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天上和地下
        王大少不屑一顾的看了眼店员新拎过来的几件衬衫,刚想再张口,宋知命插话道,“你要是不喜欢这个牌子,就换家店看看吧。”

         既然都看不中,何必别为难店员。

         “我是不喜欢这个牌子,但阿沅喜欢啊,他说喜欢这个牌子干净利落的线条和偶尔天马行空的细节设计。”王大少越过店员,挑剔的扫视着面前的那排货架,努力试图找出件比较顺眼的衣服。

         许慕迷茫的环顾四周,看看那些标价令人咂舌的东西,冯沅喜欢的牌子?好看是挺好看的,就是………………贵得令人发指。

         说起来,自己好像没怎么跟冯沅逛过街,对他喜欢的牌子简直一无所知。

         许慕旁边的衣柜上挂着十来条牛仔裤,颜色以天蓝、藏蓝和黑色为主,大多是直筒的款式。

         【这条破洞的裤子不错,挺适合磨爪子的。】麒麟珠里的夫诸懒洋洋的插话,吓得许慕浑身汗毛都炸开了,这货不会已经蹿进过冯沅的衣柜试过了吧!

         他用力捏捏背包上的珠子,小声的叮嘱它,“你敢拿冯沅的裤子磨爪子,当心被剁成饺子馅儿!”

         那么贵的衣服可不是你的磨爪板!

         【本座哪有那么傻?本座用的是你的牛仔裤。】

         许慕:………………

         我能把这货扔大街上去不?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宋知命挑起半边眉毛,“冯沅只喜欢这一个牌子?”

         “那倒也不是,还有两家大蓝血的东西他也挺喜欢的。”王乐天悻悻然的摸摸鼻子。

         “去那两家看看。”宋知命扬扬下巴,示意王乐天指路。半个小时还挑不出件东西来,可以换地方了。

         气势上不知不觉就矮了半头的王大少,只得不甘不愿的出了门,带着他和许慕朝另外一家走。心里却不满的吐槽,又不是打仗,这么着急做什么。

         跟两位土豪逛街,简直逛得许慕心力憔悴。

         快递小哥万万没想到,第一家店的价格还算客气的,好歹他还能用自己的钱买到件东西。后面那几家店都不叫抢劫,简直是勒着人的脖子勒索!

         你们当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么?怎么能卖这么贵!!!

         逛到后来,他只能看看东西的样子,连看价签的勇气都没有了。

         王乐天没挑中给冯沅的东西,宋知命倒是给他挑了块腕表,足足七位数,许慕数零都数了许久。

         估计公狐狸精是准备把五百年攒的私房钱都拿来包养王大少了。

         就在许慕被触目惊心的价格搅得心慌意乱的时候,冯沅发来了封信息,【到哪了?我今天下班早,一起去逛超市买菜?】

         许慕拿着那封救命圣旨般的信息欢快的朝王乐天展示,“乐天哥,对不起,我得先走一步了。”

         王大少哀怨的瞪了许慕的手机屏幕一眼,努力拖延,小慕走了就又得剩下他自己对着工作狂了,“再多待十分钟吧。”

         “我叫司机开车送你回去。”宋知命招招手,示意后面跟着的保镖过来。

         “你让司机开车送他,那你自己呢?”王乐天戒备的看向宋知命。

         你说呢?宋知命挑挑眉毛,用眼神回答他。

         许慕摇摇头,“不用,我可以坐公车。”

         “坐什么公车!”王乐天不满的拍拍许慕的脑袋,飞快的抓起手机给冯沅打电话,“阿沅,你今天要下厨对不对?我现在正好跟小慕在一起,顺道送他回来,好久没尝你的手艺了,加我一份好不好?”

         “就是在清平巷碰到的嘛,我和工作狂去找人重裱上次那幅海屋添筹图。”

         “行行行,三十分钟内保证赶到超市门口。”王乐天挂下电话,得意的朝着宋知命晃晃手机,“我今晚要去阿沅家吃饭,正好送小慕回去。”您就哪凉快哪儿去吧!

