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1章 出柜的难度
        许慕过五关斩六将般的,以锐不可挡的气势接连搞定了寒假前的七门期末考试,又坚持把万里阁的快递生意打理到年二十八。

         迎着夕阳服务完最后那个往妖界寄年货的小松鼠,快递小哥便在门口挂出“过年休息”的牌子,第一次在午夜十二点前关上了万里阁的门。

         归心似箭的许慕奔回后院,从床底下拖出自己的行李箱,开始整理回家的东西。他和冯沅订的是明天上午的票,现在抓紧时间收拾行李,待会还能抽出两个小时再去给冯家二老买点礼物和年货。

         下班回家的冯沅打开门,便看到个龙卷风一样的少年,在屋子里窜来窜去。

         “东窜西跳的累不累?”冯沅晃晃手里拎着的蓝莓味冰淇淋小蛋糕,“要不要放弃理箱子的大业先补充点能量?”

         “算了,你吃吧!”许慕犹豫的看了眼蛋糕,毅然决然的放弃美食,继续蹲在行李箱旁边。“你说,今年我该给你爸妈买点什么呢?老实说,现在我每次看到他们都挺心虚的。”

         他手上正叠着件藏蓝色的鸡心领羊绒衫,那是半个月前就给何强买好的礼物。卫衣半紧的罗纹下摆随着动作滑到上面,让他后腰露出一小截蜜色的肌肤。

         冯沅抱着胳膊,悠哉欣赏着某人后腰的风景,“哀怨”的叹口气,“你光顾着考虑公公婆婆的感受,有考虑我么?”

         许慕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你也想要?”

         冯沅踱到许慕身边,促狭的弯弯嘴角,“算了。要来的没意思。”

         许慕:…………………

         等等,公公……婆婆?

         靠!又掉坑里了,怎么就认了公公婆婆这个称呼呢!快递小哥懊恼的抓了抓头发,纠正冯沅,“什么公公婆婆,是岳父岳母!”

         “好,那我就告诉他们要带女婿上门。”冯沅按住许慕蹂/躏头发的手,大方的耸耸肩膀,表示自己对“名声”毫不在意。

         “你不是真的要跟他们说这件事吧?”许慕紧张的看着冯沅,他总觉得冯沅意有所指。

         “我准备今年回去就跟他们坦白。”冯沅蹲下来,直视着许慕黑亮的眸子点点头。

         “啊?”许慕飞快的眨巴着眼睛,“这么快?”

         他还没准备好面对长辈,自己把男神拐走了,冯爸爸和冯妈妈会不会以后连门都不让他进了?

         不过,这么多年,每年都没有冯沅女朋友的任何消息,冯妈妈他们肯定也会着急的吧?

         “你舅舅那边随你的意思,你现在还小,不用急着说。”冯沅揉揉许慕的脑袋,温和的道,“我已经毕业好几年了,总得跟他们说清楚。”

         “可是……”快递小哥为难的皱眉,这样对男神不太公平吧?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的,你要是担心被嫌弃的话,待会就把礼物买大点,他们不同意的话,就用礼物砸晕他们。”冯沅一本正经的给许慕“出谋划策”。

         许慕:………………

         “快,我们还是先去商场看看!”几秒之后,许慕跳起来,拽着冯沅就往外冲。有一点冯沅没说错,今年的礼物得特别用心的挑一下。

         看着许慕和冯沅冲出去,坐在屋檐上的许明撞撞旁边许清的胳膊,【咱家大人哪里丑了?】

         许清嫌弃的推开他,【鬼丑就多读点书,俗话都不知道。】

         被泼了一脸鄙视的许明觉得简直莫名其妙,【不是说大人的长相么?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跟你说话简直拉!低!智!商!】心累的许清一蹬房檐,化作缕黑雾跟了上去。

         许明:………………

         最后,许慕给冯爸爸挑了两盒碧螺春,又杀回清平巷,在宅男的玉器店里给冯妈妈挑了个春带彩的翡翠镯。

         回家的路上,原本雀跃的许慕变得忐忑不安,旁边的人用平板电脑看个狗血剧他都能联想到自己身上,每年的年夜饭他跟何强都是在冯家吃的,今年还能和和美美的坐下吃饭么?冯爸爸会不会揍冯沅一顿然后跟他断绝父子关系?自己该不会也被冯妈妈打出门吧?

         “哎!”许慕听着那人平板电脑里传来的那人出柜后连同伴侣被母亲抡着拖把一起揍出门的声音忍不住叹口气。

         冯沅放下手里的书,淡淡的扫了眼平板电脑的方向,“放心,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所有的拖把藏起来。”

         许慕:………………

         哥你确定是在安慰人么?

