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5.第九十五章 横公
        秋高气爽,正是举办运动会的好时节。N大一年一度的校运会,也热热闹闹的拉开了序幕。

         N大不算体育强校,除了校篮球队能打进全国大学生联赛的四强之外,其它项目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的状态。但这并不妨碍N大团委办公室举办校内运动会的热情。据说,N大的校运会已经有将近三十年的历史,从最初只有四个项目的田径运动会,发展到现在涵盖田径、足篮排、游泳三大类在内的近五十个项目。

         参赛以班级为单位,每个学院大一到大二的每个班级都要参加,大三则可根据班级条件自愿报名。十一月中旬的初赛和复赛以校区为单位角逐出八强,最后的决赛,则放在十一月下旬,统一在本部举行。

         “报名,报名。是兄弟的,每人至少要认领一个项目!”午休完毕,大家都在埋头赶作业的时候,钱亮风风火火的推门进来,把报名表拍到靠门口的许慕的桌子上。

         开学快两个月了,总算迎来到他这个活动委员发光发热的机会。中午开完会,他便抱着报名表挨个宿舍转过一圈,努力组织报名,做大家的思想动员工作。

         钱亮虽然长得胖,但人缘很好。他性格热情活络,出手大方,短短两个月,不光跟本班同学关系处得不错,在别的学院也混得风生水起,别的不说,从他能跟方静的圈子打成一片便可略知一二。平日下课走在学校里,跟他打招呼的人比302另外三人加起来的总和还多。

         所以,他一开口,大部分人还都挺给面子的,有点体育底子的基本都报名了。

         许慕看看钱亮拍在自己作业本上的那张单子,男子项目里,百米赛跑、跳远、跳高之类相对轻松的项目已经全部被预定完毕,就剩下五千米、4 X 4接力、撑杆跳之类不是需要技术就是需要体力的项目。

         这功夫,郑林生和徐涛也围了过来,几颗脑袋凑在一起研究着那张报名表。

         作为篮球社的一员,徐涛自然要报名篮球赛。除此之外,他看看空余项目,又报了个4X4接力。许慕和郑林生都不会撑杆跳,便一起报了五千米。

         “兄弟们,够意思。”钱亮开心的拍拍他们三人的后背,“今天晚上必须我请客。”

         “你们去吧,我晚上得去做家教。”郑林生不好意思的道。他最近接了份短期家教的工作,薪水之高曾经令快递小哥羡慕得双眼发直。直到听说那些熊孩子各种教不会之后,没什么耐心的许慕才觉得送快递还是挺适合自己的,毕竟一道题讲十遍都不会,他估计会郁闷到撞墙爆头的。

         “我也不一定赶得回来。”许慕接着开口,今天下午的两节课在后面,下课都四点多了,晚饭时间要赶回来,时间非常紧张。

         “算了,改明天中午吧。”徐涛用胳膊肘撞撞钱亮建议道。

         “那就明天中午,去小吃街。”钱亮无奈的看看他们,一副“真拿你们这些小妖精没办法”的样子。

         徐涛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撒娇抛媚眼什么的,真不适合您这个吨位。

         当天的快递包裹正好有件要送到百语堂,对于店主爱游泳先生每个月都要更换新床的行为,快递小哥已经习惯了,有钱任性,顺便促进经济发展,给自己提高收益,挺好的。

         根据“爱游泳”这个昵称和他把瓷缸称为床这两点,快递小哥曾经猜测这位店主的原身可能是水陆两栖动物,比如乌龟什么的。但当初月老曾经称呼他为“横公”,许慕想来想去,都没想到到底什么品种的乌龟是横字开头的,况且店主的动作完全没有慢吞吞的感觉。

         后来把几条信息发短信跟冯沅一说,掌门大人便告诉他,这位爱游泳先生的原身,应该是横公鱼,这种鱼据说长得很像鲤鱼,通身赤红,昼在水中,夜化为人,做阴市生意,再合适不过。

         许慕恍然大悟,原来是条天生就会变身的鱼!

         爱游泳先生做的是阴市生意,跟决定做人界代购生意的快递小哥目标客户群高度重合。于是,许慕便主动给他留了个电话,如果遇到客人有人界代购的需求,可以介绍给自己。

         店主对许慕的印象不错,欣然同意。

         许慕前脚离开,拄着拐杖的月老后脚便踏进了百语堂。

         “你怎么到我这儿跟做贼似的?”店主把许慕手写的纸条放进抽屉,斜了眼鬼鬼祟祟贴着门边溜进来的月老。

         “哎,我这不是怕遇到许家那个臭小子么!”月老心有余悸的坐到靠墙的小桌旁,放下拐杖,自己给自己倒了杯酒。“邪了门了,上次来你这儿,我在门口居然碰到许家那个臭小子了,幸亏闪得快,才没被他发现。”

         “不可能吧,你说许家那小子还活着?”那小子可是一百多年前的人。店主撩起袍角,在月老对面坐下,“会不会是你看错了?刚才那孩子味道还是挺像他的。”

         “他们两个味道虽然像,脾气可完全不像。”月老抿了口酒,眯着眼睛回味着余香,“况且,我也希望自己看错,就查了下姻缘簿,结果,他的红线不但还在,而且,还与龙七子睚眦结了命契。”

         “………………那你以后还是避着他点吧。” 许家的那位,折腾起人来可是不得了,何况现在还多了个大靠山。店主提起青瓷执壶,帮月老把酒满上,“说起红线,刚才出门那个小家伙,我记得上次你说,他的红线有问题?”