         宋知命面不改色的抬起手腕扫了眼腕表,“正好我晚上有个应酬,八点半应该能结束,九点前过去接你。”

         王乐天大喇喇的摆摆手,“我自己又不是没长脚,用你接什么。”

         “最晚九点。记得待会儿把他家地址发给我。”宋知命的语气很平淡,却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

         王乐天无奈的朝天翻了个白眼,敷衍的道,“知~道~啦~”

         许慕和王乐天走到停车位之前,正好路过间洗车店。王乐天弯腰系鞋带的功夫,正在冲洗车门的工人手中喷枪脱手,在空中蹦跶了两下,结结实实的浇了许慕一身。

         许慕:………………

         该死的水秽!等我把符术练好,首先就要招只会喷火的符龙,专门对付这倒霉玩意。

         快递小哥忿忿的抹了把脸,在心里赌咒发誓。

         “你们怎么搞的,干活不知道注意点?”能不能用点心?王乐□□洗车店的方向怒斥了一句,赶紧去看许慕,这要是伤到,冯沅还不得怪到他头上。

         许慕摇摇头,像只落水的小狗,甩得水滴四溅,脑袋顶上的两撮呆毛也湿哒哒的趴了下来。他脑袋和上半身是水灾的重灾区,其余地方倒是还好。

         洗车店的那个黄头发男孩呆愣了半天,才捧着块大毛巾跑过来诚恳的弯腰道歉,“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真的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就够了?王乐天横起眉毛,正要再说几句,许慕拽拽他的胳膊,“乐天哥,算了,素不相识,人家肯定不是故意的。”

         这事可能确实不怪人家,说不定就是水秽而已。

         他接过毛巾囫囵擦了擦脑袋和衣服,幸亏是干净的水,闻起来没什么味道。

         王乐天哼了声,没再说话。

         两人走远之后,店员转身跑回洗车店。

         避人视线的角落里,坐着个帽檐压得极低的人。店员从毛巾上找到两根黑色的头发,恭恭敬敬的交到那人手上。

         许慕和王乐天开到超市门口的停车场,正好遇到锁车的冯沅。

         三人便正好一起往超市里走。

         许慕图方便,直接捡了辆别人丢在路边的空车往超市里推,冯沅便顺手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放在推车里面,顺手卷起衬衫的袖口,“怎么就你们两个,宋知命呢?”

         “快别提那个家伙了,每天几乎睁眼就能见到他,快烦死我了。”王乐天做出副喘不过气的表情。

         冯沅摸摸许慕刺猬状炸毛的头发,“你们两个去游泳了?”

         “没有,乐天哥和知命哥带我逛街来着。我去看看那边打特价的鸡蛋。”许慕远远看见标志着特价的巨型黄色价签,跟冯沅报备了一句,便推着车冲过去。冯沅和王大少悠哉的走在后面。

         “逛街?你们三个?”冯沅看看王乐天,总不见得是小慕这个外地人带你们逛街边小店吧?

         “我带他去转久隆来着。”王乐天心虚的摸摸鼻子,他承认就是想多找个人隔在自己和宋知命中间,但为冯沅挑生日礼物的事情也不算假啊。

         “以后少带他去那种乱七八糟的地方。”冯沅家长样的皱皱眉头,久隆那些奢侈品的价格,估计把一块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的小家伙折磨得不轻。

         “哥们,我带他去逛奢侈品店怎么就叫乱七八糟的地方了,又不是夜总会。”王乐天炸毛,“不带你这么保护过度的啊。”

         “你猜我们今天买菜会花多少钱?”冯沅突然换了个话题。

         王乐天顿了顿,试探的道,“八百?五百?”

         冯沅朝他伸出五根手指,“绝不会超过五十块。”

         “五十块?五十块还不够买块牛肉的吧!”王乐天露出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进口牛肉你就别想了,国产牛肉也许还能争取下。”冯沅幸灾乐祸的拍拍王乐天的肩膀,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你知道我多久没吃过活的鱼虾了么?”

