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8章 掌柜笔记之四
        快递小哥迈进铺面,就见杨晋正头疼的对着个十来岁模样的小女孩抓头发,“姑娘,咱们万里阁只管送快递不管找人。”

         “你找到了就能送了啊!”站在柜台前面的小女孩双手叉腰,振振有词的道。

         她长得有些瘦,肤色苍白如纸,似乎不太健康,身上的衣服花花绿绿的,颜色鲜艳得有些辣人眼睛。偏大的外套腰带散开了,一端落在地上拖出去半米多长,沾满了尘土和零星的草屑。

         “别急,请您先喝杯水,”许慕顺手从旁边的饮水机里倒了杯温水,递给小女孩,又将她引到旁边的单人小沙发上坐下,弯腰帮她捡起白色的腰带,拍干净尘土和草屑,才走到柜台边对着杨晋道,“怎么回事?”

         杨晋郁闷的摊开双手,“早晨我刚开门,就见她坐在咱们店门口的台阶上,说是要寄快递。我就按照你昨天交代的,先问她想寄什么东西,寄到哪里。可她也不说寄什么东西,只反复说要寄给他家主人。问她地址,也不知道,你说,这生意怎么做啊?”

         说到这里,杨晋又隔着许慕的肩膀瞄了瞄正在低头喝水的小女孩,悄悄用手指在脑袋边比了个圈,“我觉得,她肯定这里有问题。而且,她应该不是人类,但身上的气息不像我见过的任何一种妖怪,特别……“说到这,他顿了顿,犹豫半天才憋出个词,”另类。”

         另类?

         许慕顺着杨晋的目光朝小女孩那边看了看,气息古怪之外,审美也有那么点……别出心裁。

         “听说,您想寄快递,却记不清楚收件人的地址了?”许慕坐在小女孩对面,温和的弯弯唇角。

         小女孩默默偏开目光,“是的。”

         她的体重似乎极轻,木头沙发上垫着的那层将近十公分厚的软垫,几乎没有陷落的痕迹。

         “那你记得他的联系电话么?或者其它联系方式?我们可以联系他,直接问他要地址。”许慕耐心的道。

         小女孩摇摇头,眼睛里现出丝不甘,“主人没告诉过我。”

         许慕无奈的叹口气,“万里阁只是个快递公司,我猜的没错的话,你是走丢了吧?建议你去对面的三界治安管理局尚海办事处登记求助一下,或许你说的那位主人也在找你。”

         “不会的,他肯定不会找我。”小女孩咬着嘴唇,半垂下睫毛。

         “既然如此,那你希望我帮你做点什么?”许慕看看小女孩面前半空的杯子,示意杨晋再给她加点水。

         “你能收留我么?”她可怜兮兮的抬起头,满怀期待的看着对面的许慕。比起面对杨晋时咄咄逼人的模样,简直完全像换了个人。

         许慕:………………

         “不能。”没等许慕开口,一个声音毫不留情的道。快递小哥回过头,便见冯沅笔直英挺的身影掀开门帘走进来。

         单人沙发上的小女孩一看见他,便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

         冯沅的快步走到许慕身边,抱起双臂居高临下的盯着她,声色俱厉的斥道,“少在这儿装可怜!看在你还没有害人的份上,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离开。”

         许慕跟杨晋对视了一眼,猛的变了脸色。听冯沅的口气,这小女孩有问题?

         “你知道我是谁?”小女孩脸色愈发苍白,震惊的看着冯沅。

         “三!”冯沅眉峰微挑,冷冰冰的竖起三根手指,坐在沙发上的小女孩咬着牙,纹丝未动。

         “二!”冯沅收回一根手指,小女孩用力攥紧了腰带,表情十分挣扎。

         “一!”冯沅话音刚落,小女孩身形一晃,飞快的跑出万里阁,眨眼便消失在外面的人潮里。

         许慕&杨晋:………………

         “她是什么妖怪?”许慕挠挠头发,不解的看着冯沅。

         “古时候有种去晦气的习俗,在重阳节的时候,人们都会出去放风筝,等风筝飞到最高处,便将绳子割断,希望放掉的风筝带走身上的晦气。”冯沅揉揉许慕的头顶的呆毛,脸色温和下来,“刚才那个女孩就是被人放走的晦气,她身上穿的是风筝化作的衣裳,你若把她留下来,倒霉的就是你了。”

         许慕:………………

         一开张就把晦气迎进门,这生意还能不能好了?

         “晦气也能变成妖怪?”站在旁边的杨晋难以置信的道。

         冯沅挑挑眉峰,“普通人的晦气当然不会,一缕晦气都能化作人形,她的前任主人恐怕不是天级的大妖便是上仙。”

         “那为什么不除了她?”杨晋瞪眼,“这样放她出去害人怎么办?”

