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玻璃珠
        许慕还在发愣的功夫,眼镜男又猝不及防的伸出另外三只手来,一只帮许慕签快递单,另外两只忙着拆快递。

         六只手井然有序的各自忙和着,夹杂着撕胶带纸的声响。

         许慕:………………

         哥们,你是千手观音么!

         眼前这位,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几率是妖怪!

         快递小哥咳嗽了两下,婉转善意的提醒眼前这位不知本体为何的店主,“一般人只有两只手。”

         既然是住在这条街上的妖怪,肯定要去周野那里办人界暂住证的,他记得没错的,那份人界守则里有规定,不能在公众场合显出原形或者异常状态。自己现在要是拍张照片传上网,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吧?

         “我不是一般人。”不知婉转为何物的眼镜男推推眼镜,奇怪的看了眼许慕,依旧把注意力挪回拆开的快递纸盒那边,层层气泡纸里面包裹着一个红色的抽口丝绒布袋。

         许慕:………………

         快递小哥无力的瘪紧唇线,好吧,你爱是几般就几般吧,反正也跟我无关。

         眼镜男小心翼翼的打开口袋,从里面倒出粒巧克力豆大小的珠子,郑重举到自己眼前仔细端详。

         珠子通体呈灰蓝色,上面分布着几个外白内黑的同心圆图案,莫名带着点异域的风情。它的外形不算标准的正圆,仔细看的话,还有些凹凸不平的细小坑洼,不知道是不是磕碰过。

         这么小一颗珠子,非金非玉的,居然值一万块!

         柜台前的快递小哥看到包裹的庐山真面目,分外不解的眨巴了两下眼睛。

         “哎,又不是!”眼镜男叹息着,失望至极的耷拉下嘴角,随手将珠子抛进旁边衬着暗红色丝绒内衬的木盒里。

         许慕好奇的往那盒子里面瞄了几眼,发现里面有十来颗大同小异的珠子,颜色和外形都跟刚才那颗差不多,带着尺寸不一的同心圆。

         每颗都值一万的话,这里就有十几万了!

         今天一天都在为钱发愁的快递小哥,眼睛闪闪发亮。

         “喏,你的签收单。”眼镜男把黄色的签收联递给许慕,见他盯着木盒里的珠子,便随口问道,“你也喜欢蜻蜓眼?”

         蜻蜓眼?那是什么玩意?

         许慕接过单子,诚恳的摇摇头,“不是,就是没见过,有些好奇。”

         “这玩意,说穿了就是颗玻璃珠,只不过是古法制造的玻璃,年纪大些而已。”眼镜男“啪”的将白子落在棋盘上,顺便给快递小哥科普。

         玻璃?

         这么颗玻璃球值一万块?

         那得是多少年前的玻璃啊,不会比夫诸年纪还大吧!

         五行缺钱的许慕又不可思议的朝那盒珠子看了几眼,这位“站着晒月亮”先生难道是准备攒一盒做围棋棋子的节奏?

         告别眼镜男店主,快递小哥慢悠悠的骑着自己的“黑皮”小三轮颠簸在清平巷的石板路上,依旧在为如何翻新家里的废墟状态而发愁。

         口袋里的手机默默翻过条信息:

         【用户名:站着晒月亮分数五分pm4:31

         评价内容:货到的有点晚,估计是人类只有两只手工作效率比较低的缘故吧!】

         街中间的地摊都收得差不多了,只有零散的十来个摊位还坚持着营业状态。

         许慕看着地摊上那些号称古董的物件,又想起自己上次花几十块买到的那几个白瓷小人,不禁叹了口气,“如果能再捡个漏就好了!”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钱?】麒麟珠里的夫诸不解的发问。

         许慕:………………

         你还好意思问!

         要不是你们两个昨天拆房子闯的祸,我至于这么捉襟见肘么?

         快递小哥忿忿的用眼角夹了麒麟珠一眼,“我穷呗!”

         【你是挺穷的,连套朱砂和黄纸都买不起,本座还从没见过用铅笔画符的!】夫诸继续吐槽。

         许慕愈发愤懑的道,“前天我明明买过一盒朱砂和二十张黄纸放在茶几下面,昨晚全被你和赵延毁了。”

         【你买的那种朱砂太差了,跟掌门前天藏在书房那盒朱砂完全不能比。】夫诸满不在乎的说。

         “掌门?”家里会买东西的除了自己就是冯沅,难道是指冯沅?快递小哥对这个称呼有些疑惑。冯沅买的那盒朱砂,十有八/九是帮自己的买的吧?

         【昨天客厅那个家伙看的电视剧里面说的,家里最厉害的那个叫做掌门。】

         好吧,以昨天冯沅能逼得两只妖怪都乖乖打扫的状况来说,家里最厉害的那位的确是他。

         许慕骑着小三轮正和夫诸正一来一往的悄声聊天,兜里的电话突然震动起来。他摸出来一看,屏幕上的名字竟然是秦勉!

