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谁是狐狸精
        “除了你还能有谁?”王乐天亲昵的勾着美女的腰,把她圈到自己怀里,“我来介绍下,judy,这位是我好兄弟冯沅,旁边的小帅哥是他家萌宠许慕,你身边这两位美女就得你给大家介绍了。”

         你才萌宠,你一辈子都是萌宠!

         许慕甩了又拿他开玩笑的王乐天一个白眼,皱皱鼻子默默在心里画圈诅咒。

         冯沅看着许慕委屈的小样儿,平静的眼底浮起抹宠溺的笑意。

         长腿美女妩媚一笑,伸出涂着透明指甲油的纤纤玉指,指着左边背着黑色双c牌小羊皮包的女生道,“这位是菲菲,我们这部戏的女三号,去年的玉兰最佳新人奖。”

         菲菲有双雾气蒙蒙的大眼睛,睫毛黑长浓密,配着清汤挂面的黑发造型,显得柔弱清纯,我见犹怜。她一一朝王乐天、冯沅和许慕点头,露出个矜持的笑容。

         许慕担忧的抿紧唇线,下意识的瞄了瞄冯沅,他记得冯沅就喜欢这种黑眸黑发,能激起人保护欲的类型。

         冯沅礼貌的颌首回应菲菲,面上一派平静,看不出端倪。

         “这位是lydia,各位应该都看过她的那部“海图谣”吧?这两天过来友情客串的。”judy又指指最边上穿着杏色短裙的短发姑娘介绍道。

         “看过!对了,你能帮我签个名么?”许慕赶紧点点头,对着lydia笑得阳光灿烂,隔壁楼的莉莉那段时间迷她迷得死去活来,还花20块钱在网上买了个她亲笔签名的照片。不过lydia的现代装造型跟古装差别很大,他刚才完全没有认出来。

         “当然可以,我这正好有批《时尚电影》要签名送给影迷的照片,你不嫌弃的话就拿张吧。”lydia大方的应道,低头在坤包里翻出沓照片,拿出一张刚要递出又收回去,放在唇边吻了一下才递给许慕,“specialforu~”

         许慕接过那张印着粉色唇彩和签名的照片,眉眼全是喜色。冯沅奇怪的看着他,什么时候还开始追星了?

         “来,大家随便点,看看还有什么想吃的,待会吃完东西,我们再看去哪里续摊。”王乐天招呼她们入座,体贴绅士的递上菜单。

         “想吃什么?”冯沅用菜单敲敲捏着照片舍不得松手的许慕,这家店专做山珍野味,菜谱多取自满汉全席,值得好好尝尝。

         “不,你点就行了。”许慕瞄到菜单上那溜三到四位数起跳的单价立刻摇摇头,这种价格高大上的餐厅他还是安静的坐着就好,看菜单什么的,对心脏伤害太大,还不如看照片呢。加上唇印,不知道这张照片能卖多少钱?许慕美滋滋的看着照片盘算着。

         冯沅脸色沉郁的瞥瞥他手里那张碍眼的照片,眸色锋利如刀。

         竹林小站上菜的速度很快,菲菲和lydia点过菜刚刚起身去洗手间,王乐天之前点的东西便已经流水般的端上桌来。

         茶食刀切,合意饼,宫保野兔,金丝酥雀,绣球干贝,生烤炮肉,野猪肉末烧饼,山珍刺龙芽,砂锅煨鹿筋,桃仁山鸡丁,香气袅袅,满满当当的摆了一桌子。

         狍肉是在旁边现烤现切的,专门配了个移动烤炉和厨师,旺火底下烧的是果木炭,将鲜嫩的狍肉烤得酥脆滴油,满室流香。

         厨师麻利的转动烤棍,手起刀落,麻利的片下焦黄的肉片,摆进准备好的白瓷方碟,旁边一式三份的精细白瓷小碟配着薄如纸的荷叶卷、嫩绿的葱丝,秘制甜面酱。

         包括许慕和王乐天他们的注意力皆被烤炉那边吸引过去,看大厨炫耀刀技。

         窗口忽的刮起夜风,将许慕手里的照片“恰巧”吹到炉火上。

         “哎!”许慕施救不及,眼睁睁的看着它在炉火上燃成灰烬。

         小财迷定定的盯着炉火上的照片残渣,心痛极了,小声的嘟囔,“还想拿去网上卖个好价钱呢。”

         冯沅:………………

         因为不用开车,王乐天放心的给自己和冯沅开了瓶五十二度的白酒,撺掇许慕喝白酒未果后,便给他和几位女士点了白玉奶酒。

         装在透明玻璃瓶里的奶酒看起来很漂亮,就像浮在空中的大团白色云朵,酒精度数也不高,入口带着牛奶的甜味和百香果的香气,很适合女生的口味。

         judy和lydia是很会炒气氛的类型,再加上酒精的润滑,六人虽然大多是初次碰面,这顿饭却也吃得算是其乐融融。

         这顿饭吃得许慕心力憔悴,美食都吃不出味道。

         一方面,因为怀疑judy就是夫诸说的那只狐狸,席间许慕的注意力便经常放在她身上。不过凭他现在的眼力,只能看出对方很喜欢钱,实在看不出她言行举止哪里像妖怪。另一方面,菲菲明显是冯沅的理想型,两人席间一旦有所对话,许慕便会头皮一紧,严密关注自家男神的反应,生怕他被狐狸精的队友勾搭走。

