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8章 翻译官许的日常之保护费
        春日的傍晚,暮色如琥珀,暖风似酒,熏人欲醉。

         许慕脚步轻快的拎着一袋晚餐的食材,朝旁边的高层小区里走去。

         穿过这个小区再朝西走两个街口,就是清平巷。这家小区门口的超市,上周刚刚开张,不但食材新鲜,而且距离清平巷比别的超市都近,步行走到万里阁,只需要一刻钟的时间。

         许慕前面五六步远的地方,是一个头发焗成浅金色的青年,手里拎着两个最大号的超市塑料袋,塞得满满当当,显然也是刚自超市满载而归。

         大约是因为塞得太满了,里面的两罐啤酒掉落了出来,骨碌碌的顺着石板路滚到许慕脚边。

         快递小哥弯腰把那两罐啤酒捡起来,递给手忙脚乱的转回身来追啤酒的青年,见他两手都被占着,索性直接帮他塞进塑料袋里。

         “谢谢。”青年不好意思的朝许慕笑了笑,露出一口漂亮的白牙。

         “不用客气。”许慕跟他点点头,两人便并排走上人行道。

         青年热络的跟许慕攀谈,“我叫白沿,你叫什么?也是新搬来这个小区的?”

         “我叫许慕,现在住在穿过后门隔两条街的地方。”快递小哥朝超市的方向挑挑眉峰,“那边没有超市,只能到这边来买。”

         “这个超市确实方便,我今天刚搬来,放下行李第一件事情就是出来采购口粮。”白沿晃晃手里的塑料袋,“这世界上啊,有三样东西不能空,钱包、肚子、还有冰箱。排名不分先后。”

         许慕弯弯唇角,这个哥们就是个跟某人情投意合的吃货。

         “看你的样子还是学生吧?”

         “嗯,今年大三。”

         “好好珍惜读书的时光吧,等上班了你就会知道,上大学的时候有多么幸福。”

         ………………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走到小区靠近边门的位置。

         一只黄狸猫猛的从路边的绿化带里窜出来,目标明确的将爪子挥向白沿手里拎的袋子,【新来的,快交保护费。】

         许慕:………………

         这年头,连猫都混黑社会?

         白沿被吓了一跳。

         塑料袋找就在黄狸猫的利爪之下应声而裂,巧克力、芥末花生、火腿肠、烤鱼片……袋子里面的东西哗啦啦掉了一地。

         那只黄狸猫看起来也就半岁大小,却傲气十足。它腹部和四爪雪白,四肢和背上布满漂亮的橘黄色虎斑纹,一副老子就是“小区之王”的架势。

         小猫挑剔伸着爪子在地上的零食里扒拉了一圈,最后垂下头叼起烤鱼片,趾高气昂的走了。

         “居然是来打劫的。”白沿愣怔了几秒,然后看着小猫从容不迫的消失在灌木丛里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弯腰收拾一地的狼藉。

         “它或许是饿急了,你没生气吧?”许慕赶忙把食材腾在一个小塑料袋里,把自己的蓝色无纺布购物袋递给白沿。因为夫诸和八步的关系,他对小猫有着种天然的亲近和纵容,也下意识的想帮小猫跟白沿求个情。

         他刚才暗自观察过,小猫身上的妖气并不强,也就是一级到两级之间,看起来也没有伤人的意思。

         “跟只小猫有什么好生气的。”白沿好脾气的笑了笑,“它长得这么漂亮,要是愿意留下来,我还想收养它呢!可惜,听说猫是很骄傲的动物。估计想让它主动留下来根本不可能。”

         一个礼拜之后,许慕又碰到了超市采购归来的白沿,两人走到边门附近时,那只虎斑猫再次跳出来,【新来的,快把这个礼拜的保护费交上来。】

         许慕:………………

         敢情打劫还有上瘾的?

         【就它这细胳膊细腿的小样,还好意思收保护费?谁会给它?】没有送货任务的夫诸窝在麒麟珠里吐槽。

         白沿主动从塑料袋里翻出一包鱿鱼丝递过去。

         小猫接过去,昂首挺胸的叼着“战利品”走了。

         夫诸:………………

         这样太容易了吧!