         “大师,我跟你说,那个片场又出问题了!我觉得肯定是妖怪的缘故!我们今晚就立刻去横店一趟吧!”电话一接通,秦勉便急促的说道。估计是身边还跟着其它人,秦勉的声音压得很小,却充斥着压抑不住的兴奋感。

         “又出问题?”许慕惊讶的问。

         “可不。这两天有另外一个电影剧组在同一个场地取景拍摄,正好也有吊威亚的镜头,最诡异的事情就是,他们的威压绳也断了!石凯刚才托熟人直接找剧组的人打听了,断口也是齐刷刷的,根本不是过度磨损的样子。”秦勉立刻把自己刚听到的消息竹筒倒豆子般的跟许慕讲了一遍,“大师,我们快点赶过去的话,那妖怪应该还留在现场吧?”

         许慕挠挠脑袋,真不明白秦勉那种迫不及待想见妖怪的心情,他这边躲还躲不过来呢,这位倒好,想法往上凑,就不知道他改天知道自己家里就有位妖怪会是什么心情,“我得先问问……”

         “问冯先生么?石凯现在就在跟他通电话,他们正在约碰面的时间。”秦勉飞快的截断许慕的话。

         许慕:………………

         好吧,他确实是想跟冯沅商量下。

         最后,许慕还是万般不舍跟老板娘打了招呼请一天假,决定跟着冯沅开车赶往横店。

         不凑巧的是,沈良正在另外一处地方帮人做法阵,实在走不开。

         安全起见,许慕想来想去,只得带上了家里那把横刀。如果现场真有什么妖怪作祟,夫诸加上刀灵,好歹能抵挡得了吧!

         考虑到赵延那身行头太抢眼,许慕特意帮他找出套冯沅淘汰的t恤和牛仔裤换上,红袍银甲英姿飒爽的武将转眼便变成了个长发的潮男,再加上副银边的镜面□□镜,时尚感爆表。

         “出门?”,原本站在镜子前好奇的照来照去的刀灵抓抓后颈,默默看了眼站在许慕身后的冯沅。

         迈出家门,这身衣服就白换了吧!

         冯沅轻轻颌首,表示可以保证他显形。现场真有问题的话,正好可以借赵延的手解决。

         “快去拿刀!”赵延立刻充满期待的看看许慕,又看看临时挂在门框上的自己的本体,没办法,即使有实体,他也拿不起自己的本体。

         许慕从善如流的将唐刀摘下来,抱在自己怀里,正想走,却被刀灵横臂拦住。

         “左上右下。”赵延皱眉指指许慕怀里放反的唐刀。

         许慕:………………

         大爷,就下楼这两分钟你都不能将就下么?

         左肩到底比右肩好在哪里?

         “左上右下。”赵延执着的看着许慕。

         快递小哥默默顶着三条黑线,把唐刀换到另外一侧抱着。

         赵延满意的点点头,神清气爽的搂住许慕的肩膀往外走。能用实体的感觉出次门,这感觉再好不过!

         冯沅挑眉看看同时迈出家门一副亲密无间样子的一人一妖,突然就有种撤了显影阵的冲动。

         刚走出大门的赵延突然觉得后背一寒,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奇怪,自己都多少年没感觉过“冷”了?

         刀灵放开许慕的肩膀,疑惑的搓搓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来不及吃晚饭,冯沅便打包了开封菜的翅桶加汉堡给许慕填肚子,坐在副驾的许慕不好意思独享,时不时的喂冯沅吃上几口,“掌门”大人眉眼间带着淡笑,咬了几大口自己平常最不屑吃的汉堡包。

         “你这么吃不累么?”赵延从车水马龙的街头收回目光,正看到前座两人的喂食画面,不解的看着冯沅。冯沅明明可以随便用点灵力,让东西自己飘在空中嘛!,反正天黑,外面也不太看得到。

         你这种家伙,就只能做万年单身狗!

         冯沅鄙视的透过照后镜扫了眼赵延,完全不屑搭理他这种没营养的问题。

         【笨蛋,这叫情趣。】麒麟珠里的夫诸落井下石般的吐槽。

         情趣你个大头鬼!

         许慕狠狠瞪了眼放在腿上的背包,不会用词就别乱用!

         银色的轿车顶着一路的星光月影,安静的飞驰在高速公路上。晚上十点钟,才赶到跟秦勉和石凯约定的那家横店的酒店。

         他们刚下车,旁边便鬼鬼祟祟的窜出个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家伙,黑灯瞎火的,吓了许慕一跳。

         仔细一看,才发觉是秦勉。

         许慕哭笑不得的看着帽子口罩全副武装的那位,亲,深更半夜的,你这幅打扮是准备吓人还是准备打劫?

         “走走,大师,我给你们带路。”秦勉热情的拉住许慕就准备往前走,却被赵延横臂拦住。

         “刀。”赵延不满的看看秦勉,提醒许慕别忘了带上自己的本体。

         “又不重,你拿着不就得了?”一把刀能有多重?秦勉不解的看看面前的长发潮男,留着长发还能自带着股英武之气的人,还真少见。

         赵延:………………

         “我拿吧。”许慕回身将后座的唐刀抱在怀里,特意注意了下姿势,将刀柄靠在自己的左肩上。

         赵延这才满意的收回手臂,自然而然的站到许慕右手边。

         冯沅皱眉看着一左一右将许慕夹在中间的秦勉和赵延,这两家伙实在是太碍眼了!

         “大师,这是你带的辟邪宝刀对不对?这把刀太帅气了!”秦勉看到许慕拿出来的那把唐刀,立刻赞叹道。

         “本将军想起来了,你就是唱歌特别难听的那个家伙!”赵延皱眉看着秦勉,石破天惊的冒出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