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9.第一百二十九章 神的仆人
        “哇塞!”快递小哥对四周高高的柜子简直望眼欲“穿”,毫不掩饰的露出震惊和羡慕之色。

         珊瑚的价格他不太懂,但那件汗塌儿上的数百颗翡翠珠价值肯定在百万以上.随便一件就价值百万,按照这个节奏,岂不是富可敌国?

         “别想了,这些都得上交给地府和三界治安管理局。”冯沅揉揉许慕的脑袋,毫不留情的打击他。

         许慕可怜巴巴的看了冯沅一眼,“我就想想,拿个一件什么的,想想还不行么?”

         这年头,连白日梦都不让做么?

         某人委屈的样子让冯沅忍俊不禁,他淡淡的勾起唇角,“好吧,让你拿一件。”

         许慕开心的刚想振臂高呼,忽然又顿住,他小心翼翼的转头向冯沅确认,“是让我自己挑一件么?”

         冯沅理所当然的摇摇头,“当然得我挑。”

         他就知道!快递小哥头顶的呆毛像耳朵似的耷拉下去,萎靡极了。

         “放心,肯定帮你挑件最好的。”冯沅一本正经的道。

         许慕:………………

         放心才怪,上次就给了我一文钱,地摊上五块钱随便挑的那种。唯一的好处就是灵气特别浓郁。

         冯沅纵身跃至柜顶,随意打开了个抽屉查看,只见里面放着个细颈的白瓷瓶,旁边配着张类似说明书的单子,写着丹药的名称、基本功效、炼制时间和炼制人。

         他拿出白瓷瓶,拔开塞子瞧了瞧,朝底下的许慕晃悠,“一百三十年前的金丹,要不要试试?”

         许慕:………………

         确定没过期?一百三十年,绿毛得长得比我头发还长了吧?

         冯沅环顾四周,又打开几个小抽屉,发现里面分门别类的放置着白瓷丹药瓶,多的有三五瓶,少的只有一瓶,都配着张类似说明书的单子。很显然,所有的小抽屉里放的都是丹药。

         中间那些大点的抽屉,放的东西则愈发稀奇古怪五花八门,从雪莲、鹿茸、灵芝之类的药材到精须、兽爪、妖骨这种看起来就头皮发麻的东西再到珍珠、翡翠、碧玺等各色珍玩。冯沅每看一件,便恶趣味的展示给站在下面的自家宠物。待对方眼冒亮光即将赞叹出声的时候,又轻飘飘的放回抽屉,转向下一处。

         几次之后,快递小哥心里的小人开始暴躁掀桌,马蛋,这是在用肉骨头逗小狗么?

         见许慕“目露凶光”的瞪着自己,冯沅促狭的眨眨眼睛,将刚才藏好的那样东西变魔术似的从袖口翻出来,扬手抛给他,“好了,就这件吧。”

         那样金黄色的东西自高空划出道漂亮的弧线,快递小哥兴冲冲的接住,居然又!是!一!枚!铜!钱!

         这次贵了点,是十文的。地摊上照样卖五块钱的那种。

         许慕:………………

         就在快递小哥捏着那枚铜钱犹豫着要不要把掌门大人拽下来聊聊人生的时候,整座地下城突然猛烈的震动了一下。

         快递小哥疑惑的望向冯沅,“地震么?”

         冯沅面色微沉,立刻跃至许慕身边。

         屋顶的灯盏和四周的柜格像得了帕金森似的,晃动个不停,发出哗啦啦的响动。冯沅皱起眉心,挥手劈开屋子正中间的那个柱台,拿了那个拳头大小的迷你丹炉驾轻就熟的往许慕的背包里一塞,便拽着许慕往外冲。看先前死在柱台边那个男子的姿态便知道,这一室珍品里,最宝贵的便是这只炉子。

         许慕则肉疼的看着周围那堆柜架,这里要是塌掉的话,那些柜子里的东西岂不是全毁了?太可惜了吧!

