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血琥
        许慕看看通道,又看看冯沅,有点拿不定主意,“进去么?”

         就算之前勉强安慰自己,把诡异的状况和滑道什么的理解为地宫的机关和“惊吓”项目,从鵷鶵出现开始,事情就已经朝着灵异诡谲的方向一去不返了,用膝盖都知道,这绝不可能是横店的游览内容。

         早知道就不接那张宣传单了!

         “怎么,你还想继续待在这儿?”冯沅屈指敲敲他的脑袋,从兜里翻出手机,见怪不怪的打开手电筒照亮通道,“是福不是祸,进去看看,要是再冒出只麒麟或者龙之类的上古神兽来也不错,咱今天就当顺带逛动物园了。”

         许慕:………………

         动物园?

         它们养养草泥马那样的卖萌神兽就够了,哪家动物园有能力养龙、凤、麒麟这种分分钟掀山倒海的主儿!

         “哥,你怎么一点也不害怕?”许慕揉揉脑袋,正常人看到鹓鶵出现那幕都会惊慌失措吧?

         “害什么怕?”冯沅从容不迫的勾住许慕的肩膀,英俊的脸上露出个浅淡的微笑,“我当初在黄山的山洞里早就见过更匪夷所思的东西,一只鵷鶵根本不够看。”

         “你们那时在黄山也遇到过这种东西?”许慕想起上次吃饭时王乐天提到的经历,貌似他们还毁了两块玉琮和玉璧。

         “对啊,王乐天现在怕所有犬科和猫科动物,就是那时候留下的后遗症。”

         犬科的动物?许慕的额角默默抽搐了下。

         那谁,保重。狐狸好像算是标准的犬科动物。

         冯沅漫不经心的扫了几眼通道,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其实,符术就是幻觉,根本不用怕。”

         “幻觉?”许慕耷拉着眉梢眼角,回想了下自己这些天的经历,真是幻觉就好了,偏偏夫诸还在麒麟珠里待着呢,想骗自己都不行。

         “怎么,难道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妖怪?”冯沅侧过头望向许慕,眸色在昏黄的灯光里晦暗不明。

         “说不定就有啊。”

         咱家就有一只。

         许慕开始给冯沅打预防针,就算这次能糊弄过去,难保还有下次,还不如找个机会坦白交代呢,省得瞒得那么辛苦。

         再说了,不但有妖,有怪,还有精、鬼、灵、魔、仙、道好多种,他现在可算见多识广,连最不科学的黑白无常都见过了。

         “是吗?那找机会给我看看。”冯沅语调敷衍一副哄小孩的口吻,勾着许慕的脖颈往前走,“走吧,先找到出口再说。”

         “真的,哥,你想想,我家祖上,不就是捉妖抓鬼的嘛!”许慕一边努力的给冯沅做工作,一边也打开自己的手机照路。

         冯沅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心思,“你想做道士?”

         “也不是,就是最近老遇到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想跟沈良学点东西防身。就算符术是幻觉,学了也能避免中招吧?”

         “稀奇古怪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呃……小事,都是小事。”

         他们边聊边走,两道锥形的光柱不时随着两人的动作从平行换到交叉,照亮狭窄的通道。

         空气里散发出淡淡的血腥气,冯沅眉心微折,目光投向通道深处,不动声色的将许慕又往自己身边勾紧了些。

         两人沿着通道左转右弯,兜转十来分钟,面前突然出现堵影壁样的石墙,左右不搭,孤零零的立在路中间,石墙正中似乎还嵌着块巴掌大的东西。

         许慕用手机着重朝石墙正中照了照,那东西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白色的光辉,但看不清具体的外形。

         冯沅站在他身后,环顾四周,微微眯起眼睛,眸色肃杀,深沉如夜。

         “好像是块玉。”许慕不确定的跟冯沅说。

         “过去看看。”冯沅扬扬下巴,左手在黑暗中不动声色的捏指结印,四道蓝色电光悄无声息的自他掌心窜出,一闪而逝,灵蛇样的扑向黑漆漆的四周,霸道犀利。

         许慕的注意力被石墙上的东西吸引,根本就没发现某人的动作。

         他们往前刚走三五步,周围的石壁便不约而同的传出串闷雷般的响动,脚下的地面也开启了震动模式。闷声震得许慕胸腔发颤,喉口涌起甜腥的味道。

         黑暗中,数十道曲折如网的白色电光沿着石壁的缝隙逃命般的上下流窜,同时“呲呲”的自地底冒起无数股干冰喷雾样的气体,那情景比五毛特效惊悚多了。

         大大小小的碎石自通道顶端和裂开的石壁“哗啦啦”的散落,激荡起成团的烟尘。

         站立不稳的两人连忙掉头往回跑,避开落石的区域。

         “怎么回事?”许慕和冯沅相互扶持勉强站稳脚,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情景,这种熟悉的地面震颤的感觉,难道是破阵?

         喧嚣声中,冯沅把一只手隔空护在他头顶,无比自然的应道,“或许是地震?”