         “照你这么说衰神是不是也要人道毁灭?”冯沅淡淡的看了杨晋一眼,“你既修道,就该知道,天道有常,善恶有报。恶神未必做的都是坏事,也会惩罚恶人。晦气也是如此。”

         杨晋困惑的挠挠脑袋,默默思索起来。

         “不过,你们既然把她接进门,今天肯定是没生意了,还是关门睡觉吧。”冯沅促狭的看着自家宠物,与其在这里当门童,不如回去给我做抱枕。

         “不会这么严重吧?”快递小哥不死心的道。

         “要不要打个赌?”掌门大人万分笃定的看着快递小哥。

         那一天,许慕和杨晋一直努力的守到半夜十二点,愣是没有接到一单生意。

         【有时候,不努力一把你都不知道,有些事情单靠努力是没有用的!】

         那天睡爬上床之前,快递小哥郁闷的在朋友圈里刷了一条心灵□□。收获杨晋万分认同的秒赞一枚。

         “乖,快点来履行赌约。”冯沅好整以暇的靠在床头,对着还在玩手机的许慕暧昧的勾勾手指。

         许慕:………………

         马蛋,以后绝对不跟你打任何赌!

         十个小时后,半指多高的小石甲兽被端端正正的摆在柜台正对大门的位置上,义不容辞的扛起镇宅辟邪的职责。

         之后的两天,万里阁陆续接了不少鬼魂和之前的老客户的友情生意。

         比如九十九号的老龙王寄到妖界的糕点,比如瀚海堂的宅男寄回妖界给亲戚的最新款高配电脑,比如铁牙寄到魔界给某人的战帖。

         这天下午,许慕放学赶过来,就见门口的小沙发上坐着个穿银白色风衣的陌生青年。

         那人腰背挺直,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脸颊被立起来的风衣领遮住小半边,肤色白皙,大约是经常皱眉的缘故,眉心带着道浅浅的竖痕。

         杨晋正端着茶壶给那位客人倒水,那低眉顺眼的模样活像两百年前悦来客栈里殷勤招呼某位大侠的店小二。

         听见快递小哥的脚步声,杨晋回过头,赶紧跟那人介绍,“这位是我们店主,您可以把具体要求跟他讲一下。”

         那人闻言不禁抬眼,许慕觉得他的目光像锋利的刀刃刮过自己脸颊,冰冷凌厉,让人后颈生寒。这种煞气,甚至比他当初第一次拔开赵延本体的那把唐刀时感觉到的还要可怕。

         他恐怕又是大妖!

         许慕心中一凛,努力让自己笑得更温和些,“您好,请问您要寄什么东西的快递?有没有具体的尺寸和重量?”

         趁着许慕开口的功夫,杨晋赶紧拎着茶壶退到许慕身后,默默拍着胸脯松了口气,这家伙太吓人了,离得越远越好。

         “大约两米长,二十公分宽,五公分厚的……一把兵器。”那人沉默两秒,伸手比划了一下,许慕注意到他双手都带着黑色的皮质手套,除了脸颊,他身上几乎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皮肤。

         “兵器?”许慕眨眨眼睛,这个尺寸的只能是长杆兵器,“需要快递到什么地方?”

         “人界。”

         “人界?您要寄的东西体积有些大,如果不是特别远的边境地区,一般可以在四十八小时内送达,不过,您最好带实物过来看看。”许慕伸手从柜台里摸出张淡橘色底的人界专用快递单,“麻烦您在这张单子上填写一下具体的送货地址,收货人,联系电话,以及您的联系方式。”

         青年瞄了快递单一眼,“你们最远可以送到哪里?”

         最远?许慕愣了楞,微笑着道,“全球都可以,不过越远的话,费用越贵。”

         严格来说,这是万里阁的真正的第一笔生意,许慕觉得自己的服务应该要完美些。

         “那我可以指定派送货物的快递员么?”

         “指定?”

         青年抬手指指站在柜台后面的杨晋,“我想让他送。”

         “我?”杨晋惊愕的指指自己的鼻尖儿,他什么时候变成快递员了?

         “他送的话,估计会比较慢。”许慕委婉的拒绝,杨晋送只能是纯粹的人肉快递,而且万一是把管制刀具,那就更麻烦了。

         “多慢都可以。这些就当快递费。”青年抛出一块船型的五十两金锭。

         “当啷!”金灿灿的金锭在柜台上砸出个浅浅的小坑。

         “去,天涯海角我都去!”杨晋立刻道。他一直都为那天把晦气迎进门而自责,觉得耽误了万里阁的生意。现在看到这枚金锭,他立刻就觉得自己“将功折罪”的机会来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下午三点半,请到这个地址来取货,然后送到这个地方去。”青年在快递单上写下两行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