         王乐天:………………

         “我付钱还不行么?”王大少瞪眼看着冯沅。

         “你觉得每次我会让小慕付钱?”冯沅甩给他个卫生眼,看看正夹在一堆大妈中间奋力挑选鸡蛋的那颗黑头发的脑袋,“大少爷,你今晚想吃进口牛肉,只能现在立刻向后转,去找你家那位工作狂。”

         “不,我宁可不吃牛肉。”王乐天一脸悲壮宁死不屈般的表态。他看看围在鸡蛋框那边嘈杂拥挤的人群,好奇的问冯沅,“能便宜很多钱?”

         “可不,”冯沅一本正经的点点头,“估计每颗鸡蛋能便宜一两角呢。”

         王乐天:………………

         敢不敢再少点!

         远远看到许慕走过来的时候,生鲜柜台的扎着马尾辫的那位店员姑娘顿时紧张起来,糟糕,这煞星又来了!

         店员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戒备的盯着许慕,也不知道这孩子用的什么方法,每次只要往那一站,不超半分钟,玻璃缸里的鱼虾就成批成批的翻肚皮。

         说他动了什么手脚吧,他明明离养生鲜的玻璃缸有将近一米远,也没水里撒东西。说他没动手脚,只要他来买东西就会死一批鱼虾,总不会是吓死的吧?

         某种程度上来说,店员姐姐的确找到了真相。

         许慕、冯沅和王乐天刚站到那排养生鲜的玻璃缸前,里面的鱼虾便蜂拥着朝三人这边的玻璃缸壁扑过来,甩尾拍壁,溅出不少水花,就像在围观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似的。

         快递小哥莫名其妙的看看那些活蹦乱跳的家伙,你们到底在激动什么?

         店员:………………

         今天的状况怎么好像更奇怪了。

         “你们想吃鱼还是虾?”许慕指着那排玻璃缸询问冯沅和王乐天。

         “鱼吧,这条青背的不错。”王乐天看中了最大最肥的那条,他刚想招呼店员把鱼捞出来称,被许慕一把拽住,“等会儿……”等会儿它就死了!

         “等什么?”王乐天不解的看看许慕。

         “今天还是买蛤蜊吧,正好做蛤蜊炖蛋。”冯沅打断他们两个,屈指敲敲玻璃缸,示意店员称半斤吐过沙的蛤蜊。

         许慕迅速的瞄了眼蛤蜊的价签,然后不易察觉的松口气,幸好这东西比虾便宜多了。

         几人又推着车晃去买了茄子、番茄、土豆、黄瓜、排骨、肉馅、豆腐,王大少抓心挠肝的跟在后面,哀怨的看着非特价不买的快递小哥目不斜视的走过牛肉柜台,看都没看一眼。

         冯沅勾勾嘴角,从牛肉柜里挑出盒颜色新鲜的牛腩,扔在许慕的推车里,“你乐天哥喜欢吃牛肉,不给他买一块,当心他待会儿咬你。”

         王乐天附和的点点头,几秒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比作了犬科动物,悲愤的道,“阿沅,你又给我挖坑。”

         好贵,许慕肉痛的抿着嘴角看看那盒标价四十几块大洋的牛肉,面色纠结,又跑回牛肉柜台转了一圈,没发现更便宜的牛腩,才只得作罢。

         结账的时候,王大少不信邪的看了看计价器上的总金额,不算后来那盒牛肉的话,只有四十七块两毛二。

         他不得不对冯沅挑起大拇指,兄弟你太厉害了。

         晚饭由冯大厨亲自掌厨,许二厨打下手,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王大少和小白猫,负责……看。

         油炸茄盒,木须肉,番茄炒蛋,蛤蜊炖蛋,土豆烧牛腩,红烧排骨,紫菜豆腐汤,冯大厨忙和了近一个小时,手脚麻利的端出六菜一汤。

         “阿沅,你做的东西真好吃。”王乐天先吃了块牛腩,又夹起茄盒尝了口,满足的喟叹。“你买个大点的房子吧,这样我就可以过来借住,天天蹭饭。”

         小白猫则蹲在自己的碟子边,吃得头也不抬。

         “没钱。”

         许慕默默的眨眨眼睛,每月房租那么贵,再加上日常开销和那些贵得吓死人的东西,冯沅哥没负债就不错了吧。看来,自己房租的预算要多准备些才行。

         “我借你啊,我小金库里有两千万,借你一半怎么样?”

