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装神弄鬼
        “哥,他们都不见了!”许慕撞撞冯沅的胳膊,张望着身后的石道,明晃晃的通道,几乎可以一眼到底,好几个人呢,怎么会无声无息的就消失了?

         难道有什么可以转弯的暗门,他和冯沅刚才没有注意到?

         快递小哥迈步刚想往回走,冯沅脸色凝重的探手拽住他的后衣领,“别自己乱走。”这种时候,一定是待在自己身边最安全。

         许慕被拽得差点跌进冯沅怀里,他狐疑的回过头,看看冯沅,眼里明明白白的写着:

         哥,你这么大个人,不会还怕黑吧?

         “小心点,万一这里有什么机关暗道的,掉下去怎么办?”冯沅淡定的无视许慕的质疑,抓住他的手腕,示意他走在自己后面。

         “没事,我走前面给你探路。”许慕挺起胸膛,恨不得跟冯沅明说,自己背包上带着只九级凶兽,当肉盾什么的,血槽深厚,普通怪兽分分钟碾压,保险系数还是相当高的。

         “你懂奇宫八卦?”冯沅面色平静的看看某只挂名的道士后裔。

         许慕:………………

         我只懂点明星八卦。

         就知道指望不上你!冯沅了然的挑挑眉毛,目色沉稳的打量着四周。

         学建筑的还懂奇宫八卦?许慕羡慕的看看彷佛什么都会的冯沅,也学着他的动作四下观望。

         这是条全部由巨型青砖砌成的通道,看起来直来直去,大约四十米长,三米来高,出现壁画开始,通道略微扩宽了些,约莫有两米五左右。从地板到墙壁再到天花板,几乎都是同样颜色和尺寸的大型青砖,显得规矩而压抑。

         为了寻求逼真效果,墙壁一侧的青铜长明灯不但装着灯泡,凤鸟头顶还托着盏真正的油灯,奶白色的灯芯有成人小指粗细,只是现在并没有点燃。

         两侧浅雕的着一人多高的壁画,边角装饰变云纹,刚才他们一路看过来,并没有在壁画上发现什么不妥。

         天花板和地板的青砖,则分为素面和刻着团状螭龙纹的两种,采用隔一间一的拼嵌方式,上下对应,铺满整条通道。

         许慕接连查看了三四块装饰着螭龙纹的地砖,才发现那些纹案图形并不相同,睁眼,闭眼,仰首,回望,几乎每块都神态各异。

         真是奇门遁甲的话,那最可疑的就是这些地砖吧?

         但是,开、休、生、伤、杜、景、死、惊,八门分别在哪?

         冯沅打量几秒后,淡定的迈开步子,许慕赶紧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握住背包上的麒麟珠,准备一有风吹草动,就呼唤夫诸出来帮忙。

         两人走了大约二十来步,冯沅停下脚步,“发现有什么变化没有?”

         “没有……”许慕正准备摇头,脑袋突然顿住了,他们刚才至少走了八/九米,他和冯沅到通道入口处的距离却根本没有缩短!

         卧槽!

         这不科学!什么情况?

         幻觉?

         许慕瞪眼看看空无一人的通道口,百思不得其解。

         “再试试。”冯沅拽着许慕的手腕,又往前走了三十来步,他们距离刚才的止步的通道尽头倒是远了,距离入口,依然还有接近五十米。

         他们不死心的又走了三十来步,就像置身跑步机上似的,跟入口的距离始终没有变化。

         “不然,我们试试往那边继续走?”许慕指指身后,跟冯沅提议。

         冯沅点点头,两人便又掉头往刚刚他们发现众人不见的位置走。这次倒是很容易就缩短了距离。

         “看来我们只能继续往前走了。”冯沅挑挑眉毛,回望了入口一眼,伸手勾住许慕的脖子,大步朝前走。

         许慕眨巴眨巴眼睛,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他们正往前走着,脚下的一块地砖突然毫无预兆的翻开来,踏空的两人同时掉了下去!

         踏空的瞬间,许慕下意识的抱住冯沅,他的腰也被冯沅一只胳膊搂得死紧。

         下面似乎是个全封闭的滑梯式通道,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弯弯曲曲一路向下,几分钟后,许慕和冯沅掉落在一个正方形的石室里。石室里依旧点着通道里那样的凤鸟长明灯,只是灯光更加昏黄,估计是瓦数不够的缘故。

         哥你不是懂奇宫八卦么?

         我们怎么会摔下来?

         许慕瞪眼看着冯沅。

         冯沅泰然自若的挑挑眉峰,“我不懂啊,所以才问你懂不懂。”

         许慕:………………

         刚才是谁一副胸有成竹掌控全局的样子?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真的好么?