         “他的红线可比那个臭小子复杂多了,那是一结一结接起来的。”月老把杯子端在鼻前闻了闻,胡须微翘,而后长叹口气,“七世苦劫换一世姻缘,不易,实在是不易。”

         “七世苦劫?”

         “可不,他足足熬了七世,才换回这一次机会。”

         晚饭时,听说许慕的运动会项目是五千米,冯沅伸向糖醋鱼的筷子微滞,眉头皱了皱,“你以前跑过五千米么?”

         当初王大少也参加过这个项目,没跑到终点就倒下了,脸白得跟纸似的,在医务室挂了两瓶葡萄糖才活过来。

         名次暂且不说,自家宠物能扛到终点么?

         “小学时候跑过一次长跑,具体是三千米还是五千米不记得了。”许慕帮冯沅把鱼挟到碗里,“估计跑下来应该没问题。”

         “这几天晚上去我陪你去练练吧,省得到时候身体吃不消。”冯沅的眉心没有放开,颇有点不放心的样子。

         “好,等待会练完吐纳和画符,我就去练半小时跑步。”许慕点点头,正好他最近也想找时间锻炼身体,自己的布丁肚皮和男神的巧克力腹肌差距太大了,必须要努力。

         晚上十一点,夜市和逛公园的人潮早已散场,明月如霜,好风如水,玉带湖公园四周一片安静。黑色的湖面闪着粼粼点点的微光,像一块缀满宝石的黑丝绒,低调而神秘。

         冯沅把练习跑步的地点选在玉带湖公园,一开始,快递小哥是拒绝的。

         他还记得上次短发学姐在社团选活动路线时说的事情,最近常有人在玉带湖公园附近听到疑似冤魂号泣的声音。

         他只想练跑步,没想顺便练胆量啊。

         但是,想想自己已经决定做代购的工作,以后难免要跟各式各样的阴魂打交道,这样想来,提前熟悉熟悉似乎反而比较好,而且,有夫诸和冯沅在,应该也不会有问题,便咬牙同意了。

         玉带湖公园内圈大概有两千七八百米,跑两圈便足够。冯沅在小区门口的绿色车亭借了辆自行车,慢悠悠的骑在快递小哥身边陪跑。

         许慕没想到,刚跑没几百米,他便看见湖边的长椅上坐着两个眼熟的身影相拥在一起。男的特别像他们这届的学霸孙凯,女的,便是钱亮的女神方静。

         那条长椅正好在棵树底下,位置十分不起眼,换做别人或许只会看出是对情侣。但许慕最近按照许连魁教导的方法开始吐纳之后,不但灵气增长迅速,五感包括夜视能力也强了不少,由于钱亮的原因,他跟这两位也接触过数次,因此一打眼便认出来了。

         湖边的人影仿佛郎才女貌的这四个字的经典演绎,快递小哥想想钱亮对方静的那片爱慕之心,默默在心里为自家兄弟点了根蜡。

         跑到第二圈时,长椅上的人已经不见了。许慕默默松了口气,真打上照面的话,似乎还是有那么点尴尬。

         把许慕的小表情尽收眼底的冯沅勾勾唇角,虽然只见过一面,但也足以让他认出那两人的身份,现在的学弟学妹这么生猛,果然还是得把自家宠物看牢点才行。

         “跑不动就慢慢走会儿,别心急。”冯沅见许慕步子逐渐发沉,开口建议。今天才第一天,没必要硬撑着。

         许慕应了声,便缓下步子,开始慢慢走路。

         【呜呜呜,镯子,我的镯子。】湖边传来小声的抽泣,声音无比的哀怨。

         镯子?

         许慕下意识的朝湖边望了望,没发现湖边有人影。

         【呜呜呜,谁能帮我把镯子找回来?】

         “怎么了?”冯沅看看身边的人,玉带湖灵气充沛,水底和岸边藏着不少小妖,许慕这样子,是听到了什么?

         “湖边有声音在哭,说想找人帮忙找镯子什么的。”快递小哥苦着脸把自己听到的内容告诉冯沅。男神听不到,所以,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妖就是鬼!

         “找镯子?”冯沅将身上的灵气收敛得愈发淡薄,唇角微勾,笑得高深莫测,“如果它愿意,我们不妨帮帮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