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6.第九十六章 异鸟希有
        许慕沿着小径往湖边走了两步,这会儿的光线似乎比之前暗了许多,靠近步行道的草坪又隔三差五的种着玉兰花树,遮挡了些视线,但哭声愈发清晰。

         【呜呜呜,我的镯子。】声音大了不少,似闷雷划过。

         快递小哥顿下步子仔细听了听,却发现自己根本分不清声音到底从左右哪边传过来的。

         再走三五步就是湖边的步行道,以深浅两色鹅卵石铺成菱形连缀的图案,宽度仅够三口之家并肩。步行道的另一侧是一米多高的汉白玉石柱,石柱有三处收腰,柱头雕成七瓣莲花的摸样。石柱间挂着两层防护行人落水用的粗大铁链,大约为了防锈,铁链外层都刷着白漆,此刻被路灯的光打成淡黄色,颜色上倒是与石柱颇为统一。

         冯沅停好自行车,从车篮里拎起许慕的背包,几步便追到许慕身侧,“怎么了?”

         “听不出它到底在左边还是右边,难道在水里?”许慕困惑的挠挠脑袋,拽着冯沅大步跨到步行道边上。果不其然,步行道两遍看得到的位置都空荡荡的,没见到半个影子。

         冯沅眼角微扬,眸色深邃如水,望向两人的头顶,“我猜,它应该在上面。”

         “上面?”许慕愕然的抬起头,这才发现,他和冯沅的头顶不知道什么时候飘来团乌泱泱的黑云,那团乌云面积极大,铺天盖地,层层漫卷,不见尽头,满天的皓月繁星,都被遮得严严实实,半点光都透不进来。而且它离地面似乎只有百来米的高度,黑沉的影子充满泰山压顶般的压迫感。

         正是由于月光被遮,只剩下路灯,周遭的光线才比之前晦暗不少。

         “这团乌云?”快递小哥指指上面,疑惑的望向冯沅,云彩也能成精么?还是里面藏着别的东西?

         【乌云?我长得这么英武不凡你居然说我像乌云?】那声音停止了呜咽,委屈的指责着眼前没见识的人类。

         许慕扬起头,眨巴眨巴眼睛,横看竖看,都是团很大很大的乌云。

         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见传说中的异鸟。冯沅勾起唇角,仰视头顶那片黑影,“世上有种大鸟,张开翅膀,便能遮天蔽日。”

         “你是说,鹏?”许慕转向冯沅,不确定的问。

         《逍遥游》里描述过,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如果说世间有种大鸟,展翅便能遮天蔽日,那非“鹏”莫属了吧?

         【哼!】空中传来一声冷哼,甚是不满的样子。

         “不,”冯沅收回仰视的目光,揉揉许慕头顶的呆毛,“除了鹏之外,世上还有一种更大的鸟,《神异经》里曾提到过,昆仑之山有铜柱焉,其高入天,所谓天柱也。围三千里,周圆如削。上有大鸟,名曰希有。传说这种异鸟张开左翼便能覆东王公,张开右翼便能覆西王母,横贯一万九千里。”

         一万九千里?

         许慕默默脑内了一下这只鸟伸开半边翅膀盖住整个华国的情形,靠,简直就是自然灾害!

         听到“希有”两个字,头顶的那团乌云似乎动了动,霎时间,一阵狂风呼啦啦的卷过,花树折腰,玉带湖的水翻起将近一米高的浪头。要不是许慕和冯沅站得远,准得被兜头浇湿。

         【哎,我的镯子……】那声音转头便又开始唉声叹气。

         许慕仰起头,“你的镯子到底掉在哪里了?长什么样子?”

         【………………你在跟我说话?你居然听得到我说话?】那声音惊讶极了,【难道你也是妖怪?】

         许慕:………………

         小爷只是多掌握了一门外语!

         【奇怪,我怎么看不出你的原身?】那团乌云饶有兴致的道。

         “……我本来就是人。”许慕无奈的道,看不出那是因为你看到的就是原身。

         “让它化小些,说话方便。”冯沅拍拍自家宠物的后颈,总这么仰着头说话多难受。

         【这还不容易!】听到冯沅的话,空中那声音嘀咕了一句,瞬间收拢了身形,乌云滚滚而聚,化作只孔雀大小的鸟,优雅的落在湖边的石柱上。

         头顶豁然开朗,许慕长出口气,胸口冒出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舒畅感。

         石柱上的大鸟双爪鹅黄,利如闪电,双眼色如黄金,炯炯有神,尖尖的喙前端微弯,颜色鲜红,夜色里与麒麟珠相较也毫不逊色。它通体羽毛乌黑如墨,尾羽拖长,羽毛表面像洒了层高光亮粉似的,朗月之下,光华流转,闪动着七色光泽。它立在石柱顶端,昂首顿爪,姿态怡然,神气十足。

         这鸟长得真是颜值爆表!

         许慕在心里暗暗赞叹着,但同时也冒出个疑问,它要镯子干嘛,难道戴爪子上么?“那镯子是你的?”

