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五音不全的歌星
        打人不打脸,将军大人你说话太直接了!

         四周的空气仿佛瞬间凝固,快递小哥不敢去看秦勉的脸色,默默移开目光,下意识的瞥向冯沅。对方正慢条斯理的解开衬衫袖口,一圈圈的卷上去,露出半截线条流畅的手臂,似乎完全没有听见赵延刚才那句话,更没有半点救场的意思。

         冷不防膝盖中了一箭,秦勉眉色微滞,探向唐刀的手收回来,尴尬的用手背蹭蹭鼻尖,自嘲的道,“难听?真正难听的那首歌下个月9号你才会听到。”

         隔着口罩,他的声音也有点闷。

         这事可不赖他,天生五音不全,当初跟上一家经济公司签约的时候但凡有提到单曲和唱片的条款,他都是跨栏式的跳过去看的,压根没当回事,毕竟公司的人脑子进水才会砸钱捧一个跑掉大王唱歌不是?

         万万没想到,所谓脑子进水的人,就被他给碰到了,还一弄就是两首,一首比一首惨烈,只得破罐子破摔,抱着英勇就义般的心情录完。

         他就不信,经此一役,还有人敢再找自己唱歌。

         赵延两道剑眉拧在一处,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小白脸,什么,还有更难听的!

         “大师,这位炸焦的哥们是谁?”秦勉对着赵延扬扬漂亮的眉峰,转头望向许慕。

         炸焦?

         许慕顺着秦勉的动作看看肤色黝黑的将军大人,暗暗为秦勉的十级毒舌功力咂舌,今天是怎么搞的,别人说话都像往嘴巴上抹蜜,这两位可好,专抹□□。

         “呃,我介绍下,这位是赵延,正好也懂点……道术,今天特意过来帮忙。这位是秦勉……”头疼的快递小哥站在两人旁边打着圆场,同时努力的用眼神暗示秦勉,这位也是“大师”,别得罪他。惹恼了这位,那可真是会有“血光之灾”的。

         “哼,本将军才不屑知道这个小白脸的名字。”赵延嫌弃的扭过头,决定以后一定要离这个专门制造穿脑魔音的家伙远点。

         “将军?”秦勉摘下口罩凑到赵延近前,乌溜溜的眼珠转动着,用一种“丫是不是有中二病”的眼神好奇的盯着赵延,这人也是大师?

         “你离本将军远点!”

         某明星无辜的用食指晃悠着口罩,“看看嘛,我没见过将军啊。”

         “要是在以前,本将军定要让人将你的眼珠挖出来。”赵延被盯得有些炸毛,色厉内荏的道。

         秦勉遗憾的摇摇头,“名将自古如红颜,不许人间见白头,要是在以前,将军您恐怕早就英年早逝战死沙场了。感谢我们都生在这个幸福的年代,我不用丢了眼珠,你不用没了性命。”

         赵延:………………

         英年早逝什么的,快递小哥用眼角偷偷觑着赵延黑沉的脸色,总觉得秦勉无意中真相了!

         【本座也觉得……】麒麟珠里的某只同仇敌忾的准备站到秦勉那边。

         你就别添乱了……

         虽然别人都听不到,许慕还是下意识的捂住背包上的珠子,头疼的叹气。

         为了避免刀灵发火,一刀将当红偶像劈成两半,血溅五步,许慕只得硬着头皮朝前踏了一步,半个身子拦在赵延前面,“好啦好啦,大半夜的,咱们别再耽误时间,还是抓紧去拍摄场地那边看看吧!”