         石室空荡荡的,大约十米见方,除了两侧墙壁上的长明灯和他们滑进来的洞口,什么都没有。

         许慕和冯沅环顾四周,没发现任何类似出口的地方。

         “好像出不去了?”许慕着急的摸出手机看了看,没有信号。

         “总会有办法的,先歇会儿。”冯沅示意许幕先坐下休息会儿,稍安勿躁。

         两人除去手肘有些轻微的擦痕,基本没有受伤。许慕从背包的小口袋里翻出两个机器猫图案的创可贴,准备帮冯沅贴上。

         冯沅嫌弃的看看那个咧嘴傻笑的蓝胖子,坚决拒绝它出现在自己身上。

         许慕只得自己在膝盖和手肘上各贴了一张。

         冯沅打量着左膝和右肘各带着一个微笑的蓝胖子的许幕,意味不明的点点头,“不错,挺适合你的。”

         许幕:………………

         “那两只凤鸟的尾羽不太一样。”许幕百无聊赖的打量着石室里唯二的两盏长明灯,蓦地发现它们的九条尾羽一只朝上卷曲,一只朝下卷曲。

         “刚才通道里的长明灯都是朝上的。”许幕肯定的跟冯沅说。

         “那就试试。”冯沅拽着许慕站起身,走向那只尾羽图案朝下卷曲的长明灯。

         冯沅伸手在凤鸟状长明灯的尾羽和其他位置一一按过,按到凤鸟抓住墙壁的爪子时,石室内突然传出阵清脆的鸟鸣声。

         一只拖着九条尾羽的黄色雀鸟自长明灯上腾身而起,展翅冲向石室顶部。它在石室内盘旋一圈,收起翅膀,倨傲的落在长明灯的油灯托上,微微侧头,眨动空洞的眼眸,似乎在审视面前的人。

         它身形跟孔雀差不多大小,长得很像传说中的凤凰,燕颌鸡喙,麟前鹿后,蛇头鱼尾,龙文龟背,九条尾羽流光溢彩,闪动着星星点点的辉泽。

         “凤凰?”许慕两眼瞪得溜圆,扬头看着那只雀鸟。

         冯沅饶有兴趣的盯着那只雀鸟,“凤象者五,五色而赤者朱雀;黄者鵷雏(hu);青者鸾;紫者鸑鷟(yuèzhuo);白者鸿鹄。这只黄色的应该是鵷雏。”

         “鵷雏?”

         “《庄子.秋水》里说过,夫鵷鶵,发於南海而飞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

         说白了就是只凤凰里任性挑食的货嘛!

         许慕恍然大悟状的点点头。

         雀鸟振起尾羽,声色俱厉,“人类,扰吾长眠,罪该万死。”

         它周身光芒乍起,一排黄色的尾羽抻直成箭,呼啸而出,疾如闪电,雨点般的弹射向冯沅和许慕的方向。

         许慕着急的踏前一步,挡在冯沅身前,这时候也顾不得遮掩了,拍拍麒麟珠,“雪碧,快出来。”

         四角金鹿跃身而出,扬蹄扫出片金光屏障,护在许慕和冯沅身前。

         黄色的羽箭撞上金色的半透明屏障,犹如雨落深潭,炸起斑斑点点的光辉,而后尽根没入,消散于无形。

         雀鸟长鸣一声,振翅而起,尾羽尽数变为深黄色,“刷刷刷”,一只深黄色的羽箭再度袭向夫诸架起的金色屏障。

         “啪”,羽箭撞在屏障上,击出蛛丝状的裂纹,扩散开来。整片金光的屏障玻璃样的炸裂,跌落满地,消散无痕。

         羽箭去势不减,径直击向夫诸。

         鵷鶵凤鸟的上古神兽威压随着羽箭倾天而来,重逾千斤,夫诸哀叫一声,动弹不得,眼见要被羽箭击中。

         千钧一发之际,冷风忽起,两道蓝色电光一左一右,自许慕身后穿叠而出,分别劈向羽箭和半空的鵷鶵!

         刹那间,形式逆转。

         夫诸化作道金光,迅速避回麒麟珠,凤鸟凄惨的鸣叫一声,炸裂为数道黄光,千道光芒刺得许慕差点睁不开眼睛,只得抬手遮挡。

         待到黄光溃散,空中的鵷鶵已经消失,半空中飘飘悠悠的坠下两张黄色的符纸,符纸的中间用艳红色的朱砂勾画着一只昂首振翅的鵷鶵,正好被一斩为二。

         符术?

         许慕难以置信的盯着地上的那两张符纸,用符术引来的鵷鶵居然可以击溃九级的夫诸,画这张符的道士得是什么级别?

         还有,刚才哪来的电光?许慕疑惑的回过头,冯沅无辜的耸耸肩膀,顺便指指刚才夫诸站立的位置,“刚才那是什么东西?”

         “呃……”许慕挠挠耳朵,正在想着要如何解释,两人正对面的墙壁发出“咔啦啦”的响动,石墙像道自动门似的朝两边退开,露出条幽黑的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