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师哥耍无赖
        一脉单传?

         那许连魁是谁

         许慕蓦的想起之前妖怪口中那位喜欢打架的自家祖辈,一百二三十年前的事情,正好是往上要数五六辈的样子,可是看起来年纪不对啊。

         老爸或者爷爷的私生子

         ……不可能吧。

         被服务员领往包间的路上,许慕打量着两侧金色的镜面墙一直在胡乱猜想,怎么想都觉得不靠谱,最后忍不住又给何强发了一条,【舅,我们家的族谱是不是在那个锁着的箱子里?帮我查查里面有没有叫许连魁的人吧。】

         想确认许连魁是不是那位传说中神t属性的祖辈,查族谱应该是比较可靠的办法。

         何强没回信息,直接打回来个电话,“你从哪儿听来的这个名字,确定是许家人么?”

         “没,听别人聊天时提到的,说是很厉害的道士,我就觉得有点像本家。”站在ktv走廊里的许慕心虚的用舌尖抿了抿上唇。服务员示意许慕面前的包间就是他要找的vip005,安静的拿着对讲机转身离开。

         “哎,你这孩子,怎么还想着这些事情呢?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念书,什么道士不道士的管他干嘛。”

         “舅,我就是好奇。你就帮我看看吧~”讲道理不如撒娇,许慕深谙自家舅舅的软肋。

         “行,行,行,等过两天回到家我帮你看看。不早了,赶紧睡觉。你那边什么声音那么吵?”

         “啊,我室友在用电脑放电影,马上就放完了。舅,你也早点睡,晚安。”目标达成,许慕怕露馅,赶紧挂掉电话。

         推开包间的门,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扑面而来,有人正拿着话筒声嘶力竭的跟着液晶屏幕上的歌词吼,“喝口水,让我静~一~下~”

         灯光暗得许慕一时间适应不能,只能呆站在门口。

         钱亮伸长手臂朝他挥了挥手,“许慕,快过来!”

         “来这边!”徐涛索性直接起身,把许慕拽到沙发上,随后便塞了杯橙色的饮料在他手上,“来,今晚的规矩,晚到的都要罚三杯。”

         许慕:………………

         我这是跳火坑了还是跳火坑了?

         那杯橙味的饮料似乎掺了些酒精,入口有些微微的刺激感。喝过半杯饮料,许慕的眼睛才算适应了包厢里的光线。

         包厢的面积很大,目测得有□□十个平方,三面靠墙摆了圈红色的真皮沙发,门口的那边是长条形的银色迷你酒吧台,五颜六色的饮料在上面一字排开。

         包厢正中央有块y字形的舞台区,高出地面三四十公分,铺着乳白色的烤漆玻璃地板,舞台斜伸出来的两角各有一个银色的复古式立麦,颇有点迷你演唱会的味道。舞台靠后的位置吊着块百来寸大小的投影幕,四面的墙壁上,各自壁挂着台六十寸的液晶电视,电视跟投影幕都是同步的歌舞mv画面。

         整个包厢约莫坐了三四十人,钱亮坐在他右边隔着个姑娘的位置,往许慕面前推了两盘鱿鱼丝和开心果,便继续气氛热烈的跟方静他们玩着种掷色子的游戏,郑林生其乐融融的坐在另一边跟人玩划拳,大概是输了,他端起杯子朝许慕的方向扬了扬算是打招呼,捏着鼻子一口气灌下半杯饮料。

         许慕赶紧端起杯子也跟着喝了一口。人群里还有几个班里或者军训中常见到的面孔,都热络的跟他打着招呼,令快递小哥意外的是,孙凯也在。15级三大名人,就缺小狐狸。

         监督许慕罚三杯的徐涛终于抢到支无线话筒,立刻丢下监督任务high唱副歌,“喝口水,让我静~一~下~”

         “静~一~下~”,四周不少没拿到话筒的人也不甘寂寞的跟着吼,自动化为人工背景音,声音震得人脑门疼。

         瞄到屏幕上的那个熟悉的脸孔时,许慕差点把嘴里那口饮料喷出去。

         居然是秦勉!

