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4.公费旅游 上
        行人如织,步履匆匆,尚海火车站,永远都是一派车水马龙的繁忙景象,更别提五一假期这种时候了。如果逆着人流的方向前进,简直有种随时会被汹涌澎湃的人潮冲走的错觉。

         许慕单手握在旁边的铝合金行李箱拉杆上,正在给冯沅回信息,【取好票了,马上进站。】

         【路上小心,待会儿我来接你。】两秒之后,手机屏幕上跳出冯沅的回复。

         许慕眉眼弯弯的瞄了一眼,轻快的把手机揣回兜里,拖着行李箱大步往候车室的方向走去。

         两天前,快递小哥收到一条短信。

         【尊敬的许先生:恭喜您获得一万元奖金和“好市民”勋章,请于2017年5月5日前至我局领取奖金,详情请点vip.】

         发信号码:010101886

         看那乱码似的发信号码!看那奇怪的网址!

         几乎在刚看完这条没头没脑的领取奖金的短信的时候,许慕就认定了这是诈骗短信。毕竟现在这种号称中奖的骗术层出不穷,一会儿说你中了手机,一会儿说你中了汽车,不是让你交巨额邮费就是让你交个人所得税。许慕这半年里已经中了三台手机,两部电脑,中奖中得都有点麻木了。他送快递的时候,还听有个小区的大妈们热议,她们那边前段时间接连有三个人上当。

         掌门大人因为一个设计项目出差去京北十天了,独守空房的快递小哥正在濒临各种郁闷的爆发期,顺手把这条短信和另外一条通知他中了手机的短信一起截图,发到朋友圈吐槽,【想骗小爷的钱,没门!】

         钱亮和徐涛他们纷纷秒赞。

         白无常:94,铁公鸡的毛也想拔!

         沈良: 为机智点赞

         周野:[滴汗]

         许连魁:我收到了条几乎一模一样的,就是金额不一样。

         白无常:等等,小道士,下面那条的号码,好像有点眼熟。

         黑无常:眼熟+1

         周野回复白无常:没错,那是三界治安管理总局的发信号码。

         许慕:………………………………

         啥???

         后来经过掌门大人确认,他才知道那封跟诈骗短信长得像孪生兄弟般的信息,居然真的是三界治安管理总局发来的。

         虚止一役,赵无垢特意为许慕他们这些“义工”也表了功。按照功劳分级,许慕可以获得一枚三界治安管理局的勋章和一万妖币的奖金,路费报销,但需要本人到京北总局领取。

         虚止的事情过去都快半年了,现在才通知发奖金。得知真相的快递小哥又深深的为三界治安管理总局的办事效率担忧了三秒。

         本来也是可以走流程再将奖金转到尚海分局的,鉴于三界治安管理总局也在京北,这简直是天上掉下个公费旅游的机会。许慕便顺理成章的决定去京北度个五一,顺便……给掌门大人送几件换洗衣服,毕竟都快两个礼拜了。

         三十分钟后,许慕捧着个翅桶和两罐雪碧,拖着行李箱踏上高铁。

         他的座位在第一排靠窗,空间十分宽裕。许慕找到自己位置的时候,靠走道的位置已经有个中年人正在睡觉。

         许慕没打扰他,拖着箱子从前面绕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刚把背包抱到身前,里面便迫不及待的钻出一只巴掌大的小鸟,一身赤色的羽毛像镀了金膜似的,闪动着淡金的色泽,正是幼鸟形状的朱辰。它那天能变成原形,全拜天火池所赐。事实上,刚把许慕和冯沅带到天柱上,它就变回这幅样子,后来睡了三天三夜才醒。

         此刻它嘴巴里还叼着根漂亮的红色羽毛,得意的道,【我的尾羽,送给你。】有障眼法在,它也不怕被人看到。

         许慕嘴角抽了抽,悄声道,“你怎么又掉毛了?”

         半年里,他已经收到不下三根这样的“礼物”了,快递小哥有点担忧,再这么下去,朱辰不会成为史上第一只秃尾巴的朱雀吧?

         【不是掉毛,是换羽!我的羽毛可有用了,雷火不侵,你记得要好好收着,】朱辰着急的用爪子跺了背包两爪,【以后你可以做件衣服!】

         许慕:………………

         难道你是指望着我用它们织件毛衣么?