         他边跟着冯沅往外跑,边从裤兜里掏出一沓金汤符,掉在地上的也来不及捡,只能顺手将其中几张拍在旁边路过的柜格上,尽可能的多保护一点东西下来。

         清一看见他的动作,便跟周围那几个鬼卒打了个手势,悄无声息的停下来,捡起快递小哥掉在地上的那沓金汤符。

         许慕和冯沅赶到走廊的时候,正遇到两个人朝这个方向匆匆赶来。

         那两人一人着白色松鹤纹对襟唐装,另一个则服褐色,通身团寿纹,皆是须发黑亮的模样。看到冯沅和许慕,两人便脚步一滞,待瞧见他们身后大敞房门,脸色立刻变了,“你们拿走了补天鼎?”

         补天鼎?

         许慕愣了愣,下意识的想到刚才被冯沅塞在自己背包里的那个长得像七彩琉璃似的小丹炉。

         冯沅踏前半步,冷冰冰的看着他们,“你们也是化家的人?”

         “卡啦!”四人头顶传来清脆的碎裂声,描金绘彩的各种奇珍异兽的廊顶拦腰而裂,扑簌簌的落下不少尘土。

         “小子,快交出补天鼎,不然今日便是你们的死期。”那两人对视一眼,穿白色唐装的人恶狠狠的道。着褐色的那位挥手洒出一把黄色的东西,雨点般的落在地上,噼里啪啦的弹跳着。

         许慕定睛一看,居然是黄豆!

         撒豆的那位抬手咬破自己的食指,在空中飞快的画出幅与他自己等高的符咒,伸手一拍,“去!”

         空中的符咒烟花炸裂般的化作千百道红光,落在地面那些黄豆上。眨眼间,红光落处,那些豆子便纷纷冒起黑烟,一个个手端长/枪的骷髅自黄豆上站立而起。

         那歪斜的骨架,那僵滞的身形,那眼熟的长/枪,不是阴兵还能是谁?

         “阴兵?”许慕瞪大眼睛。

         “小子,现在交出补天鼎还能饶你们一命!”白衣那人叫嚣着。

         撒豆成兵!

         冯沅瞳孔微缩,挥手放出千道鞭状电光。蓝色电光犹如活龙,气势凶猛的冲向对面那些刚刚站起身的阴兵。

         “这玩意得用火烧成灰才行。”许慕在晃动的地板上勉强站稳身体,着急的提醒冯沅。

         白衣人看看冯沅身后的许慕,嘴角微动,召出只麒麟状的独角符兽,那符兽身披龙鳞,四蹄踏火,自半空一跃而下,疾风般的扑向快递小哥。

         与此同时,所有的阴兵都被蓝色的电光紧紧缚住,身上燃起蓝色的火焰。

         许慕习惯在左裤兜里放攻击性的符,右裤兜放防守性的符,左裤兜的最后两张拍在珍宝库里突袭的驩兜身上了,右裤兜刚才逃出来的时候大半都掉在地上了。

         背包里倒是有,可惜在冯沅塞进去的那只迷你小丹炉下面。

         许慕心念电转,飞快的想了一圈,最后脱下左脚的运动鞋,从鞋垫底下抽出两张青天霹雳符甩向那只符兽。鞋底真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

         白衣人:………………

         紫红色的霹雳与蓝色的水球同时砸在那只符兽身上,它还没来得及碰到许慕一片衣角,便化为一张黄色的符纸,湿哒哒的符纸上戳着两个烧焦的黑洞,粘在地板上。

         “轰隆!”廊顶断为两截,朝他们猛压下来。

         冯沅挥手劈开空气,示意许慕进去的同时,弹出两道蓝色电光,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对面那两人也拖进了裂缝。

         许慕跨出裂缝,正是他们进城前路过的地方,几百米外就是虚止城的东门。

         清一它们也都回到快递小哥身边。

         许慕这才想起来,对了,刚才这些家伙去哪儿了?

         清一躬身道,【启禀主上,属下擅自做主,把您留下的金汤符全贴在那些柜子上了。】

         许慕:@ @ !!!

         聪明,干的太好了,等回去必须给你加鸡腿!

