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新加一千五百字
        许慕:

         什么情况,味道很相似的人类?姓许?

         许家的祖上?

         快递小哥偷眼看看挟虾的冯沅,有心想问清楚,却又不敢太过引起冯沅的注意,一顿饭吃得如坐针毡,好不容易等到吃完冯沅起身去洗手间,才迫不及待的过去找那架古琴。

         “你还记得和我味道很相似的那个人的名字么?你什么时候遇到他的?”许慕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架古琴。他从小就很少听到家人的消息,更别提祖上的了,他记得小时候曾经在那个被舅舅收起来的箱子里看到过一本家谱,家谱上那些名字,甚至爸爸的名字,对他来说都很陌生。

         【你果然和他一样,听得到老夫讲话。】古琴的语调分外欢快,似乎得意于自己的聪明,【大概一百二三十年前吧,名字记不清楚了,只记得他姓许。】

         一百二三十年前?

         许慕在心里默默算了下,那就是至少往上五六代的祖辈,扳着手指头数到太爷爷辈,再往上,他连怎么称呼都不知道了。

         【他那时候应该和你现在差不多大,却已经是玄级的道士。】古琴顿了顿,就像是在打量许慕,不明白他为什么看起来灵气低得几乎不如一级的小妖。

         许慕在那尬尴的沉默里默默瘪嘴,破罐子破摔的想,好吧好吧,我就是个菜鸟,特别菜的那种。

         “你跟他是朋友?”玄级可是他目前听说过的道士达到的最高等级,古琴一百多年前遇到的是许家祖上几位难得的道术大家之一?

         【朋友?不,他虽然不介意跟妖怪交朋友,但他的朋友都是爱喝酒或者爱打架的大妖,老夫这种走文艺路线的不在他的朋友圈里。】

         许慕额头上挂着黑线看看“文艺范”的古琴,克制住吐槽的冲动,感兴趣的继续追问许家那位道士的消息,这位爱打架的大道士,十有八/九真的是自己的祖辈,“你说他爱打架?跟妖怪还是道士?”

         【当然是妖怪啊!他喝醉了就喜欢去找那些跟他差不多级别的大妖怪打架,打累了喝,喝累了打,一打就是几天几夜,吓得我们都不敢冒头。有时候找不到妖怪陪他打架,就会跑来捉弄我们这些小妖,比如把怕火的纸扇怪丢进风火阵里吊十二个时辰,把胆小的兔妖塞到狼妖的被窝里,逼着生前是京剧名伶的小鬼给他表演昆曲,或者把蛇妖直接拿去泡酒……】古琴的话匣子打开就合不上,滔滔不绝的诉说着当年那个顽劣不羁、肆意妄为的少年道士,仿佛每桩每件都在现场旁观。

         神t!!!

         许慕听到后来,简直目瞪口呆,脑子里只冒出这两个明晃晃的大字。

         许家这位战斗力爆表横扫千妖的老祖宗,简直不是年少轻狂,而是年少颠狂了,捉弄别人捉弄成这样,仇恨值要拉到逆天的程度了吧?

         按照古琴的这番描述,或者说控诉,许慕实在不愿意去想象那些妖怪提到那位老祖宗时的表情。

         难怪上次周野不肯直接告诉自己那些妖怪的话,如果他们遇到的都是这位爱打架、喝酒、捉弄人的主儿,肯定大多都是被□□欺负得苦不堪言的角色。

         “他这样还有妖怪愿意跟他做朋友?”

         【当然有,睚眦大人当年就和他打成了朋友。唔,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好像可以叫做生死之交?】

         “睚眦?”许慕惊愕的看着古琴,被封在月坛街石牌坊底下的那位?

         等等,椒图说把他七哥封在石狮子里面的就是姓许的道士,现在这架古琴说睚眦和姓许的道士是生死之交?这两个姓许的道士,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如果是一个人,为什么会反目成仇?如果是两个人,难道是睚眦对自家祖辈做了什么,再遭到报复?

         千头万绪,许慕觉得脑子里的信息乱得几乎要打结,越想越糊涂,椒图知道的好像也不多,是不是该找个时间,再去月坛街问问睚眦?

         【嗯,睚眦大人也最喜欢喝酒和打架,所以最常打的就是他们两个。】古琴不知道许慕的纠结,自顾自的接下去,语气里有种“于是大家都得到了解救”的感叹。【唔,说起来,老夫似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睚眦大人的消息了。】

         “睚眦,睚眦不是被封在石狮子里睡觉么?”许慕奇怪的问

         【什么?你说睚眦大人被封在石狮子里了?什么时候的事?】

         许慕:………………

         我也想知道。

         “那他对你做了什么?”快递小哥打量着古琴,总不会是不让你说话吧?

