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收钱是难事
        许慕正忧郁的看着那两件到付的包裹,老板娘走到理货区,拍拍手掌示意大家注意,“刚才接到总部的通知,评分系统明天开始正式生效,当月平均分直接作为工资发放的绩效比例。评分是以实际生成时间为准的,所以大家今天开始就得多注意送货态度,争取好的分数,否则下月工资就要大打折扣了啊!”

         “实际生成时间?”钟哥抹把额头的汗水,疑惑的看着老板娘。

         负责一号区的胖子拍拍身边的那摞纸箱,对着老板娘道,“就是咱们今天送的包裹,收货人明天才想起打分的话,分数就算明天的,对吧?”

         “对,就是小李说的这个意思。”老板娘笑眯眯的点点头,又对着许慕道,“小许啊,你这边就按每天的平均分计算,当天结算工资后的打分计入第二天的平均数里。”

         众人赶紧都低头查看手机里的评分系统,许慕也不例外。

         点进微信,昨天平均分是4.8,许慕翻了翻,发现有两位顾客不满包裹的纸箱被淋湿,分别打了四分,他叹口气,以后下雨天要更小心些,再拿到四分就得扣钱了。再划会去,浮在最上面的两条评分,id特别眼熟。

         【用户名:常小白分数五分pm15:40

         评价内容:太好了,东西被雷劈了,下次请继续保持这个服务!】

         字里行间透露出的诡异的喜大普奔情绪让许慕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真想告诉那件限量版外套的卖家,亲,你知道么,阴差白无常大人是你家的忠实客户!

         【用户名:勾尔分数五分pm22:40

         评价内容:非常感谢认真负责的把离家出走的笨蛋送回来,希望今天的电闪雷鸣没有吓到你。另外,朱辰说很它喜欢这次的市内半日游,导游开车很稳,不会晕车,跟同伴换过靠底的座位后就更能安心的欣赏风景了。它说下次应雷劫的时候会再来找你。】

         导游?谁是导游?哪来的半日游旅行团?我明明只是在送快递!

         许慕看得一头雾水,还有“应雷劫的时候会再来找你”是几个意思?谁要跟你一起接受天打雷劈啊!

         一百二十七件货,四件的送货地址是清平巷,即便万般不情愿,送完其余一百二十三件货的快递小哥也只能带着剩余的东西顶着毒辣辣的日头赶往最后的目的地。

         四件货分别送往三十七号,七十四号、九十七号和九十九号。三十七号的宅男和七十四号都是老面孔,最后两件才是令快递小哥头疼的到付件。

         早死早超生!许慕一咬牙,决定先去送后面的两件到付货,然后再去见另外两位老熟人。

         九十九号门户紧闭,白墙灰瓦,五开间的门脸,硬山顶两侧竖着高大醒目的风火山墙,屋檐上那溜灰黑色的砖瓦都细致的雕着兽头纹,看起来气派非凡。

         “请问金先生在么?有您的快递!”许慕瞄瞄单子上的金额,酝酿了几秒,便抱着包裹过去敲门。包裹是个四十公分见方的纸箱,边角已经撞得有些变形,缠着许多层半透明的浅红色胶带,抱在手里飘飘轻,感觉上就像装着棉花似的。

         没过多久,里面便有了动静,屋内传出个略显沙哑的声音,“等一下。”

         “好的。”许慕赶忙应声,抱着纸箱安静的等在门口。

         约莫半分钟后,只听“咯吱”一声,铺面打开了半扇门。屋子里像游泳池似的,一股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让站在大太阳底下的许慕忍不住深吸了口气。

         门口站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头顶扎着四方髻,两侧几绺发丝随意垂散,身上套着件淡金色的团纹长衫,看起来精神矍铄,仙风道骨,就像刚从古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金先生是么?”许慕见到他穿越式的长衫打扮有些发愣,两秒后才回过神,赶忙把手上的箱子往前递递,“有您的快递,从海南寄过来的。”

         老头像是眼神不太好,眯眼细看了会儿箱子上的单子,才慢悠悠的将门全部打开,示意许慕把东西放在门口的乌木小几上,“放那儿吧。”

         “金先生,等等,这是□□件,您还没付钱呢!一共三十五块。”许慕努力的微笑着,拦住准备合拢的大门,把一只手伸到老头面前,咱是服务业,为了坑爹的评分系统,态度一定要好。

         老头淡定的点点头,中气十足的往他手里吐了口痰,留下五雷轰顶风中凌乱的某人关上门施施然的走了。

         许慕:……………………

         卧槽!

         一万头草泥马神兽在快递小哥心头践踏而过,不给钱就算了,哪有往人手里吐痰的!!!