         他抚摸着麒麟珠,希望夫诸给他点关于judy的提示,可惜对方像没电自动关机了似的,半点反应都没有。

         快递小哥苦闷的干掉杯奶酒,夫诸这种时不时就掉线的不靠谱队友,简直是老天派来惩罚人的。

         “这东西后劲儿不小,别喝那么多。”冯沅敲敲他的脑袋,提醒他别乱喝。

         “没事,他醉了我背他。”王乐天拍拍胸脯豪爽的放话,拿起玻璃瓶想帮许慕续酒,却差点全倒在外面。

         “省省吧,待会儿还不知道谁背谁呢!”冯沅手疾眼快的扶住玻璃瓶阻止惨剧,看看醉眼迷离的王乐天挑挑眉峰,幸好他们订的酒店离这里不远。

         两人正说着话,王乐天的手机震动起来。他看看手机,脸色猛的一变,拿着炸弹般的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冯沅奇怪的看着他。

         “没事。”王乐天摇摇头,最后一狠心把手机放在旁边没有接。

         judy非常擅长猜度王乐天的心思,见他情绪低落便使出浑身解数逗他开心,哄得王乐天当席就许诺送她台价值不菲的跑车。

         许慕瞪眼看着judy,几句话的功夫就拿走台跑车,真的狐狸精也没这么厉害吧?

         六人吃到接近九点,去游乐园里疯玩一圈后又去吃了顿宵夜,回到酒店已经接近凌晨一点。

         宵夜时王乐天叫了几瓶啤酒,愣是把自己灌倒了。

         许慕喝过啤酒一吹风,先前奶酒的酒劲儿也跟上来,只觉得头重脚轻,跟踩在棉花里似的。

         冯沅架住他,lydia帮judy扶着王乐天,菲菲帮众人拿着包,一行人跌跌撞撞的回到酒店。时间太晚,lydia和菲菲索性也在前台开个房间准备住下,东道主王乐天已经醉倒,冯沅绅士的刷卡帮她们付掉了房费。

         许慕自然被冯沅打包带回自己的房间。

         “哥,你别喜欢菲菲。”冯沅把大字型躺在床上的人拎起来准备带到浴室去洗刷的时候,许慕突然翻身抱住他的腰,撒娇的往他怀里蹭了蹭,酒精浸润过的嗓音就像蜂蜜,缱绻粘稠,湿哒哒的拢住人心。

         冯沅准备把醉鬼扔出去的手顿了顿,“为什么?”

         “judy可能是狐狸精,狐狸精的朋友万一也是狐狸精怎么办?”醉得舌头打结的人说了一连串的狐狸精,差点把自己绕晕。

         冯沅叹口气,哭笑不得的揉揉他的脑袋,“狐狸只能修成妖,草木脱胎修炼成的才叫精。再说了,judy和菲菲她们都只是普通人类,根本不是妖怪。”

         许慕胡搅蛮缠的道,“你肯定是喜欢她,才帮她说话。”

         冯沅:………………

         “想到你会跟她在一起,我这里就难受……”许慕往冯沅的掌心拱拱,拍拍自己心脏的位置,委屈的说,“特别难受~”

         冯沅勾起嘴角,拍拍他的脸颊,“你这算酒后吐真言么?”

         第二天一大早,睡梦中的许慕被小白猫状的夫诸用爪子拍醒,隔壁嘈杂的很,他睡眼朦胧的抱着被子待了会儿,才反应过来隔壁的声音像是在吵架。

         隔壁住的不是王乐天和judy么?大清早的吵什么?

         他顶着头桀骜不驯的乱发揉揉眼睛坐起身,发现自己穿着酒店的浴袍,旁边那张床上,冯沅侧身抱着枕头睡得正香,隔壁的声音完全没能影响他。

         【那只狐狸就在隔壁!】充好电的小白猫又用毛绒绒的爪子踩踩他的手背,扬着下巴看他。

         许慕盯着它迟钝的看了两秒,猛的甩了甩手,卧槽,又碰到了!

         水秽!!!

         【你敢嫌弃本座?】小白猫利落的跳到许慕脑袋上,接连踩了五六下泄愤然后化作道金光,嗖的窜进麒麟珠里,无论许慕怎么叫都不再搭理他。

         得,这货不但傲娇小气还玻璃心。

         “砰!”隔壁传来摔门声。

         许慕赶紧拢拢身上的浴袍,跑去门口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他打开门的时候,王乐天正气冲冲的穿着浴袍往电梯的方向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房里追出来,两步赶上他。

         judy呢?怎么跑出来个男的?许慕有点没反应过来。

         “滚开!”王乐天抬脚就要踹人,被那人轻松挡住。

         “有事我们回房间说,公众场合,别耍脾气!”那人警告性的看看站在门口的许慕,霸道的拽着王乐天把他拖进房间,随即甩上房门。

         卧槽,男狐狸精!!!

         许慕看着隔壁的紧闭的房门,冻结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