         “这么晚了,那边还有人么?”接收到许慕的求救信号,冯沅总算开口,抬起手腕看看表,把话题往正道上引。

         提到正事,秦勉霎时来了精神,“没人我们才能仔细看看啊,剧组的人大半在宾馆休息,还有一拨陪着受伤的男二号去医院了,他伤得不重,但是要求留院观察四十八小时,这两天剧组估计有一半人要停工。场务和道具组的头儿都被石凯拖着在旁边的小饭店吃夜宵,现场就剩两个看东西的,已经打过招呼,只要咱们动静别太大就行。对了,你们吃过晚饭么,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

         “没事,我们来的路上吃过点,还是先去看看具体状况再说。”冯沅瞄瞄许慕,才独立消灭一个翅桶的家伙估计也不会饿的。

         抱着刀的许慕忙不迭的点头,先办事最好,不然吃也吃得不安生。

         赵延板脸抱臂站在许慕身边,一言不发,吃饭什么的,早八百年就跟他没关系了。

         “那好,咱们先去现场,大师,这把刀重不重,我帮你拿吧?”秦勉切换回热情迎接的模式,伸手想要去接许慕怀里的刀。

         赵延立刻瞪眼盯着许慕,满脸都是“不许碰我”四个大字。

         “没事,不沉。”许慕瞄瞄黑着脸的赵延,赶紧拒绝,还是太平点吧,这要换到秦勉怀里,指不定出什么凶案呢,自己抱着还能辟邪防身。

         跟在秦勉身后踩着昏黄的灯光往外走,许慕倒是突然想起来件事,心里暗自嘀咕,话说那首歌的声音明明被修得面目全非,三人里面,自己算是和秦勉最熟的,完全听不出原音,赵延和冯沅这种只听正主讲过两句话的人到底是怎么听出来是秦勉唱的?

         这家酒店的位置相对偏僻,离开停车场后,四周夜色愈发的浓厚,几人纷纷摸出手机来做照明工具。

         路上晃过两三个零散的游客,看样子是出来散步的。领路的秦勉暗暗把帽檐又压低几分,免得被人认出来。

         路边树影婆娑,蛙噪虫鸣,空气清新,隐隐飘荡着几丝草木的天然香气,呼吸起来分外舒畅。

         几人脚步轻快的走在小道上,秦勉边走边把自家经纪人新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他们,这几年,除了秦勉要进组的那个剧组和这次出事的剧组,那块地方其实大大小小还出过七八起事故,只是因为没有彭初海那么严重,大部分都是轻伤,便没人当回事。毕竟拍古装打戏,磕磕碰碰的,太过正常。这次的剧组还算重视的,特意打电话报了警。

         冯沅皱皱眉心,所以那块地方确实有问题?

         “大师,您说会不会真的是妖怪?”秦勉双目放光的抓住许慕的胳膊,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你就那么想见妖怪?”快递小哥总觉得秦勉对妖怪的热忱太奇怪了。

         “对啊,你不觉得它们既神奇又帅气么?”

         帅气?神奇?

         许慕眼前闪过清平巷那堆妖魔鬼怪的样子,能称上神奇实在不多,神经倒是不少。

         “要是像小说或者漫画里那样,能收一两个带在身边做保镖更好,赶通告迟到,遇到交通意外什么的,就根本不是事儿啦。”

         孩子,别做梦了。

         许慕同情的看看秦勉,又瞄瞄背包上的麒麟珠,真相比你想象的凄惨多了,妖怪做保镖,其实特别特别不靠谱!

         “做梦!”就凭你这个半点灵力都没有的家伙还想驱使妖灵,赵延瞥秦勉一眼,眼里是大大的不屑。

         许慕挠挠后颈,“如果你遇到的都是挖心食人嗜血成性的那种妖怪怎么办?”妖怪圈里像蠪蛭那种家伙肯定不少。

         “是福不是祸,真遇到那样的那只能算我倒霉呗。”秦勉坦然的道,“谁想出车祸,可我还不是走在人行道上就被撞了?再说不是还有大师你么?”

