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2.第八十二章 祖传的撒娇
        “神经病。”老子跟你很熟么?许连魁摘下平板帽抹了抹额头的潮气,表示懒得理他。

         【小道士,我觉得你还是少惹它比较好,毕竟现在你可打不过它。】地上的背包里响起某妖语重心长的建议,十足的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闭嘴。”许连魁自暴自弃的把手里的帽子砸向背包,你到底是哪头的!

         树上那家伙属牛皮糖的,甩也甩不掉,捻又捻不走,糟心得很。许连魁索性祭出屏蔽大法,视而不见,盘腿坐在地上,自顾自的开始捏决打坐。

         睚眦注视地上那人挺得执拗的脊背,眸色深邃幽长。

         夜风沙沙拂过百年古树,扬起他墨色的发梢,几片翠色的叶片打着旋儿飘荡下来。他轻轻抬手勾住一片,放在唇边,吹起首婉转悠扬的山鬼小调。

         树下那人敛眉闭目,沉静如璧。

         树上那妖袍角轻荡,飘飘若仙。

         秋风缱绻,新月如钩,万籁此夜俱寂。

         为了答复许连魁,许慕一大早就给沈良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小道士却惊讶的说,“哎,十面镜子也抵不过你拿给八步的那根参须,俺没说吗?那面铜镜是送给你的呀。你想怎么样都行。不过,这附近怎么会有阴兵?阴兵都是炼化而成,阴气比普通鬼魂重十数倍,镇过阴兵的话,以后这面铜镜不能再做法器了。”

         沈良本来想去帮忙,但考虑到许连魁上次见到自己的态度,许慕觉得许连魁肯定不会答应,便没麻烦他。

         挂掉电话,他给许连魁发了个短信,【今天下午六点,我带着五岳镜在清平巷的巷口边的石拱桥等你。】

         他算过,今天下了课,这个时间应该刚好送完快递。

         【好。】直到五分钟后,他才收到许连魁的回复。

         今天的两节课在下午,起个大早又无所事事的快递小哥决定先给掌门大人做顿早餐,然后再去逛逛街,掌门大人的生日礼物,他还一点想法都没有呢,急需各种推荐。

         至于早操,早被他忘到异次元空间去了。

         熬上皮蛋瘦肉粥,他便抱着平板坐在沙发上搜索,想看看网上的人对生日礼物有什么建议。

         “叮叮叮”ID底下跳出来几十条新信息提示,他这才发现自己的搜索引擎ID自动登录了。

         许慕点进去,原来是前段时间他为了帮夫诸找主人在论坛发的求助贴,当时没什么人关注,后来倒是陆续有不少敬业的广告党在底下一遍遍的宣传游戏或者网店,俨然变成广告贴汇总。

         他从头浏览到尾,没有一条有用的,悻悻的关掉帖子,突然发现还有一条私信。

         【怎么,你想找转世的水神?】

         许慕挠挠头顶的两绺呆毛,他当时在帖子里只是问水神冯夷或者他儿子的资料,没提转世的事情啊。

         发信ID是串乱码似的英文加数字xz4408119897400999,时间是一个月前,他正被军训折磨得生不如死的时候。

         【你有线索?】许慕不抱什么希望的回了一条。

         “你做早饭了?”冯沅半眯着眼睛懒散的站在卧室门口,黑色的短发肆意张扬,大V型的领口露出流畅的一字型锁骨和张力十足的胸膛,带着种不可一世的性感。

         “嗯,皮蛋瘦肉粥。”许慕只瞥了一眼便飞快的转过头,赶紧在心里默念,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大早晨的,男神总是乱漏电。

         “可是我想吃油条。”没睡醒的男神很不讲理。

         “我现在帮你去买,要再带个豆沙馅儿麻团么?”许慕眨眨黑亮的眸子,立刻扔下平板电脑,奔向鞋柜换鞋。

         站在冯沅的角度,正看到自家宠物的脊柱沟带着漂亮的曲度往下延伸,一直到达劲瘦的腰部,隐隐露出两个菱形的腰窝,包裹在低腰牛仔裤里的臀部圆润挺翘,弧度完美。

         “要。”原本只想耍耍人的冯沅眸色微深,腹下发紧,赶紧转身走进盥洗室。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滚/床/单,真是太愁人了。

         许慕今天送快递的速度比预计的还快,五点四十五分,他便送完最后一份快递,骑着小三轮赶到清平巷巷口。

         穿着件铆钉骷髅头T恤的许连魁十分钟后出现在他面前。

         “是你?”看到等在石拱桥上的许慕,许连魁皱了皱眉心。

         【小家伙,又见面啦。】许连魁的背包里飘出愉快的招呼声。

         许慕:………………

         许连魁:………………

         “喏,一模的双鹿五岳镜。”许慕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的老祖宗打招呼,一紧张,便直接把装在仿麂皮抽口袋里的铜镜递过去。

         看到那个口袋,许连魁目色一沉,也顾不得其它,赶紧低头查看铜镜。没两分钟,他便捏着那面铜镜望向许慕,“按照昨晚说的,三十万,怎么样?”

