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第九十四章 人界代购
        【当然。】抱着平板电脑的小阎王理直气壮的把钱塞进对面那人手里,阴界用的当然是冥币!本王还大方的多赏了你不少呢!

         许慕:………………

         三千多块血汗钱,换来张对活人来说没半点用处的冥币!

         怎么就这么大意!

         两个月都白干了!

         快递小哥心疼得要命,懊恼的用拳头砸砸自己的脑袋。

         【你身体不舒服?】小阎王琉璃色的眸子里带上点担忧,伸出白嫩的右手想去摸许慕的头。

         “啧,居然在这儿!”一条白影风似的赶了过来,拦腰将窗台上的小家伙抱起。来人一身风流倜傥的白西装,眼角微扬,唇边噙着丝似有似无的痞笑,正是白无常。

         “你这调皮的小子,可让我们一顿好找!”白无常毫不客气的伸手掐住小家伙白皙如玉的脸颊,用力扯了两下。才勾着新魂回到地府,就听说小家伙不见了,鬼仆们差点把地府翻过来了,都不见踪影,他和小二黑也跟着足足找了将近十个时辰。

         结果倒好,人家没事人似的坐在这儿跟人聊天呢。

         【疼!疼!疼!】谢叔叔真是讨厌,下手太狠了!小阎王挥着两只小手去掰白无常的手臂,一叠声的叫唤起来,吐字因为变形的脸颊有些含糊,眼角也不由自主的浮起层水汽。

         因着他挣扎的动作,怀里的平板电脑失去依托滚落下去,半途被另一只着黑西装的手臂轻轻松松的接住。自然是与白无常形影不离的那位黑无常。

         “谢谢你帮忙留住它。小殿下有些顽皮,没有吓到你吧?”趁着小阎王哀怨的揉脸蛋的功夫,白无常转头跟许慕打了个招呼。

         许慕一副苦瓜脸,无语的看看黑无常那边,吓是没吓到,就是坑了台平板电脑。

         白无常的眸子在黑无常手里的平板电脑上转了一圈,便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殿下,你找人家要了台平板电脑?”

         【不是要,是请他代购,本王给了钱的。】小家伙忿忿的指指许慕手里那张一万块的冥币,为自己正名。本王很乖的,根本没有乱来!

         “殿下,您太不了解人界了!”白无常又捏了捏小阎王的脸颊,朝黑无常扬扬下巴,“小二黑,快把钱补给人家。”

         补钱?

         许慕松了口气,幸好遇到黑白无常,不然自己的血汗钱又要打水漂了。

         满面严肃的黑无常默默从怀里掏出黑色的皮甲,熟练的抽出九张淡绿色的万元冥币塞进许慕的手里。

         人界的物价这么贵?小阎王恍然大悟般的眨了眨眼睛,有些羞愧的捂住眼睛,原来,自己给的太少了。

         许慕:………………

         为什么还!是!冥!币!

         “我跟小二黑要先送殿下回去,改天再来登门致谢。”白无常朝还在发呆的许慕点了点头,便与黑无常无声无息的消失在黑暗里。

         冷风飘忽,檐下的两盏白纸灯笼也“噗”的一声同时熄灭,灯笼里腾起一股袅娜的青烟,清平巷四号,关门闭户。

         指望鬼给钱,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快递小哥呆立了两分钟,情绪低落的揉揉鼻尖,正想转身去找小三轮,耳边却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

         【快看快看,就是那个人,他能帮忙代购人界的东西。】一个声音兴奋的道

         【真的?我想念德胜斋的肉馒头想了好久了!】另一个声音小声的说。

         【我想买水悦玲子的全集!】又一个声音跃跃欲试的道。

         【可是他身上的灵气很强大。】有人出声提醒。

         【你们谁敢上去试试……】

         【你去你去。】

         【我不敢……】

         许慕用余光扫了一眼,发现不远处的挤挤攘攘的立着些阴气森森的黑影,檐角下高挂的气死风灯,根本照不出它们的影子。

         是来逛阴市的鬼魂!

         被这群家伙缠上还得了!

         快递小哥后颈凉的发麻,赶紧跨上小三轮落荒而逃。

         “你身上阴气怎么这么重?”许慕一进家门,便被端着鱼汤的冯沅堵在门口,左右打量着。

         “估计是小阎王的吧。”许慕垂头换了双蓝色的夹脚拖鞋,把背包扔在沙发一角,人也大字型的扑了上去,奋力用两个靠枕捂住自己的脑袋。啊啊啊,想起这家伙就郁闷!闷死自己这个白痴算了!

         “怎么回事?”许慕怎么会遇到小阎王?冯沅把鱼汤放在餐桌上,坐到自家宠物身边,伸手把他的脑袋从靠枕堆里挖出来。

         这没精打采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吃亏了。而且,十有八/九跟钱有关。

         “别提了!”许慕愤而起身,盘腿坐在沙发上,把自己给小阎王买平板电脑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后来还有堆围在旁边想跟风求代购的家伙,末了从兜里掏出那十张万元冥币,“三千多块钱,就换了六张这个!”