         许慕:………………

         整整二十分钟后,他们才到达目的地。

         那是条黄土夯实的土道,宽有四五米,长度至少有两三千米,随着起伏的土坡绵亘进夜色里,看不到尽头。无论远近,都很适合镜头取景。

         土道左手边是座木头搭建的两层楼高的客栈,工艺粗糙,带着个不大的黄土院,门口杆子上高高挑着面“驿”字飘旗。

         土道另一边是大片茂密的林木,整个场景就是古装剧里最常出现的那种纵马狂奔尘土飞扬的大道,配上总会有人寻衅滋事然后被主角疯狂打脸的路边小店的标配模样。

         驿站院子里堆着十数个大型的架子和箱子,估计都是器材和道具。两个穿着同款白t恤的人坐在门口凉棚的条凳上,他们面前那张简陋木桌上摆着西瓜盘、可乐罐和平板电脑,两人一个灌可乐,一个吃西瓜,都紧盯着平板电脑的屏幕,听声音像是在看球赛。

         秦勉拍拍左边那位的肩膀,熟稔的跟那两人打招呼,随后压低声音,“哥们,这几位就是老王介绍过来的,看看东西能不能修。”

         那两人显然是被叮嘱过的,没多言语,其中一个指指右边堆杂物的木桌,“坏掉的东西就在这儿,你们自己看吧。地上有电缆,当心别绊到。”

         秦勉朝两人点点头,扬扬下巴,示意许慕他们往前边的木桌走。

         桌子上胡乱堆着两团断掉的威亚和几根保护用的扁带,许慕刚伸手拿起一截断头,秦勉便殷勤的举起自己的手机帮许慕照亮,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大师,有什么发现么?”

         许慕压力山大的挠挠头发,我就是个挂名大师,别抱这么大希望好不好。

         还有淡淡的灵气残留,显然是妖怪所为。冯沅看了那堆东西几眼,侧目扫视四周,目光最后落在对面的密林深处。那是片樟树林?

         赵延看看冯沅,估计对方根本不需要自己帮忙,便无所事事的站在许慕旁边看热闹。

         绳子侧面带着些斑驳的磨擦痕,显见是用过一段时间的。不过如同秦勉之前在电话里描述的那样,断口比较平齐,比起疲劳过度磨断,反而更像人为被刀斩断的。估计这也是剧组人报警的原因。

         可是,数十人在现场的动作戏镜头,没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直接砍断威亚绳。

         许慕尝试性的拗拗绳身,以结实程度而言,普通的刀应该也很难砍得断吧?

         这么说来,还真是鬼怪不成?

         【这东西上有妖气。】麒麟珠里的夫诸似乎打了个喷嚏。

         妖气?那问题的源头就是妖怪,而不是鬼?

         许慕困惑的看看绳子,又用指尖小心的捻下断口上残留的污痕,用指腹揉开,一抹绿痕横在他指头上,带着点粘稠感,他转头招呼冯沅,“哥,你看这好像是树的汁液。”

         的确有可能是树精,冯沅点点头,秦勉也跟着探过头,“这里都是树,蹭到叶子或者树枝很正常啊,总不见得是树叶把威亚切断的吧?”

         树叶切断的?

         旁边看球赛那两位忍不住用种“这些孩子是不是智商欠费”的眼神望过来。

         冯沅对着秦勉道,“问问威亚断裂的具体位置,我们去现场看看。”

         威亚是在拍摄一组主角丛林打斗的镜头时断裂的,出事地点里驿站只有两三百米。几人举着手机,按照剧组人的指点,踏进林间小路,没过多久就找到那处还挂着不少绳标的地方。

         四周都是高大挺拔的樟树,枝叶的影子斑驳如碎,投映在林间空地上。

         【将军!!!】

         一声尖叫猛的炸响在许慕耳边,四周林木簌簌响动,一团张牙舞爪的黑影冲着林间四人直扑而来。

         黑灯瞎火的,许慕被那声激动得有些凄厉的叫喊吓得浑身一哆嗦,冯沅眼明手快的把他拽开,躲开黑影的范围。

         那些东西抽在树干上啪啪作响,听得许慕牙龈发酸。赵延也利落的弹身而起,避开黑影的攻击,唯有秦勉闪避不及,被黑影卷住。

         “秦勉!”许慕着急的喊道。

         冯沅暗捏双指布下结界,赵延双指并拢,弯如虹光的刃气破空而出斩向黑影,大片的枝叶扑簌簌落到地上,秦勉也被甩落到地上。

         【将军!】

         黑影复又聚拢,继续跟在赵延身后穷追不舍。

         “滚开!”落在秦勉身边的赵延对着黑影再次挥出道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