声响。

         快递小哥正在心疼修玻璃的钱,突然看到面前又出现张马脸。深更半夜的,一张牛头和一张马脸挤在自己阳台上,配着玻璃窗四分五裂的裂痕,真是极具“震撼”效果。

         等等,牛头和……马面?

         许慕怔了怔,突然想起夜游巡拜托自己的事情,“你们认识夜游巡么?”

         鬼王,日游,夜游,无常,牛头,马面,豹尾,鸟嘴,鱼鳃,黄蜂合称十大阴帅,这两人,应该也认识夜游吧?或许可以请他们帮忙把乔坤的消息带回去。

         【夜游巡?前日还在崔判那里见过。】牛头收回钢叉正在垂头反醒,只有马面应声。不过它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人类为什么会突然提起夜游巡,难道是要告状?

         “应该是上一代的夜游巡,他叫乔坤。”许慕跑回沙发边,从背包内袋里取出个信封。上次回来的路上,他便把乔坤口述的信息整理好了,想着哪次再遇到黑白无常或者小阎王,可以请他们带给阎君,现在请牛头马面帮忙,也是一样。

         【乔坤?】牛头和马面虎背熊腰的彪悍身板齐齐震了一下。

         上一代的夜游巡,失踪足足有一百三十八年了。当年阎君也曾派出不少鬼差去它失踪的地方查找过,却一无所获。

         马面飞快的追问道,【你有乔坤的消息?】

         “前几天见过,他遭邪道所害,原身已陨,托我把这些消息传给阎君,方便的话,能不能请你们带回去?”许慕晃晃手里的牛皮纸信封。早日帮乔坤把消息带到,也算了了件心事。

         【当然。】马面神色肃穆的点点头,隐隐有些激动。他跟过来只是不放心,怕牛头冲撞到别人,没想到居然能意外获得失踪多年的前任夜游巡乔坤的消息。

         快递小哥取了打火机将信封烧了,拿到信的马面正想拉着搭档离开,牛头却不死心的扒住窗框,两只圆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快递小哥,【半打也不行么?】

         许慕斩钉截铁的道,“一个也不行。”

         牛头:………………

         “不然给你买一打纸人?”许慕受不了它的目光,态度略微有些松动。

         【我不要山寨货。】牛头对着窗框用力一拍,窗户上玻璃终于支撑不住,哗啦啦落了一地。

         许慕对着那堆碎渣头疼的挠了挠头发,“顶多给你买一打dcup胸肌的健身教练光盘,或者3d打印模型。”

         再不把它打发走,另外那扇窗户也危险了。

         【一打dcup胸肌的健身教练光盘。两天后烧到鬼门关就行。】马面从地上的玻璃渣里捡出之前的两张冥币,又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两张加在上面,对代购物品做主拍了板,随后拎着牛头的衣领把它拽走了。

         给阎君的快递有人送了,又接了笔单子。心满意足的快递小哥顶着阳台灌进来的冷风数了数,马面还是挺大方的,四万块冥币,加上换玻璃的钱也赚了。

         赶往地府的途中,马面正在咬牙切齿的数落自己的搭档,【青草味饮料,鳄鱼皮带,新出的曲面电视机,你买点什么不好,偏要买什么健身教练?】

         【我要跟着他们练健身!】牛头固执的道,【我要把胸肌练到dcup,上次山魈在节目里说,胸肌最大的最帅。】

         它把身材练得棒棒的,作地府第一帅!

         这只肌肉牛,马面被它气笑了,上礼拜帮它买衣服时刚刚量过,【你不会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ecup了吧!】

         牛头:啊嘞?

         原来dcup这个成就早就达成了?

         洗好澡出来,冯沅便看到自家宠物笑得眉眼弯弯的,正把手里的几张冥币往鞋盒里塞。夜风透过空窗框吹进来,整个客厅都凉飕飕的。赵延发现今天月光不错,已经跑到天台去吸收灵气了。

         冯沅捏决往窗户上丢了个屏障阵,边擦头发边走向沙发,“谁把咱们家窗户给砸了?”

         “它不是故意的。”已经拿过赔偿金的许慕赶紧替牛头解释,顺便把刚才新接的单子和乔坤的消息托给马面送的事情都讲了一遍。

         “你就准备以后把东西全塞在这里面?”冯沅弯下腰伸出修长如玉的手指,拨了拨自家宠物的鞋盒。

         两只红椰子鞋旁边,挤着金累丝宝石香囊,龙涎香,存折,铜钱,小石甲兽,镶嵌着真钻的金箔邀请函,石骨牌,希有的羽毛,压襟,驱鬼符,柳叶匕等等,简直是个百宝箱。

         “嗯。”快递小哥呆呆的应了一声,里面都是他的贵重资产。两人靠得极近,冯沅身上潮湿的水汽和清爽的沐浴露味道一个劲儿的往他的鼻孔里钻,抬眼还能透过浴袍领口看见男神平坦紧实的胸腹线条,想到摸上去的手感,许慕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是□□裸的色/诱!