         “你还是留给你那些judy、lina的吧。买房子的钱我会自己赚。”

         “现在哪还有judy和lina啊,都被工作狂吓跑了。我也就在你这才能安心吃顿好吃的。”

         “你就是山珍海味吃太多,偶尔吃吃家常菜才会觉得不错。说白了就是矫情。”冯沅毫不客气的打击他,打开冰箱,拿出瓶蓝莓果汁,“待会儿你要开车回去,喝果汁吧。”

         王乐天叹口气,“那些东西偶尔吃不错,家常菜才是百吃不厌啊。我们家就三个人,我爸忙生意,我妈忙公益,一年到头能坐在一起吃顿饭的日子不超过五天,我都快忘记我妈做菜是什么味道了。”

         许慕闻言不禁顿下筷子,低落的垂下眼皮,至少你还看得见他们。

         “别这么真情实感的,你都二十四岁了还没断奶?再说,要关心也该你关心他们,你要是好好工作扛起整个集团,你们家老爷子肯定开心的回家养花遛鸟修身养性。”冯沅不动声色的瞥了眼垂着头的许慕,对着王乐天说道。

         “让我像工作狂那样,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那你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王乐天:………………

         吃过晚饭,三人玩了会儿两局强手棋,王乐天便被上门接人的宋知命接走。

         “出去转转不?我看你刚才撑得都坐不住了。”冯沅收好棋,抬眼看看许慕。

         “好啊,去小吃街还是玉带湖公园?正好带小猫出去透透气。”深更半夜的,就自己最近这运气,难保遇见什么奇怪的东西,带着夫诸安全点。

         “玉带湖公园吧,那边空气好点。”

         天上新月如钩,颜色皎洁,两人一猫,就着月色溜达出小区,朝玉带湖公园的方向走去。

         沿着湖边的那圈人行道,摆满了地摊,丝袜、帽子、t恤、睡衣、小孩的玩具、陶瓷杯盏、盆栽绿植,卖的东西五花八门,都是体积比较小的东西。

         许慕对卖瓷器的摊位特别注意,即便这里卖的只是十来块的东西,他也避得远远的,生怕再不小心踹起块石头,打破一件。

         地摊尽头靠近桥头的位置有个老头,不像别的摊主热情的招徕生意,反而木讷的揣着双手蹲坐摊位前,一言不发。

         他面前只摆一柄黑色鲨鱼皮鞘的直剑,大约半米多长,剑柄看起来也乌漆漆的,尾部是圆环的形状。

         “这把剑长得有点奇怪。”许慕不禁盯着多看了几眼。

         “那不是剑,应该是刀。”冯沅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随口应道。

         “刀?这么窄的刀?”许慕印象里的刀至少都有眼前这把的两倍宽。

         “嗯,窄身直刃,环首,很可能是大名鼎鼎的唐刀。看这把到的鞘身形状,应该是切刃的。”

         “小伙子,你真有眼光,这把刀的确是号称价值□□的唐刀,准确的说,这是把横刀。”老头抬起头,露出欣喜之色,“小兄弟要不要出个价?”

         冯沅淡淡摇头,“我非爱刀之人,还是留给喜欢它的人比较好。”

         许慕原本想蹲下仔细看看的,听到价值□□四个字便没敢再往前凑,价值□□就代表着贵和买不起啊!

         小白猫却突然窜到他脚边,颈间金环莎啦啦作响,对着那把刀嗞起了牙齿。

         许慕看到夫诸的反应,便知道这把刀不太对劲儿。

         【小家伙,滚远点,不然本将军劈掉你的耳朵。】地上的横刀戾气十足的威胁道。

         许慕:………………

         这把刀说什么?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