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百兽夜行
        下一秒,牛脸怪物便凶残的甩动尾巴,目标明确的扑向许慕。

         靠!我可不是你的夜宵!

         许慕来不及逃跑,索性抡起背包朝怪物砸去,可惜,装着半瓶水的背包面对它杀伤力基本为零,怪物不痛不痒的挨了一下,扭头就将许慕顶到墙上。

         “哐!”

         许慕觉得眼冒金星,五脏六腑都被震移了位置,肩膀火辣辣的疼。怪物口中喷出的腥臭味道近在咫尺,熏得他额心不停的抽搐。

         它下意识的抬起脚,用力踹在怪物的下颌上,借着力道朝侧面滑开两步的距离,撒腿就跑。

         怪物怒吼着,一个跃身就扑到许慕面前拦住他的去路。

         全力狂奔的许慕不得不紧急刹车,他额间冒出冷汗,急忙拍着珠子大喊,“夫诸,快出来!救命啊!”

         搭扣上的红珠在空中划出道漂亮的流光,夫诸身缠金光踏风而出!

         它在半空扬起单蹄,头顶金角寒光激荡,弹出两道利刃般的光弧,光弧在空中交叉,化作劈山样的巨刀,同时斩向怪物。

         疾冲过来的牛头怪兽触光而号,身体摧枯拉朽般的被斩为几段,瞬间四分五裂,滚在地上便灰烟般的消散,一滴血都没有留下。周围飘荡着刺鼻的腐肉般的恶臭。

         看着眼前电影特效般的情景,许慕彻底石化。

         太不科学了吧!

         没等拄着双腿喘粗气的快递小哥缓过神,通道两旁的墙壁上又接连破空冒出四五只奇形怪状的恶兽,各个凶神恶煞,浑身冒着丝丝缕缕的黑色雾气,邪气缠身。

         它们隐隐形成半圆形的包围圈,虎视眈眈的将他和夫诸包围起来。

         还来?以多欺少,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许慕紧张的咽咽口水,欲哭无泪。

         墙壁里突然诡异的传出阵婴儿哭声,冒出滚滚黑雾,黑雾中间蓦的挤出□□只长相可怖的脑袋,正当中的那只足有车轮胎大小,龇牙瞪眼,凶相毕露,涎水滴滴答答的落在水泥地上,溅出一缕缕的青白色烟雾。

         先前冒头的几只怪物都垂头缩尾,惧怕似的都朝后退了两步,做出畏首畏尾的臣服姿态。

         卧x,一只一只又一只,今天是组团旅游还是妖怪要开代表大会么?

         快递小哥倒抽口冷气,掌心湿冷,捏紧手里唯一能做武器的背包,死死盯住那堆新出现的怪物。他这会儿是真的后悔自己的抠门,早知道会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还不如多花一块去坐公交车。

         怪物踱出墙壁,许慕悚然一惊,那不是一堆怪物,而是只长着九个头颅的怪物!

         狐身虎爪九头九尾!

         那只怪物数个绿油油的眼珠阴涔涔的盯着许慕,九只头颅同时发出婴啼般的啸声。尖利的啸声回荡在地下通道里,撕扯着许慕的耳膜和神经,他难受至极的捂住耳朵。

         “轰隆隆”,烟尘激荡,整个通道都在啸声里震颤起来,砖石碎屑哗啦啦掉落满地。

         怪物九口齐张,吐出九团黑色的气浪,炮弹似的直冲夫诸和许慕而来。九头怪物一动,四周那些恶兽也纷纷望风而动,各种瘴雾飞镖般疾射而出。

         夫诸踏前半步,挡在许慕身前,前蹄刨地,低头一甩,头顶蓦的迸发出十几道炫目的金色光弧,暴雨样的朝着对面的怪兽群疾射而出。

         黑雾与金光两相激撞,刹那间,鬼哭狼嚎,碎石飞溅。强劲的气浪将许慕推到墙上,撞得他喉头泛腥,彻底晕了过去。背包上的麒麟珠漫出道红光,裹住他的身体。

         九头怪物周身浮起黑色的螺旋形气浪堪堪挡住夫诸的暴击,后面的几只怪物却遭了殃,三只当场毙命,另外两只虽然闪避开要害,却也各自被割伤了前腿和后腰。

         愤怒的九头怪兽毛发怒张,针刺状炸起,双爪击地猛的发力,两道斧状的黑色气弧拦腰斩破金光,势如破竹的击向夫诸。

         夫诸哀叫一声,被击飞出去,化作小猫的形态重重摔落在地上。

         一缕黑雾如影随形的追过去,长虹吸水般的挟裹着小猫形态的夫诸,卷向九头怪兽正中大张的嘴巴。

         就在夫诸即将被怪物吞进去的瞬间,它陡然化作道金光,箭矢般的逃回麒麟珠内。

         九头怪物怒吼着,飞身跃起,恶狠狠的朝着许慕的方向扑过去。

         它的九只头颅头狰狞齐振,耀武扬威的张开所有的嘴巴,准备将许慕撕成碎片吞吃入腹。另外两只幸存的怪物也兴奋的尾随而来,准备参与这场饕餮盛宴。

         “大胆!”空中响起道冰冷的声音,压住通道内所有的喧嚣,寒意附骨,凉入骨髓。

         听到声音,戾气缠身的九头怪物滞住身形,神色大变。

         白光乍闪,空气犹如透明而脆弱的纸张,被人犀利的斜刀割破,蓦的出现道两米来长的缺口,两只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搭在缺口上,徒手撕开裂缝,高大挺拔的身影逆着光急步跨进地下通道。

