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七章 连闯三关
        许慕斗志昂扬的仰起头,想抓紧时间了解下三段比赛的内容,顺便想想对策。

         第一段比赛看起来比较像是另类的障碍赛跑。

         参赛的鬼差,需要打开面前的木箱,穿上里面准备好的妃色外衫,然后跑过自己面前那段将近四百米的窄竹桥。

         这件外衫,估计就象征所谓的寒衣。

         每座竹桥均由三根巴掌宽的竹子拼成,宽度不足四十公分,桥下便是血池,腥浪翻腾,桥侧还有十二只凶猛的三头蛊雕穿梭飞行。

         只要鬼差踏上竹桥,桥旁的蛊雕便会群起而攻,撕毁鬼差身上的妃色外衫。

         外衣完全破裂或者掉下桥的,均会失去比赛资格。

         到达竹桥对岸的鬼差,以到达时间和外衣破损程度加乘作为积分,所用时间越短,外衣破损程度越小,积分总数越小,排名就越高。

         快递小哥正在研究第一段比赛内容的时候,正巧屏幕切到一个鬼差的单独过桥特写,它施展类似移形换影的身法,几乎是眨眼之间便出现在竹桥对岸。

         桥边盘旋的十二只蛊雕一脸懵逼状,它们还没上场,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积分牌上闪现出一个大大的零字,观众席上欢声沸腾。

         由于外衣破损程度为零,相乘之后,他第一段比赛的最终的积分也为零。

         第一段比赛取得零分记录的目前共有七个,许慕翻看了两个得零分的视频回放,立刻也就明白了,在这个比赛里,取得零分的,基本都是身手敏捷或者武力值强悍的,前者能争取最短的时间,后者能击退蛊雕,完整保存好外衣。

         快递小哥挑挑眉毛,暗地里有了主意,赶紧去看第二段比赛。

         然而,第二段比赛完全都是远景,只见方方正正的场地里摆了上百张高束腰的圆形香几,每个上面摆着件类似茶盏的小物件,鬼差们在每个香几前逐一观察。

         许慕看得云里雾里,只得暂时放弃,转向第三块屏幕。

         第三块屏幕的内容简直让他“囧囧”有神。

         如果说前两段好歹感觉还是在拼实力的话,第三段简直就是所谓的投机取巧了。

         赛场上有六道门,门前各坐着名一等鬼差,成功打开门敲响门内的铜钟,便算是完成比赛。

         当然,参赛的鬼差们可以选择以武力解决,挑战把守门的一等鬼差,打败他们便可以推门敲钟,完成比赛。

         然而,身为低级鬼差,又有几个拥有跟一等鬼差单挑必胜的能力?

         于是,它们中的大部分便选择了更加“方便快捷”的方式,“贿赂”!

         不论出钱还是表演节目或者其它,总之,只要能哄得把守门的一等鬼差同意给它们开门,就算成功。

         许慕嘴角抽搐的看着屏幕上一名参赛的鬼差正在卖力的把守门的一等鬼差按摩捶腿的时候,黑白无常走进了等候区。

         寒衣赛此时已经接近尾声,之前塞着上百鬼差的等候区,此刻包括许慕在内,只剩下稀稀拉拉的三四十个。

         再加上小阎王本来就已经坐在里面,所以黑白无常的出现,并没有引起等候区特别大的波动。

         “殿下,阎君让我们来带您去观众席。”白无常嘴角噙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小包子原本还想抵抗,听到阎君的名头,只得乖乖从了。

         “加油,我们都在a区的头排观众席等你!”白无常对许慕摆了摆手,“押”着依依不舍的小包子离开等候区。

         黑白无常的时间掐得非常好,他们离开等候区不过半分钟,许慕的号码牌便出现在等候区门口的显示屏上。

         快递小哥心里蓦的紧张起来,他深吸口气,努力压抑住狂跳的心脏,跟着其它几个站起来的鬼差一起走到准备区的门口。

         准备区有专门讲解比赛规则的鬼卒,许慕认真听了一遍,和他理解的基本没有区别,唯一的出入便是,比赛计时是从开箱子算起的。

         踏出准备区,四周便传来震耳欲聋的声浪,观众席传来的呐喊和加油声,丝毫不比人界的职业比赛逊色。

         加油!许慕默默握拳,给自己打气。

         同一时间,坐在观众席上的白无常把一个巴掌大的圆盘递到冯沅面前,似笑非笑的道,“大人要不要下注赌一把?”

