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风筝
        沈良疑惑的挠挠自己光溜溜的后脑勺,“难道是你请俺来解摄魂术的?许道兄呢?怎么不让他直接找我。”

         冯沅神色微黯,下颌绷起道锐利的线条,“请你过来就是因为他。”

         老实说,他也没想到请来的人会是沈良。

         宋知命的朋友里,只有妖怪和达官显贵这两种人。而其中会请道士帮忙的,定然是达官显贵无疑,被那样的圈子追捧的道士,居然是个不足十岁的小家伙,任谁都猜不到吧!

         初见面时沈良说他很有钱,看来也是真的。

         “出事的是许道兄?”沈良乌溜溜的眼睛睁得老大,诧异的望着冯沅,“他在哪儿?快带俺去看看。”

         “他在主卧里躺着,开门的那个房间就是。”冯沅示意那两个保镖可以回去交差,随后带上家里的防盗门。

         沈良弯腰脱掉鞋子,穿着袜子就往主卧里跑,长衫后摆拖得老远。

         冯沅在跟保镖说话,也没顾得管他,沈良一路跑到主卧,抬眼便看到躺在床上的那位。

         缩在空调被里的许慕眉目恬淡,鼻息平稳,安安静静的,就像真的在睡觉。

         夫诸没精打彩的团成团,趴在黑色的床头柜上一动不动,就像个装饰用的摆件。看到沈良进来,它也只是动了下琉璃样的眼珠,往常飞扬跋扈的劲头儿消失得一干二净。

         黑色的小猫自沈良背后的包袱里探出头,三两下蹿到他的肩膀上,歪头看看床上的许慕,再看看夫诸,轻巧的跃到床头柜上,挤在夫诸旁边,默不作声的也盘做个毛球的形状。

         夫诸转动眼珠扫了它一眼,蔫巴巴的甩甩尾巴,仍旧没有动弹。

         “能把许道兄发病时的具体情形跟俺说说么?知道是什么原因么?”沈良一边问迈进门的冯沅,一边双指捏决,弹出抹亮黄色的光珠,自许慕额心沉入身体。

         冯沅进门便看到黑白两只毛球挤在自己的床头柜上,跟太极图似的。他的目光扫过那两只毛团落在床上的许慕脸上,带着抹担忧,“早上七点半左右,他看起来还只像是普通的发烧,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人就已经意识不清。九点半左右,我发现他的魂魄有离体的状况,也是那时候才知道,他的天魂已经不见了。至于原因,我猜应该是有人拿到了他的随身物品或者指甲、头发这类的东西。而且,按照他的性子和昨天的路线,丢东西的可能性不大,多半就是头发。”

         冯沅话音刚落,刚刚沉入许慕额心的光珠便重新浮出来,颜色已经变黑,浓重如墨。

         沈良的小脸立刻皱得像包子似的,低头从从包袱里翻出个迷你尺寸的黄铜香炉和一个竹筒状的小盒。

         香炉器形圆润,炉口跟可乐罐的罐底差不多大小,铸造得极其精致,铺首上的两只朝天吼,纹路精细如发,横眉立目,叱咤狰狞,栩栩如生。

         竹筒状的木盒里是一把火柴粗细的玫红色安神香,沈良取出三根,用指甲在香头上轻轻划过,放进香炉,三根安神香便诡异的浮在香炉中央,燃起袅袅青烟。

         烟痕如线,笔直的腾空而起,直到半米多高才花瓣样的散开,飘向四面八方。沈良扬着下巴,目不转睛的盯着青烟的轨迹,半分钟后才开口,“三魂移位,七魄逆行,应该是穿山摄魂阵,位置在东北偏北的方向。”

         “穿山摄魂阵?如果他的天魂已经到了设阵人手里会怎么样?”冯沅眉头紧皱,神色凝重,“最重要的就是找回他的天魂。”

         “穿山摄魂阵是炼魂的阵法,是茅山派明代一个反出师门的道士自创的,阴毒的很,如果许道兄的天魂落在里面七七四十九小时,便会化为乌有,此生休矣。”

         “只要你能把他救回来,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冯沅看看沈良腰间的乌木坠子,郑重的承诺。

         “俺一定会尽全力救许道兄,”沈良板着小脸认真的点头,从怀里掏出个拳头大的口袋,一边脸色慎重的往外数铜钱准备摆阵,一边念叨,“他答应下次跟俺一起去吃月坛街的蟹黄汤包的。”

         “我让他陪你去十次。”冯沅温柔的摸摸沈良的脑袋,“待会你放心布阵,我会给你护法,保证不让任何东西靠近。”

         冯沅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跳出条消息,【擅长摄魂之术和喜欢食人魂魄的妖怪,尚海分局登记在册的,共有二十八个。主要以灵焰妖狐和几大凶兽为主。我调查了下它们最近的动静,发现其中有只猰貐(yàyu),跟前天被驱逐回妖界的狰私交甚笃,这个月就去过四十六号四次,最后一次,正是前天。】

         “你说我的魂被人牵走是什么意思?”许慕困惑的看着面前武将打扮的男人,“刚才有人跟我在一起?”