         “嗙!”震耳欲聋的声音自石墙的方向传出,压过所有的声响,一道闪电状的巨大裂缝,自上而下,将石墙竖劈成二。

         数十公里之外的楼顶,夕阳斜照,一个盘腿静坐的身影猛的捂住胸口,呕出一大口鲜血。

         石墙裂开之后,四壁的声响渐消,地面的颤动也归于平静。石壁的夹缝内,四张黄色的符纸碎片零落满地,朱砂如血。

         “啪!”石墙中间嵌着那块东西跌落在地砖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断为两截。

         许慕皱皱鼻子,努力的吸了口气,“好像有血腥味。”

         “过去看看。”阵法已破,冯沅示意许慕走近看看。

         地上扁平状的玉器虽然已经裂成两段,依然能够清晰的看出整体的廓形,那是件雕工精美的玉琥。

         许慕弯腰捡起那两块碎片,拼在一处。

         玉上的虎纹做俯首状,椭圆眼,上唇向上卷起,下唇内卷成孔,两条前爪前屈,作伏卧状,长尾盘垂在后腿附近,尾巴尖卷曲。神态恣意却霸气不减,通身饰以细致的双阴线龙首纹和蒲纹,周边轮廓辅以凹弦纹。

         “这好像是最后那块玉琥,不过颜色很奇怪。”许慕翻来覆去的打量着手里的那两块碎片,奇怪的是,这件玉琥不像前几块玉器那样是纯色的,反而双面双色,一面呈白色,一面却发红。

         “或许是血沁的。”冯沅眉心皱紧,抬手将灯光扫向石墙的方向,墙壁的石缝之间,隐隐露出暗红色的痕迹。

         血煞阵,需要集齐一百零八名命格属阳之人的血,不断以血浇注灵器,经九九八十一天最终养成血煞牌,可惜遇到他们,功亏一篑。

         “血?哪来的血?”许慕怀疑的看着那鲜艳的颜色,血迹会逐渐变褐变黑吧?怎么可能会如此鲜艳?

         “我猜……是人血。”冯沅出修长的手指,点点碎片红色的那面。

         “人血?”许慕头皮一麻,差点把手上的东西扔回地上。

         “最近并没有出现过横店游客失踪的报道,估计就是用刚才那只鹓鶵吓昏人,然后取点血而已,应该没有出人命。”冯沅淡定的安慰许慕。附近没有冤魂和死气,设阵的人总算没有丧心病狂的滥杀无辜,估计只是想借助游客庞大的数量,在其中寻找命格合适的人引他们过来取血。地宫门口的那两只石兽,就是专门遴选命格的符兽。

         血属水,地数土,财属金,阳气属火,玉琥、玉璋、玉璜,玉圭、这四样东西按照方位布齐的话,灵气会源源不断的涌向阵眼,那里放的,恐怕是属木的东西。冯沅心念电闪,迅速推测了几个放置阵眼的方位,打算待会出去就指派鸣川过去看看。

         许慕眉眼扭曲,嫌弃的看看手上的东西,刚想扔到地上,冯沅慢悠悠的补了句,“虽然这件玉琥碎了,但毕竟是上千年的东西,拿到古董街好歹也能值几千块吧。”

         值钱的都是好东西!

         许慕眼睛一亮,半点嫌弃都没有了,忙不迭的从包里翻出纸巾,美滋滋的将那两块玉琥包裹好,塞在背包的小口袋里面。

         “我们赶紧找找出口吧。”冯沅拍拍小财迷的脑袋,阵法已破,这里支撑不了多久。

         石墙两侧坍塌出好几个大洞,他们在其中一个洞口发现了通往上方的石阶。半小时之后,他们终于走出地宫。

         许慕惊愕的看着眼前的苍翠的林木,“这是哪里?”他们明明是在秦王宫游览啊?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投射在他身后洞口的牌子上,那块三合板钉成的简易牌子,用红色油漆涂写着,“施工中,闲人免进”

         “好像是那个游乐园的后山。”冯沅指指不远处露出小半边的摩天轮。他们应该在看壁画的时候就着了道儿。在其它游客眼里,他们恐怕才是走丢的那个。

         两人沿着小径往游乐园门口的方向正走着,冯沅口袋里的电话响起悦耳的铃声。

         “哥们,晚饭在游乐园那边的竹林小站吃怎么样?judy约了两个剧组的朋友过来。”电话那头的王乐天显然下午过得不错,声音飘飘然。

         冯沅挑眉看看近在咫尺的竹林小站,“好吧,就在那儿会和。”

         “你来了直接进四号包间就成。”

         冯沅和许慕进包间的时候,里面就王乐天一个人,他正在给什么人回短信,打几个字,又删掉,显得特别慎重。

         “呦。你们两个去打扫秦王宫了?”王乐天放下手机,看看灰头土脸的许慕跟他开玩笑。又招手叫来包间服务员,请他们拿两块热毛巾过来,顺便去代买盒消毒棉签,

         许慕尴尬的挠挠耳朵,“秦王宫后面有座地宫,我们进去走错路了。”

         看着冯沅手肘上的伤口,王乐天忍不住幸灾乐祸的调侃道,“这伤口擦得跟条形码似的,拿手机扫扫是不是能直接跳出那个地宫的app?”

         冯沅拉着许慕坐下,泰然自若的把胳膊往王乐天面前一送,“先付费,后下载。看在熟人的面子上,给你打个八折,付五千吧。”

         王乐天:………………

         “你家judy呢?”冯沅把服务员倒的第一杯茶先推给许慕,挑眉看看王乐天。

         “出去接她剧组那两个朋友。”

         “我还以为你半天不到就被甩了呢。”

         “你才被甩呢,老子可是千人斩,西装裤下从无败绩。”王乐天忿忿的反驳。

         “那你刚才发信息那副受气样儿是对着谁?”

         王乐天叹口气,“你是我命里的福星,那位,是我命里的克星。”

         “谁是克星?”一个长腿美女推门而入,脸上挂着娇俏的笑容,眉梢眼角风情万种。她身后那两位打扮入时妆容精致的女孩儿,就像衬托红花的绿叶,相较之下,黯然失色。

         许慕眼睛瞪得溜圆,难道她就是那只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