         冯沅兴味盎然的挑挑眉峰,“怎么个赌法?”

         “输入您认为会夺得鬼钱的参赛鬼差的号码,确认之后再输入您想赌的金额就可以,五千块冥币起注,五十万冥币封顶。”白无常指着圆盘的输入界面笑容满面的解释道。

         这种时候,不管是为了面子,还是为了照顾某人事后知道时的心情,冯沅就算明知道会输,也要赌小道士赢的。

         可惜,小道士赢的几率微乎其微。

         上次被冯沅坑了笔奶茶费,这种摆明会大赚一笔的机会,白无常岂会放过。

         冯沅瞥了空中的大屏幕一眼,自家宠物正一脸紧张的走向衣箱的位置,“入乡随俗,那我就下五十万冥币赌小慕赢吧。”

         他低头在圆盘上按下许慕的号码,又转了五十万冥币进去。

         “谢谢大人赏脸。”计谋得逞的白无常笑得春风得意。黑无常摇摇头,他可不觉得小道士一定会输。

         【本王也要下注。】小阎王扭了扭身子,艰难的掏出荷包,掏出二十万冥币递给白无常,【本王也要赌许慕赢。】

         白无常:………………

         哨声响起,十二条赛道上的鬼差全都飞快的弯下腰去开箱子。

         许慕也不例外。然而,箱子根本拽不开。

         快递小哥瞪眼看了那个纹丝不动的箱子两秒,猛的反应过来,这个箱子,开口恐怕是模仿鲁班锁之类的东西。

         他赶紧抱起箱子,仔细观察上面的几处木块合缝,然后顺着缝隙尝试推拉的动作。

         许慕左侧赛道的那个鬼差,着急之下,直接用阴气劈开了箱子。可惜箱子虽然开了,里面的衣衫也被同时劈为两截,那个鬼差登时丧失了比赛资格。

         十几秒之后,许慕和几个鬼差陆续打开了衣箱,从里面捧出件薄如轻烟的妃色外衫。

         许慕额心微跳,这么薄的衣服,别说蛊雕的攻击,恐怕穿的时候力气大点就能扯坏。

         他小心翼翼的系外衫带子的时候,已经有三名鬼差踏上了各自赛道的竹桥。观众席上的鼓噪呐喊愈发的大声。

         许慕拎起衫角,奋力朝竹桥跑去。

         这功夫,刚才踏上竹桥的三名鬼差,已经有一名掉下竹桥,另外两个,才勉强跑出十几米,身上的外衫便已经破得七七八八,濒临完全破损。

         快递小哥一只脚刚踏上竹桥,桥上盘旋的那些蛊雕便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爪勾如电,翅缘如刀,看架势它们不仅想撕碎衣服,还要将穿衣服的许慕也连带着一起撕碎。

         许慕飞快的从兜里掏出六张符纸夹在指间,双手交错如飞,朝着打头冲过来的那六只蛊雕抛了出去。

         自从上次遇险之后,他已经养成了随身大量携带道符的习惯。他现在成符率已经突破了百分之八十,三级的道符已经算是信手拈来。

         前一秒还凶神恶煞般的蛊雕就像被按了暂停键,全都没了声息,僵着身体雨点般噼里啪啦的掉进桥下的血池。

         定身符!

         观众席上静默了一秒,有人立刻吼出来。

         道士!这鬼差生前居然是道士!

         观战的众鬼面面相觑,这个脸生的鬼差是谁?几秒后,反应快的立刻追加赌注。第一段比赛的分数出来前,还有机会下注。

         紧盯着屏幕的冯沅唇角浮现淡淡的笑意,用定身符算是最讨巧的方法了,小财迷脑子倒是挺快的。

         乘胜追击的快递小哥接下来几秒便把剩余的六只蛊雕也解决了,十二只蛊雕一脸懵逼的在血池里洗澡,许慕拎起衫角便朝对岸狂奔而去。

         0!

