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4.第一百二十四章 大牌的临时工
        得到允诺,冯沅扬起眉峰朝后堂的方向示意了下,“奠尔先生此刻应该在那里。”

         离魈眉心动了下,拔腿就要往里面冲,却被冯沅一把按住肩膀。离魈怒道,“你是不是想故意拖延时间帮它逃跑?”

         冯沅转过头,完全无视离魈的怒火,淡淡的开口,“殿下,我虽不知道你们为何会争吵,但强行把人带走并不是个好主意,它能走第一次,就会走第二次。与其这样,不如趁着这次机会将问题彻底解决。”

         离魈闻言微怔,收回脚站在原地神色郑重的考虑了一会儿,才迈步朝后堂走去。

         “哥,他们不会打起来吧?”余下的几位都站在原地,唯有许慕过去两步凑到冯沅身边,担心的看着通往后堂的那扇木门。

         冯沅勾勾唇角,“不会,殿下是聪明人。”

         一个地级,一个六级,怎么打?

         一不小心把郑则拍的神魂俱灭怎么办?离魈肯定不敢对自己的伴侣动手。

         冯沅话音未落,后堂便传来乒乒乓乓的响动。

         许慕:………………

         说好的不会动手呢?

         这肯定是打起来了吧?

         炎尾和周野面面相觑,却不敢跑到门口去探听动静,只能死命紧盯着木门。

         许慕更是着急,一看就知道,那官服小人肯定不是魔界太子的对手,不吃亏才怪!但严格说起来,这也是人家的家务事,他们这些外人都不适应插手。

         五六分钟后,离魈一脸冷酷的推门走出来,吩咐炎尾,“在附近找找房子,从今天起,我们也在这里打工!”

         炎尾&周野&许慕:………………

         殿下,您要做临时工,您考虑过屋子里这些正式员工的感受么?

         冯沅指指正对面的六十五号,“殿下若是不嫌弃,可以暂时住在那里。”

         “这次算我欠你个人情。”离魈点点头,他右脸颊上顶着个极其可疑的红印,快递小哥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像个巴掌印。难道,刚才被打的其实是……太子殿下?

         安顿好离魈,已经接近晚上九点。

         折腾了一整天,这会儿终于真正清净下来。许慕跟冯沅离开六十四号,惬意的吹着晚风慢慢朝清平巷的巷口溜达。

         此时已经是清平巷的阴市时间,开着门的铺面,门口都挂起盏橘红色的气死风灯。路中间白日里热闹非凡的地摊,基本已经收得差不多,偶尔只有一两个位置还摆着铺盖。

         许慕很久没逛地摊了,难得此刻有闲暇,便忍不住想过去看看。

         离他们最近的那个摊位摆放的大多是青铜器,圆球形的青铜敦(音同对),带着兽耳和饕餮纹的四方尊,破损的青铜弩机和马车部件,甚至类似捣练图里出现过的带着长手柄的青铜熨斗。

         这个摊位上没摆橘红色的气死风灯,居然是做阳市生意的。

         铺盖的一角上放着几尊铜佛像,许慕蹲下身,用手机照了照,冯沅便站在他身后,安静的抱臂围观。

         最左边那尊是白度母,高三十来公分,左手三宝印,捻乌巴拉花,右手向下做与愿印,面上三眼,手心脚心各有一眼,总共七眼,面容生动,姿态怡然,可惜膝盖处磨损得有些厉害。

         旁边那尊看起来应该是弥勒菩萨,双手当胸结说法印,头部带有佛塔,呈垂脚倚坐的姿态,衣褶生动,通体溜金,边角凸起的莲纹处微微泛红,很符合藏/传佛造像的特征,整体品相也不错。

         人们常说,珠光宝气。珍贵的物件,经过长期的把玩或者流传,会在表面形成自然的包浆,色泽莹润内敛,那种历练时间打磨而出的气息,是造假手段很难达到的。这尊造型,便带着非常明显的传世包浆。

         许慕心思一动,忍不住指着那尊弥勒铜像问摊主,“这尊造像您能匀给我么?”

         匀或者让,是古玩行当里比较客气的说法。摊主单手撑着头,似睡非睡的样子,闻言不禁掀起眼皮看了许慕一眼,两秒之后,才慢悠悠的道,“明早期的,算你三十二万吧。”

         快递小哥遗憾的扁扁嘴唇,心里默默的觉得自己有些鲁莽了。

         其一,他忽略了成本问题,他对自己的眼光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根本舍不得拿三十几万来赌。

         其二,按照他的判断,这是件好东西,如果他是专门收藏铜像的,肯定乐意收走。不过,他只是试图捡个漏赚点差价,开明兽的店里,类似的铜像基本都在三十万左右,摊主的价格开得很准,这个价格,就算赌了,恐怕也基本没有赚头。

         捡漏什么的,果然都是传说中的故事。

         他默默叹气的时候,边上打着手电在查验青铜器的那位也开口询问摊主,“您这东西看在什么时候?”

