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0章 掌柜笔记之六
        发现冯沅的视线若有所思的落在三尖两刃刀上方,许慕猛然醒悟,并指捏决,飞快的在眼皮上方划过。

         就见三尖两刃刀上方四五十公分高度的地方,盘腿坐着个拳头大小的小娃娃,圆滚滚胖乎乎的半透明的身子气球似的忽上忽下飘动着。

         它额头上留着寿桃头,身前围着绣有三尖两刃刀的红肚兜,正用肉嘟嘟的小手托着脸蛋,一脸崩溃的看着杨晋和另一边的风衣青年。

         三尖两刃刀的器灵?

         许慕眨眨眼睛,询问式的望向掌门大人,冯沅轻轻颔首。

         快递小哥挠挠头发,以三尖两刃刀的存世时日来说,他的器灵,难道不应该是成年人么?居然只是个奶娃娃?

         风衣青年眉峰跳起微妙的弧度,目光如炬的看着横持三尖两刃刀的杨晋。

         杨晋觉得后颈有点发凉,尴尬的弯起唇角正要说话,风衣青年突然欺身而上,闪电般的伸出右手扯住他的衣领。

         自打被万里阁上门的各色顾客眼光洗礼两天之后,杨晋便默默的收起了自己的道袍,改穿成普通的打扮。他今天恰好敞怀穿着件黑色的机车款皮夹克,里面是件紧身的圆领白t恤衫。

         只听“刺啦”一声,t恤衫的衣领便被风衣青年轻易扯破了,露出左侧大半个光滑□□的胸膛,在他锁骨下方将近两寸的地方,并排有三颗小米粒大小的红痣。

         半空中的器灵目瞪口呆的看着风衣青年,下巴差点掉下来。

         许慕嘴角抽了抽,一言不发就撕人衣服是几个意思?这边还站着两个大活人呢!

         快递小哥正要上前去帮杨晋的忙,冯沅却拉住他,伸手将他的脸颊硬扳向自己的方向。

         许慕:???

         冯沅挑挑眉毛,“非礼勿视。”

         许慕:………………

         杨晋低头看看自己的胸膛,又看看风衣青年,安静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有病啊?”他拍开风衣青年的手,心疼的试图拯救自己t恤衫。可惜,开了个大口的棉t恤显然已经彻底报废,杨戬没办法,只好拉上皮夹克的拉链。幸好昨天一口气买了两件,回去还有的换。

         风衣青年恍若未闻,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身姿笔挺,锐利的目光像是要盯穿杨晋身上那件皮夹克的左胸似的,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如释重负般的长吁口气,“果然如此。”

         杨晋茫然的看看风衣青年,一脸问号,“什么果然如此?”

         下一秒,风衣青年突然掀起风衣的衣摆,单膝跪地,朝着杨晋恭敬的低下头,“主人。”

         杨晋:!!!!!!!!!!!!!!

         器灵:!!!!!!!!!!!!!!!!!!!!!!

         主人?

         床前明月光,群众有点慌。

         围观群众许慕表示有点跟不上一百八十度立体旋转的剧情节奏,杨晋和风衣青年之间就算有个主人,怎么看也都该是气势逼人的风衣青年才对啊?怎么会是杨晋?

         等等,许慕看看努力护住胸口破烂部位的杨晋,又看看单膝跪在地上的风衣青年,猛然意识到,杨晋胸口那三颗红痣会不会是什么标记?就像夫诸当初找冯沅的时候说的胸口的那片胎记那样?

         而风衣青年撕衣服的行为,只是想简单粗暴的验证一下?

         再瞄到杨晋手里的三尖两刃刀,一个念头闪电般的劈进快递小哥的脑袋,杨晋,该不会是杨戬的转世吧??!!!!!

         “你叫我什么?”杨晋把三尖两刃刀立在地上努力站稳,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

         穿着红肚兜的小娃娃着急的飘到风衣青年的肩膀边,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拽住他的风衣领子,【主人?你居然叫他主人?】

         “主人。”风衣青年抬起头,面色平静的将自己的衣领从器灵手里解救出来。

         “你先起来,”杨晋一脸蒙圈,托着风衣青年的胳膊让他站起来,“你到底是谁?我只是个普通的道士,为什么……要叫我主人?”