         第三次的时候,白沿甚至特意给小猫准备了一包猫粮。

         【傻瓜,谁要吃这玩意,小鱼干!要小鱼干!懂不懂?】虎斑猫用左前爪把猫粮的包装袋拍得“啪啪”作响,赐了白沿一个“王之蔑视”的眼神,然后叼起包鱼肉味的火腿肠大摇大摆的走掉了。

         “它好像不喜欢猫粮?导购明明说这个牌子的猫粮很受欢迎的。”白沿看着被遗留在原地的猫粮,疑惑的看了许慕一眼。

         许慕挠挠头顶的呆毛,“好像是,要不……你下次给它买包小鱼干试试?”

         大约是作息时间差不多的缘故,许慕经常会在超市附近碰到白沿,也时常目睹白沿被抢劫的现场。

         自从白沿吸取了许慕的建议,放弃猫粮,改买小鱼干作为保护费,小猫明显满意多了,偶尔还会心情愉快的对着白沿甩甩尾巴,【对,这个牌子的小鱼干最好吃。】

         那只小虎斑猫非常有原则,它只抢白沿的,却对非小区居民的许慕视而不见,从来不会碰许慕的袋子。

         “奇怪,它为什么从来不抢你?”白沿有次突然反应过来。

         【笨蛋,哪个小妖会去打劫道士!】虎斑猫鄙视的看看白沿,转身叼着自己这礼拜的“保护费”走了。

         “大概它也知道,我只是路过小区的无辜群众。”许慕笑道。

         白沿:………………

         偶尔路过小区的时候,许慕也会瞧见那只虎斑猫翘着尾巴在小区里巡视,神情骄傲的像个国王。

         许慕也曾经就小猫的打劫情况旁敲侧击的问过冯沅,像这只小虎斑猫这样的行为,到底算不算违反人界守则。

         正在看明清家具画册的冯沅淡淡的表示,小虎斑猫的这种行为治安管理局不会过问,第一没有牵涉到危及人类性命的部分,第二,也根本算不上恐吓,因为语言根本不通。

         五月的最后一天假期,阳光暖融融的,晒得人懒洋洋的。

         万里阁里的许慕却忙得脚不沾地,天色擦黑的时候才得空去买菜。他刚走出小区后门,便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回过头,看起来刚下班的白沿正顺着街边的人行道快步从街角走过来,边走边在咳嗽。

         许慕正要扬手打招呼,敏锐的发现白沿脸色不对。他迅速捏决划过双眼,发现白沿身后跟着团飘忽不定的黑烟,正一圈圈的往脖子上缠。

         野鬼!

         还是要找人替命的那种!

         肯定是白沿今天在哪里不小心招来的!快递小哥心里一惊,连忙伸手去兜里摸道符,想要帮白沿驱鬼。

         就在这时,墙头上突然跃下一道黄影,爪风凌厉的扑向白沿后背的方向,瞬间就与黑影缠斗到一处。

         许慕仔细一看,却是那只时常打劫白沿的小虎斑猫。小猫的瞳孔闪过一丝厉光,悍勇无比的攻击野鬼,努力保护着身后的白沿。

         许慕弯弯唇角,看来,这一个多月的保护费还真没白交。小家伙干活挺卖力!

         白沿奇怪的回过头,发现在神经病似的在地上扑腾着的小猫。

         “它在干嘛?”白沿看看小猫,又看看许慕。

         “听说猫能通灵,说不定,这会儿它正在跟我们看不见的厉鬼打架保护你呢!”许慕看着张牙舞爪的小虎斑猫半真半假的道。

         “要真是这样,看来我以后得多加包小鱼干了。”白沿玩笑着耸耸肩膀。

         “必须得加两包才行。”许慕用力拍拍他的肩膀,为小虎斑猫争取“高额“保护费。

         麒麟珠里的夫诸不满的皱皱鼻子,怎么不给我涨快递费呢?

         深夜,万籁俱寂,万家灯火。

         小虎斑猫趴在墙头舔舐着爪子上的伤口,另一只小三花猫不解的道,【那些野鬼恶兽什么的想杀人,你就让他杀好了,跟它打什么,弄得一身都是伤。】

         小虎斑猫仰头望望十六楼的明亮如昔的某扇窗户,不屑的甩了甩尾巴,【你懂什么,他死了,我以后跟谁收保护费去?】

         我罩的人,谁也别想动!

         同一时间,清平巷的万里阁里,夫诸正在筹谋自己的兼职大计,它决定了,以后就在西边那片小区收保护费,每人两瓶雪碧!不出多久,它就能躺在雪碧上睡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