         冯沅挑挑英挺的眉峰,“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还是放保险箱里吧。”

         里面有不少堪称宝贝的东西,万一丢了,小吝啬鬼以后准得心疼死。

         “保险箱?”许慕眨巴眨巴眼睛,还处在美色的冲击中,“哪里有保险箱?”

         冯沅揉了揉他的脑袋,“跟我过来。”

         快递小哥乖乖抱着鞋盒跟他走到书房,只见冯沅将书架正中的那几排书挪开,把手伸到暗格里一拉,书架后面的背板便像拉门一样被拽开了,露出藏在墙里面足有三个微波炉大小的保险箱。

         许慕:………………

         口胡,藏得也太严实了吧!

         虽然因为书房是冯沅的办公地点,他来得比较少,但就算来得多,他也发现不了啊!

         “097152。”冯沅在书桌的抽屉里摸出把钥匙□□保险箱,又大方的边输边把密码报给许慕,拽开保险箱的门。

         许慕眼角微弯,这个密码是他们两个各自手机号码的后三位。

         保险箱里面其实很空,只放着两个方方正正的木头盒子和一个档案袋。

         那个档案袋许慕认识,里面装着上次买房的合同,盒子他却是第一次见。

         底下那个是黑漆嵌螺钿纹的,通体漆黑,瞧不出木头的具体质地,上面那个则是紫檀木搭铜扣的,铲地雕海水江牙间云蝠纹路,看样子就价值不菲。

         看到许慕盯着盒子的疑惑眼神,冯沅淡淡的勾起唇角,“上面那个盒子装的是些妖界搜罗到的小玩意,下面那个盒子里都是我的印鉴和一些账户资料。”

         账户?

         许慕诧异的扬起眼角看着冯沅。

         “我的大部分资产都在这里,密码现在跟保险柜一样。”冯沅揉了揉他的脑袋,“你也可以把你的东西放进去。以后,钥匙就归你保管。”

         啊?

         许慕眨巴眨巴眼睛,这么说,以后这个保险箱里放的就是我们两个的公共财产?

         决定了,以后要努力把它填满!

         小守财奴看着空荡荡的保险箱,默默立下宏图大志。

         许慕放下鞋盒,又跑出去拎来一个锦缎盒和一个黑绒抽口布袋,盒子里装的是唐三彩脉枕,抽口布袋里装的是上次在海边收到的左旋法螺。小心翼翼的将这两样东西放进保险柜,许慕又找了两个防尘布的收纳袋装鞋盒里的东西。

         冯沅的目光在那堆东西里转了转,最后停在那把柳叶匕上,他按住许慕的手,将那把匕首抽出来仔细看了看,“这把柳叶匕哪里来的?”

         快递小哥忙着低头收拾着其它东西,“你喜欢拿去用好了。清平巷三十九号那个叫铁牙的家伙没钱交快递费,欠我十二块钱,拿来抵债的。”

         小家伙的运气总是出奇的好,冯沅挑挑眉毛,“铁牙的原身可是啮铁,他打造出来的东西,不但切金断玉,还能斩邪魔厉鬼。但凡是个用兵器的,都想请它帮忙锻造武器。不过,那家伙脾气不好,奉千金也未必能从它那里求得一物。你倒好,十二块钱就拿了一把。让那些妖怪听见估计要嫉妒死了。”

         许慕:………………

         不是吧?这把匕首这么值钱?

         “你以后可以带着它防身用。”冯沅把玩着那把柳叶匕,这么好的东西,塞在保险箱里太可惜了。

         于是,第二天开始,许慕的背包里又多了把柳叶匕。

         【小慕,过来上课时帮我带四个北门铺的包子,两牛肉两鸡汁,就在侧门隔两个位置,红底白字的招牌。】许慕刚跨进学校侧门,便收到钱亮发来的短信。他只得退回去,帮钱大少爷买包子。

         这家叫做北门铺的包子店位置其实很显眼,又横跨了两个门面,非常好找。门口虽然不如玉带湖门口那家生煎店排的队伍长,却也着实排了十几个人。队伍里大部分都是n大的学生,间或夹杂着几个教职工小区的老人。

         许慕闻着刚出炉包子热腾腾的香气,摸出手机看了看,幸亏今天出来的早,时间够用。

         排了将近十分钟,终于才轮到他。

         店门口卖包子的青年长得白白胖胖的,看起来十分讨喜。

         许慕对着他笑了笑,“麻烦给我两个牛肉包,两个鸡汁汤包。”

         那青年刚给前面的顾客装好东西,抬眼看见许慕,差点把东西扔到地上。

         “怎么了?”许慕眨眨眼睛,你那是什么表情,小爷笑得很吓人么?

         “没。”青年赶紧掀开笼屉拿包子,把包子递给他的时候,手臂紧张得都在发抖。

         许慕:………………

         什么情况?

         “多少钱?”许慕接过袋子,摸出手机准备扫码付钱。上次那个海边酒店赔给他的新手机功能比以前齐全多了。

         “不用了,大人,算小的孝敬您的。”青年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一副求他赶紧离开的样子。

         后面的人不满的催促起来,许慕只得自己算账,扫码付了十块钱,拎着包子走了。

         走出几步他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这人到底为什么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