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药别停
        今天清平巷只有两份快递,因为不是到付件,快递小哥的心情还是比较放松的。

         下午理货的时候太着急,没有细看,这会儿他腾出时间才认真看看快递单,清平巷二十二号和五十六号,两份地址都很陌生。包裹里的东西就更加奇怪了,一份单子上写着木头,另一份写着床。

         装木头的纸箱还稍微大点,扁长的方形盒子,最长的一边有接近六十公分,装床的那个,边长只有四十公分出头,抱在怀里倒是有点分量。

         婴儿睡的沙发也没有这么小吧?

         许慕费解的看着那个装“床”的纸箱,想不通什么床能迷你到这种程度。

         没有路中间的地摊碍事,拥堵的清平巷似乎一下子就拓宽了几倍,道路通畅,心情也跟着畅快,许慕骑着乌漆墨黑(雷劈后遗症)的小三轮,欢快的奔往二十二号的林堂。送完最后两件货,赶紧回家吃饭,腰都瘦成一尺九了。

         二十二号门户半闭,虽然没有营业,窗户内却是灯火通明,应该是有人在家。跟其它的店铺不同,百语堂的木质门窗用料十分考究,纹理交错,光泽细腻,一眼望过去就能体会到那种鹤立鸡群般的与众不同,靠近还能闻到淡淡的木香,显然是上等货。

         看到门额上的店招,许慕才知道,原来这里叫做【木木堂】。透过窗户便能见到里面堆着不少古雅造型的木质古董家具,汉代黑地红绘髹漆屏风榻、唐代的兽面腿三彩柜,宋代的攒边雕花板琴桌,明代的透雕官帽椅,琳琅满目。

         木门上安装着两个光滑锃亮的黄铜兽头铺首,闭口衔环,怒目圆睁,铸纹清晰流畅,像是虎豹之类的猛兽。屋里隐隐传出两个声音,似乎在争执什么事情。

         许慕沿着大门四周找了一圈,没有发现门铃,只得用老办法,用身体把纸箱夹在自己和墙壁间,单手叩门,“你好,请问言先生在么?”

         铜环击木,声如磬石,许慕敲了两三遍,里面争执的两人才停下,异口同声的答道,“稍等一下。”

         没过多久,木门敞开,一左一右站着两个青年,除去身上的鸡心领t恤分为红白两色,两人从发型、长相到身高,甚至蹙眉的角度,几乎都一模一样,像照镜子似的。只是两人眉间都带着丝阴霾之色,似乎心情不佳。

         双胞胎?

         许慕朝左右看了看,刚想开口,门内的两个人又异口同声的问,“你找哪个言先生,什么事?”

         “我是送快递的,请问,你们哪位的手机尾号是3733?”许慕瞄瞄单子。

         “我的。”两人再次异口同声。

         许慕:………………

         你们两个难道是共用一个号码吗?

         “单子是我下的,签收应该你做。”左边那位红色衣服的言先生自顾自的用下巴示意白色衣服的那位。

         “昨天的店面是我值班对外,今天是你!”右边那位言先生靠着门板动也不动,把皮球踢回去。

         “你别这么讨厌行不行,你不知道我有社交恐惧症么?”

         “就你有社交恐惧症?你有的我都有!”

         亲,就签个单子这么点小事,至于吵架么?

         左右为难的许慕无语的看着你一言我一语的吵得热火朝天的两位,总算明白了,刚才就是这两位在屋里吵架。

         “两位,不然这样吧,你们每人签一个字?”许慕急着送下一家的货,便主动给他们出了个主意。

         “好吧。”两人异口同声的点点头。

         许慕轻嘘口气,从箱子上扯下黄色的签收联,连同笔一起递过去。咕咕叫的肚子提醒他,家里还有顿男神的大餐等着呢。

         “我先签。”白色衣服的那位伸手就要接笔。

         “凭什么你先签?”红色衣服的那位立刻不满的瞪着他。

         “他刚才是朝着我说的。”

         “笔还是递到我这边的呢!”

         round2正式开场。

         许慕:………………

         还能不能让我好好送个快递了!