         许慕僵滞的掌心里,那口唾液迅速凝结为琥珀样澄净通透的淡金色结晶体,如珠似宝,在阳光下闪动着美丽的色泽,散发出淡淡的水香。

         【还不赶紧收起来,千年龙涎晶,求都求不来的好东西!】背包上的麒麟珠着急的跳了两跳,提醒还在石化状态的快递小哥。

         “千年龙涎晶?”许慕垂下睫毛,发现手心里的东西在短短几秒内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匪夷所思的变化。

         【没错,你不要的话就进贡给本座好了!】夫诸的语气里带着“有眼不识金镶玉”的鄙视。

         “那它到底有什么用?”

         【用处多了,比如说,你不是要学习吐纳么?点上指甲大小的一块,进度上就能事半功倍。】

         许慕:………………

         清平巷到底都住着些什么样的人物?刚才那位老人该不会是条千年老龙吧?

         九十七号的铺面似乎主营石头,隔着玻璃窗就能看到店里大大小小摆放着上百种石头。许慕勉强认得小部分,比如红珊瑚或者青金石,更多的他完全看不懂,有些质感像玉的也就算了,有些完全看起来就是块鹅卵石吧?

         店门口坠着幅透明的淡绿色纱帘,轻薄得像云烟一般,要不是底下缀着排水晶珠,估计早就被风吹跑了。

         许慕拎着包裹站在纱帘前面,礼貌的朝向店里,“你好,请问方女士在么?有您的快递。”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息。

         许慕只得敲敲窗子,提高声调,“你好,方女士在么?”

         【我妈妈不在。】隔了几秒,屋子里传出个小小的声音。

         许慕循声望去,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怯生生的眨着眼睛,自柜台后面探出头来。

         【快递你可以放在门口的石凳上。】小女孩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指指门口的石凳状的青条石,她软软的头发扎成两个羊角辫,随着动作晃来晃去,煞是可爱。

         “可是这是到付件,需要付十二块钱。”许慕看看石凳,又看看手里的包裹,有些为难,“你知道妈妈什么时候回来么?”

         小女孩摇摇头,若有所思的眨巴了两下眼睛,缩回柜台后面。没多大一会儿,她跑出柜台,手心里拿着两块黑色的石头,【这个可以么?】

         许慕哭笑不得的摆摆手,“哥哥不收石头。”

         小女孩再次躲回柜台后面,过一会儿又带出两块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肋骨,【这个可以么?】

         许慕:………………

         为什么那玩意长得特别像人的肋骨?

         见他不说话,小女孩再次失望的退了回去。这次她去了很久,第三次露面的时候,手里捏着枚外圆内方的铜钱,充满期待的看着许慕。

         许慕抱着包裹蹲在门口,心力憔悴的看着那枚铜钱长叹口气,你们家就没有正常的人民币么?

         “快递?”一个穿白色长裙的女人走到门口,边收阳伞边奇怪的看向满脸抑郁的许慕。

         【妈妈!】屋里的小女孩捏着铜钱跑过来。

         “对,对,对。”许慕从地上跳起来,把手上的包裹递到女人面前,“方女士对吧,这里有您的快递件,到付费用一共是十二块。”

         女人点点头,掀开纱帘从小女孩手里拿过那枚铜钱,爽快的递给许慕,顺道拿过包裹。

         “可是,这是铜钱……”许慕垂眼看看那枚铜钱,上面写着“宣德通宝”四个字,仔细看的话,“德”字似乎还少了一横。

         “没事,不用找了,天气热,剩下钱请你吃冷饮,就当谢谢你陪小多玩这么久。”女人温柔的笑笑,转头对着小女孩说,“小多,你的新衣服到了,妈妈带你去后面试新衣服好不好?”

         【好!】小女孩拍手笑道,拉着女人的手就往铺面里面跑。

         许慕捏着那枚铜钱,看看母女二人不容打扰的背影,再看看手里的铜钱,无奈的抿起嘴唇,得,待会找个地摊把这枚铜钱卖了折现吧。

         七十四号收货的依旧是那只体型巨大的萨摩耶,它动作熟练的把签收单扒给许慕的时候,许慕已经能够坦然以对。

         既然有的狗狗能帮主人买酱油,为啥就不能有帮主人收快递的狗狗?关键是人家智商高嘛!你看它收的都是大公司寄来的文件类快递件,主人肯定是个商务精英大忙人,打个电话分分钟上万美金的那种。

         要说这条街的网购重度患者,非三十七号经营瀚海堂的游戏宅男莫属,平均两天,就会有一件他的快递,而且准是零食。许慕带着最后一箱零食赶往瀚海堂,送完这单,今天就算搞定了。

         许慕走到门口的时候,整天沉浸在游戏里的宅男难得的没有打游戏,反而站在柜台前认真的拿着放大镜查看一块碧色的扁长状玉器。

         一个八字眉的男人老实巴交的站在柜台边上,揣着双手絮絮叨叨的道,“这东西是我昨天在地里挖出来的,一锄头下去轰隆一声巨响,还冒起阵红烟,把我吓了老大一跳。后来刨出来才发现,好像是块玉,您看看能值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