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5.公费旅游 下
        公费旅游下

         青铜爵?

         许慕挠挠脑袋,整个展区似乎只有一个青铜爵杯。

         那是个商代的凤鸟纹爵杯,典型的三刀型尖足,器形挺拔优雅。它的流看起来比普通的爵杯宽大,口与流之间立着对伞形柱,杯腹深鼓,通身装饰精美的凤鸟纹,侧面有兽首鋬(音同“盼”)。

         快递小哥下意识的揉了揉刚才被撞疼的胸口,这么想来,戳在自己身上的该不会是那个爵杯的流吧?

         他正想探头朝下张望,就听见身后传来登登登的皮鞋声响。

         一道墨绿色的人影自他身边飞奔而过,直接穿出厚厚的墙壁,自二楼跳了出去!动作利落得许慕只望见那头飞扬的长发和墨绿色的风衣衣角。

         许慕:………………

         这身手,一看就是攻击技能满点的主儿!

         【哇啊,是勾玟!】快递小哥身后的背包里,钻出只小小的火红色脑袋。

         “勾玟?”许慕瞪眼看着它,勾这个姓氏太少见了,不会跟勾尔医生有什么关系吧?

         【当然是勾尔的妹妹啊!】朱辰眨巴着乌溜溜的眼睛,一脸“小道士你真笨”的表情。

         许慕:………………

         勾尔医生可是勾蛇一族,这么说,刚才那位雷厉风行的姐姐,是条美女蛇?

         十几个穿着浅蓝色保安服的人急匆匆的赶来,维护现场的秩序。带头的那个对着肩头的对讲机小声报告,“目标锁定,勾玟大人已经赶去抓捕。”

         许慕飞快的眨了两下眼睛,在对讲机特有的电流噪音里,悄悄召出许清,吩咐它也跟出去看看。

         【我要去帮勾玟抓小偷!】朱辰着急的扑腾着两只小翅膀,费力的想把肥胖指数超标的身体从背包里拽出来。

         “不许去。”许慕摆出代理家长的威严,伸出两指戳戳朱辰的额头,毫不留情的将它按回背包, “到时候你一个激动,万一把那个青铜爵和小偷一起烧了怎么办?”

         这熊孩子今早吃早餐的时候为了抓只蚊子,差点没把酒店花园烧掉。这种下手管制不住轻重的家伙,见义勇为什么的,还是免了吧!

         被塞回去的朱辰不甘心的伸出爪子,正想索性把背包撕碎的时候,头顶又飘来许慕的声音,“这个背包是冯沅送我的,你要是敢挠破了……”

         小红鸟哆嗦了一下,郁闷的收回爪子,委屈的蹲在听雪碧上。嘤嘤嘤,小道士你学坏了!

         见小家伙老实了,许慕才放心的迈步走向挂在墙上的那把巨扇。就算天上下刀子也不能耽误正事,他可是来领奖金的!

         三界治安管理总局光是前台接待区的面积就有将近三百平米,前台那张W型的桌子,单算直线距离也有七八米长,上面整齐的摆着数台水果牌的28寸一体机,银白色的机身现代感十足。

         许慕趴在那张宽大的W型桌子上,跟前台的那位姐姐展示那条“诈骗”短信说明来意。对方态度温和的把他带到沙发区就坐,送来杯咖啡之后表示,相关负责人五分钟内就会过来。

         快递小哥坐在那张商务感气息浓厚的黑色皮沙发上,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窗明几净,井然有序,出入的人个个衣冠楚楚,精英范儿十足。这里看起来与其说是三界治安管理局,不如说更像是某个现代化大型跨国企业的办公总部。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许慕总觉得那些出入的人很多都在偷偷看他。

         负责奖金发放的是个一头紫色短发的女孩,她自称姓乘。单看外表的话,许慕觉得她比自己大不了几岁。

         “你真的跟冯帅一起去剿灭虚止来着?他打架的时候是不是特别帅?”女孩见许慕脾气很好的样子,趁着他签文件的时候忍不住八卦。

         “冯帅?”快递小哥一脸的莫名其妙,冯沅的外号?

         “那是我们私下叫的,你可千万别告诉他。”女孩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漂亮的眼睛里跳跃着活泼的光芒,“你不知道这里有多少人哭着喊着想调到尚海分局去,偏偏冯帅一个都不要。就上次那个去剿灭虚止的支援行动,这里都快抢起来了。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他打架的时候帅不?”

         “什么时候都挺帅的。”许慕真情实感的回答。他挠挠脑袋,难怪上次觉得京北分局的人特别好说话,原来都是冲着冯沅去的?

         “我就知道!”女孩开心的弯弯眼角,对着许慕双手合十,“你跟冯帅很熟对不对,能不能有空的时候帮我偷拍几张照片?姐姐给你发红包好不好?”

         许慕:………………

         啥?偷拍冯沅?

         【本座觉得你可以靠卖主人的照片发家致富。】夫诸真诚的建议。

         这么掉节操的主意你也敢出!

         快递小哥的表情管理差点失控。

         就在这时,登登登的皮靴声再度响起,许慕回过头,就看见一个身材曼妙的长发美女走了进来,长相的确与勾尔有五六分相似。她身上穿着件墨绿色的风衣,脚踩一双肤色的恨天高高跟鞋。

         许慕看着那双鞋的鞋跟丧心病狂的高度,实在无法理解她是怎么跑得那么快的做到健步如飞的!