         许慕刚踏下竹桥,头顶的屏幕便打出了个硕大的零分字样。

         他的外衫完全没有破损,加乘时间之后,便成为第八位在第一赛段取得零分的选手。

         零分代表的便是实力!观众席沸腾了。

         白无常牙疼般的捂了捂嘴巴,参加寒衣赛的选手里,能用这招的估计也就只有小道士了。

         观众席上的白无常忧郁的同时,许慕已经踏进第二段比赛的准备间,跟他一起进入第二段比赛的,只剩下六名鬼差。

         第二段比赛的内容,是寻找正确的十月花神杯。

         康熙年间,景德镇御厂制作过十二月令花神杯,胎薄如纸,唇缘如线,整套十二件,一杯一花,每件都是腹壁一面绘花,一面有取自唐诗的题诗,对应十二个月份和十二位相应的花神,民间通常简称为十二花神杯。

         这个比赛,便是要求鬼差们在一百四十四枚花神杯中,找出杯壁上花卉图案及题诗正确的花神杯,记下编号。场地东边有一字排开的十二幅风姿绰约的美人图,带着正确编号走到十月相应花神的画像下,才算完成第二段比赛。

         换句话来说,这个比赛要求鬼差们知道十月的正确代表花卉,相应花卉题诗,以及指代十月花神的美人。场上有一百三十二个杯子,属于张冠李戴,题诗和花卉不符。

         如果说第一段比赛属于武的范畴的话,第二段便明显属于文了。

         许慕现在明白第二段比赛为什么不切近景了,容易漏题啊!

         十二花神杯是在人界也是非常受追捧的收藏品,想收到整套极难。许慕曾在清平巷八十三号胖老板的店里幸运的见过只康熙当朝烧制的牡丹杯,单只的价格便破了百万。

         快递小哥进入第二段比赛的赛场,没有急着去香几边查看,而是静立在场地一角,全身贯注的在脑海里搜索着胖老板当时告诉他的内容,一月是迎春花,二月是杏花……十月是月季!

         题诗:不随千种尽,独放一年红。

         花神王昭君!

         许慕长出口气,立刻冲到香几排成的阵列中,动作迅速的寻找起绘制月季花的杯子。

         这一回,他比其余六个鬼差都快,用时179.56秒。在第二段比赛的历史记录里,他名列第二位。

         观众席上,四周沸腾的加油声中,白无常苦笑着,无声的在心底长吁短叹,那么多杯子,就算知道正确答案,找起来也很费力气,小道士的运气怎么那么好?

         冯沅看着积分榜上积分挑挑眉毛,语调轻松的对着白无常道,“小慕第三段比赛的时间若是低于二十秒,是不是就能拿到鬼钱了?哎,可惜你们订的赌注上限太低了。”

         白无常:………………

         第三段比赛是不需要同时进行的,许慕闯过了第二关,便直接被带去了第三段的赛场。

         看到守在门前的一等鬼差,许慕不禁愣了一下,居然认识!

         那张超大的牛脸,额前那三绺风骚的自来卷棕红色短毛,不是牛头还能是谁!

         看到许慕,牛头的气势明显弱了一下,随后又努力握紧了手里的钢叉,做出一副威风凛凛的姿态。

         快递小哥跑到他面前,略一思索,便飞快的道,“终身免手续费代购健身教练光盘。”

         牛头面色激烈挣扎,胳膊上青筋暴起。

         许慕咬咬牙,又道,“附赠人界每年的健美比赛视频。”

         牛头浑身一震,瞪眼看着他,然后默默挪开了身体。

         全场哗然。

         许慕冲过去,推门敲响了铜钟。

         十五秒!

         许慕的积分空降到积分牌上的第二位,观众席上欢声雷动。

         第二位,这个脸生的小鬼差居然拿到了第二位!

         许慕在嘈杂声中抬起头,望着积分牌默默大口喘气,194.56秒,只要后面剩下的那两组鬼差里没人比这个时间短就行了。

         这个成绩,不但让白无常的笑容僵在脸上,也让坐在十一层透过电脑观看比赛的阎君露出玩味的神色。

         许家的小道士,真让人意外。

         看来,第三个拿到地府鬼钱的人类出现了。

         许慕跟观众席上的冯沅以及黑白无常汇合的时候,比赛结果已经出来了。他以寒衣赛总积分第二的成绩,成功获得一枚鬼钱。

         小包子拍手道,【许慕好厉害。】

         “我成功了!”快递小哥指着积分牌向身边的冯沅炫耀,笑得神采飞扬。

         冯沅揉了揉他的脑袋,眼底都是温柔的笑意,“没错,你成功了。”

         几秒后,许慕又激动的拉住身边的白无常确认,“我真的会有一枚万鬼令?真的?阎君不会赖账吧?”

         白无常噎了噎,“阎君大人从不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