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玄级
        【啧,现在的女子怎会如此……奔放。】沉默三秒,那个声音又忍不住说道。即便看不到,都能透过语调清晰的脑补到它说话时摇头晃脑痛心疾首的模样。

         许慕现在知道它在说谁了,他和青年的右前方,地铁tv的旁边,车门和座椅的夹角处,站着两个穿同款绿色卡通t恤的年轻情侣,两人上车后没多久,便挤在那里旁若无人的接吻,吻得难舍难分。

         咳咳,非礼勿视。

         快递小哥耳尖微红,目光压根不好意思在那对卿卿我我的小情侣身上停留。

         青年垂眸看着怀里的背包,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非礼勿视。”

         【你不是说他们是一对吗?你情我愿不算非礼啊!】

         青年:………………

         许慕:………………

         【再说,遇到非礼他人的恶徒应该挺身而出,怎么能当不知道呢!】喋喋不休的声音依旧正义感爆棚。

         青年捏了捏拳头,额角青筋暴起,“闭嘴。”

         【道士不能欺凌弱小……】那声音尖叫着抗议,喊到一半,青年压在背包上的右拳猛的竖起,声音便戛然而止。

         许慕忍不住偷偷看了几眼右手边的青年,这人也是个道士?

         而且居然跟他一样,听得到妖怪的声音!

         青年穿着件带红色拉链的黑t恤,破洞牛仔裤,脚上是双网格面的黑红双色球鞋,白色的鞋底侧面带着不规则的纹路,许慕打量了两眼,跟徐涛前两天一直叫嚣着想买的那双爆米花什么的有点像。

         以打扮来说,可以称作潮或者型,但实在跟道士这种堪称古老的职业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如果不是那个声音一直在喊道士什么的,快递小哥绝不会把他跟道士做任何链接或者联想。

         感觉到许慕打量的目光,青年似乎才想起自己刚才的话在普通人眼里看起来有多么的怪异,尴尬的伸手又把帽檐压低了两分。

         地铁一开门,青年便把背包扔在背上,冲破挤在门口的熙攘的人群,大步走了出去。

         他背包右边的拉链上,用红绳挂着枚暗金色的坠子,两寸来长,一指来宽,四壁磨得光滑泛亮,随着青年行走的动作急促晃动着,隐隐露出底边上挂着的朱砂样的红痕。

         难道是印章?

         许慕疑惑的垂下头,挠着头发冥思苦想,上次沈良怎么说的来着?

         天级道士挂万年玉法印,地级道士挂千年甲法印,玄级道士挂百年金法印,黄级道士挂十年木法印。

         那人背包上的玩意,该不会是代表玄级道士的金法印吧!

         卧靠,玄级!道士界的大神啊!

         许慕赶紧抬起头,可惜车门已经徐徐关闭。隔着两道玻璃,地铁站台上人流滚滚,刚才的背包青年,早已不见踪迹。

         错失良机的快递小哥伸手拍拍自己的脸颊,有点微微的懊悔,早知道就搭个讪了,玄级道士可是道士界的翘楚,可遇不可求啊!

         这么好的机会,居然浪费了!

         这天的快递如许慕所愿的多了十来件,赶到清平巷时天色已经全黑,营业的铺面也纷纷在门口点起了橘红色的气死风灯。灯火迤逦,人影憧憧,入夜的清平巷,显示出一种别样的繁华和……诡异。

         今天清平巷有四件包裹,说起来都算熟客,清平巷四号的常小白先生,喜欢网购小鱼干的宅男,以两天一次的稳定频率临幸电视购物平台的九章先生,金楼爱吃巧克力的陆小天。

         站在巷口就能望到清平巷四号门口挂着的那两盏阴气森森的白灯笼,许慕叹口气,硬着头皮往那里赶。

         去鬼门关什么的,真是怎么想怎么有点别扭。

         “小道士,你来啦。我的新帽子到了没?”白无常翘着二郎腿百无聊赖的坐在窗边,他没穿外套,身上只套着件带暗纹的白衬衫,看见许慕便热情的挥了挥手,一副望眼欲穿的模样。

         许慕无奈的点点头,停下非洲版的小三轮,拿出白无常新买的包裹走到鬼门关的门槛边,“烧之前要先拆开看看么?”

