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交易
        “乐天哥。”许慕赶紧跟王乐天打招呼,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

         王乐天规矩的穿着件淡粉色的条纹衬衫和黑色的西裤,锃亮的皮鞋尖清晰的映照出走廊顶端的节能灯管,浑身上下纤尘不染。对比裤子湿掉大半,额发湿漉漉贴在额头上的落魄快递小哥,愈发的显得衣冠楚楚。

         他怀里抱着束康乃馨,显然是来探病的,“你怎么在这?”

         “有个朋友病了,我下班顺道过来看看他。”许慕抬手指指302的方向。

         “哎,我也是来探病的。”王乐天叹口气,露出万般不情愿的表情。

         “那您先忙,我们回头再聊。”许慕摆摆手跟王乐天告别,准备结束谈话继续发短信。

         “别急着走啊,好不容易遇到,阿沅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晚上经常加班。”

         “那他开始帮我想秦王宫那边的酒店设计图了么?”

         许慕眉心抽搐了一下,“呃,我不太清楚。”冯沅不检查他的工作就不错了,他还敢检查冯沅的工作?

         “那他最近下厨不?”王乐天东拉西扯的寻找话题,磨蹭着不想往病房那边走。

         许慕:………………

         许慕后知后觉的发现,谈话内容根本不重要,这位就是想多跟他耗会儿。

         两人本就不熟,任凭王乐天再怎么能言善道,几分钟后,也只能尴尬的进入相顾无言的状态。

         王乐天不情不愿的跟许慕道别,生无可恋的抱着花往走廊另一边的病房走,脸上的表情跟上刑场似的,一脸悲壮。

         这是被逼着来探病的?许慕看着王乐天的背影,忍不住猜测。他这会儿已经走到病房门口,愣是又站住了脚,分明不想进去。

         “这小子身上有股很浓的妖气。”麒麟珠里的夫诸冷不防又丢出句话。

         妖气???

         许慕费解的看看终于走进病房的某人,又看看麒麟珠,“普通人身上怎么会有妖气?”

         “你确定他是普通人?”

         许慕:………………

         本来是确定的,现在又有点不确定了。

         许慕抱着背包走进安全通道的角落,着急的把小白猫形态的夫诸召唤出来,“你觉得他是妖怪?”王乐天可是冯沅的铁哥们,如果他是妖怪,那事情可就复杂了!

         “本座只是说那小子身上有妖气。”小白猫白了许慕一眼,又无奈的补充道,“他身上的妖气很浓,闻起来像狐狸,应该是跟狐妖相处很长时间或者亲密接触过才会这样。”

         “狐妖?”

         “嗯,狐妖。”

         “他怎么会遇到狐妖?”

         “这有什么奇怪的。自古以来,很多擅长化形又喜欢人界的妖都会直接混入人群生活,毕竟人类拥有很多它们喜欢的好东西,有的妖喜欢吃美食,有的喜欢人的体温和气息,当然也有些懒货,纯粹是在某些地方待习惯了,不想搬家。”

         “等等,”许慕打断夫诸的话,后颈发凉,“你刚才的意思是说,很多妖怪会假冒人类生活在人界?现在也是?”

         小猫不屑的动动耳朵,丢给许慕一个“废话”的眼神,“你几分钟前不是才碰到过一位么?”

         许慕:………………

         不要把这种颠覆三观的事情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好不好?

         “他会有危险么?”自我吐槽完毕,许慕又开始担忧王乐天的安全问题。

         “不知道。”小白猫理直气壮的摇摇脑袋,耳朵上两撮金毛动了动,“要看那只狐狸是想吃他还是单纯性/淫想与他□□。”

         □□!!!

         许慕脑内了一下王乐天和一只狐狸翻云覆雨的十八禁情景,整个人都不好了。

         卧槽,简直是恐怖片!地球这么可怕,能放我回火星么?