         黑色的皮鞋踏在砖石的碎屑上,就像踏在妖物心头,发出粗砂纸般的摩擦声。

         那人穿着线条笔挺的衬衫和西裤,锋芒内敛,周身隐隐弥漫着冷兵器般肃杀冰冷的气息,灯光将他的影子拖得修长冷厉,阴沉沉的压在恶兽们的头顶,带着排山倒海般的压迫感。

         强大的气场让另外两只怪物四肢伏地,呼吸粗重,惧怕得瑟瑟发抖。那是对强者天生的畏惧和臣服,深植在妖兽的本能之中。眼前这位,它们连攻击的胆子都没有。

         看到地上躺卧在地不省人事的许慕,那人眉目间闪过丝戾气,眸子里怒意就像卷起的风暴,堆叠汹涌,铺天盖地。

         “擅闯人界,意图食人,屡教不改,蠪蛭,你找死!”男人煞气萦身,寒意如刀,并拢双指捏印,横空甩出道鞭状的闪电。

         闪电周匝裹着蓝色的寒光,鞭节扭曲滚动,犹如活龙,迎风急涨数倍,方才还威风凛凛的九头怪物步步后退,求饶似的发出哀鸣,惊慌失措的掉过头朝着另一边的墙壁飞奔。

         幸存的两只怪物也忙不迭的跟在它身后,慌乱的撒开四爪狼狈逃窜。

         然而,它们根本快不过闪电!

         “啪!”

         鞭状闪电霸道的当空劈下,浓烟滚滚,通道内回荡着凄厉的婴啼,逃窜的九头怪物和两只妖兽被当头劈中,化作三摊焦炭,灰飞烟灭!

         一缕明蓝色的魂光自炭灰中冉冉升起,男人四指结印,将魂光抓在手心,声色俱冷,“蠪蛭,念你乃是天生灵物,此次只毁你肉身,罚你去寒冰界忏悔百年,如有再犯,定叫你形神俱灭。”

         魂光怯懦的左右摇摆了两下,卷伏在他掌心。

         通道墙壁上又蠢蠢欲动的冒出丝缕状的黑雾,男人将魂光收进自己的口袋,翻手朝墙壁的方向狠戾一推,掌心直接拍出道带状的蓝光。光影迷迭,触到墙壁火焰般的燃烧起来,噼啪作响,把即将冒头的数个怪物烧得魂飞魄散。

         通道内立刻清净下来。

         男人捡起背包走到许慕面前,蹲下身,把背包放在许慕怀里,并指戳戳他的脸颊,垂下眼睑无奈的叹口气,“让你直接打的回家,怎么不听?”

         昏黄的灯光下映出张刀削斧凿般英俊帅气的脸孔,正是冯沅。

         他将双指移到许慕额间,蓝光自他指间流水般的倾泻而出,温柔的包裹住许慕的身体和背包上的麒麟珠。

         几秒后,许慕惨白的脸色逐渐回转,冯沅轻出口气,放下心来。

         他站起身,掏出手机拨打了个号码,抬腕看看钢表,“鸣川,界墙破损,我给你六十秒,赶到西源街兰枫街交叉口地下通道处理和善后,迟到就小心你尾巴上刚长出来的那道焰色灵纹。”

         “老大,你不能这样……”

         看看睫毛震颤即将醒来的许慕,冯沅利落的挂掉电话,随即划开空气朝另外一处破损点赶去。今晚四处界墙同时被人恶意破损,有得忙了。

         许慕再度睁开眼睛坐起身,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通道内犹如被人挥着巨型镰刀砍砸过,墙壁和地面留下十数道斑驳碎裂的痕迹。

         还有几大堆黑炭状的东西,发出阵阵焦味。

         他动动脖子和手臂,发现身体似乎没有什么大碍,除去开始撞肿的右肩之外,基本没有痛感。

         小白猫用爪子抱着麒麟珠,缩在他脚边恶意满满的看着其中最大的一摊焦炭,那模样就像恨不得随时冲上去挥爪子挠两把。

         许慕讶异的看着体型严重缩水的夫诸,“你怎么……”变得这么小?

         小白猫扑到他的鞋子上,泄愤般肆无忌惮的撕咬着鞋带,“半点法力都没有,和你签魂契,拖累得本座连十分之一的实力都发挥不出!”同为恶兽,居然败给蠪蛭,太丢脸了!这件事以后肯定会被嘲笑几百年!

         这就是传说中的迁怒吧?

         膝盖中箭的许慕尴尬的清清嗓子,为了拯救鞋带,只得把它抱到怀里试图转移话题,“刚才怎么没提醒我有危险?”

         夫诸傲娇的扭过头,“你不是不让本座说话么?”

         许慕:………………

         得,这货活了上千年还是个小心眼,比针鼻还小的那种。

         “咦,打完了?”

         通道对面快步走出个西装革履的英俊青年,惊讶的看着满地狼藉,他一头半长的华丽银发凌乱飞扬,骨节分明的手指还在跟脖子上的蓝白条领带纠结奋战,就像是刚刚火急火燎的赶出门,走到许慕面前的时候,终于打好一个漂亮的双环结。

         “让我知道是谁规定上班时非得穿这样,老子非咬死他不可!”青年忿忿的嘟囔着,又把领带结正了正,才从口袋里摸出个红皮本子递到许慕面前,眯着漂亮的凤眼道,“小子,三界安全部人界治安管理局,说说刚才你看到了什么?”

         “是你?”许慕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