         奋力把饮料咽下去,许慕拍怕自己受惊吓的小心脏,上次见面时秦勉说的那首更难听的新歌,不会就是这首吧?

         但是,好像意外的还挺受欢迎的?

         连上ktv里的wifi信号,许慕拍了几秒钟的短视频发给冯沅,【秦勉的新歌还挺受欢迎的。】

         半分钟后,冯沅回给他一个笑哭的表情。

         许慕顺手又把那段视频转给秦勉,附上句高度表扬,【我同学都很爱你的新歌。】

         【给你跪了[哭]】秦勉秒回,显然也是个夜猫子。

         许慕刚发完信息,他身边的姑娘便起身走到舞台上,拿过话筒,“各位,方大美女想玩真心话和大冒险的游戏,有没有人响应啊?”

         包厢里一片尖锐的口哨和狼嚎,“玩,必须玩。违规的喝一桶冰水。”

         许慕没玩过这个游戏,没等犹豫便直接被徐涛和钱亮架着手臂投了赞成票。

         许慕:………………

         好歹跟我说下游戏规则啊!

         众人绕着舞台区坐了一圈,由刚才那位叫王靓的姑娘直接客串主持,许慕和徐涛的位置也由刚才靠近中间的位置挪到了门边。

         “徐涛的位置为1,顺时针进行,由色子数决定第几个人中标,第一次由我来扔,我来问,第二次就由上次的中标者扔色子加提问,以此类推,答案必须是真话,不肯回答问题的就由上任中标者安排大冒险行动,大冒险都不肯的,就喝一整桶冰水,有没有问题?”王靓很有主持人的天赋,三言两语就解释清楚游戏规则,许慕点点头,听起来还是比较简单的。

         第一次王靓扔了个四,跟许慕隔着个马尾辫女孩的平头男生中标,他也是许慕的同班同学,就是许慕一直觉得很眼熟的那位。

         王靓拿着话筒四处征集,“想问什么?”

         “女朋友的罩杯!”

         角落里有个男生喊得出奇大声。

         王靓拿起话筒,“好,尊重民意,那我就问,帅哥,你女朋友什么罩杯?”

         许慕惊得目瞪口呆,这个问题有点生猛。

         平头男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而后摆摆手“我选大冒险。”

         “好,出去找个服务生或者客人,拥抱他一下。”王靓话音刚落,正好一个服务生进来送惩罚用的那桶冰水,众人纷纷起哄,“就这个,就这个。”

         平头男生冲着服务生小哥便彪悍的扑了过去,小哥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手抖了下,半桶冰水都浇在了许慕脑袋上。

         许慕:………………

         又是水秽!

         落汤鸡也就算了,落冰汤未免太不人道了吧!

         “没事吧?”徐涛和旁边的马尾辫女生赶紧抓着桌上的抽纸帮许慕擦水,服务员连声道歉,平头男生拽着他冲出去给许慕取毛巾。包厢里一片慌乱。

         “没事,喝口水,让我静一下就好。”许慕引用刚才的歌词来化解尴尬,摆摆手示意大家不必担心。

         众人笑了笑,这才安静下来,继续进行游戏。

         许慕擦完头发,平头男生便顺手要把毛巾接回去,拿去还给刚才的服务生。

         许慕心里冒出种奇怪的感觉,这情景,好像似曾相识。他下意识的把毛巾收回来,不好意思的笑笑,“不用麻烦你,还是我自己去还吧。”

         平头男生的手僵在空中,楞了两秒才点头。

         把毛巾还给服务生之前,许慕小心仔细的把上面的头发拍打干净。沈良告诉过他,上次离魂,很可能就是被人拿了他的头发、指甲或者血液之类的东西。现在他便多了个心眼,哪怕是求心安也好。

         回到包厢,游戏进行得如火如荼,男生大部分都比较痛快选择真心话,生冷不忌,而女生则时不时会进行大冒险。

         【怎么样,疯狂party好玩么?】许慕手机一亮,跳出条冯沅的新消息。

         【在玩真心话和大冒险,有点……生猛】快递小哥看看时间,十二点多了,冯沅居然还没睡?

