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6.第一百二十六章 食邪
        “我见过?”许慕举着鸡翅在脑子里搜索了下,记录为空,没有想到符合“半个朋友”+“自己见过”这两个搜索条件的人。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冯沅泰然自若的捏着他的手将那剩下的半个鸡翅送进自己嘴巴里,无论多接地气的举动,他做起来都显得极为得体,“小阎王还有什么要去的地方?”

         粗神经的快递小哥完全没有发现掌门大人的动作有多暧昧,顺手便把手里的翅桶塞给冯沅,擦干净手翻看了一下小阎王的“愿望清单”,“嗯,最后一个应该是摩天轮。”

         不限高,不限年龄,排队速度快,两大三小正好一个车厢,打扰不到其它客人。

         摩天轮简直是游乐场最贴心的设施!

         许慕站在排队等候区,对摩天轮的评价瞬间飙升至满分。

         全透明的车厢里,三个小家伙乖乖喝着果汁凭窗眺望,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弯碧色的江水蜿蜒而过,斜阳熔碎在江面,金光流淌,整座城市灵气饱满,热闹奔忙。

         【人界真的好好看。】小阎王扒着窗户,由衷的感叹。

         “当然。”许慕与有荣焉的点点头,他们脚下的这座钢铁森林,是华国最繁华的都市之一。

         【好喝的也特别多。】朱辰真情实感的道。它小幅度的在座位上左右滚动,吸收着许慕帮它倒在蛋壳上的果汁。

         “快看,那座大楼真像俺们刚才吃的冰淇淋。”沈良发现新大陆般的指着江边的一座高楼道。

         【真的哎!】扒着窗户的小阎王和朱辰二重唱般的附和。

         许慕:………………

         吃货见吃!据说那座大楼是莲花造型好吗!

         魔界太子殿下离魈现在心情不好,准确的说是非常不好。

         几个月前,它的伴侣郑则不告而别,悄悄回到人界。等它发现再带着亲随炎尾赶过来,郑则早就如同鱼沉大海一般,逃得无影无踪。

         凭着跟郑则之间的灵契感应,它一路追到尚海附近,考虑到面子问题,离魈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在人界公开寻找。本以为人界这么小的地方,找个入魔的人非常容易,毕竟郑则的品级不高,想要隐藏魔气非常困难。

         没想到,足足几个月,半点郑则的痕迹都没找到。如果不是肯定灵契不会出错,离魈早就换地方折腾了。

         郑则当初由一根金簪的血气引堕入魔,如果要藏匿魔气栖身,同样只能借助钗钿首饰类的物件。所以,各种首饰尤其是灵气重的首饰,是离魈搜索的重点目标。

         今天下午,它刚想靠边停车去路边那家卖金饰的店铺看看,一个白头发的老头便扶着他那辆红得有些嚣张的跑车车头倒了下去。

         离魈发誓,那老头绝对是自己倒下去的。

         然而,老头却躺地不起。不耐烦的离魈想开车走人,立刻被大批正义路人拦住。

         要不是答应过冯沅不会伤人,离魈肯定会将那个老头和旁边那圈是非不分的家伙一起送去地府结伴报道!

         围观群众报警之后,警/察便把老头送去医院检查,将它和炎尾带到医院隔壁的派出所,一边等待结果,一边进行什么思想教育。迫不得已之下,炎尾赶紧联系冯沅,请他来帮忙解决一下眼前的困境。如果交给它们自己,恐怕只有杀出去这一条路。

         熟悉离魈脾气的,比如炎尾,一看到它开始捏尾戒,就知道自家殿下已经处在发火边缘,就像魔界的那座炎池火山,随时准备爆发。

         偏偏他们面前的那个穿着奇怪的人类,仍旧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数落着什么黄线不能停车的新交通规则之类的鬼玩意。

         它们又不是人,哪里知道人类的新交规?

         简直是强魔所难!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就在离魈双手拍下准备翻桌子的前一秒,一个红头发的眼镜青年文质彬彬的踏进屋子里,“我叫周野,是冯沅的手下。”

         那一刻,离魈猛的闻到了股熟悉的味道,属于它的伴侣的,郑则的味道。

         华灯初上,就像计算掐准了时间似的,他们把朱辰送回听雨楼,黑白无常正好过来接小阎王。

         黑白无常简短的跟冯沅沟通了下目前化渊的审讯进程,一切都非常顺利,据化渊交代,虚止的邪道以三家为首,化家正是其中势力最大的一家,目前他正在画虚止城的地图,照这个进度,过不了多久,地府便可以把完整的资料共享给三界治安管理局。

         小阎王趴在白无常的怀里,依依不舍的朝着许慕和沈良挥手,“许慕,小光头,下次再来找你玩。”

         “行,下次俺们去动物园!”沈良兴冲冲的道。

         许慕:………………

         我可以拒绝不?

         路过六十四号的三界治安管理局,冯沅看看手表,对着身边的许慕和沈良道,“客人应该快到了,要不要顺便进去歇一会儿?”

         许慕知道他指的是刚才打电话的对象,本就好奇对方身份的他立刻同意。沈良要给八步带饭,便先回去了。

         从门口看起来,灯火通明的三界管理局里空荡荡的。周野据说去处理那位客人的事情了,鸣川也不在。

         “里面没人?”许慕看看冯沅。

         冯沅点点头,当然没人。除了他,在三界治安管理局尚海分局供职的全是正宗的妖魔鬼怪。

         【蠢货,快起来,老大来了!】

         【妈呀,我的报表还没有做好!】

         【老,老大好。】

         迈进门,许慕便听见一阵兵荒马乱的声音,屋子里却看不见半个人影。

         冯沅淡淡的扫视了旁边的博古架和后面的空位,“齐冉,把报表打印出来我看看。”

         后面的座位立刻传来声哀嚎。

         快递小哥努力的往后看了看,才发现椅子上蹲着个四五十公分高的带黑框眼镜的羊驼造型的绒!毛!玩!具!