         哪有收自家老祖宗钱的,许慕赶紧摇头,“你用完还给我就行。”

         他刚才也问过开明兽了,大部分玩古董的人类都只是买回去收藏,根本不在意灵气,所以价格上基本不会有损失。什么时候想寄卖,随时可以拿过去。

         “不要钱?”许连魁拧眉看着他,“那你要什么?”

         “我想跟去看看到底怎么用这面镜子。”

         玄级道士出手,场面肯定很震撼吧!许慕向往的脑内了下画面,黑眸闪亮,不自觉的带上点撒娇的语气。

         【啧,小道士,他这爱撒娇的样子是祖传的吧,那年你叔叔要去抓腾蛇,想跟去的你也是这么一副傻样。】背包里那位不知名的妖怪啧啧有声的道。

         许连魁:………………

         许慕:………………

         “你才傻样!”许连魁和许慕异口同声的对着背包道。

         背包:………………

         带着他也行,正好后面那家伙没事干,给他制造点麻烦也好,许连魁飞快的朝不远处的屋脊方向望了望,对着许慕道,“好吧,那你待会儿跟我走,今晚十二点我就会用它去布九阳阵。”

         二三十米之外,清平巷巷口,一个高大的身影赤脚立在幢悬山顶屋子的正脊上,桥头浓密的枝叶间,隐隐露出他飘荡的淡金色袍角。

         原本热闹的清平,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半条街都冷清下来,所有人都远远避开那幢屋子。

         “这么急?”许慕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那个身影,好像是……睚眦?看来,就像冯沅推断的那样,睚眦好像没有要袭击许连魁的意思。难道,他们是好友。

         “有些事情,宜早不宜迟。”许连魁疲惫的扬起下颌,眸子里映出片灰蒙蒙的远山。

         “那我先去快递点结帐,顺便把车停好。”许慕拍拍小三轮的车把,哎,看来今晚又不能回宿舍区睡觉了。

         等快递小哥领好当天的工资,许连魁便带他去街边小店吃烧烤,许慕才啃到第四串的时候,许连魁已经风卷残云般的清空了自己面前的二十串羊肉,吃得那叫一个速度。

         许慕本来还想借机跟许连魁聊聊天的,结果对方吃得那叫一个专注,完全没给他开口的机会。

         撸完烤串,许慕跟着许连魁上了地铁,接连二十几站后,才在一个叫做“花岛”地方下车出站。

         许慕看着站牌挠挠脑袋,这地方他完全没来过。

         两人在夜色里沿着寂静的马路走了十几分钟,一条二十来米宽的大河出现在快递小哥面前。

         河水的流速很慢,月光下波光粼粼,一派静谧。

         河岸边有座仿古的攒八角亭子,旁边立着株参天古树,树干粗到许慕伸出双手都无法环抱,茂盛的枝桠展向四面八方,拢出片绿色的叶海。

         数十米开外,有座景点样的古代建筑,远远隔着墙头露出黄色琉璃瓦的屋顶,双层屋檐,正脊正中宝顶,两侧带吻,八条戗脊上似乎还有立兽,许慕记得在横店的时候冯沅跟他讲过,这种叫做重檐歇山顶。

         “那是六然居,以前也算是座道观。”许连魁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这一路难得的主动开了次口。

         六然居!

         许慕的眼睛顿时瞪大了一圈,看看六然居,看看河边那颗古树,这地方就是那两只谈论的撞鬼的地方!

         “啧,还是跟回来了。”许连魁的嘴角无奈的瞥了瞥,古树的树桠上,淡金色的袍角又出现了。

         “喂,待会儿你负责看着他,别让阴兵碰着。”许连魁指指许慕,扬着下巴对树上那人道。既然甩不掉,只能物尽其用了。

         许慕:………………

         这种列管物品的感觉怎么破?

         睚眦随性的坐在树枝上,夜风掀动他墨色的发梢,露出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你这是在求我?”

         “要求你。”许连魁一脸正色。

         “………………好吧。”睚眦沉默了五秒,终于同意,他转头对着许慕道,“小子,看来今天欠你的人情又还不掉了。”只能下次再找机会。

         “你们见过?”许连魁诧异的看看许慕。

         “嗯。”可不,就是我放出来的。快递小哥心虚的移开目光。

         “那你还挺幸运的。”既没被杀也没被缠,许连魁点点头,又接着道,“离子时还有段时间,我要打坐,你呢?”

         “那我也练会儿吐纳吧。”

         “也好。”

         两人盘膝坐在树下,各自开始修习。半个小时后,许慕睁开眼睛,就见许连魁正疑惑的盯着他,见他睁眼,便开口问道,“你不会许家的吐纳之法?”