         给活人冥币,那些家伙到底是怎么想的?

         冯沅眼眸动了动,拿起那十张冥币,“十万块,还不错!”

         “不错?”许慕哀怨的拧着眉毛,“既不能交学费也不能买东西,半毛钱用处都没有。更何况,沈良随手就能画五万块出来!”

         冯沅伸手揉了揉他乱蓬蓬的脑袋,安慰道,“沈良画出来的冥币是以耗损灵气为代价的,再说,冥币虽然只能在阴界使用,但却并非没有用处。”

         快递小哥黑亮的眸子望向冯沅,里面满满都是怀疑,有什么用处,跟白无常买奶茶么!

         “各界的钱币,通常只能在各自的范围里流通,但三界治安管理局,恰好是三界合作管理的部门,所以,自然也能兑换各界的币种。”冯沅耐心的解释。

         “你是说能帮我把这些冥币换成真正的钱?”许慕兴奋的盯着冯沅,双眼闪闪发光。

         “冥币与华国币兑换的比率是20比1,十万块冥币,也就是五千块钱。”冯沅点点头。

         许慕开心的弯起嘴角,半路突然又萎靡下来,“可是兑换的手续费很高,特别不划算。”

         上次鸣川奖励给他的妖币,就是因为手续费太吃亏,他才舍不得兑换,只能放在那儿。

         “别忘了我是谁,” 冯沅挑挑眉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你觉得我还要付手续费?”更何况,小家伙这点钱,直接在自己这边帮他换了就行。

         “哥,有你真是太好了!”许慕欢快的扑过去,高兴的在冯沅脸上亲了一口。

         得救了!

         背靠大树好乘凉,他家男神可是三界治安管理尚海分局的大BOSS!

         突然有种淡淡的骄傲怎么破!

         快递小哥脸上阴霾尽散,清澈黑亮的眸子里映出一室灯火,璀璨如星。

         “带点诚意,我就再帮你出个可以赚钱的好主意。”冯沅促狭的伸出手指点点自己的嘴唇,亲脸什么的,太敷衍没诚意!

         “真的?”听到赚钱两个字,许慕的眼睛顿时自动调亮了一倍。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经常。”

         冯沅:………………

         “就连你是三界治安管理局的……”许慕刚想认真的罗列一下自己被骗的各种案例,便被冯沅吻住了唇角。

         算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冯沅扶住自家宠物的后脑勺,舌尖迫不及待的探了进去,黑历史什么的,真是要命啊!

         “你刚才不是说还有阴魂想让你帮忙买东西么?”深吻之后,冯沅便循循善诱的开口。

         “嗯,不过他们没敢真的过来。”许慕不自在的抿了抿颜色绯红的嘴唇,刚才太激/烈,好像……有点肿了。

         “你身上有我的味道,他们自然不敢。”冯沅嚣张的扬扬眉峰,“以后真有人求上来,你就表明愿意帮他们代购人间的物品,也接受冥币,但每单要额外收取50%的手续费。”

         “( ⊙ o ⊙ )啊!”太贵了吧!许慕瞠目结舌。

         “不贵,别忘了原本的兑换手续费。”冯沅揉揉自家宠物的脑袋,这已经算是给尚海片区的鬼魂做福利了,“除了像黑白无常这样阴气强大的,能享受到人界物品的鬼魂,连百分之十都到不了。”

         “说到黑白无常,我突然想起件事情!”许慕脑子里闪过道灵光,拍拍冯沅的胳膊,“我想到个办法,说不定可以知道你的前世!”

         冯沅诧异的挑挑眉峰,什么办法?

         “白无常手里的录死簿!那里面记载着每个有魂魄之物的前世今生。你的前世肯定也在里面!”

         “除了勾魂验魂的时候,他不会帮人查录死簿。这是天机,他岂能随便透露。”冯沅温柔的勾起嘴角,小家伙的脑袋里倒是时时刻刻装着自己的事情。录死簿的主意他也打过,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有钱能使鬼推磨!”许慕灿烂一笑,胸有成竹的看着冯沅,上次白无常明明说可疑帮忙查夫诸的主人来着,就是要钱而已。下次见到白无常,一定要让他帮忙查冯沅的前世!

         同一时刻,尚海市西南角的一座别墅里。

         “找到人了么?”坐在乳白色真皮沙发上的男人伸出手指逗弄着肩上的黄色小鸟,漫不经心的问道。

         “还没有……”门口站着的两人绷紧脊背,额间冒汗,紧张的低下头。

         “这个人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在尚海。”男人用手指搔搔小鸟的下巴,端起桌上的高脚杯喝了一口,“多派点人带着血符出去,一定要给我把人找出来。”

         “是。”门口穿黑西装的两人松口气,正要往门外退,又突然被叫住。

         “找到之后,先回报,不要轻举妄动。”

         “是。”两人忙不迭的退出门去。

         “老天待我真是不薄,那个老不死的身边突然多出个棘手的家伙,没想到,居然又冒出来个小的。”男人舔舔唇角,声音凉得如同蛰伏在阴影里的毒蛇,“许家人的血,真是想想就让人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