         他帮白无常送了三四次快递,不是衣服就是鞋子,白无常大人,似乎特别喜欢买服饰类的东西。

         白无常摆摆手,眸子里满是迫不及待,“不用,不用,快帮我烧了。”

         许慕只得扯下快递回执单,把剩下的包裹直接用打火机点着。

         橘红色的火苗熊熊而起,没过多久便燃成一摊灰烬。

         白无常隔空伸手一抄,便从灰堆里抓出一黑一白两顶平板帽。

         “特意定制的,怎么样,帅不帅?”白无常双手各拿一顶,审视的看了那两顶帽子几秒钟,又炫耀的展示给对面的快递小哥。

         平板帽的版型其实看起来都差不多,只能在图案、材质和配色上动脑筋而已。

         白无常手里的帽子,黑色那顶的帽檐上,用白线绣着“天下太平”四个繁体字,白色那顶的帽檐上,则用黑线绣着“一见发财”的字样。

         许慕:………………

         真想采访一下给黑白无常做帽子的那位卖家的心路历程。

         黑无常面无表情的端着三杯奶茶走过来,两杯放在白无常面前,一杯递给了许慕。为了避免被勒索掉更多的引路钱,上次离开冯沅家的时候,他特意跟冯沅讨要了奶茶的制作方法,数次之后,总算学有所成。

         许慕诧异的看看黑无常,没想到还有自己的份。

         “你那杯没有加别的。”黑无常以为许慕不敢喝,便解释了一句。

         “谢谢。”许慕跟黑无常道过谢,才端起杯子。

         “没事,他不喝还有我。”白无常勾唇一笑,一副乐意代劳的样子,随手把两顶帽子都丢给黑无常,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恩,小二黑,你的手艺越来越好啦。”

         黑无常淡定的接住帽子扫了一眼,顿住两秒后,便神色郑重的放到旁边的长柜台上。

         “怎么样,帅不?”白无常噙着淡笑,用下巴指指那两顶帽子。

         黑无常神色不动,“我还是觉得以前那两顶好看。”

         “给你花钱真是浪费。”白无常无奈的叹口气,一副“我本一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哀怨状。

         “如果我没记错,花钱的是我。”黑无常抽出手帕,示意白无常擦擦嘴巴上的泡沫。

         白无常:………………

         白无常安静的喝奶茶后,黑无常便望向许慕,“听说阳间的快递要推行实名制?”

         许慕点点头,前几天刚出新闻的时候,他们快递点的同事着实为这事议论了几轮,好处就不说了,执行上最大的难度就是麻烦,浪费时间。“恩,我也是前几天听老板娘说的,不过具体怎么执行好像没有公布。总公司那边暂时也没有消息。”

         “什么?快递实名制?”白无常放下杯子,震惊的看着黑无常和许慕。

         坑鬼啊!那他以后还怎么愉快的网购?

         “我觉得,你就算写上谢必安,他们也未必会知道。”黑无常安抚道。

         “万一呢?”白无常挑眉看着黑无常,老子可是名气很大的。

         黑无常淡定的道,“知道又敢怎么样?”

         白无常一拍桌子,朝着黑无常痞痞的一笑,“决定了,以后我就写范无救。”

         黑无常:………………

         许慕眨眨眼睛,所以,常小白的真名叫做谢必安,黑无常,叫做范无救?

         转头再看看清平巷飘荡的灯火,快递小哥在心里叹口气,其实昵称真的挺好的,有些“顾客”,还是不知道真名的好。

         无知者无畏啊!

         远远望见金楼的招牌,许慕便看见肌肉青年正站在门口跟一个人挥手告别。

         那人背着个硕大的黑红相间的背包,非常像自己在地铁上遇到的那个玄级道士!

         许慕赶紧催快小三轮,想跟上去看清楚,没想到,那人在人群里左转右弯,几步便融入人群,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快递小哥不死心的的张望了几圈,再也没发现那个背着背包的醒目身影,只得掉头回去送最后一件快递。

         应门的金毛老虎看到许慕有一瞬间的呆滞,许慕觉得自己从那张毛茸茸的虎脸上看出了慌张。

         跟上次一样,金毛老虎抛下许慕,掉头就往屋子里面跑。

         喂喂喂,老子长得没那么吓人吧?

         许慕哭笑不得的看着消失在铺面深处的老虎。

         没过多久,衣冠楚楚的金毛青年便出现在许慕面前,他不好意思的抓抓自己的后颈,“有我的快递是么?”

         许慕把手里的箱子递给他,还买巧克力,你那牙疼肯定是巧克力害的!

         青年熟门熟路拽下单子刚要签,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摸出手机夹在脖颈和耳朵间,“喂,对,是我。”

         “什么,你也要找五岳镜?”

         金发青年边打电话边签单子,身后的尾巴又无意识的冒出来,活泼的甩动。

         许慕:………………

         亲,你的尾巴露出来了。

         “恩,几分钟前,有个客人正好也在问我五岳镜的事情。”

         门口等着拿单子的许慕皱眉,几分钟前的客人,是指刚才自己遇到的那位吧!

         五岳镜,那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