         想要驱使比自己强大数倍的大妖做妖侍,要么是对方为了报恩之类的自己甘愿臣伏,要么就是机缘巧合之下与对方结下血契之类的契咒。他敢打赌,自己以前绝对没有帮过什么妖怪的忙,至于血契,师父也根本就没教过他。

         眼前明显是个大妖,不可能无缘无故将他认作主人。

         风衣青年迟疑的看了许慕和冯沅一眼,“他们……”

         【骗子!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器灵在风衣青年的胳膊边绕来绕去,“拳打脚踢”。

         杨晋无所谓的挥挥手,“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但说无妨。”

         风衣青年垂下眉睫,“我是白犬神嗷,而您,是我家主人杨戬的临凡转世。”

         正在“攻击”风衣青年的小器灵猛的停住手,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杨晋,主人?他是自己的主人?

         真的是二郎神?许慕觉得自己的大脑有那么点缺氧的感觉,除了“二”以外,杨晋浑身上下到底哪点符合通晓□□玄功,对玉帝都“听调不听宣”的高傲大神人设?

         杨晋的脸颊抽搐了下,“不好意思,风太大我没听清楚,你说我是谁?”

         真想掐自己一下,看看是不是做梦!

         “二郎神杨戬。”风衣青年意外温顺的重复了一遍。

         杨晋:………………

         你真的是哮天犬?一只狗的人形都长得这么帅,让人怎么活?

         “我建议你最好从头说起。”冯沅对着风衣青年建议道,随即对着许慕和杨晋扬扬下巴,示意他们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一副我们洗耳恭听的样子。

         “当初,主人临凡转世之前,把自己的三息和三尖两刃刀托付给我,要我一千三百七十二年之后,到人界此地寻找他的转世。主人转世之人有三个标志,第一,一定会出身道门,第二,拿得起三尖两刃刀,第三,在他胸口,会有三颗连成一线的红痣。我带着三尖两刃刀在洞里睡了一千三百七十二年,然后便出来找您。”风衣青年毫不拖泥带水,三言两语便把自己的任务清晰明确的交代完毕。

         他说话的时候,器灵便盘腿坐在半空,咬着自己右手的大拇指,似乎在努力回忆。

         虽然风衣青年没说,但大家也猜得到,他找杨晋,肯定花费了许多精力和时间。不过,现在总算找到了,也算可喜可贺!

         许慕抿抿唇角,同样是主人的交托,同样是一千多年,看看夫诸,再看看哮天犬,这灵兽和灵兽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所以,你说要寄快递,约他们上门取货,其实只是想找个机会让杨晋过来试试能否拿起三尖两刃刀而不是真的想寄快递?”冯沅靠到沙发靠背上,探究似的看着风衣青年。

         “如果他是主人转世,我的确要带着三尖两刃到陪他回灌洲一趟,这一路上,主人正好可以根据三息的记忆把存放在各处的七根找回来,也只有找回七根,主人才能真正重新使用三尖两刃刀然后回归正身。当然,如果他不是,那我就会取消这次的寄件。”风衣青年坦白的道。

         好险!!!

         许慕默默松了口气。

         “我们一定要去灌洲?”杨晋挠挠头发。

         风衣青年冷静的摇头,“不,等您吸收三息恢复记忆,由您做主。无论哪里,我都会带着三尖两刃刀跟着您。”

         【对,主人!以后我会保护你的!】半空中发呆的小器灵回过神,立刻瞪着大眼睛表“忠心”,又愤愤不平的“踹”了风衣青年的胳膊一脚,【你这个骗子,居然骗我这么久!】

         许慕眨眨眼睛,终于忍不住对着风衣青年道,“器灵好像一直都在埋怨你骗它?”

         “你听得到它的声音?”风衣青年眉心微皱,脸上露出丝诧异之色,解释道,“当初睡醒之后,它借着主人当初留下的一丝灵气化出器灵,因为我身上带着主人的三息,它便把我误认做主人。我怕他闯祸无法压制,便冒用主人的身份一路管教着它。”

         【骗子!】听完解释,小器灵忍不住又蹦到风衣青年的肩头跺了两脚。

         许慕突然有点同情哮天犬,器灵看起来,确实挺难管制的。

         “你们继续聊,万里阁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我们就先回去了。”冯沅适时的拽着许慕站起身,给杨晋和风衣青年留下详聊的时间。

         回家的路上,许慕抓着翻新闻杂志的冯沅讨论,“哥,听哮天犬的意思,杨晋要重新回归正身,需要找回七根,重新掌控三尖两刃刀。你回复水神的正身,会不会也需要类似的步骤?”

         “与其担心我的事情,不如还是先担心下万里阁,”杨晋马上跟哮天犬去找回七根,肯定不会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而且,拿到三息恢复记忆之后,那位心高气傲的大人岂能再做一间小小的三界快递点的兼职?冯沅漫不经心的放下杂志,揉揉许慕的脑袋,“我看,你的第一个兼职店员要保不住了,赶紧考虑招第二个吧!”

         许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