         狼烟四起,火光冲天,虚止城像是启用了震动模式,疯狂抖动。内城的炼丹房和外城的铺面纷纷倒塌,城中到处都是奔窜惊叫的身影。

         赵无垢背手立在城墙垛口上,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城内,大漠的寒风飒飒作响的扬起他身边的旌旗,火光映在他白玉似的侧脸上,美得惊心动魄。

         城外两圈鬼军密密麻麻的列在城外,将虚止城围得密不透风。

         东门外那两个食邪,已经被横斩为两截,倒在地上,绿色的血迹带着股腥臭的味道,熏得人脑门胀痛不已。

         许慕捏着鼻子,正想往别处挪挪,却被冯沅搂着腰一同带上城墙,落在赵无垢身边。那两个被电光拖着的人就没这么幸运了,噼里啪啦的摔在赵无垢身前。

         ============以下为防盗,请跳至作者有话说查阅正文=============

         东方有桑树焉,高八十丈,敷张自辅。其叶长一丈,广六七尺。

         其上自有蚕,作茧长三尺,缲一茧,得丝一斤。有椹焉,长三尺五寸,围如长(此桑是间桑,但树长大)。

         荒外有火山,其中生不昼之木,昼夜火燃,得暴风不猛,猛雨不灭。

         南方大荒之中有树焉,名曰祖、稼、__匿。祖,__且梨也;稼,株稼也;__匿,亲__匿也。三千岁作花,九千岁作实。

         其花蕊紫色,其实赤色,其高百丈,或千丈也。

         敷张自辅,东西南北方。枝各近五十丈,叶长七尺,广四尺,色如绿青,禾皮如桂,树理如甘草,味饴,实长九尺,围如长,无瓤核,竹刀割之如酥,得食复见实即灭矣(张茂先注曰:言复见后实熟者,寿一万二千岁)。

         南方大荒有树焉,名曰如何。三百岁作花,九百岁作实。花色朱,其实正黄。

         高五十丈,敷张如盖,叶长一丈,广二尺馀,似菅苎,色青,厚五分,可以絮如厚朴材理如支九子,味如饴,实有核,形如棘子。

         长五尺,围如长,金刀剖之则酸,芦刀剖之则辛。食之者地仙,不畏水火,不畏白刃(刃刀之属。言地仙者,不能飞在地,从人去也)。

         东方有树焉,高百丈,敷张自辅。叶长一丈,广六七尺,名梨,如今之__且梨,但树大耳。其子径三尺,剖之少瓤,白如素,和羹食之,为地仙。

         衣服不败,辟__,可以入水火也。

         东南荒中有邪木焉,高三千丈,或十馀围,或七八尺。其枝乔直上不可冉阝也。

         叶如甘瓜,二百岁叶落而生花,花形如甘瓜,复二百岁落尽而生萼,萼下生子,三岁而成熟。

         成熟之后,不长不减,子形如寒瓜(似冬瓜也),长七八寸,径四五寸。萼复覆生顶(言发萼而得成实),此不取,万世如故。

         若取子而留萼,萼复生子如初,年月复成熟,复二年则成萼,而复生子。其子形如甘瓤,少,甘美,食之令人身泽。

         不可过三升,令人冥醉,半日乃醒。木高,人取不能得,唯木下有多罗之人,缘能得之(多罗国名)。

         一名无叶,世人后生不见叶,故谓之无叶也。一名倚骄(张茂先注曰:骄直上不可那也)。

         东方有树,高五十丈,叶长八尺,名曰桃。其子径三尺二寸,小核味和,和核羹食之,令人益寿。食核中仁,可以治嗽。

         小桃温润,既嗽,人食之即止。

         北方荒中有枣林焉,其高五十丈,敷张枝条数里馀,疾风不能偃,雷电不能摧。

         其子长六七寸,围过其长,熟赤如朱,乾之不缩,气味润泽,殊於常枣,食之可以安躯,益於气力。此枣枝条盛於常枣,亦益气安躯。

         赤松子云,北方大枣,味有殊,既可益气,又安躯。

         南方荒中有涕竹,长数百丈,围三丈五六尺,厚□□寸,可以为船。

         其笋甘美,煮食之可以止创疠(张茂先注曰:子笋也)。

         南方山有邯之林,其高百丈,围三尺八寸。

         促节多汁,甜如蜜,咋啮其汁,令人润泽,可以节__尤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