         一条模样奇怪的链子自她风衣后摆的开缝处探出来,勾在她身后那个人的脖子上,正是之前那个背斑马纹背包的青年。

         帽子已经掉了,青年精致的眉骨和侧颊上均有青淤的痕迹,脸上却半点都不服气的样子,不停的用手拽动脖子上那条链子,“喂,快放开我!”

         许慕抿抿唇角,还真是之前火车上坐他邻座的那位。

         “敢来三界管理局眼皮底下偷东西,你还想走?”勾玟挑起眼角冷冰冰的瞪了青年一样。

         “什么偷,我只是拿回我家老祖宗的东西而已!”青年理直气壮的道。

         勾玟抱起双臂,柳叶眉紧皱,“我也想相信是你家的东西。但是,东西明明是展馆里丢的,你凭什么说是你家的东西?你叫它它会应么?”

         青年不禁脸色涨红,一时语塞。

         【哎,就算应了,你们也听不见啊。】一个声音慢悠悠的叹了口气。

         许慕:………………

         我勒个去!

         “干嘛,看美女姐姐看呆啦?”对面的短发姑娘不满的用食指戳了戳许慕的额头,无论人类的外形还是原形,她都不比那条蛇差好嘛!

         许慕扁扁嘴唇,“那个,其实我有办法能帮她们解决问题,问那个青铜爵杯就好了。”

         短发姑娘眨眨眼睛,恍然大悟的道,“对了,你是许家的道士,听得到妖言鬼语。”

         她的声音倒不大,但勾玟明显听见了,她转头朝许慕看了一眼,“你真能听见?”这种事情,总局里只有白泽大人能办到,而且,据说跟这种小妖沟通很耗费灵力。另外,白泽大人半个月前就已经出差去了,不可能为这点小事回来。

         许慕点点头,刚想开口,他背包里的猛的窜出团红色的影子朝勾玟的方向猛扑过去。

         勾玟脸色微变,正要出手,突然发现那个毛团的样子,手势放缓,轻飘飘的接住那团毛球,“怎么,你这家伙终于舍得破壳了?”

         【勾玟,我给你带礼物啦。】朱辰献宝似的在勾玟掌心拱了拱,然后呆住了,它的包呢?

         许慕叹口气,取下勾在背包拉链上的小布包,递给它。朱辰这才翻出块从昆仑山带回来的五彩玉,衔到勾玟掌心。

         “算你有良心。”勾玟摸了摸它的脑袋,连带着对许慕的口气也温和多了,“我现在知道你是谁了,许慕,我哥在电话里提到过你。”

         于是,许慕领好奖金之后,又被勾玟带到间两面都是磨砂玻璃的办公室,同时带进去的,还有那尊青铜爵。至于那个青年,被另一位勾玟的同事带走,显然要分开问询。

         说起来也很简单,那尊青铜爵乃是纣王送给妲己的物件,又被妲己随手送给了轩辕坟的母族。妲己死后,轩辕坟的妖怪将这件东西也一同放进了妲己的墓穴里。后来墓穴被盗,辗转数年,青铜爵最终进了博物馆。

         而那青年,乃是轩辕坟狐妖的后人。

         许慕把青铜爵的话转述给勾玟,三界治安管理局如何处理他管不了,只能把自己听见的东西原封不动的告诉他们而已。

         勾玟让人把青铜爵杯和口录拿出去,自己却坐在原位没有动,感兴趣的看着他,“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不舒服?许慕疑惑的摇摇头,这都哪跟哪儿啊?

         勾玟的眼睛亮了亮,“这么说,你跟它们沟通,不需要耗费太多的灵气或是其它的?”

         “没有,其实就像我们说话这样而已。”许慕诚实的道。

         “太好了!你以后愿不愿意当我们的审讯翻译?”勾玟兴奋的看着他。

         “审讯翻译?”

         “我们这边像你这样懂所有妖怪语言的人太少了,尤其是有些才开灵智的小妖,你要是愿意帮忙,能省掉不少时间和麻烦。”勾玟叹了口气,看到许慕手里的奖金领取单,她扬扬柳叶眉,期待的看着许慕,“当然,我可以按照案件的数量每次都给你申请笔奖金,你可以把这当做是……兼职。”

         “只要我有时间,当然可以。”许慕开心的点点头,他现在给尚海分局当翻译官可都是免费的!

         许慕走出房间的时候,正遇到那个眉骨伤还带着淤青的青年。青年犹豫了两秒,追上许慕,将一个红色的小瓶子塞给许慕,“今天的事情,谢谢你。这是我们的家传秘药,聊表心意。”

         “你太客气了。”许慕待要推辞,那青年又被人带去了另一个隔间,快递小哥无奈的眨眨眼睛,只得将那瓶东西揣在口袋里。

         当晚,掌门大人捡起掉在沙发缝隙的小瓷瓶,目色诡异的瞥了眼快递小哥,“这玩意你从哪里拿来的?”

         快递小哥眨眨眼睛,“一个轩辕坟的狐妖给我的,说是什么家传秘药。”

         冯沅挑挑眉峰,拔开瓶上的塞子,语气有些危险,“妲己传下来的媚/药你也敢收,难道是想试试?”

         啥??????????

         快递小哥实力蒙圈。

         当晚的不和谐运动疯狂程度简直让快递小哥终身难忘。他默默咬着被角欲哭无泪,马蛋,那家伙到底是想报答还是想报复啊!

         不管怎么说,快递小哥不但如愿领到奖金,还顺便又拿到了一份兼职工作,这趟公费旅游的成果,还是可喜可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