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私房钱
        夫诸抖抖耳朵,开心的跳到床上,检查私有物品似的绕着许慕转了半圈,确定是原装货之后,隔着被子撒娇似的蹭了蹭许慕的大腿。

         许慕回过神,冯沅已经放开他,镇定自若的站直身体,面上看不出丝毫异样,刚才的一切,彷佛都只是许慕的幻觉。

         手脚都比冯沅短了将近一半的沈良,站在床边只能够到许慕身上的被子,他伸手够了两次,都华丽的抓空,有些挫折的挠了挠自己光溜溜的头顶。

         冯沅勾勾唇角,伸手把他捞起来,让光头小道士坐在床边跟许慕说话。

         “道兄,你还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么?”沈良晃荡着两只套着白袜的脚丫,眨着乌溜溜的眼珠,白皙的小脸上满是关切,“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夫诸看看沈良悬在半空的脚,三两下蹦下床,一溜烟跑出了房间。

         “除了头稍微还有点晕,没什么其它的感觉。”许慕皱皱头,伸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我刚才,应该是魂魄离体吧?”

         于是,许慕便把自己醒来站在玉带湖公园门口的马路上以及之后的经历大概讲了一遍。

         “刀灵?”冯沅挑挑眉毛,怎么都没料想到,昨晚那把戾气十足的唐刀居然救了许慕一命。

         “真的,那个刀灵说自己叫赵延,我看他穿着身武将的盔甲,应该就是那把刀原来的主人。”许慕理解错了冯沅疑问的方向,以为他不信,便掀开被子,着急的补充解释。

         “嗯,等你好了,我们再找时间过去看看。”冯沅伸手帮许慕把被子盖回去,今天都不打算把他从床上放下来。

         “幸好有他。”沈良听完后,绷着小脸点点头,“道兄中的是穿山摄魂术,要是一路被带到阵内,想要脱身恐怕就难了。”

         “也幸好有你。”冯沅摸摸沈良光溜溜的头顶,“这次的报酬你随便开。”

         “不用不用,救道兄乃是同派的情分,不用钱。”沈良摆摆手,拼命推拒,“再说俺已经有很多钱了,也不能花,放着根本没用。”

         沈良皱着白净的小脸,认真的苦恼着。

         “为什么不能花?”许慕好奇的追问了句。

         “师父说俺年纪太小,容易被世俗繁华迷眼,所以要俺学习克制贪念,清心寡欲,做三年苦修之道。”

         许慕挠挠耳朵,其实你师父就是在骗你攒钱吧?

         几人说话的功夫,夫诸咬着只比自己身体还大的拖鞋,跌跌撞撞的拖到沈良脚边,转身又飞奔出去叼另外一只。

         许慕稀奇的看着小白猫忙活的身影,真是奇了怪了,雪碧平常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今天这是破天荒的在给沈良献殷勤?

         冯沅留沈良在房间里陪许慕,自己去小区门口的超市买了一堆菜,本想下厨给沈良做顿大餐,结果小道士可怜兮兮的竖起一根手指,哀怨的道,“师父说,俺一个礼拜只能吃一次甜食,一次大荤。”

         冯沅额心抽搐了下,总算知道这孩子为什么那么可怜的趴在冰柜上了,敢情是师命如山。

         考虑到许慕也需要吃些清淡的,冯沅便熬了锅瘦肉粥,还有锅玉米龙骨汤,炒了丝瓜毛豆、番茄炒蛋和肉末茄子。

         沈良吃到半路,突然放下勺子看着冯沅,不好意思的挠挠自己的脑袋,欲言又止。

         “怎么,不合胃口?帮你叫份外卖?”冯沅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许慕也看着沈良,不好吃?不会吧?冯沅的手艺还没人嫌弃过。

         “俺以后可以常过来吃饭么?”沈良眨巴着眼睛,小声的说。

         冯沅被他可怜巴巴的样子逗笑了,帮他和许慕把汤碗重新盛满,“天天来都行,吃到你腻为止。”

         “谢谢!俺会付钱的。”沈良一脸幸福的眯起眼睛,捧起汤碗喝了一大口。

         “付什么钱!喜欢吃什么告诉我,吃多久都不用付钱。”冯沅揉揉他的脑袋。

         许慕得意的翘起嘴角,他家男神的手艺,果然天下无敌。

         “对了,道兄,那个什么穿山摄魂术的,有没有防范的方法?”许慕吃到一半,突然想起这个严重的问题。他可不想再莫名其妙的,一觉醒来就浑浑噩噩的站在大街上,回都回不去。想到当时的状况,他就觉得蛋疼。

         沈良放下饭碗,两颊鼓得像只小松鼠,他一边努力嚼着东西,一边转动黑白分明的眼珠,一咽下去便急着开口,“摄魂这种邪术,施术者也要付出很高的代价,一般是防不胜防的,除非你的法力比对方高……嗯,对,道兄,你只要练得比大多数会邪术的人法力高,就不会再中招了!唔,像俺这样,到黄级就差不多了。”

         许慕:………………

         黄级?