         “好吧,谢谢。”快递小哥摸了摸朱辰的小脑袋,递给它一罐雪碧。没错,翅桶和雪碧,都是给朱辰和麒麟珠里的夫诸买的。至于他为自己准备的,只有一瓶白开水和两块果酱面包而已。

         天干物燥,适合睡觉。

         朱辰吃饱后,便窝在背包里睡了。没过多久,许慕也觉得眼皮沉重,索性靠在椅背上打盹。临睡前,还颇有安全意识的用膝盖压住靠墙放的行李箱。

         他醒来的时候,邻座已经空了。车厢里意外的安静,大多数人都靠着椅背睡得昏沉。火车停在一处站台,外面似乎在下雨,隔着模糊的雨幕,许慕努力半天都没清楚站台的名字。

         车厢的玻璃门响动,一头带着棒球帽的少年带着满身浓重的湿气跨进车厢,正准备在他身旁的位置坐下,看到他,微微一怔。

         “你居然醒着?”对上许慕的眼睛,少年下意识的发问。他看起来和许慕年纪差不多,穿着简单的黑T恤,头上那顶红色的棒球帽压得很低,鬓角和后脑勺露出截染成金棕色的短发。

         “呃,醒了。”许慕挠挠头,睡醒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大约也是察觉到自己的话有问题,少年低下头默默坐回位置。

         “这是哪里?”

         “元洲。”就在许慕以为不会得到回复的当口,少年开口答道。

         “源州?”奇怪,去京北的路上有这站么?

         少年没再说话,许慕仍觉得困意很浓,没过一会儿,便又睡过去了。

         再醒过来时,火车已经到站。许慕整理东西的时候,棒球帽少年先他一步下了车。

         数日不见,男神大人变得更帅了!快递小哥在人群中看见那个出类拔萃的身影时,忍不住又脑残粉了两秒。

         冯沅则看着自家宠物头顶那两绺欢快的呆毛淡淡的勾起唇角,还是赶紧弄好项目回去的好。异地恋什么的,太不人道了。

         当晚,被扔到窗外的朱辰愤愤不平的挠着玻璃,【为什么把我扔外面,人家也要和小道士睡!】

         夫诸打了个哈欠,随遇而安的趴在酒店阳台上,【本座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主人才不会让你围观他和小道士交/配呢!】

         朱辰震惊的看着夫诸,【交配?他们都是公的也能生宝宝?】

         【不以后代为目的的交/配才是真爱!】夫诸摆出副义正言辞脸。主人做什么都是对的!

         所以,真爱应该是公的?阳台上的红毛鸟宝宝苦苦思索一夜,终于被成功带偏。

         从外表看起来,京北博物馆只有两层,而三界治安管理总局,坐落在京北博物馆看不见的第三层到第七层。当然,像许慕这样的“外部人员”,只能进到第三层而已。

         京北博物馆的二楼,挂着一把扇骨足有一米三的檀木巨扇,三界管理局的入口,便是这把画着烟波缥缈图的扇子。

         博物馆一楼正在举行个什么皇家用品展,人气还挺旺。许慕也不赶时间,也顺便在一楼逛了一圈。

         “妈妈,哪个皇帝最厉害啊?”一个被妈妈牵在手里的小男孩发问,她妈妈便笑着答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每个人都不一样,宝贝要自己找才行。”

         两人刚从许慕身边走过去,旁边的展品便炸了锅。

         【这还用问么?最厉害的皇帝当然是我家主人。】一个标签上写着“秦”的青铜鼎忍不住开口,它的声音带着金属特有的嗡嗡回响。

         【明明是我家主人!】一把汉代铜剑立即跳出来反对。

         【都是莽夫,我家主人诗文天下。】一个乾隆朝的官窑碗不屑的道。

         许慕:………………

         原来这些东西都有恋主情结么?

         【得了吧,谁不知道凡是乾隆题过字的字画,都至少折价百分之十,要是我家主人赏鉴过的,至少增值百分之二十!】一副盖着双龙小印的山水手卷不屑的道。

         【可惜,你家主人也是,诸事皆能,独不能为君!】一个镶金玉带勾道。

         【总比你家主人分桃断袖好。】

         【断袖怎么了,你上次还说你家主人不吃药就不/举呢!】

         【你家的也没好多少,就爱柳叶细腰的,变态。】

         【你家的还只喜欢穿补丁衣服的后妃呢!】

         【你家的大舌头罗圈腿。】

         【你家的秃头,还有脚气!】

         话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转成了互相攻击,进而开始揭露各朝各代的帝王宫闱喜好。显然它们互相这么知根知底,就是因为平常聊得太多的缘故。

         被强迫听了一脑袋宫闱八卦的许慕整个人都不好了,马蛋,这让他以后怎么直视那些高高在上的皇帝的名字!一看见就想到秃头和脚气怎么办?

         他捂着耳朵赶紧往二楼的方向奔,不小心还撞了个背着斑马纹背包的青年。

         “对不起,没事吧?”许慕赶紧道歉。背包里似乎有件什么很硬的东西,撞得许慕胸口生疼。

         那人推开许慕,急匆匆的朝门外走去。许慕挠挠脑袋,这人有点像火车上那个坐在他邻座的。

         许慕刚刚走道二楼,整个博物馆突然响起凄厉的警报声,“快封锁现场,有人偷走了青铜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