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石鱼
        店门口早就被围得水泄不通,两人踩着路灯的灯光走到人墙的外围,便无法再前进一步。冯沅凭借身高的优势越过众人的头顶朝里面眺望,被围起来的正是许慕点名要去的川菜馆。

         这家号称百年老店的饭店,装潢风格带着点仿古的意味,大门看位置应该也是旺财的朱雀门。门口用大型的漆金木屏风隔出约莫一百来平米的位置做大堂,进门的客人都需要绕过屏风左右进入店内,看起来就像影墙似的。现在正好挡住围观人群探究的视线,看不清楚店内的情形。

         店门外原本有尊两米来高的石雕,雕的正是一尾在浪花间扑腾的的鲤鱼,鱼身弯如弓背,曲劲有力,带着股生意盎然的劲头,朝天的鱼嘴里吐出一线碧水,在空中弧度巧妙的折了个弯,落进底座上离地半米来高的水池。

         一则图吉庆有“余”的口彩,二则因为店里的招牌菜就是水煮鱼,相得益彰。

         此时此刻,饭店门口的这座石雕已经横躺在地上,鱼身的鳞片上和地砖上,各自浸染着片红褐色的痕迹,看着就像是血迹。

         伤者估计已经被送去了医院,雕像旁边站着个穿饭店制服的男服务生,正在小声的回答两个警/察的问话,那个男生紧张的将放在身前的两只手攥紧,脸上的神情和动作都极为拘谨。

         冯沅瞥见那个石雕,眸色微变,立刻低头给鸣川发了个短信,【普云街5号,有石灵牵涉命案,尽速赶过来调查。】

         “难道是有人撞倒雕像砸到了人?”踮着脚的许慕看了个大概便跟左边的冯沅咬耳朵讨论。

         看地上的血迹,出事的地点应该就在雕像这里吧?所谓的鱼咬死人会不会指这个雕像砸死了人?

         “那么大块石头,普通人别说一个,两个都未必推得动,分明是它自己砸的。”没等冯沅出声,许慕右边便冒出个声音兴致勃勃的参与讨论,配合着咀嚼爆米花的音效。

         “什么叫自己砸……”

         许慕下意识的接了半句才反应过来跟自己说话的人不是冯沅,这个有点耳熟的声音不会是那位大人吧?

         果然,许慕僵硬的转过头,便看见白无常朝他眨眨左眼,露出个痞痞的笑容。

         他身上依旧是件白西装,只是换成了单粒扣的款式,浑身上下都有股纤尘不染的劲头,衬得他愈发的玉树临风,器宇轩昂,自带一股浑然天成的王孙公子式的贵气。

         西装上的那颗扣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看起来非珠非玉,却莹润无比,透雕着只昂首甩尾的骷髅兽。如果不是手里捧着半包爆米花和奶茶破坏了和谐度,简直就是完美的贵族风范。

         配上那两样的话,什么风范都碎了一地,捡都捡不起来。

         许慕:………………

         你当看电影啊?还带着奶茶和爆米花?

         “你……怎么在这儿?”作为阴差,你这样大模大样的挤在人群里看热闹真的好么?

         许慕愣了几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当然是来看热闹啊!”白无常抓了两颗爆米花丢进嘴巴里,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完全是八卦民众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状态。

         许慕:………………

         一身黑西装的黑无常站在白无常的右手边,满脸严肃的捧着另外一包没开封的爆米花和奶茶,与许慕的目光相遇,他便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逗你玩的。我和小二黑去栖阴山开了五天会,哎,和那些老不休的开会,简直能把人闷死,东西又难吃,别提多辛苦了。好不容易开完会想着可以回酆都城吃顿好的,还没看见大门就接到了活儿,只好马不停蹄的赶过来,饿得我呀,只好吃点这玩意填肚子。”白无常熟络的勾着许慕的肩膀,一张俊脸皱巴巴的,真情实感状的大倒苦水,说完又苦闷的灌了口奶茶。

         作为工作党,全年三百多天,除了开会就是出差勾魂,不然就是在去勾魂的路上。阎君那个古板的家伙,都七十年没给他和小二黑放假了。这日子过的,简直暗无天日,一点乐趣都没有。

         “好像真的满辛苦的。”听完白无常连轴转的遭遇,许慕同情的点点头。谁都不容易啊,没想到白无常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其实工作还挺认真的。