         “同时写,同时写。”让他们这样没有营养的吵下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许慕从背包里摸出备用的签字笔,递给针锋相对丝毫不让的两人打圆场,觉得自己的头涨得有叮当猫那么大。

         两人同时哼了一声,白了对方一眼,总算勉强接受许慕的提议,各自在签收单上签了个言字。诡异的是,连他们两人的字体都是一模一样的。

         “好了,这里是你们的包裹。”收回单子,许慕疲惫的长出口气,将那个包裹放到两人面前。

         “你搬。”门口的两位青年同时指使对方。

         “我才不搬,订单明明是你下的。”

         “我下单是给你买东西!”

         “给我买?你只是想让我给那个玉插屏重新雕个底座!”

         势同水火的两人再次争执起来。

         许慕赶紧坐上自己的小三轮溜之大吉,这二位是天生犯冲吧?芝麻大点的事情都争成这样!

         注意力始终击中在两人身上的快递小哥,压根没有注意到,室内的灯光将门口那两位的身影拖长在石板道上,地上的影子上半身分开,下半身却紧紧的和在一处。

         五十六号正在营业,门口也挑着盏橘红色的气死风灯,其实,灯笼外面罩的原本是红油桐纸,估计是风吹日晒有些褪色,远看起来才像是橘色。

         这是一家专卖钗佃等旧式头面的首饰店,材质以金银为主,辅以珍珠、水晶、宝石等珠饰。店面正中的玻璃展柜里摆着套华美的凤冠,前后珠牡丹花,珠翠云,两端金龙衔珠结挑排。

         店里没什么顾客,只有两个姑娘正挤在玻璃柜前看那件凤冠,边看边窃窃私语。

         “你好,请问“爱游泳”先生在么?”许慕敲敲门板,探询性的看着柜台后面留着短须的中年人。屋内的空调调得有点低,许慕站在门口便能感受到屋里的冷气,胳膊上迅速爬起层鸡皮疙瘩。

         中年人点点头,面上露出丝喜色,“是不是我订的沙发到了?”

         “对的,请您在这里签收。”许慕把怀里的纸箱放在柜台上,将签收联和纸币递到他面前。

         “等我先看看货。”中年人不待许慕阻止,便手脚麻利的拆开纸箱,打开层层包裹的气泡纸和海绵,纸箱里面放着的,居然是个青瓷的椭圆形深肚瓷器。

         床?这东西应该是个鱼缸吧?

         许慕挠挠耳朵,疑惑的看着眼前跟床八竿子打不着的物件。

         “你觉得这个形状好看么?睡着会舒服么?”中年人挑剔的审视着那个鱼缸,顺口征求许慕的观感。

         许慕:………………

         鱼才睡在鱼缸里呢,就你这身板放只脚进去就差不多了,实在躺不下。

         “形状……还是挺好看的。”快递小哥额上挂着两滴冷汗,艰难的回答。

         “嗯,那就不退货了。”中年人满意的点点头,龙飞凤舞的在单子上签了字。

         【横公,你准备换新床?】门外走进来个满头银发佝偻着背的老头,拄着根红褐色的龙头拐杖,缀着红绳编成的中国结,杖尖戳在地砖上发出铿锵有力的声响。

         【是啊,之前那个睡得我总是头疼。】

         【那是得挑张好点的床,睡眠不好影响身体。】

         【就是啊,因为睡不好,弄得我晚上总是没精神。】

         许慕匪夷所思的看看一本正经的讨论起床铺舒适度的两人,再看看捧着鱼缸的中年人,亲,你们都忘记吃药了么?

         【小伙子,你听得到我说话?】银发的老头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许慕。

         许慕:………………

         难道又一个妖怪?

         【咦?小伙子,你的姻缘线有点奇怪。】他捋了捋胡须,【要不要老夫助你一臂之力?】

         “需要付钱么?”许慕戒备的看着老头,比起姻缘线,他更在意的还是自己的钱袋子。