         冯沅到底是怎么跟冯爸爸和冯妈妈说的,许慕并不知道。

         但当他在门口徘徊了足足五分钟,最后壮士断腕般的深吸口气绷紧脊背拎着礼物进冯家的时候,冯妈妈脸上的笑容仍旧如同往常一般温和,半点没有气急败坏咬牙切齿变身喷火龙的迹象。

         冯爸爸笑得甚至比往常还亲切,像早有准备似的,在收礼物之后立刻塞给许慕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小慕,这是我和你伯母今年给你的……压岁钱,别嫌弃少,明年再多补点给你。”

         “伯伯,不用了。”许慕看着那个塞得鼓鼓的足有几指厚的信封吓得连忙摆手拒绝。从小到大,他压岁钱收得最多的一次也只有五百块而已,这里面,至少有五万块!

         而且,这剧情有点不对啊,就算没有拖把,最起码也是扫把吧?

         冯爸爸和冯妈妈这个表现,怎么像是喜大普奔的样子?

         这么轻易就过关了?可能么?

         冯沅真的交代清楚了?

         冯爸爸和冯妈妈不会是理解错误吧?

         原本准备面对狂风骤雨的快递小哥,满脑子的问号,有些不知所措。

         “你要是不拿,这些东西我们也不收了。”冯爸爸作势要将碧螺春和镯子还给许慕。

         “拿着吧。”冯沅按住许慕推拒的手,“不然下次他们就换成美金了。”

         许慕:………………

         好不容易挨到跟着冯沅进厨房打下手,许慕瞄着客厅里的冯爸爸和冯妈妈,鬼鬼祟祟的凑到冯沅耳边悄声问道,“哥,你真的说了?”

         “嗯,”冯沅放下手里的锅铲,一本正经的道,“我跟他们说,这辈子,非卿不嫁。”

         许慕:………………

         我要是冯爸爸,听到这句话非得去找拖把不可!

         “小慕,小沅当初没吓到你吧?”冯爸爸和冯沅去门口贴福字和对联的时候,冯妈妈摸摸许慕的脑袋,“哎,我真担心他把你吓到。”

         “啊?”许慕眨眨眼睛,什么意思?我还担心他出柜这件事情会吓到您呢!

         “哎,我们家冯沅从小就聪明,但性子冷,对谁都半冷不热的,但唯独对你不一样”冯妈妈从果盘里拿出个桔子,慢慢的剥着皮,“你或许已经不记得了,你七岁那年,我们带着你还有小沅去山里的农家乐玩,我们没注意的时候,你就不见了,当时到处找不到你,小沅居然急哭了。”

         “我小时候太调皮了,当时好像是追着只蝴蝶,后来就迷路了。”许慕不好意思的道,连忙拿过桔子利落的帮冯妈妈剥好递回去,对这件事情其实还有些印象,只是记得不太清楚。

         冯妈妈又把半颗桔子分到许慕手上,“我这个儿子,从出生起就没有哭过,长到这么大,那是我唯一一次看见他哭。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在他心里不一样。”

         许慕:………………

         不会吧?那时候冯沅也才十三岁而已啊。

         “所以,他大四那年,跟我和他爸爸坦白他喜欢的人是你的时候,我一点都不吃惊。”冯妈妈半眯起眼睛,像是在回忆当初的情景。

         许慕:!!!!!!

         等等,大四的时候?

         也就是说,冯沅五年前就跟家里义无反顾的出柜了?

         半分钟后,许慕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耍!了!

         冯沅其实只是想告诉他“冯爸爸和冯妈妈也已经知道了,以后不用那么拘束”这个信息而已。

         许慕郁闷的看着防盗门,仿佛可以透过那里看到在外面粘对联的冯沅似的。

         所以,自己这一路上到底在担心个什么劲儿?

         两分钟之后,冯家父子跟出车回来的何强一起进门,五分钟之后,冯沅的第一道年菜出锅,年的味道,随着外面不绝于耳的鞭炮声和油炸丸子的香气,缓缓蒸腾在屋子里。

         当晚回到家,许慕想了又想,还是先问了自家舅舅一个问题,“舅舅,我未来的另一半你喜欢什么样的?”

         “我喜欢?我喜欢什么样的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喜欢!”何强用带着厚茧的手指拍了拍许慕的脑袋。

         许慕正想松口气的功夫,何强又道,“不过,如果真要说的话,最好是那种名牌大学毕业,皮肤白点,腿长点,长得漂亮点,这样跟我外甥才般配!”

         名校毕业,肤白,貌美,大长腿。

         快递小哥默默在心里打了一遍勾,冯沅简直是满分选手,看来还是可以尽快找机会坦白的嘛!

         “最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好生养!”何强坚定补充了一记暴击。

         许慕:………………

         路漫漫,其修远兮!

         男神,看来在科学家成功解决男性生子的问题之前,你是别想在我舅舅面前曝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