         “那只狐妖难道不怕人界治安管理局的处罚么?”在许慕的印象里,人界治安管理局还是挺给力的。

         小白猫懒洋洋的舔舔自己毛绒绒的爪子,“杀人自古便要判死刑,你们人类的杀人犯还不是层出不穷。”

         许慕抿抿嘴唇,终于无言以对。

         这么一耽搁,等许慕返回秦勉的病房,沈良那边早就把阳气回注完毕。秦勉没有立刻苏醒,呼吸却有力了许多,脸色也逐渐缓和下来,就连他身上那几处擦碰的皮外伤,似乎都收敛许多。经纪人叫来医生帮秦勉检查,状况果然稳定了。

         小道士真的很靠谱!

         许慕挑着大拇指给沈良手动点赞,心里不禁犹豫起来,看样子道术还是很有用的,按照自己最近这撞妖比撞墙还高的概率,要不要真的索性跟沈良学点道术防身?总不能什么事情都指望夫诸保护吧?等找到主人,夫诸也总是要走的。

         “我要是想学道术,该从哪里学起?”站在下行的电梯里,许慕踌躇再三,终于开口求教。

         沈良鼓着脸颊认真的考虑了三秒,“俺觉得要先学吐纳和符术,然后是阵法。”

         “大概要学多久?”

         沈良扳着指头数了数,语调轻松的道,“一般人大概需要学个三五十年吧。”

         许慕:………………

         亲,你自己明明才八岁半好吧!

         沈良暂时住在n大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里,许慕把他送到旅馆门口才往回走。

         对于许慕想学道术的事情,沈良万分热情,临分别前硬是从自己的包袱里掏出两本土黄色封皮的手抄本塞给许慕,“这两本是基础的吐纳术和符咒录,道兄可以先看看,有不懂的,随时来问我。”

         盛情难却的许慕只得收下,顺便跟沈良交换了手机号码。原本还想加微信的,可惜小道士用的是n多年前的诺记古董直板机,别说微信,连3g信号都没有。

         跟沈良道过别,许慕便撒开脚往小区里狂奔,快七点了,冯沅还在等他吃饭。

         暮色迷离,光线昏暗,路边的绿化带里猛的窜出条棕红色的小狗,吓了许慕一跳,差点刹车不及摔进绿化带。

         小狗甩动蓬松的大尾巴,嘴巴里叼个天青色的罐子,满目期待的看着他。这只小狗和它嘴巴里的罐子有点眼熟,许慕总觉得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

         小狗低头把罐子放在地上,那是把捺底的圆形飞天壶,壶把的位置犹如彩带状,高高朝上扬起,通体釉色温润,剔着暗花,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楚花纹。

         它瓮声瓮气的开口,“许家的小道士,我们谈个交易好不好?”

         卧槽,老子这运气真可以去买彩票了,又一个!许慕眼皮一跳,装作没有听到,打算目不斜视的从茶壶边上迈过去。

         “喂,你别走啊!我跟你说话呢!”茶壶着急的在地上蹦跶了两下,发出清脆的响动。

         眼前这只会说话的茶壶不是灵就是怪,傻子才会往前凑!许慕愈发的加快脚步,那只小狗却灵活的叼着茶壶,再次窜到人行道当中拦住他。

         “小道士,你跑什么?”茶壶瓮声翁气的喘着粗气,彷佛刚才跑过来的是它自己。

         许慕:………………

         “你不用害怕,我们只是想跟你做个交易,你给我两滴血,我给你张藏宝图,怎么样?”

         快递小哥眼睛亮了亮,“藏宝图?什么东西的藏宝图?”

         天青色茶壶慢条斯理的掀掀壶盖,就像人类在摇头晃脑,“道家的宝贝,阴阳镜,妖魔鬼怪,原形一照便知,降妖伏魔,事半功倍。”

         “不用了。我不需要。”许慕摇摇头,表示拒绝这桩交易,还以为是什么金银财宝,搞了半天是这玩意,拿这东西干嘛?没事吓唬自己?靠,躲还来不及呢?还自己往上凑?

         茶壶像是没预料到许慕的反应,沉默了几秒才又确认了一遍,“不需要?”

         “对,不需要。”

         “那你要什么?”大茶壶呆呆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