         【你选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冯沅似乎完全没有休息的意思。

         【哈哈,我幸运的被跳过去了[偷笑]】

         【下次我们可以两个人玩。保证不轮空[坏笑]】

         许慕:………………

         绝对不要,这是单方面虐杀,太不划算了!

         四五个人后,又一个人选择大冒险打算出去“强/抱”服务生小哥或路过的顾客,一开门,那妹子便怔住了。

         路过门口的客人,居然是吴冰!

         走廊里的光线就像给闪亮登场的吴大少周身打了光圈,特别符合他高高在上的气场。

         众人:哇!!!!!!!!!!

         “吴冰,是吴冰哎!太幸运了。”马尾辫姑娘兴奋的拍着许慕的大腿。

         许慕哀怨的把腿往旁边挪了挪,妹子,注意形象,看见吴大少也不用拿我练铁砂掌啊!

         吴冰冷眼朝包厢里看了一眼,目光在许慕身上微微停顿,你们干嘛?集体抽风?

         中标的短发妹子嗷嗷叫着扑了上去,给了吴冰一个特别热情的拥抱。

         这哪是惩罚,这简直是借惩罚之名的福利!

         愣住的吴冰自然没躲开,直到那妹子心满意足的松开手,被“非礼”的小狐狸还是一脸懵逼的状态。

         爷爷明明说母性的人类很!矜!持!的!

         活了两百多年的小狐狸开始怀疑狐生。

         “吴冰,要不要一起进来玩?”王靓赶紧顺应民意,提出邀请。

         吴冰摇摇头,瞥了许慕一眼,“不了,我哥哥在隔壁开了个房间。”

         吴冰的哥哥?妹子们更兴奋了。

         许慕挠挠脑袋,宋知命也在?带着吴冰唱ktv什么的,好像跟工作狂总裁人设不搭啊。

         妹子们顿时失望,王靓不死心的跟方静交换了个眼色,“你们那边几个人,不然一起叫过来吧。”

         吴冰皱着眉头,又瞥了许慕一眼,“我回去问问他们的意思。”

         “一定要过来啊!大家都等着你们。”王靓热情的道。

         吴冰离开不到三十秒,许慕的手机就响了,小狐狸三个字闪烁在屏幕上,许慕赶紧接起手机。

         “你为什么不到乐天哥和冯沅哥这边的包厢?”吴冰奇怪的问。

         许慕:………………

         什么?冯沅也在隔壁的包厢?

         许慕怀疑自己幻听了。

         “哪间?”

         “006呗.”小狐狸挂断电话,许慕觉得自己似乎能看到他翻到天际的白眼。

         【哥,你在隔壁?】许慕给冯沅发了个信息,没等来回复,却等来了开门声。

         包厢门外,站着吴冰、王乐天和冯沅,宋知命倒是不在。

         许慕:………………

         吴冰本来就人气极高,再加上风流倜傥款的王乐天和颜值爆表款的冯沅,三人往门口一站,便惊呆了刚熬过军训的新生们。

         果然,帅哥都只和帅哥做朋友么?

         “听说这边都是n大的学弟和学妹,我们就过来看看。”王乐天环顾四周,笑着开口,“我和冯沅是n大09级建筑系的。”

         建筑系?n大最难考的三大院系之一?

         帅哥居然还是学长?

         包厢里静了两秒,妹子们立刻沸腾起来,嘤嘤嘤,欢迎师哥!男生们也大力鼓掌,能从建筑系走出来的学霸都足以做偶像!能分享下考试必过的秘籍就更好了!

         冯沅唇角微微勾起,若无其事的瞟了许慕一眼。

         许慕皱皱鼻子,低调的用眼神表示了自己的欢迎之情,你们这登场方式太酷炫了,人家只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钱亮倒是热情的挥手跟冯沅打了个招呼。

         “王大少?”方静旁边的男生站起身来,快步迎到王乐天面前,“我是方华,上次在宋董的寿宴上见过,您还记得么?”