         许慕诧异的皱起眉头,绒毛玩具也能修炼成妖怪?

         “它只是最近喜欢附身在这玩意身上。”冯沅淡定的跟快递小哥解释。

         许慕:………………

         “大人,请喝茶。”桌子上传来另外一个声音。

         许慕垂头望去,正是他上次在门口见过的那个四五公分高的官服小人。

         它还不如身边的冰裂纹茶壶把高,见许慕看过来,便彬彬有礼的做了个揖礼。在它面前,端端正正的摆着两杯冒热气的茶水。

         “谢谢。”快递小哥连忙朝它道谢。他记得上次碰面这小人说过,它借住在这边,所以会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客气。”官服小人露出个笑容,转身踱到桌面的角落。许慕这才注意到,那里摆着一本线装的竖版书和一方玉石镇纸,它正拿镇纸当凳子,托着下颌坐在上面看书!

         难得莅临的冯沅随意的坐在第二排的座位上看报表,许慕百无聊赖的端着茶杯打量四周,正好看到对面的铺面。

         清平巷是条南北向的街道,巷子东边的铺面统一为单号,西边则为双号。有些铺面做阴市生意,有些铺面做阳市生意,有些铺面,却根本不做生意。

         比如九章住的宅子,比如三界治安管理局对面的六十五号,许慕在这条巷子混了三个多月,从来没见过它的庐山真面目。

         “你知道对面是做什么的么?”许慕凑过去问坐在玉石镇纸上的官服小人。清平巷的土豪可真多,守着这么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不开店。

         你看每天外面那些地摊,恨不得都摆到外面的大马路上去了!

         小人疑惑的顺着他的手指头朝对面望了望,“据小生所知,那是冯大人的宅邸。”

         “冯大人?”

         小人朝默默看向后面正在看报表的冯沅。鸣川和周野他们都住在六十四号后面的院子里,对面那座院子,是单独给他们的boss冯沅准备的。

         许慕:……………………

         冯沅闻声抬头,淡淡的道,“说是分给我的宿舍,但我嫌这边吵,所以不愿意住。”

         许慕:………………

         马蛋,治安管理局的福利也太好了吧!

         快递小哥正在各种羡慕,它手边的官服小人突然神色一僵,动作麻利的跳下桌子一溜烟冲进后堂。

         许慕还没反应过来,周野便带着一老一少迈进门里。

         年轻的那个戴着墨镜一脸张扬,右眼下方隐隐露出一角标志性的刺青图案,年老的那个则带着和气的笑容。

         原来是拿着世界地图问路的那两位!快递小哥瞬间便想起了这两人。他们一共有两面之缘,一次是在卖首饰的老乡家里,一次是在尚海的街头。

         “冯先生在这里好生悠闲。”离魈抱臂打量着四周,不满的开口。

         冯沅站起身迎上前去,态度温和诚恳,“怠慢殿下了,方才在陪冥界的人,实在脱不开身。”

         快递小哥嘴角抽了抽,哥,你说的该不会是小阎王吧?

         “你把他藏在这里?”离魈话锋突转,语调里隐含着怒意,他现在敢肯定,郑则肯定在这里。

         “殿下指的是?”冯沅心念电转,想起藏到后院的官服小人。这里能跟魔界相关的,也只有那位号称从魔界躲来避祸的了。

         炎尾赶紧过来施礼,“禀大人,是我魔界的太尊郑则,按照人界的说法,好像应该叫太子妃。”

         太子妃?许慕想到刚才跑到后院的那个官服小人,他记得没错的话,那个官服小人就是魔。

         冯沅挑眉看看周野,周野赶紧接话,“启禀殿下,三界治安管理局的确寓居着一位魔界人士,但它自称奠尔,并非郑则。”

         许慕抽抽嘴角,那不就是繁体的郑字么?

         “你不会是故意的吧?”隔着墨镜都能感觉到离魈瞪视的目光。

         冯沅淡淡一笑,温文尔雅的道,“殿下不是来探亲么,何时改成找人了?”

         离魈:………………

         炎尾赶紧打圆场,“那不知大人能否让我们见见那位奠尔先生?”

         冯沅为难似的叹了口气,“三界治安管理局最近正想要对付一群邪道,可惜人手不够,奠尔答应要帮忙……”

         “我来帮你。”离魈咬着牙道。

         “你把他藏在这里?”离魈话锋突转,语调里隐含着怒意,他现在敢肯定,郑则肯定在这里。

         “殿下指的是?”冯沅心念电转,想起藏到后院的官服小人。这里能跟魔界相关的,也只有那位号称从魔界躲来避祸的了。

         炎尾赶紧过来施礼,“禀大人,是我魔界的太尊郑则,按照人界的说法,好像应该叫太子妃。”

         太子妃?许慕想到刚才跑到后院的那个官服小人,他记得没错的话,那个官服小人就是魔。

         冯沅挑眉看看周野,周野赶紧接话,“启禀殿下,三界治安管理局的确寓居着一位魔界人士,但它自称奠尔,并非郑则。”

         许慕抽抽嘴角,那不就是繁体的郑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