         【……他说琴、棋、书、画、诗、剑、酒,其它都有了,还要有画才成,就在老夫身上画了两朵花。】原本说得流利的的古琴立时有些语塞,隔了几秒才哀怨的说。

         许慕:………………

         他画的,不会是牡丹花吧?

         古琴身上,只有一大一小,两朵生意盎然的花中之王,牡丹。

         快递小哥眨巴眨巴眼睛,不得不说,那两朵花……画得还是挺好看的。

         “你在干嘛?准备走了。”冯沅走出洗手间,就看到许慕“含情脉脉”的看着那架古琴。

         “没,就是……就是觉得这朵花画得挺好看的。”许慕干巴巴的应道,赶紧转身去沙发上拿背包。

         冯沅斜睨了古琴一眼,没有说话。

         【小伙子,以后有空要记得常来找老夫聊天啊。】古琴在许慕身后依依不舍的招呼。

         这么贵的地方,谁敢常来啊!

         抓起背包的许慕默默在心里吐槽。

         【你下次来老夫给你弹小曲。】

         许慕:………………

         弹命运交响曲都不来!!!

         许慕跟冯沅正往楼梯口走,旁边另外一间包厢的门突然打开,快步走出个黑t恤的青年,差点和许慕撞上。

         幸亏两人的运动神经都不错,关键时刻都及时的收住身体朝旁边避了半步,才没有酿成“交通事故”。

         “许慕?”

         “秦勉?”

         两人目光一对上,不禁都愣怔了下,居然是认识的人。太巧了吧!

         冯沅轻描淡写的扫了两眼面前穿着克罗心t恤的青年,原来他就是上次因为阳气阵昏倒的那位明星?

         “小勉!”没等三人再说话,包间里又追出来一位桃腮乌发、衣饰华美的妇人,精致的眉眼和秦勉至少有七八分相似,正是秦勉的妈妈,那位桃花精。她追到门口,看到被施了定身术似的三人,不禁也怔了下,脱口而出,“大师?”

         许慕尴尬的挠挠耳朵,大师是沈良啊,我只是个送快递的。

         冯沅眉心微折,目光飞快的从桃花精身上掠过,3级的小妖?

         他偏过头看看许慕,促狭的问,“大师?不介绍下?”

         许慕:………………

         “这位是秦勉,就是上次李警官来找我调查了解情况时提起的那位明星。这位是他妈妈,我们在医院见过一面。上次陪沈良过去的时候见的。”许慕尽量简短的把两人的身份交代了下。

         “阿姨,你好,我叫冯沅,是小慕在尚海的临时监护人。”冯沅礼貌的朝中年美妇伸出手,态度温文尔雅。

         冯沅?

         美妇听到他的名字立刻浑身僵硬,震惊的瞪圆眼睛,满脸惊惧,她好像听朋友说起过,去年人界治安管理局新来的那位*oss,就叫这个名字!

         他是这个小道士的监护人?

         “……呃,你好。”被旁边不明状况的秦勉推了下,美妇才回过神来,心神不定的应了一声。

         “你好,我叫秦勉,算是许慕的新朋友。”秦勉主动朝冯沅伸出手,态度十分真诚,半点当红明星的架子都没有。

         这功夫,房间里又追出来位黄头发的男人,带来股甜腻的香水味,也是许慕见过的,那位有点娘气的经纪人。“宝贝儿,你别犯傻,把影视约转签到他们家的话,上手就是个投资将近九位数的大制作电视剧,我刚才帮你跟郑董解释了……”

         看到冯沅和许慕,他才猛然住了口,朝着冯沅和许慕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而后拽拽秦勉的袖子,示意他赶紧回去。

         冯沅了然的挑挑眉毛,朝三人微微颌首,“你们忙,我和小慕先走一步。”

         秦勉白了身边的经纪人一眼,总算没有甩开他的手,只是咬牙切齿压低声音,“九位数的投资?那部剧为什么停工,你别跟我说不知道!闹到已经接连换了两个人,我这第三个就不会出事?”

         “不会的,郑董说他们已经请大师看过也处理过了,再说,这部剧你可以男一,男一!”黄头发的经纪人拼命游说,突然看到许慕,像抓到救命稻草般的指指许慕,“你要是不放心,咱们再请这位大师去看看,郑董那边由我负责搞定,你看如何?”

         大师?

         我?

         不会是让我去抓鬼吧?