         “谁知道是什么东西,带着股恶心巴拉的味道。被本将军一刀斩断了。”像是想起那股难闻的味道,武将打扮的男人嫌弃的整张脸都有些扭曲,“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这么说,是你救了我?”许慕感激的朝他点点头,“我叫许慕,言午许,羡慕的慕。”

         “赵延,字平之。”男人言简意赅的回了他五个字。

         就在赵延说话的时候,一只三花猫箭矢似的从绿化带里穿出来,自许慕脚边跑过。

         赵延脸色大变,“腾”的跳到空中,炸毛样的盯着那只还不到他半个胳膊长的小猫。

         许慕了然的点点头,“你果然怕猫啊。”

         “你哪只眼睛看见本将军怕猫?”赵延恼怒的反驳,觑着那只三花小猫跑远,底气也足了许多。

         许慕无语的指指自己的两只眼睛,都看见了。

         赵延:………………

         “谢谢你救了我。我记得魂魄离体不能太久,还是先回去的好,以后你和老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会尽力。”许慕突然想起自己耽搁的似乎有点久,便想赶紧回家。

         “回去?你怎么回去?”赵延奇怪的看着他。

         许慕被问住了,再看看自己站了半天对气温都没有知觉的脚,“走……呃,或者飘回去?”

         “人的魂魄就像风筝,只有用法术牵动或者黑白无常引路才能去固定的地方,否则,便会东飘西荡,无法自主。”赵延“见多识广”的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现在如果没有人来接我,我自己回不去?”许慕蓦的瞪大眼睛,这下麻烦大了!冯沅哥说不定还以为自己在睡觉,谁都不知道其实自己已经天魂离体。

         赵延抱着双臂点点头,“没错,若不是本将军,你现在早就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第一,跟着本将军,第二,我放开你,你自己东飘西荡去。”

         许慕:………………

         我这是要上演一出风筝流浪记么?

         “那你能带我回去么?”

         “我?”赵延诧异的指指自己的鼻尖儿,不可思议的道,“本将军自己都无法离开那把刀超过二十丈!你最好自求多福。”

         许慕苦恼的挠挠耳朵,叹口气,抱着膝盖在赵延身边蹲下来,“魂魄离体太久的话,人就会死吧?”

         “死又怎么了,本将军都死了上千年了!”赵延鄙视的看着似乎很怕死的某人,“脑袋掉了也就碗大个疤,有什么啊!”

         满面愁云的许慕完全没有把赵延的话听进去,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要怎么告诉冯沅哥和舅舅,自己攒的钱和卡都藏在运动鞋的鞋盒里呢?

         快递小哥蹲在地上发愁的时候,一只青金色的雀鸟收拢翅膀落在他膝盖上,漂亮的翅羽上如同抹了层金粉,发出淡淡的光芒,它口吐人言,对着许慕说,“道兄,跟俺回去。”

         许慕瞪眼看看它,沈良?

         没等他说话,雀鸟舌中便吐出条金线,活物似的缠住许慕的手腕,雀鸟展翅而起,便带着许慕飘飘悠悠的飞了起来。

         他只来得及跟赵延摆手作别,坠在雀鸟身后像张纸片似的,身形在半空里起伏飘荡的画着*的波浪线,得,还真是风筝!

         在空中看见冯沅房间窗户,许慕忍不住激动起来,回来了!

         距离窗户不到五米的时候,许慕突然觉得有股极大的漏斗样的吸力拽住他,猛的把他朝下拉去。

         “啊啊啊!”

         许慕尖叫着,从床上弹身而起,环顾四周,正是冯沅那张kingsize的大床,沈良和冯沅一前一后站在床边,夫诸和八步立在床头柜上,八只眼睛都紧紧盯着他,屋子里隐隐有丝甘草样的味道。

         “我回来了?”许慕举起自己的双手看看,又确认性的望向沈良和冯沅。

         “没错,回来了。”冯沅长出口气,满脸凝重之气散了个干净,俯身将他搂进自己怀里,轻轻吻了下他的发顶。

         许慕只觉得一股热气电流样的自头顶窜过后背,直达脚心,脊柱两旁颤栗的冒起排鸡皮疙瘩,冯沅刚才是不是亲了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