         快递小哥挠挠脑袋,“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没人教我。上两个月才有机会跟华源门的一个小道士学。”

         难怪,许连魁垂下眸子,静默了两秒才道,“紫宫临形,三坎走曲,华位趋上,太府盈门……”

         许慕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许连魁在教他许家的吐纳心法,连忙挺直脊背跟着他说的口诀调动起体内的灵气。

         【明明说不想理他的。】还不是放不下。背包里的小妖悄悄吐槽。

         两人一教一学,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临近子时。

         “来了。”树上的睚眦将一截短枝戳进许连魁和许慕之间的空地上,提醒他们河底下有动静。

         许连魁站起身来,对着许慕嫌弃的扬扬眉梢,“你站远点。”

         许慕:………………

         拖油瓶的感觉真是……酸爽。

         十几秒后,河面如同沸水般的翻滚起来。

         许连魁扫视了河面几秒,迅速在河岸两边打下九枚铜牌布阵,然后将那面双鹿五岳镜高高的钉在古树的树干上,正对着河面上的某处。随后他背着背包,面色郑重的走到河边。

         阴冷的气息自湍急的水面溢出,掠过他的身子,散向四面八方,站在后面的许慕也被寒气激得打了个哆嗦,明明是二三十度的天气,突然冷得跟数九寒天似的。

         他再看向许连魁,蓦的发现许连魁的发梢已经结出白色的霜花。

         【不要发声。】许慕嘴唇翕动了两下,刚想开口,麒麟珠里的夫诸便急忙提醒他。染点阴气是好事,待会儿不容易被阴兵发现。

         许慕赶紧闭上嘴巴,在包里摸出几张飞叶符,打算待会儿阴兵出现便贴在身上,能遮挡几秒是几秒。

         岸边的许连魁甩手将一张剪成人形的黄纸扔进河里,右手摸出六枚铜钱夹在指缝间,

         树上的睚眦站起身来,绷身如弦。

         哗啦啦,黄纸沉进河底后,河水猛的激荡起来,两边翻出层层波浪,越堆越高,白色的浪花几乎拍打到许连魁身上,溅得他满面水珠,他却冷静的立在岸边,身形不动如山。

         几层水浪之间,四道黑乎乎的身影破水而出,并排立在河面,肃杀之气犹然而生。

         它们一出现,周围的温度霎时便像是又降低了十度。

         许慕抱紧胳膊,深吸了口气,四个?不是两个么?

         他蓦的想起沈良早上说的话,阴兵一般都是邪道炼化而成,难道是由一生二,由二生四,时间越长,炼化出来的数目越多,所以许连魁才急着在今晚就用五岳镜?

         四道黑影俱都是手执长枪,身上挂着破败的甲衣,动作直挺而僵硬。最左边那个黑影的长枪尖上,挑着张人形的黄纸,正是许连魁之前扔下去的那张。

         许慕皱眉,许连魁的符人模拟的应该是人,这些阴兵真的是用来攻击人的?

         他正想着,河面上的黑影猛的转过头来,惨白的脸上,五官全都是黑黝黝的窟窿。几乎跟他“四目相对“的许慕后颈一凉,差点就叫出声来。

         就在这时,许连魁动了,他指缝间的六枚铜钱疾风落雨般的甩了出去,砰砰砰的打在四道黑影的脑袋上。

         四颗头骨骨碌碌掉在河面上,随着水面起伏飘荡。

         只见那四个阴兵齐刷刷的伸出长枪去戳水面上的头骨,一下一下,扎中后,便反手用枪尖将那颗扎得千疮百孔头骨安回自己脖子上。

         许慕:………………

         靠,阴兵这玩意太不科学了吧!

         四个阴兵顶着歪七扭八的头骨,阴测测的举枪冲向许连魁。他们动作虽然僵硬,速度却不慢,眨眼四柄枪尖便两上两下的刺在许连魁身上。

         快递小哥的一颗心霎时提到嗓子眼。

         枪尖刺中的一霎那,许连魁的身影霎时化作一张巴掌大的黄色符人。

         “蠢货,在这。”几米外的许连魁扬了扬下巴,四个阴兵随即举枪刺了过去。

         睚眦目不转睛的盯着许连魁的身影,眉心不自觉的拧紧。不对,不应该是这样。

         三次之后,许连魁成功把那四个阴兵引进铜牌布下的九阳阵。

         他们一踏进去,河岸两边的九枚铜牌立刻射出金色的符光,两两交错相连,电网般的将四个阴兵团团围困。

         呲!阴兵身上的甲衣碰到符光,立刻被割为两截。

         古树上的五岳镜灼灼如日,陡然射出四道电光,分别劈在阴兵身上。

         当啷啷,阴兵身上冒出黑烟,手里的长枪纷纷脱手,落地的途中被符光割成数段,残骸滚得到处都是。

         许慕松了口气,看样子,这九阳阵算成了吧。

         半分钟后,阵内的四名阴兵化作四滩黑灰。

         许连魁扬扬眉毛,将两截断枪踢回河底,正要伸手取回五岳镜,远处一点银光破空而来。许连魁侧身疾退,被赶来的睚眦一把拎到树上。

         砰!

         银光笔直的击在五岳镜上。

         铜镜黑黝黝的表面生出无数蛛网样的裂纹,炸裂成无数碎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