         干脆让我练到天级得了!

         菜鸟道士叹口气,绝望的捂住自己的脸,这就跟面前横着喜马拉雅山似的,别说爬过去,想看到顶都难,简直是不可能任务。

         小道士举着勺子安慰他,“道兄,别担心,练到黄级也不是很难的。”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好么!

         许慕捧着粥碗,哀怨的看着还不会用筷子吃饭的沈良。

         送走沈良,许慕又被冯沅赶到床上睡了一觉,再睁开眼睛,已接近日暮时分。

         屋内光线微暗,穿着白衬衫的冯沅坐在窗口,正拿着铅笔在本子上快速涂画。夫诸盘在冯沅脚边,也在呼呼大睡。

         斜阳的余晖落在他眉骨和鼻梁的皮肤上,泛起片柔和的光影,暖风拂动窗边的纱帘,带动那片光影,忽起忽落,一笔一笔的将那张英俊的侧脸刻在许慕心底。

         “醒了?”见他醒来,冯沅便停了笔,站起身走到床边,摸摸他的额头,“感觉怎么样?”

         “完全没问题了。”许慕撑起上半身,好奇的看着冯沅捏在左手里的本子,头顶两撮呆毛左右分立,“你在画什么?”

         “横店那个酒店的几张草图。”冯沅把本子递到许慕面前翻动着,给他看了几张,“喜欢哪个?”

         许慕指着最后一张,“这个最好看。”

         “我自己也最喜欢这张。”冯沅揉揉他的脑袋,眼底的笑意比三月的柳枝还要柔软。“不过考虑到后期的工程复杂程度,这张我只能私藏了。”

         许慕眨眨眼睛,提起私藏,他倒想起另外一件事,犹豫了几秒,他才下定决心抬起头,郑重其事的说,“哥,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想跟你说。”

         “怎么,你该不会是要跟我告白吧?”冯沅捏捏他的脸颊,促狭的看着他。能让许慕这么紧张的,十有八/九跟钱有关。

         “比这重要多了。”许慕把冯沅的手从自己脸上扒拉下来,跳下床就穿上拖鞋往客厅跑。

         冯沅看着门口,无奈的摇摇头。

         爱钱这项绝症,小慕恐怕是治不好了。

         许慕抱着红椰子的鞋盒奔回主卧,把那个盒子放在冯沅面前,小心翼翼的打开,“哥,你要记得,我所有的私房钱都藏在这里边。”

         冯沅哭笑不得的看看鞋盒,这孩子抽什么风?居然把私房钱全拿出来了?

         “以后万一我真出事,你记得帮我转交给舅舅……”许慕跟交代遗嘱似的叮嘱面前的人。

         “别胡说。”冯沅眉心一拧,禁不住喝止他,而后又放缓语气,承诺似的说,“你不会再出事的。”

         “哥你不要太敏感,只是以防万一嘛。”许慕吐吐舌头,白天那种没法跟人沟通的憋屈感觉太糟糕了,决不能让历史重演,要防患于未然。

         冯沅揉揉他的脑袋,没再跟他继续这跟话题,低头扫了几眼盒子里的内容,一只红椰子边塞着张卡和几百块零钱,另一边则是上次从横店捡回来的断成两截的血琥和铜钱什么的,“你这都放了堆什么?”

         “卡里有四千块钱,剩下都是现金。”许慕解释道。黑白无常那里虽然还存着五千块冥币,不过活在阳间的人本来也用不到,就不提了吧。

         冯沅伸手在里面扒拉了几下,眸色蓦的一变,他捏起那块金黄色的龙涎晶看了看,又看看那把匕首和参须,小慕居然有这些东西?

         不论折合人民币还是妖币,这笔“遗产”还真不算少。

         “以防万一的话,我是不是也要把存款告诉你一下?”冯沅勾勾嘴角,表示可以投桃报李。

         “你有存款?”许慕怀疑的看着冯沅,他的存款数额不是始终如一的维持在零的位置上么?

         “当然。密码是我手机号码的后六位。”冯沅打开手机,调出银行的界面,当着许慕的面输了密码。

         许慕吃惊的盯着冯沅的手机屏幕,不可能!冯沅居然有六位数的存款!

         他满脸“会不会数错了”的表情,来回把上面的位数数了好几遍,没错,真的是六位数。

         “小慕,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知道对方的账户密码和金额么?”冯沅挑挑眉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