         许慕看着经纪人那根指着自己鼻尖儿的手指头,整个人都不好了。

         听到他的话,秦勉的态度明显有些松动,犹豫的看了许慕一眼。

         黄头发的经济人立刻求救似的朝许慕挤挤眼睛,“大师,对吧?”

         对什么对?

         就凭自己这点本事,真有鬼还不一定是谁抓谁呢?过去是给人家送礼么?

         快递小哥觉得自己还有这么点自知之明,正想一口回绝,冯沅按住许慕的肩膀对着黄头发的经纪人突然开口,“想我们过去看看,至少得把事情说清楚吧?不然“大师”怎么决定?”

         许慕:………………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一点都不!

         “这样吧,两位不介意的话,可以稍微等我一刻钟么?等我把里面的人送走,一定会跟大师解释清楚。”黄头发的经纪人为难的回头看了眼包厢里的人,然后提议。

         冯沅点点头,“可以,我们在牡丹厅等你们。”

         “哥,你干嘛答应他们?”许慕见秦勉他们都回去了,就悄声跟冯沅抱怨。

         冯沅勾勾唇角,“你不是总想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有妖怪和鬼么?这就是个机会,我正好想见识见识。”如果剧组出的事情真跟妖魔鬼怪相关,他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可是,现在的话,不论妖怪还是鬼,我都处理不了啊?”菜鸟道士苦恼的挠挠耳朵,而且,他一点也不想跟鬼打交道,阴气森森的,想想就心里发毛。

         “你不行的话,不是还有沈良么?问清楚之后,也可以叫沈良一起去。”冯沅胸有成竹的说。

         许慕:………………

         “听说这些娱乐圈大佬封给大师们的红包都是五位数起跳。”冯沅见许慕面色犹豫,便又补充最重要的一句。

         “……我马上联络沈良问问他的意思。”许慕的眼睛就是被“啪”的按亮按钮的灯泡,五位数?就算分个百分之一都有一百块呢!

         什么阴气森森,立马就变得没什么重要的,

         冯沅淡笑着推开牡丹厅的门,他就知道,最管用的就是钱。有钱不但能使鬼推磨,也能让某人开心点头。

         包厢里的服务员正有条不紊的打扫着卫生,看到他们调转回头,第一反应是丢了东西。冯沅解释过后,服务员便把他们让到之前的沙发区域等人,并在餐桌和沙发前隔开了道纸屏风,避免收拾餐桌时打扰他们。

         【你果然回来看望老夫了!】古琴高兴的说,估计有手有脚便是手舞足蹈的状态。

         看望?

         许慕无力的看了它一眼,亲,才分开十分钟好么?

         不到二十分钟,秦勉、秦勉的母亲还有那位经纪人,便一同来到了牡丹厅。黄头发的经纪人跟许慕和冯沅解释秦勉之前说的那件事。

         大概三年前,郑董名下的文化公司买了当时大热的一个ip,某部网络穿越小说的版权,又专门请人花了两年多的时间雕琢剧本,改成了一部四十几集的电视剧,半年前,正式在横店影视城开拍。

         当时担纲男一号的是圈内有名的影视剧小生彭初海,当初定妆照一经曝光便炒得轰轰烈烈,原著粉和彭初海的粉丝各自为营,喜欢的,骂街的,各种声音不绝于耳,不论粉丝们情绪如何,投资方对于电视剧在网上维持的热度是非常满意的。

         没想到,他进组不到半个月,便因为威压事故造成右腿粉碎性骨折,至今仍未完全痊愈。不得不遗憾的退出剧组。

         剧组不得不停工,重新筛选寻找新的男一号,紧急换角后,再次担纲出演男一号的是童星出身的吴凯,他最近刚刚跻身大银幕,拍了两部商业片,吸金力和口碑双方面都表现不俗。他出道没多久就拍过导演的戏,所以这次算是顾念旧情,接下男一号,以解剧组的燃眉之急。

         经历了上次的拍摄事故,全剧组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生怕再出纰漏。可惜,一个月后,吴凯同样在遇到了威压断裂的事故,摔成手肘骨折,全身多处擦伤,还险些毁容。

         一次两次败在同一件事情上,绝对不可能是运气差或者相关人员失职可以搪塞过去的。于是流言四起,现在这部剧便成为圈内谈之色变的作品,男一号成为没人敢接的烫手山芋。

         威压断裂?

         冯沅皱皱眉头,“查过威压断裂的原因么?”

         “查过,说是像一刀割断的,但道具组的人都赌天发誓之前检查时候是好好的,尤其是第二次,有了前车之鉴,已经加了几倍的小心。”

         一刀割断?冯沅挑眉,看来还真有点什么东西作祟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