         那人正在看的是只圆口双耳的青铜簋(音同轨),他身后还站着围观的人,也弯腰跟着一起打量着。

         摊主懒洋洋的回道,“西周。”

         蹲着的人没说话,后面围观的那人却忍不住不屑的嗤笑,“西周?我看是上周吧!”

         快递小哥往那东西上望了望,那通身的斑驳的绿色确实很像传说中的酸咬出来的作假痕迹。

         摊主也不争辩,重新阖眼不再说话。古玩这玩意,讲究你情我愿,这种说话夹枪带棍的,他自然懒得搭理。

         【蠢货,】声音稚声稚气,开启的却是冷嘲热讽模式,【这里明明它们问的那个饭锅和那三尊佛像是真的。】

         【就是,自作聪明。】另一个同样稚气的声音附和。

         许慕抬眼望了望,发现摊主放在旁边的褡裢布包上,土气的褡裢上,居然坠着块雕工精美的双鱼配,声音正是双鱼配发出来的。

         没放在铺盖上,就证明是摊主的私人物件,非卖品。

         按照它们说的,那个青铜簋和佛像都是真的?

         等等,三尊?

         许慕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阴影里还藏着尊尺寸极小的造像。

         那尊铜造像高度只有十公分出头,还不及白度母造像的一半,模样灰扑扑的,造像整体不像佛或者菩萨,而是个带着肚兜的孩童形象,左手指天,右手指地,迈步而行,脚踏莲花。

         快递小哥眼睛蓦的一亮,传说佛祖释迦牟尼自他母亲的右肋骨下出生,他生下后,走了七步,步步生莲,左手指天,右手指地,开口道,“天上天下,唯吾独尊。三界皆苦,吾当安之。”

         这尊造像,恐怕就是取自这个典故。

         而且,他记得上个礼拜,还有人在托开明兽找释迦牟尼的造像!

         再仔细看造像的开脸,也符合明代中后期的特征,就是纹饰特别少,朴素了些。

         “这尊造像……”许慕踌躇着开口,带着点不好意思。他不是熟手,总觉得刚才问过一件东西没买,有些羞愧。刚才看青铜簋的两人已经起身离开,摊主也打着哈欠已经开始收拾东西,看样子是准备快递小哥和冯沅一走就收摊。

         “收摊生意,算你两万吧。”摊主瞥了那尊造像一眼,随口答道。当时是跟另两尊造像一起收来的,成本只有两千,本来以为拿到个便宜搭头,没想到,造形似乎不太受追捧,一直乏人问津。

         【啧,老李好黑,明明是两千块买来的。】稚声稚气的声音又道。

         许慕:………………

         快递小哥立刻根据“线报”砍价,“三千。” 一点利润不留的话,摊主肯定不会出手。

         “三千?不可能,成本就一了,你诚心要就一万二拿走。”摊主挥挥手,一副痛心疾首老子亏大了的样子。

         许慕咬咬牙,伸出一只手,“我最多再加五百。”

         摊主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行,不然就成本价给你,一万块。”

         “走吧。”许慕失望的站起身,对着冯沅道,成本才两千,加一千五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哎哎,算了,就当花钱交个朋友,三千五就三千五。”摊主见他们真的要走,连忙出声叫住许慕。

         最终,这尊小小的铜造像,以三千五百块成交。

         摊主只肯收现金,许慕现在口袋里只剩下白天花剩下的八百块,没办法,只得跟冯沅借了两千七百块。

         冯沅捏着票子“趁火打劫”,“今晚加一次?”

         “加个大头鬼!”许慕气势不足的瞪了冯沅一眼,抢走那沓现金。

         冯沅无奈的勾勾唇角,满足男朋友的基本需求是应尽义务吧!

         回家的路上,许慕用冯沅的手机从周野那里要来开明兽的联系方式,将自己刚买的那尊造像拍照片给它,各个角度拍了四五张,又备注了尺寸,请它帮忙估个价格。

         他们还没上楼,开明兽的回复就来了,【挺开门的铜造像,就是尺寸小了点,纹饰不够精美,我估计至少能卖三到五万块。】

         许慕兴冲冲的把那条消息举到冯沅面前,这次真的捡到大漏了,十倍!!!

         因为捡漏而心情大好的快递小哥,第二天早上起床修炼时,仍旧眉眼飞扬着。虽然晚上被折腾了两次,但有冯沅的灵气修复,他睡醒后向来都会回复生龙活虎的状态。

         许慕刚在客厅的沙发上盘腿坐下,许清手下的清三突然在他面前现形,【启禀主上,军指挥使大人着小的回来禀告,王礼死了。】

         许慕飞扬的眼角瞬间掉了下来,什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