         【自然不是我的。】大鸟不自在的抖了抖翅膀,【你真的肯帮我找镯子?】

         许慕下意识的看看冯沅,见自家男神点头,便道,“当然,我们会尽力帮忙。”

         大鸟双爪动了动,将泛着七彩光泽的翅膀收紧,【上次西王母从我背上路过的时候,把她的金镯掉在我的背羽里了。那只镯子背面雕着如意花枝的纹路,两端开口,端口缀着空心垂花铃,我梳羽发现后,便将它夹在羽缝,想等下次遇到西王母再还给她。】

         它说啥?西王母的镯子?

         许慕听得简直一愣一愣的。

         【谁知道,前几天我在表哥在空中玩耍,不小心被它抓到背羽,那镯子便一路跌进了下面这片湖水……我不会水。】大鸟羞愧的低下头,所以它才夜夜徘徊在此,盼着能找到几个小妖帮忙。谁知道,感觉到它的气息,那些家伙各个藏得严严实实,连面都不敢露。

         这可真是个悲剧,许慕无奈的垂下睫毛,作为秤砣体质,他连游泳不会,更别提帮别人潜水找镯子了!

         “你能下到湖底么?”许慕捏捏麒麟珠,夫诸是兆水之兽,入湖底应该没问题吧?

         【笨!你看原身就该知道本座不擅水性才对!】夫诸理所当然的道,没有常识也要常看电视,你见哪个品种的鹿能玩浮潜来着!

         许慕:………………

         到底谁笨,你当初跟在堂堂水神身边,连避水诀之类的都没学会?

         “镯子在湖底?”冯沅捏捏许慕的后颈,通过许慕问夫诸的那句话,他便猜到了五六分。

         “嗯。”糟糕,差点忘了重要的翻译工作,夫诸不靠谱,自家男神可靠谱多了。后颈的热度让许慕打了个激灵,赶紧把希有的话复述一遍。

         “西王母的镯子,应该附着有她的灵气,湖底的小妖不敢擅动。”冯沅眼眸微动,“我下去看看,你跟我下去还是等在这儿?”

         听到他们要下水,大鸟双眼亮晶晶的望过来,这两个人类真是

         下去好像帮不上忙,只会增加冯元的负担。许慕思忖了两秒,便摇摇头,“我在岸边等你吧。”

         “夫诸,出来守着。”冯沅伸指弹弹麒麟珠,影子一晃便跃入湖水之中。

         麒麟珠里闪出道金光,白色的小猫窜到许慕脚边,委屈的缩成一团。掌门好狠心,对面那个大家伙恐怕得有地级,自己根本打不过好么!

         这两个人类有点意思,希有好奇的盯着许慕脚边的小家伙,【这是他的妖灵还是你的妖灵?】

         “不,它只是暂时寄居在我这。”命契太复杂了,许慕也懒得解释。

         【奇怪,刚才没注意,你身上似乎有些熟悉的味道。】大鸟探头朝许慕这边仔细嗅了嗅,然后偏着脑袋一副思考的样子,【虽然很淡,但是这是谁的味道?】

         它探头过来的时候,夫诸“噌”的挺起身子,神情十分紧张,待到发现它没什么别的动作,才又悻悻然的趴下身子。

         “你也见过我家祖上的道士?”许慕的眼睛瞪大了一圈。

         【道士?】大鸟又偏过头来,用金色的双眼盯着他,【我认识道士么?】

         许慕:………………

         不然您打开朋友圈我帮您检查下?

         【算了,想不起来,】大鸟呆立半晌,最后摇摇脑袋,【总之,不是什么讨厌的味道。】

         许慕挠挠头顶的呆毛,妖怪们,似乎都记性不太好?算了,聊点其它的吧,“如过找到镯子,你就回昆仑山了么?”

         【不,我会先去找表兄报仇,抓他一爪子再回去。】希有那张覆着短羽的鸟脸上一脸认真的模样。

         许慕:………………

         你,你,你,不会是天蝎座的吧?

         【怎么你要来昆仑找我玩么?】大鸟目光灼灼的看着他。【不过,昆仑凶兽太多,你这样灵气微薄的人类,恐怕没进昆仑便会死在那些凶兽口下。】

         不不不,我没想过要把自己送上去给那些凶兽做点心。许慕赶忙摆手,“就是随便问问。”

         正在这时,它们身边的玉带湖响起哗啦啦的水声,不但大鸟和许慕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就连趴在许慕脚边的夫诸也瞪圆了眼睛。

         湖水如同被一把无形的神兵利刃拦腰切断,哗啦啦的朝两边分退,两侧白色的浪峰翻涌,如怒如啸,层层叠起卷向半空,却在当中硬生生让出条一人来宽的窄道。

         冯沅修长笔挺的身影,出现在窄道中央。

         两侧是随时能将人灭顶的滔天巨浪,凌乱的气流卷起他半长的额发和衣襟,他琥珀色的眸子里却沉淀着闲庭信步般的淡定,气势傲然,仿若周遭惊心动魄的磅礴水浪都是听到随侍,生来就要跪伏在他脚下。

         快递小哥被自家男神的出场方式惊呆了,靠,深更半夜的,这么酷炫狂霸拽真的好么?

         夫诸则像被雷劈了似的,小小的身子更是僵在原地,水浪间风姿凌厉的身影与千年前严丝合缝的重叠在一起,【主,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