         “君上明明还在城里等我们吃饭,是你自己非要绕路跑过来接活儿,还在两千多件活儿里头特意挑了这件,就因为这里的奶茶比较合你的口味。”黑无常忍不住插话。他身上的黑西装布料十分特别,带着类似鲨鱼皮之类的褶皱状暗纹,现在这种光线不佳的情况,如果不是距离极近,根本发现不了。

         许慕:………………

         舌灿兰花颠倒黑白,说得是不是就是白无常这样的家伙

         “谁说的,最合我口味的分明是上次那家玉带湖公园门口的奶茶店,。”白无常忿忿不平的反驳,“小二黑你太不了解我了!”

         黑无常:………………

         上次破阵之后,那家红极一时炸鸡店便关门了,作为副产品的奶茶,自然也喝不到了。

         “可惜现在喝不到了。没加阵的奶茶喝起来明显不够劲儿。”白无常随后又叹口气,露出惋惜的神色。

         许慕:………………

         这股喝□□还越喝越来劲儿的劲头是怎么回事?

         他们几个站在人群的最外边,大家的注意力又全都被前面吸引,没人关注角落里的几人聊天。冯沅一直安静站在许慕身边,听着他们三个的对话,凭着他们的对话内容,猜也猜得出另外两人的身份。

         黑白无常是冥界经常派往人界的常客,在人界治安管理局自然也有备案,只是他接手时间尚短,虽然在三界会晤上曾经见过他们二人,但只是匆匆一瞥,没有留下什么大印象。等到猜出两人的身份,才回想起来,面前这两位,似乎就是当初常伴阎君身侧的三人里其中的两位。

         直到此刻的空档,许慕才想起来跟旁边的冯沅介绍黑白无常,“这位是……白小常,”许慕看看旁边的人群,生生把白无常三个字咽回去,“这位是黑先生。他们是我送快递的时候认识的朋友。”

         回想认识的经过,也算惊世骇俗了吧?

         “你好,我是冯沅,谢谢你们照顾小慕。”冯沅淡淡一笑,友好的朝两人伸出手。

         “好久不见,大人愈发的丰神俊朗啊。”白无常热络的跟冯沅握手。

         “你们见过?”许慕奇怪的看着白无常。

         正跟黑无常握手的冯沅眸色一闪,冲着白无常微微摇头。

         心领神会的白无常清咳一声,跟许慕打着哈哈,“咳,那不重要,不重要。”

         似曾相识的对话让许慕无奈的抿抿唇角,白无常估计就是个自来熟的属□□,跟谁都是好久不见。

         “你们来办事还是看热闹?”白无常看看冯沅,又看看许慕,咕噜噜又喝了口奶茶。

         许慕:………………

         我们又不勾魂,到这地方肯定是吃饭好吧。

         “其实我们是来吃饭的。没想到被堵在了门口。”冯沅淡定的接话。眸色锐利的扫扫横躺在地上的鱼状石雕。一座百来年的石雕居然会借着人气修成灵,也算是奇事了。刻意砸人就更加奇怪。他刚才已经通知鸣川赶过来处理。涉及到人命,这石灵恐怕逃不出修行尽毁的命运。

         “吃饭?那太好了,正好我和小二黑也饿了,那小子至少还要两个时辰才能离开这里,不如我们一起去吃点?”白无常指指屋檐角落无人注意的那团黑影,百无聊赖的道。

         许慕下意识的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看,之后才反应过来,那个,那个不会是刚才出事那人的魂魄吧?

         就在这时,鸣川的身影匆匆出现在街角,依旧是双指飞快的打着领结,一副疲于奔命的状态。

         许慕看到鸣川的样子便是一愣,难道,这桩命案是妖怪犯事?

         鸣川见到黑白无常和冯沅等人站在一处也有些呆怔,他没有过多寒暄,朝众人点点头,便脸色严肃的开始寻找现场的石灵。

         鸣川站在人群外隔空伸手一揪,许慕便听见自己身边多了个带哭腔的声音,听起来顶多是个十来岁的孩子,“大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他会死。”

         “真是你动的手?”鸣川脸色黑沉的眯起眼睛。

         许慕不解的看着鸣川,难道他也听得到妖怪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