         方华把王乐天和冯沅引往方静那边坐下,吴冰则自顾自的坐在了马尾辫妹子和平头男生中间,马尾辫妹子一脸幸福得想晕眩的表情,又用许慕的大腿练了两记铁砂掌。

         许慕哀怨的揉揉大腿,什么仇什么怨,一晚上拍我十二巴掌。

         手机震动,冯沅发来信息,【本来想在隔壁开个包厢,等你玩累好直接带你回去。没想到后来王乐天看到朋友圈带着吴冰过来了。】

         许慕刷开朋友圈,才发现冯沅一个小时前发了条状态,【上次进来好像是两年前,回味学生时代】,心里既暖又酸,他愧疚的抬眼看看冯沅,冯沅一直在隔壁等着,自己居然不知道。

         被中断的真心话大冒险游戏再度启动,大家火力全开。

         “今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裤?”

         “最疯狂的经历是什么?”

         两人之后,王乐天不幸中标。

         王靓拿着话筒征询了一圈,最后选中的问题很俗套却又让妹子们最关心,“师哥谈过几次恋爱?”

         王乐天装作苦恼的样子朝着王靓皱皱眉,“具体数目数不过来了,但肯定是两位数。”

         众人:……

         冯沅耸耸肩膀,“我知道的是十七次。”

         众人:………………

         王乐天抄起个橘子朝冯沅砸过去,这叫真心话游戏,不叫揭短游戏。

         冯沅轻松接住橘子,顺手扒开,递还给他。

         新生们哄堂大笑,师哥威武。

         王乐天瞪着橘子几秒,还是没骨气的拿起两瓣吃了。

         下一个中标的,恰巧就是冯沅。

         “你们快问,他不说的我一定揭发。”王乐天恶狠狠的咬着橘子道。

         “师哥,现场有喜欢的人么?”王靓大声的问。

         许慕:………………

         为什么不问他谈过几次恋爱!

         王乐天郁闷的吃了颗开心果,为什么偏偏挑了个我不知道答案的!

         冯沅挑挑眉峰,慢条斯理的环顾了周围一圈,淡定从许慕脸上扫过,“有。我一见到他就很喜欢。”

         许慕心虚的垂下眸子,耳尖控制不住红起来。

         王乐天瞪眼看着冯沅,满脸问号,什么,难道你今天对谁一见钟情了?

         新生也鼓噪起来,谁?到底是谁?

         王靓追问,“师哥,大家都想知道是谁。”

         冯沅悠哉的摊开双手,“按照游戏规则,第二个问题得等到我第二次中标才能问。”

         众人默。

         几轮之后,许慕终于中标。

         王靓挑选的问题和王乐天那个基本一致,“谈过几个女朋友?”

         许慕挠了头顶的呆毛半天,才不甘心的回答,“……没谈过。”

         冯沅满意的勾起嘴角,不错,相当不错。

         吴冰幸运的躲过一劫,六七个人后,冯沅命运般的再次中标。

         “公开!公开!”新生们立刻起哄。连王乐天都加入其中,冯沅到底喜欢哪款的?

         王靓笑眯眯的道,“师哥,现在你可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了吧?现场你喜欢的那个人是谁?”

         许慕的心情则跟旁人恰好相反,他瞪眼看着冯沅,心脏紧张的就快跳出嗓子眼儿,不能说,千万不能说!

         冯沅淡定的喝了口饮料,放下杯子才开口,“秘密。”

         众人:说好的再次中标就说呢!师哥你耍赖!

         王靓不依不饶的道,“师哥,不说真心话,就要选大冒险哦,现场的人你随便挑一位亲一下。”

         许慕暴躁的想掀桌,亲个大头鬼,刚才不都是抱一下嘛!

         “选个人亲一下?”冯沅皱眉看着四周,一副很苦恼的样子。

         他从旁边的色盅里抓起三颗色子,“不如我也扔色子决定吧,从我这里,顺时针过去。”

         三个色字在桌子上骨碌碌滚了几圈,奇迹般的出现了三个六。

         跟他相隔十八个人的,正是许慕。

         冯沅站起身,无奈的看着许慕,“没办法,麻烦你配合下吧。”

         许慕:………………

         作弊了吧!哥你是不是作弊了!

         与此同时,尚海市的另一个角落里,月坛街的三间四柱的冲天式头道牌坊底下,一座石狮子轰隆隆的晃动起来。

         【大人,您三思啊大人。强行冲破这道禁制不但我会死,您也会化为飞灰的。】

         【是他,是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